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军长强行染指:步步惊婚 作者:姒锦

    霸道军长强行染指:步步惊婚作者:姒锦

    帮她?

    占色愣了愣,按了笔记本的开机键,随口问,“我能有啥帮到你的?”

    杜晓杜嘿嘿一乐,“我说这事儿,还真就非你不可。”

    看着她高深莫测的样子,占色有点讷闷儿。

    “说吧,咋整的神秘兮兮的。”

    瞥了瞥她不耐烦的脸色,杜晓仁也在揣测她的情绪和心情,默了好几秒,她收起了面上的笑容,特别无奈的感慨。

    “我还能有啥事儿,还不就艾所交办的,六一节文艺汇报演出的事情么?”

    “哦?!”

    对于那个用来‘歌功颂德’的文艺汇演,占色心里并不感冒,语气自然也不太热络。可杜晓仁大约第一次找到人生的价值,说起这事儿就特别的兴奋,整个脸上的五官都在飞扬。一边笑着说,一边把她刚才拿来的资料摊开在了占色面前。

    “诺,这个……女声独唱《红梅赞》!”

    “诺,这个……小学部低年级组大合唱《让我们荡起双桨》……”

    “……”

    杜晓仁今儿上午没课,很明显时间很多,一个个指给占色看自个儿准备的节目,并进行了主观的点评。可占色越听眉头皱得越紧。因为她说了好半天,基本与找她帮忙的事情着不了什么边儿。

    大约坚持了五分钟左右,占色实在没有办法再听下去了。

    “晓仁,你要我帮什么忙,直说呗。干嘛绕那么大一圈儿?”

    接收到她眼神里明显不悦的讯号,杜晓仁撇了撇嘴,揶揄着说:“我这不是怕你不同意么?所以先给你介绍介绍,提起你的热情和积极性来。”

    “咱说话能有点儿重点不?”占色真想直接让她闭嘴。

    “行!”笑着放下了资料,杜晓仁双手撑在她的肩膀上,正视着她的眼睛说,“是这样的。色妞儿,你也知道,艾所把组织活动的任务交给我,那是对我杜晓仁的信任。所以说呢,我一定得搞好点儿。对吧?”

    占色挑眉,不置可否。

    杜晓仁继续说:“现在的情况是,学生们的节目基本我都想好了。可就是教职工也要安排出几个节目。我寻思了好半天儿,什么唱歌跳舞啊,都不太新鲜了。左思右想,还真让我想出一个有特色的。那什么,这两年,不是那个刘谦在春晚的魔术表演挺招人稀罕么?我也想在咱学校的文艺汇演上搞一出魔术——大变活人!”

    大变活人?

    噗哧!

    这一回,占色真心乐了,“我说杜晓仁,你能寻思点正常的么?”

    杜晓仁见她笑了,心情似乎也开朗了,“怎么不正常?你以为魔术有多高深啦?说白了,不就是的道具问题么?色妞儿我跟你说,我已经联系好了一个魔术师。不过,我想请你来做这个模特。”

    “我?你不是吧?!”占色惊愕地看着她。

    “对!就是你。”

    “为啥要找我?”

    下意识地眯了眯眼,杜晓仁轻笑:“你身娇体柔啊,魔术师对模特是有要求的。再说了,咱们所里的教职工,谁有你长得好,又那么能上镜?到时候往那台上一站,随便摆几个动作,下面不得哗啦哗啦直拍手么?”

    什么好听捡什么说,杜晓仁狂轰乱炸的对着她胡吹海捧了起来。

    抖了抖身子,占色鸡皮疙瘩都快听出来了,不过却也没她吹得晕了头。

    “不好意思啊,你知道我的。我对这种活动不感兴趣。”

    没有想到她会拒绝得这么彻底,半点儿面子都不给,杜晓仁愣了愣神,眨巴着眼睛,又难受的咬了咬下唇,“色,你对我是不是有啥意见?”

    “没有啊。”

    “没有?那让你帮点儿小忙都不愿意?”

