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缰(双出轨)_ 作者:鸣銮

    苏妙白了白脸。

    可是,直到现在,她还没从相乐生口中听到一句肯定的话。

    害怕被嫌恶被抛弃的恐惧,像悬在头顶的达尔摩斯之剑,随时可能掉下,把她插个透穿。

    这种畏惧压过了对残暴性事的惧怕,驱使着她按照他的命令照做。

    她脱下身上挂着的裙子,褪掉残破的内衣和湿透的内裤,姣好的身段上斑斑点点的伤痕触目惊心,散发出别样的美感。

    按着他的指示爬上书桌,苏妙塌腰挺臀,心惊胆战地等着男人的第二次临幸。

    “乐生哥哥……”她低垂脖颈,从双腿之间的缝隙里,看见男人胯下的肉棒已经再次挺立起来,紧张得咽了咽口水,声音却是

    软的,“乐生哥哥……我准备好了……”

    她以为等待着她的,无非是另一场狂风骤雨一样的肏干。

    可是,没有想到,一根坚硬的指节顶进花唇,开始轻柔拨弄起鼓胀的花蒂。

    苏妙没有经受过这样的手段,当时便被刺激得头皮发麻,十指抠住桌子的边沿,腰肢也紧绷起来。

    突如其来的温柔挑拨使得敏感的身体迅速产生反应,她眼睛里含着两包泪,颤颤巍巍地哆嗦着,又羞又俏地喊:“乐生哥

    哥……这样……这样好舒服啊……唔嗯……”这次的声音是真的甜腻起来。

    揉得她出了一大滩水之后,他翻脸无情,猝不及防地揪紧了那小小的一颗,狠狠一拧。

    “啊!”最敏感的部位突然遭到这样的凌虐,苏妙惨叫一声,身子蜷成了虾米,泪水和冷汗涔涔而下,连声求饶,“乐生哥

    哥!不要!不要啊!好疼呀!”

