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流社会(都市权斗) 作者:九铃

    出乎谭宗铭的意料,沈冬至听到这句话并没有立刻收紧瞳孔。

    那才应该是谭宗铭预料的反应。

    冷冷的日光灯下,她只是抬眼看着他,哭得红肿的双眼仍在往下流泪,在娇嫩的脸上留下一道道湿润的水痕。

    不知怎么的,谭宗铭莫名被她震了一下。

    ——她的眼底是有恨,但她也是真的在为那个叫唐其的人伤心,而且是很伤心的那种。

    至于她恨吗?

    沈冬至一边流泪一边在心里把恨这个字翻来覆去的碾磨。

    她这一思考,眼神也就慢慢的活了。

    谭宗铭把手收回来,他知道,小姑娘已经不再需要他。

    果然,他和她擦身而过的时候,小姑娘还抬头看了他一眼。

    湿漉漉的睫毛下是明亮的眼睛,透过发丝随他的眼神而动,颇有灵气。

    她好像有话对他说。

    但她没说。

    谭宗铭也没停。

    他朝前走去,一过转角就发现林红和韩城已经站在走廊中等他,林红站姿优雅笔直,手里还搭着他的一件西装外套。

    ——她知道谭宗铭要去做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万一把小姑娘气得撕衣服拳打脚踢还可以换上。

    她总是这样贴心。

    待他走近,看到他西装湿了一角,林红立刻伸手帮他脱衣服换新的,一边换还一边开口。

    “今晚住这吗?我已经安排好了。”

    谭宗铭摇头:“不用,叫司机过来。”

    说完两人转身离开,韩城看着两人的背影消失,后来实在忍不住了,便转身朝谭宗铭来的地方走去。

    *

    安静的洗手池旁,沈冬至丝毫听不到身后韩城的皮鞋声,她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湿漉漉的头发时不时往下滴水,水滴打在冰凉坚硬的地砖上,发出清脆的一声。

    ——她耳边一直回荡着谭宗铭刚才的那句话。

    她的眼底原来是恨吗?

    那她恨吗?

    恨的。

    那她要接受这份恨吗?

    她仍在思考。

    不过她知道,恨,其实是比爱更有力量的东西。

    爱是伟大的,它包容、宽厚,让人面容放光,无论是亲人之爱、友人之爱还是男女之爱,甚至工器之爱、君臣之爱,就连她对权势的爱,都是一种让人上进的情绪,散发着圣洁光辉的力量。

    爱就像是开在阳光下的盛世牡丹,被人赋予了一切美好的形容词。

    但恨不同,恨是生长在荒地并且冷风吹又生的杂草。

    它粗鄙、丑陋,为世人所不耻。

    但没人可以否认恨的生命力,因为爱有限,恨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它的来源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而且人可能不会为了爱弃恶从善,却会为了恨手拿屠刀。

    她心中闪过很多想法,而此时韩城已经走到了她身后,一看到她的模样就紧紧皱眉,然后立马把自己的西装外套脱了给沈冬至披上。

    谭宗铭怎么搞的!这大冬天,弄成这个样子发烧了怎么办!

    他伸手将沈冬至的湿发拨出来,又抽了手帕帮她擦脸,沈冬至任由他折腾,等弄好后韩城又陷入了困难之中。

    谭宗铭劝动她了吗?他现在应该说什么?

    好在这次不用他说,沈冬至又沉默了一会儿后轻轻开口,声音近乎沙哑。

    “韩城,我饿。”

    韩城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

    次日下午,当午后的金色阳光照进病房时,唐维钧醒了。

    得益于他的临场反应,他的枪伤很浅,还没有他手掌的伤严重,手术的时间大部分都是在帮他缝合手掌和断指。

    再加上他身体素质强硬,若换上别人,只怕还要昏睡几天才会醒。

    安静明亮的病房里,即使韩城已经提前告诉沈冬至唐维钧没事了,她进去以后还是在发抖。

    当看到仍在呼吸的唐维钧后,韩城就见她眼眶一红,然后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仰头握住唐维钧好的那只手不放。

    窗外的松树一片绿意,枝头还有积雪,唐维钧半靠在床头,除了脸色和嘴唇有些发白外看着和以前没什么区别。

    他的目光落在沈冬至素净的小脸上,本想伸手摸摸她的头发,但好的那只被她握住不放,坏的那只又不能动弹,最后只能握着她的手紧了紧。

    “没事。”

    他的声音依旧沉稳有力,就算到了这时还在安抚她,仿佛这只是小伤一般。

    但沈冬至却知道,他的手会留下疤痕。

    ——上午医生就叫她和韩城过去谈过,说是子弹的距离太近,受伤的组织太多,现在虽然已经接上了,但是还得看以后的恢复情况。

    要是好的话,只留些疤痕和疙瘩,要是不好,可能会有后遗症,比如不能再进行负重之类的。

    不过他也劝慰沈冬至别担心,唐维钧伤的是左手,没有右手那么重要,他这个人的体格也好,按照手术的情况看应该会恢复的不错。

    沈冬至在他面前跪了很久,久到韩城都能看见她膝盖的周围开始发青,唐维钧看不到,但也能猜到。

    他捏了捏她的手示意她上来,沈冬至立刻就乖乖的爬到了床上靠着他,当然,靠的是好的那边,还不敢使劲。

    两人这就是要独处的意思了。

    韩城起身离开,还把门轻轻带上。

    洒满阳光的病房里,沈冬至蹭了蹭唐维钧的脸,声音平静中带着还未完全散去的一丝恐惧。

    “哥,我把至诚给韩城,然后我们找个没人的地方生活吧。”

    这一瞬间,在门外站着的韩城心一下揪紧。

    ——他知道,谭宗铭的那一头冷水或许真的浇醒了她,但她的最后决定,一定取决于唐维钧的生死和想法。

    んAιτànɡsんUщU。Cσ.m

章节目录

上流社会(都市权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九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九铃并收藏上流社会(都市权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