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之盛_ 作者:苏青

    沈重安静地思考了一会儿,兴意阑珊地说:“算了。”

    他还是什么都不愿意做。

    苏青也不再出声了,嘈杂的电视声显得这个世界这么热闹,所有人都那么开心,好像悲伤绝望的只有他们两个人。

    一连几天苏青都在想尽办法逗沈重开心,不断抛出各种提议,一会儿说想去院子里烤肉,一会儿说想去影音室里玩游戏机,一

    会儿说想去露台上看看夕阳。

    没有一件事能挑起沈重的兴趣,他还是连床都不愿下。

    他甚至自己给林森发消息,把本来约好的两次复健都取消掉了。

    年初三中午苏青去找老胡,“那个现在盯着何方的私家侦探,是不是你的战友?沈先生原来一直用的那个人?”

    老胡点头。

    “那你能不能帮我问问,何方……怎么样了?”

    老胡问完来跟她说的时候,整张脸都异常严肃:“太太,老李说如果换了让他自己决定,何方早就死过一万次了,但是沈先生

    还是很理智。何方目前还只是被关在一个杂物间里,挨点饿,受点冻而已。”

    苏青没有说话,道了谢就转身上楼。

    沈重知道了换药的事情,盛怒之下哪怕要亲手把何方千刀万剐,她也毫不意外。

    万幸他没有真的做出让自己双手沾满血的事。

    苏青回到房间时沈重正在看手机。

    她看他坐起来了就已经喜出望外,贴过去问:“你在看什么呀?”

    沈重给她看了眼手机。是她那个“小洛蒂”的页面。

    沈重往评论区下面翻了翻问:“你的soulmate怎么这几天都不给你留言了?”

    苏青心虚地不敢说话。

    这件事她也瞒着他。

    明知道骗他是最不应该的事,可是她这个时候怎么敢说实话,只好笑笑说:“可能这几天过年,也没有更新,所以很多人都不

    留言了啦。”

    沈重没有接话,只沉默地又看了屏幕两眼。

    她悄悄把他手机拿走,搂住他脖子发嗲说:“虽然小洛蒂没有更新,可是你想听什么的话,我可以给你独家定制呀,沈先

    生。”

    沈重搂住她肩,放平了床背带着她一起又躺下,抬手摸了摸她脸颊说:“唱歌给我听吧。”

    他说着就再度闭上了眼睛,平静的表面下是仿佛是枯井朽木一般的内心。

    她的眼泪渐渐涌了上来,但是又不敢哭,于是点点头趴在他枕边,用极轻极低的声音唱起了一首“AllIAskOfYou”。

    她越唱声音越抖,到最后那段“Shareeachdaywithme,eaighteag…Loveme,That'sall

    Iaskofyou(跟我共度每个白昼夜晚……爱我,除此我别无所求)”时,已经全然哽咽到唱不下去了。

    沈重抬手勾住她脖子,安慰似的轻吻了她脸颊一下,却仍然没有说话,没有睁眼。

    春节的几天下来,苏青觉得沈重整个人都软了,不但是本来就软的身体更软了,而且连坚强的心都绝望得无力跳动了。

    过完年复工的那一天,苏青一大早就离开了家。

    沈重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身边破天荒的没有人,叫了两声青青,结果进来的居然是林森。

    林森的脸前所未有的臭,拧着眉走到床边训斥他:“你们小两口打情骂俏能不能不要老牵扯我?临时加班需要双倍……三倍工

    资。”

    沈重没心思跟他讨论加班费,先慌慌张张地打电话给苏青。

    他已经心急如焚,苏青在电话那头却很淡定,轻描淡写地说:“我在你办公室。”

    沈重的语气就不太温柔了,“你到我办公室去做什么?”

    “我约了你的律师九点见面。”

    “你为什么要约律师?”

    苏青不紧不慢地说:“何方当时虐待你的视频,还有他给你吃的药的检测报告都在我这里,我要告他。”

    没等沈重说话,她就自己说下去:“就算你答应了他爸爸不会告他,可是那时候你都不知道他换过药的事情。不管用什么罪叁w·Po18·US

    名,我都要告他,你不用担心别人会知道,本来律师就得保护你的隐私,我们也可以申请非公开审讯。”

    她停了一下,又说:“就算被别人知道也没关系,我们什么都没有做错,为什么要怕别人的眼光?”

    沈重沉默了一下,“怎么处理他得由受害人决定吧?”

    “也对。现在离九点还有一个小时,我等你过来。”

    然后她居然就把电话挂了。

    沈重不可思议地瞪了瞪手里的手机,犹豫了一秒钟就气急败坏地要起床。

    苏青在沈重的办公室一直等到九点半。

    她坐在沈重以前的办公桌后面,低头看着桌上一张照片。

    那是沈家很多年以前的一张全家福,沈重大概才十七八岁,沈默还是个小学生。

    照片里的沈重阳光帅气,笑得无忧无虑,天真极了,这种笑容她从来没在他脸上看过,哪怕刚开始认识他的时候也没有。她认

    识他时,他就已经是独当一面、高傲沉稳的沈先生了。

    她曾经还开玩笑,说他根本就是名字起错了,才会责任这么重、压力这么重、心事这么重。

    沈重是一个人推门进来的,看见办公室里除了苏青并没有其他人,才稍微松了口气。

    苏青仍然坐在他的老板椅上,沈重只好隔着桌子坐在她对面,眉心微皱着问:“你约了哪个律师?”

    苏青答非所问:“你该刮胡子了。”

    这几天沈重都没有下床,也拒绝打扮收拾,脸上的小胡茬都冒了出来一截,青青黑黑的一片。

    沈重往四周看了看,忽然懂了:“你根本没有约律师,就是要骗我出来,是不是?”

    苏青把两只手肘架在桌上,托住自己的脸,一脸无辜地说:“是啊,你出来之前怎么没有想到打个电话问问集团里的那几个律

    师们呢?”

    沈重气得转过了头看窗外。

    苏青从自己的包包里翻出剃须刀,剃须泡沫,还有须后水,一字排开放在他的办公桌上,笑眯眯地问:“我们把胡子刮了好不

    好?”

    她一笑沈重就气不起来了,只好别别扭扭地点头答应。

    (近来三次元太丧了,更新都是存好稿定时发放的,以至于都没发现居然已经一百章了。感谢小天使们的耐心,挨个给大家鞠

    躬了!)

章节目录

烟花之盛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苏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青并收藏烟花之盛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