    “……我不是学魔术表演的。”

    “又不是让你去表演魔术。只不过让你配合做一下模特。姐妹儿不是寻思你长得漂亮,站在那里都赏心悦目么,能给咱少教所里长脸,也能给我的活动加分儿么?”说到这里,刚才还笑语浅浅的杜晓仁,不知道触到了哪根儿神经,眼圈儿一红,竟然掉眼泪了。

    “占色,我知道你对我有意见。可是,你知道我在少教所不容易,这么几年了,从来没有得到过重视,好不容易有这次机会,你就不能帮帮我?”

    看着她的样子,占色有些叹气,“至于么?多大点事儿?”

    啪嗒啪嗒——

    杜晓仁的泪水,止不住地滴落了下来。

    有那么一滴,顺着她光洁的手臂往下一点点流动。

    注意那颗眼泪半晌儿,占色又抬起头来,淡淡地扫着她抽泣的可怜劲儿,不知道该安慰还是该撵她出去哭。现在,她对杜晓仁的感觉相当复杂。仔细说,又说不上来。可是,即便不是同学,不是朋友,她们还是同事,抬头不见低头见,也不能太说不过去了。

    而且,她搞的这个活动,虽然说不是本职的工作,可本质上还是属于所里的活动范畴,她要非倔着劲儿不去参加,末了说不定又得挨艾所长的小鞋抽。

    沉吟着思考了一阵,她叹息着问。

    “不需要花很多时间排练吧?你知道,我受不了那样的。”

    抽泣了一下,杜晓仁见她有了松动,赶紧拍着胸口保证,“不需要多少时间,就是熟悉一下整个流程,可以配合魔术师的表演就行了。”

    “那行吧。”

    “真的,占色,你同意了?就这么说定了啊?!”

    占色抿了抿唇,玩笑似的又勾起了唇,“只要不是活锯死人头那种魔术,就行。”

    杜晓仁破涕为笑,“嘿嘿,当然不会。放心吧,非常简单——”

    就在杜晓仁描会她的‘汇演江山’时,占色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她弯腰从下面的小柜子里举出包来,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那个‘无’字,眉心就不由自主的跳了跳。

    说起来很可耻,她本来是一个非常淡定自如的女人,可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遇到与权少皇有关的东西就淡定不下来了。不自然地用眼角的余光睨了睨坐在她面前的杜晓仁,她吸了一口,面无表情地接了起来。

    “喂,你又有什么事儿?”

    “占小幺,懂不懂什么叫女人?什么叫三从四德?”

    “有事说事,没事滚蛋。”

    “操,有你这么跟自己男人说话的?”

    “……和王八蛋说话,用不着客气。再说就你那水准,客气两个字儿,你也不懂。”

    不肖多说,电话那头的男人,正是逼嫁成功的权四爷。有一句没一句的嗤着她,占色还在为昨天晚上的事儿憋屈着,自然说话就没啥好气儿。几句话说下来,她像只斗鸡,字字句句都是刺儿。

    不知道是不是她不利用人民内部团结的语气,刺激到权四爷的大男子主义和自尊心了。接下来,他就开始了对她的批评教育,外加振夫纲的整风运动。

    “占小幺,老子说你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是吧?等着,今儿晚上非好好收拾你不可。”

    又收拾?

    说到晚上的事儿,占色就对他恨得牙根儿痒痒。顾不得杜晓仁在旁边,她直接就低吼过去。

    “姓权的,不无耻你会死啊?!”

    她的怒气爆出去了,不料,那边儿的男人却低嗤了一声儿,轻笑了起来,“占小幺,你不就爱爷的无耻么?……爷不无耻,那床单怎么湿的?”

    一提到这个,占色脸上‘噌’地就红了,恨不得直接咬死她。可这会儿,她害怕杜晓仁听见什么又拿出去说,赶紧地转过了椅子,背向着杜晓仁的方向低吼了一句,“闭嘴吧你!”不过,吼虽吼了,她也不好再跟男人斗嘴。

    为啥?因为姓权的比她无耻多了,她斗不过。

    既然自保无力,她只能避其锋芒。

    “姓权的,我说你今天挺闲的?找我到底有啥事儿?”

