快穿之男主快躺下2_ 作者:苏三

    余墨弦再内敛,也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此刻脸都有些涨红了,除了能留在京城对仕途有益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当初答应妹妹的可以实现了,他可以将父母和弟弟接过来了,都在京城,总有见面的时候。

    于是回到客栈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给家里写了一封信,还不等发出去,就接到了楚歌写给家里的信,说她不方便,请他帮忙寄到家里去。余墨弦也没耽误,请人托了快马送到了扬州。他这边马上就要上任,来不及回家,喜报应该会随着他的信一起送过去。

    送了信之后,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房子了,余墨弦摸摸衣襟里的两万两银票,和皇上今日赏下的三十两黄金的安家费,心里的底气足足的。

    而余墨弦留在京城的消息,楚歌是听楚淮讲的。新科状元进了翰林院,一上来封的就是正六品的官,谁都能看得出来前途无量,自然也都想巴结,楚淮也不例外,可是他上次设宴是皇上的意思,若是频繁的邀请,倒也不合适。

    于是楚淮第一次找到了楚歌,希望借用她的名义将余墨弦约到盛德楼。楚歌倒是没什么,能见到人,谁约的,都无所谓。于是,楚歌第一次光明正大的给余墨弦送信,邀他三日后盛德楼相见。

    “冬梅,你去将庆平找来。我有事找他。”

    庆平原是楚淮身边的小厮,后来被楚淮的对家报复,保护楚淮的时候受了伤,德安将他安排在外院看大门,可是他腿脚不便,经常受人欺负,楚歌见他年岁也不算大,就让他在自己院子里做了小厮,负责训练新来的小厮一些拳脚功夫。对她到也算忠心。

    “拜见小姐。”

    “不必多礼,起吧,庆平,你可认识一些掮客,最好是专职赁房子的。”

    庆平当年经常在外跑,三教九流的人倒是认识的不少。只是,小姐一个养在深闺的姑娘家,要房子作甚?

    “小姐要买房子?不知有何要求?”

    “嗯,离翰林院近些,最好是个两到三进的房子……算了,还是两进的吧,院子大一些,房间要多,你去找吧,找好了告诉我一声。”

    小姐给了他一份体面的工作,庆平心里还是感激的,这点小事,自然办的妥妥当当的。

    第三日的时候就有了消息,大约有四五处,价格和位置都很合适,楚歌准备明日见到余墨弦的时候问问他的意见。

    “昨日你休假,那昨日状元游街你去看了吗?听说探花郎是长得最好看的,有多好看?比我们少爷如何?”

    “你心里就有你们家少爷,今年的前三甲都是年轻人,仪表堂堂的,长得都挺好看的。但若说最好看的,是今年的状元郎,那才是真的俊美,往常不都说威远侯世子长得好看吗,这状元郎啊,样貌比他还要俊美三分。”

    “真的啊!那威远侯世子可是京城无数女儿家的心上人,比他还要俊美,那岂不是能比得上天神了?世子已经娶妻了,那状元郎呢,可曾婚配?”

    “哎呦!你这丫头思春了呀!状元郎,人家可是要做大官的,你呀还是让夫人开恩,赶紧给你开了脸,去伺候少爷吧!”

    “你……你胡说什么,我就是好奇。”

    “开个玩笑嘛!不过这状元郎才十七,应该没有娶妻吧!”

    楚筝被楚夫人关在房间里,闷闷不乐的抄着家规,正好听见院子里的丫头嚼舌根,其实她们的声音并不大,不过是她心里烦躁,所以觉得她们有些聒噪,刚想让她们闭嘴的时候,却听到了她意料之外的事情,上辈子的时候,状元郎明明是个年逾四十的老者,榜眼倒是个年轻人,探花郎就是余墨弦,但是怎么这辈子状元,郎变成了十七岁!十七岁参加科考的,大庆九年也就一个余墨弦,难道……

    楚筝啪的一下打开窗户,叫住外头两个已经明显吓傻的丫鬟,

    “今年的状元叫什么名字?说!”

    “回……回小姐,只听说状元郎姓余,名字实在不知道啊!”

    楚筝挥挥手让人退下,脸色变得越发的狰狞小丫头慌张的走了,二小姐刚刚的样子好恐怖!姓余!那就是他!上辈子明明是探花郎,如今怎的成了状元?楚筝惊慌失措的坐在凳子上,伸手捂住了小腹,她要像个办法,余墨弦比前世还要厉害,那岂不是会提前推行新政?他与公公政见不合,肯定还会那国公府开刀,国公府岂不是危险了!那世子怎么办?她儿子怎么办?

章节目录

快穿之男主快躺下2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苏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三并收藏快穿之男主快躺下2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