    另一只手从背后伸出,用力捂住了她的嘴。

    相乐生把她往下狠狠一拽,掐着已经被他弄破了皮的阴蒂,欲根从股缝里猛然送进去。

    肿到胀起的穴肉因为疼痛和恐惧又一次收缩到极限,带给他无穷的快意。

    他势如破竹般劈开甬道,再次回到湿润温热的穴里,毫无停顿地大肆挞伐攻占。

    苏妙觉得这次的性爱,比方才那次还要令她难以忍受。

    少女被他粗暴的动作顶撞得一耸一耸,蜜液顺着两个人交合的部位倾泻下来,滴滴答答落在地上。

    赤裸的白腿悬挂在半空,布满红痕的娇躯夹在男人精壮的身体和桌子之间,上无可挨,下不着地,只能靠双手紧抓住桌子勉强

    支撑。

    她痛极了,手指下意识地在桌子的棱角上用力抠弄,指甲都劈了两根,却还牢记着自己的本分,不敢往后推搡他。

    比起男人的残酷手段,她更怕一切回到原点,跌回那个毫无希望的泥坑里。

    对她而言,金钱、父母与哥哥的需求,远比尊严、贞洁、爱情来得重要。

    相乐生将性器整根没入,又整根拔出。

    响亮的“啪啪”声和“咕唧咕唧”的水声传进耳膜,混着少女像只小动物一样在他手心垂死颤动所带来的视觉刺激,以及她发

    出来的哀鸣之声,一起把他送往欲望之巅。

    就是这样。

    就是这样,像一只退化到原始状态的雄兽,通过强大的力量把美丽娇柔的雌兽收为囊中之物,压伏她,占有她,肆意发泄兽

    欲,酣畅淋漓地交配,不必考虑其它任何事。

    他一直致力于做个完美的丈夫、儿子、下属、同事、领导,将社会所赋予的所有角色都扮演得尽善尽美。

    可是,他毕竟是一具血肉之躯,有的时候,也会从心底里觉得疲惫。

    偷欢之于他,相当于在高压的生活之中,撕出一个特殊的空间,哪怕只有这短短几个小时,能够让他卸下所有重担,释放本

    我,纾解欲望,已经是难得的享受。

    他的内心,其实无比矛盾。

    一边恼怒自己多年来的清心寡欲毁于一旦,愧疚背叛了各方面都与他无比契合的温柔妻子;另一边,又近乎急切地跳进无边欲

    海,沉沦下坠,难以自拔。

    人心不足,贪得无厌。

    相乐生把她扯下来,推倒在地上。

    像那天晚上一样,他用性器肏弄着她,逼迫她在地上爬行,像一条母狗。

    相乐生看着少女细细白白的脖颈,心想,他需要准备一条狗链。

    早在许多年以前,他便幻想过,豢养一条又淫贱又听话的小母狗,什么时候他来了兴致,她便乖乖地躺倒在地上,张开双腿,

    等着他操。

    可惜,这个愿望,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一直没能实现。

    “乐生哥哥……呜呜……乐生哥哥……”苏妙的体力已经到了极限,脑子开始一阵阵发晕,却不敢停下爬行的动作。

    只要她停顿哪怕一秒,相乐生便会抓着她的乳房,狠狠往外揪扯,同时动用全力捣弄那个最深处已经肿痛到不行的花心。

    “妙妙要被乐生哥哥玩死了……乐生哥哥饶了妙妙吧……”她的眼睛已经肿得不像样子,泪水、残留的精液痕迹和被肏干到

    失神而流出的口水混在一起,把白净的脸蛋弄得脏兮兮的。

    相乐生性欲正浓,毫无射意,一手捏着她的奶子,一手掐着高高肿起的花蒂,人为地制造出更多刺激。

    他想把这个敏感多汁的女孩子彻底肏坏,把她软嫩小巧的乳头咬掉嚼碎,把小穴干烂干穿,将她玩得比那天夜里还要凄惨几

    倍。

    又做了半个多小时,苏妙已经被他折磨得喉咙嘶哑,浑身瘫软,他才终于尽兴,掐着她的腰,射了进去。

    苏妙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精疲力竭地趴倒在地上。

    又被……内射了啊……

    泪水怎么也流不完似的,又滚落出来。

    相乐生站起身,走进浴室,洗去身上的淫乱气味。

    热水浇淋完美比例的身体,经过两场大战,他不觉疲惫,反而神清气爽。

    洗完澡出来,他慢条斯理地穿好衬衣,提上裤子,对着镜子整理形象。

    夕阳的余晖透过落地窗,洒在清俊的侧脸上,给人一种温柔的错觉。

    穿好衣服缩在角落里的苏妙恰好看到这一幕,表情有些愣愣的。

    她不明白,一个人的表象和内里,怎么能分裂到这种地步。

    不管怎样,她还是撑起酸痛的双腿,走到他跟前,抬起小手,试图帮他打领带。

    相乐生及时伸出手,挡住了她示好的动作。

    他将领带接过,熟练地打了个交叉结,又从公文包的夹层里掏出厚厚一沓现金递给她。

    银货两讫,概不相欠。

    当然是不能用银行卡的,每一笔转账交易都有记录,他担心会露了马脚。

    还是现金交易方便些,无迹可寻。

    苏妙的内心酸酸涩涩,五味杂陈。

    她咬了咬唇,还是接过了钞票。

    与此同时,她听见男人平静无波却令她如坠冰窟的评价:“只会哭哭啼啼和死板地挨操,没有半点主动性,我认为你不太合

    格。”

    苏妙瞬间面如死灰。

    怎么……和她母亲说得不一样?

    百依百顺还不够吗?只不过拿了他的钱,便要把所有的骄傲与自尊全部抛却,像条发情的母狗一样主动巴上去,摇着屁股勾引

    他、讨好他,恬不知耻地取悦他、迎合他,唾面自干吗?

    五根嫩白的手指捏了捏手中的钱钞,衡量了一下厚度。

    她闭了闭眼睛。

    似乎,确实是这样的。

    是她没有认清事实,已经当了婊子,却还想着立牌坊,简直像个笑话。

    苏妙深深鞠了一躬,把眼角的泪水逼回去,轻声道:“乐生哥哥,对不起,是我做得不好,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下一次,我

    一定好好表现。”

    相乐生锐利的目光在她身上停留几秒,微微颔首,提起包离开。

    苏妙强忍着全身的疼痛和不适,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

    3щ點PO18點ひS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章节目录

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鸣銮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鸣銮并收藏脱缰(双出轨)_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