    “想你了。”

    “少扯!别在我面前装情圣。”

    “得,不是我想,爷家的小四想你了,成不?”占色还没有从他的话里回过味儿来,男人的呼吸好像就急促了几分,一改刚才戏谑和调侃的语气。他低哑又轻浅的声音,仿佛是嘴贴着话筒说的,“怎么办?占小幺,被你搞硬了!”

    “你还敢说?要不要脸?”

    “哈哈!”男人笑了,“行了,不逗你,晚上帮个忙。”

    他也找她帮忙?

    一天之内有两个人找她帮忙的情况,这让占色不得不怀疑自己是不是被扫帚星给袭击过脑袋。揉了一下额头,她没好气儿的说:“拜托,有事直说。”

    “帮四爷擦擦枪。”

    占色本来就红得不行的脸蛋儿,再次被他的话给秒杀了。想到昨天晚上两个人‘擦枪’时的暧昧和亲密,她的耳朵全成了一片粉红。想骂他,可杜晓仁在旁边又不太方便,她索性就忍了忍气儿。

    “你要没事,我挂了。”

    “瞧把你横得,小尾巴翘起来了是吧?!晚上给你折了。”那边儿的男人又不爽地数落了一句,几乎就在下一秒,他又再一次的神转折,严肃了声音。

    “下班在所里等着,我来接你。”

    占色心里一愣。

    他上下两句话之间,其实不过就隔了两三秒钟的时间。可刚才那句话与他之前轻佻戏谑的声音完全两个样儿,直接就变得阴沉冷鸷了下来。

    那种感觉,简直就不像一个人。

    搞的哪样?

    默了好几秒,占色突然反应了过来。——难道他不方便说什么?

    接触了权少皇这么久,她已经能从男人的声音里,听出来什么时候说的是正事儿了。他为什么会不方便多说呢?因为她使用的是普通的民用电话,保密性太差了。借调到zmi的时候,她已经见识过了。对于像她这种没有特殊处理过的电话,他们基本想监听谁就监听谁。

    他们能做到,那国外间谍的技术也不差……

    难道?!

    想到这里,她脑子激灵一下,像是悟透了什么。

    权少皇为什么会在电话里和她讲得那么下流?好像昨天晚上两个人真搞了什么似的。难道他真的仅仅只是为了调戏一下自己?如果他那么好色又急色,昨天晚上又怎会事到临头放过了自己?

    会不会,她自己的手机,现在正在被什么人监听?!

    她正寻思呢,那边儿的男人不太耐烦了起来。

    “喂,占小幺,在听吗?”

    轻‘哦’了一下,占色惊了一下,回过神儿来了,条件反射的问,“你来接我?”

    “废话,不然你希望谁来?”

    男人语气里明显变冷又不爽的语气,让占色有些好笑,“我希望是华哥,或者哥。”

    “傻逼!就这样,挂了!”

    吁!

    诡异的调戏电话结束了,占色慢腾腾地捏着手机,想了想,又摇了摇头。觉得自己心理出故障了。明明觉得姓权的挺招人讨厌,为什么又不自不觉地就配合了他?

    不等她把手机放入包里,杜晓仁就偏过头来,“他来啊?”

    这回,占色没否认,轻轻“嗯”了一声儿。

    冲她眨巴一下眼睛,杜晓仁笑着叹气儿,“色妞儿,我是真羡慕你。”不等占色回她这一句,她下一句又意有所指地传了过来,“帅哥又约你晚上共度良宵呢吧?哎,我说色妞儿,你得让他悠着点儿。瞧你这小身子骨,受得那么狠的折腾么?”

    “说什么呢?找我有正事儿。”占色敛起了眉头,目光锐利地盯着杜晓仁。

    而杜晓仁没有察觉到她的审视,还一个人捂着嘴吃笑不已,笑眯了一双眼睛。

    “色妞儿,姐妹儿这可是关心你啊。还有啊,记得保护自己,叮嘱他用套儿,要不然揣上了,他要接受孩子还好,要不接受,可有你受的。”

    占色眯了眯眼睛。

    当一个成熟女人谈到性的时候,尤其是谈到具体某个男人的**时,要总拿手去捂着嘴笑,其实是一种纯心理反应下的掩饰。那代表她内心对性有着强烈的渴望和冲动,容易受到性的引诱。尤其是那个让她动了心的男人,而杜晓仁今儿第二次做这个动作了。

    老实说,女人有性有渴望不奇怪,她自己也有过。何况杜晓仁今年25岁了,要这年纪没有幻想过男人,那才真正的稀罕……可如果那个男人,变成了权少皇,她怎么想就怎么别扭了。

    “咳!”

    轻咳了一下,她垂下眸子,面色冷淡地握上了鼠标,打开了电脑的心理记录系统,不咸不淡地说,“行了,晓仁,你也忙去吧。我要工作了,要不然,一会儿艾所长该拆了我。”

    说罢,就自顾自埋下头去整理资料。

    见到她比以前疏离了不少的样子,杜晓仁一把扯过了资料袋,目光扫了她一眼,笑容越的阴了下来,“那行啊,色,那件事就说定了,我先走了。”

    “嗯。”

    直到杜晓仁的脚步声没有了,占色才松了一口气。

    她很烦躁。

    友情这件事儿,在某些方面和爱情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正如情人间一样,朋友间其实也容不下任何的沙子。一旦生了点儿什么事,有了隔阂横在中心,要想再回到原点,就不太可能了。

    一个上午的时间,过得很快。

    晃眼儿间,午餐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听着外间学生们欢快的嬉笑打闹声儿,占色合上笔记本电脑,准备去食堂吃饭。可想了想,她又坐了回来。想到了自己领口下那些吻痕,或者说单纯就是为了避开杜晓仁和那些闲言碎语,她决定晚半个小时再去。

    吁!人在江湖,身不由已,大概就这样?

    失笑地想着,她再次开了电脑,登录了qq,准备放松下神经。

    刚登上,那企鹅就‘嘀嘀嘀’的叫唤了起来。她瞅了瞅头像,不消说,没有别人,又是那个让广大人民群众的审美观很受伤的艾伦小姐。

    “占小妞儿,在么?”

    “嘎哈呢?”

    “不嘎哈,妞,想你艾爷没有?”

    “……时间有限,顾不上关照地球上的边角废料。”

    对待普通的朋友,占色还是挺贫挺损的那种姑娘。只有在对待不熟不待见的人,她才会比较淡定与稳重。虽然那天儿再次接触的时间不长,但她认为艾伦这个姑娘,除了缺心眼儿,没啥大的毛病。

    “哈哈哈,占小妞儿,我真有许多的八卦边角废料,要不要听听?”

    八卦?她自个儿够多八卦了。

    皱皱眉头,占色敲字过去,“不想听。”

    “靠,你丫可真心没趣。”了一个扁嘴的小表情,艾伦二话不说就点开了视频请求,“那行吧,妞,让你看看艾爷的新造型。”

    占色不喜欢与人视频,直接点了拒绝。

    可艾伦那个孩子是个固执得变态的家伙,又接着点视频请求。

    如此来回了几次,占色实在受不住她了,终于点了同意。下一秒,视频镜头,她果断地后悔了。所幸没有吃中午饭,要不然真得被这只大鹦鹉给吓死。

    化着浓妆的脑袋就在她的面前,艾伦一双原本漂亮的眼睛,被浓重的眼线和长长的假睫毛给毁得十分彻底,眼尾画得像狐狸,往上高高地翘了起来,怎么看怎么就是一张京剧脸谱。而她夸张的头,又染成了另外颜色的鹦鹉品种,身上穿着大横条的两片儿布,长得都不像衣服。

    “天!艾伦,你就饶了我吧。为什么非得荼毒我的眼睛?”

    “说你不懂!占小妞儿,艾爷这是让你接触国际时尚。哎哟,看把你土鳖得!”

    果然,话不投机半句多。审美观这个问题就是这样,没有人能改变另一个人。这么一想,占色现在越来越喜欢追命那句话了——智商很捉急。看到艾伦,她再次有了智商捉急的感觉。可是,不管她回复几个字,或者仅仅只是一个表情,那头的艾伦小姐就能兴致高昂的回复出她一串串的汉字来。

    撑着额头,看着视频里艾伦指手画脚,奇形怪状的表情,占色实在无法理解,以自己这样好的人品,怎么就总遇到不正常的人类?难道命里带的,或者风水有问题?

    “嘀嘀嘀——”

    这时候,qq企鹅又一声提示传来。

    不是艾伦,她随手点开一看——从陌生人列表里传过来的——一个网名叫着“看着我眼睛”的人。

    “嗨,聊聊?”

    对于这样儿的搭讪方式,在刚学会使用qq的时候,她就见多了。于是乎没有理会他,直接关掉了对话窗口。没有想到那个家伙跟艾伦一样,有着相当执著的精神,又了一句过来。

    “我深受的女朋友跟人跑了,我想自杀。”

    占色皱眉,女朋友跑了就自杀?再关。

    接着,那边儿又来了一串长的——

    “真是时代变了吗?人情世故这样,人心为什么如此冷漠?人看不见摸不到别人的伤口,我可以理解。为什么没有人能静下心来听我倾诉一下,吐吐垃圾,或者给我几句安慰。为什么就没有人想过,哪怕只是一句话,一份温暖,说不定就可以拯救一个人的灵魂。”

    看着屏幕,占色微愣。

    生活节奏太快,人心太浮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烦恼,谁会安心去听一个陌生人倾诉?

    她没有回复,不过也没有关闭窗口,她想看看那人还说什么。

    “我不知道你现实中是什么样的人,我只知道,你是我今天在网上找到的第三十个陌生人。在你前面有二十九个人,有人说我是疯子,有人说我是神经病,就是没有人肯安慰我——”

    “现在,我就坐在29楼家中的阳台上,外面的风好大,远远看着这个城市,看着渺小的人类在楼下走,各种各样的人的走,我觉得好孤独……”

    “我刚才和自己打了个赌。找三十个人,告诉他们我的痛苦。如果有人安慰我,我就好好活下去,如果都不搭理我,那我就只能跳下去,和这个世界永远告别了!”

    天!?这段出来,占色心里真惊了。

    在网络上,这种事儿说不清真假。没有遇到也就罢了,既然遇到了,做为一个心理学者,她真能袖手旁观么?

    手指很快地移到键盘上,她敲出一行字,“轻视生命,是人性里最懦弱的表现。”

    “你终于肯理我了?懦弱有什么问题吗?”

    “懦弱伤害自己,偶尔,也会伤害别人。”

    “为什么?我不偷不抢,我从来不伤害人,我是一个好人。”

    “人无好坏之分,只有在对待**上的把握差别。好与坏不过一线之隔,一旦突破那个防线和临界点。好人也会变坏人,坏人也能是好人。”

    擦着边儿,说着不着边际的话,占色慢慢地转移她的注意力,“你那里的天气情况怎么样?”

    “太阳很大,很热。不信你看。”

    这行字出门,那天的人点了视频连接——

    再一次,占色心里紧了一下,汗毛都竖起来了。

    从视频的位置,看不清那人的脸,但可以判断出来是一个男人。最最主要的是他确实就坐在阳台上的。从视频里的环境判断,应该是非常高的楼层。

    吁!

    她感觉他不像在撒谎了。

    迅速分析着这个人的心理情况,她额头上有了细汗,来不及敲字儿,直接使用了语音功能。

    “太阳好大,是很热,所以你烦躁了。喂,你闭上眼睛,闭上,轻轻的闭上……看到了夕阳吗?你吹的是海风,你正走在沙滩上,见到的每一个人都在对你微笑……从来都没有人不喜欢你。”

    “真的吗?没有人不喜欢我?”

    男人喃喃的声音有些不稳定,情绪很失落。

    不自信的人,喜欢反复问‘真的吗’,他们需要肯定。

    占色平稳着气息,尽量把自己的语气放柔,“真的。你现在试着从阳台上走下去,打开家里的冰箱,感受一下那种凉爽。你会觉得你的身体非常舒服,你的毛孔都打开了……你很幸福……”

    “真的吗?”

    “真的。我不骗你。下去吧,你可以吃一块儿雪糕吃。然后你想到了童年,回忆起了疼爱你的父母。雪糕很甜,那冰凉在舌头打圈,一点点让你燥烦的身体舒展开来。接下来,你会觉得很温暖,会觉得世间有好多的爱和牵挂……就像大冬天烤火,肚子饿了有肉吃……你试试?”

    她说完这段话之后,视频狠狠地晃动了一下,摄像头对准了天上,没有了声音。

    过了好一会儿,那人也没有再回复。

    坐在电脑面前,占色的心里有些慌了,害怕那个人真跳下去了。赶紧又了一段过去,“喂,你还在吗?”

    “喂,你在就说一句话,我可以给你讲一个故事……”

    “……”

    没有回应。

    还是没有回应。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报警的时候,那边儿终于来了回复,“我冰箱里没有雪糕了,怎么办?!”

    “……”

    吁,可吓死她了。

    不过,他在按照她的指示去做,她的心也就放下来了。

    人在自杀时的心理很奇怪,很多时候就是思维堵在那里了绕不过来。只要暂时性的转移开了注意力,大脑开始接受新的指令,自然就会屏弃掉自杀的念想了。

    “没有雪糕了,你可以diy哦?”

    “可是我不会。”

    “我教你。你等下啊。”

    占色当然也不会diy雪糕,不过在这种时候,用这个去转移一个自杀臆想者的人注意力,还是比较有效的。她赶紧地百度搜索了一个雪糕制作的方式,给他传了过去。

    “谢谢你,我心情好多了。不想死了。”

    在他这句话传来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占色的心彻底放下了。

    一个小小的插曲,除了有点儿成就感之外,她没有太过在意。伸了伸懒腰,她长长舒了一口气儿,才现艾伦已经在那头哇啦哇啦叫了无数句了。占色又给那个人留下了一些有益的心理指导,然后才点开了艾伦的聊天框。

    “在了。我要去吃饭了。88。”

    “喂,你干嘛呢?刚才看到你脸色都变了。”

    “没事儿,刚才救人去了。”

    “救人,我说你不自恋会死啊?再陪我聊会儿。不许去吃,我很烦。”

    呵呵一笑,占色看到艾伦的鹦鹉头就想笑,“行,就冲你这种死不要脸的小强精神,我好歹得给个面子,再聊十分钟。”

    “哈哈!”

    嘴里说着她心情很烦,可那只大鹦鹉说话却完全没有烦的样子,又给她八卦了不少艾慕然的私事儿,可占色真是半点儿兴趣都没有。唯一有兴趣了解的就是艾慕然到底有没有和权少皇上过床。可惜,这事儿别说艾伦不知道,就算知道,她也不好意思问出口。

    过一会儿,看着时间不早了,她害怕去晚了食堂都没有饭了,直接逐客。

    “行了艾伦,不给你废话了。一会儿我赶不上趟儿了。”

    “占小妞儿……”那边儿艾伦了一个大笑的表情,“你没有现你今天说不过我么?知道为什么?”

    “肚子没吃饭,饥饿导致大脑缺痒。”

    “错!恋爱中的女人,智商都会爆低。我看你这种状态,完全就是被权四给洗白了的可怜样儿。得了,不为难你了,快去吃吧。”

    艾伦终于放人了,可她这句话却撞击到了占小幺同志的心灵。

    吃完中午饭,到下午大半天,她一直都在为艾伦那句‘恋爱中的女人’感觉到心不在焉。因为那是一个完全符合科学的论点。难道自个儿智商捉急的原因,真跟这个事儿有关?

    可她又怎么可能会爱上权少皇?那不是只有受虐型体质的女人才干的傻事儿么?

    更何况,她也没有爱人的能力。

    心理学硕士,被自个儿的心理给闹烦了!

    一下午,她都是在这样的状态下度过的。

    实事上,她好好的生活节奏被权少皇打乱了之后,在整天的鸡飞狗跳之下,还真没有时间去理顺过自己。或者说没有人提醒她,她的大脑会自动回避,不想去理顺。

    这么一想起来,还真咂摸出点儿感受来。

    一个‘嫁’字到是说出去了,她真的把自己的剩下的时间交给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

    离下班还剩一个小时,占色的心就莫名慌乱了。

    为啥?就因为姓权的说要来接她。

    她想淡定,可没办法控制大脑。大概女人的可怜之处就在这里吧,一旦身体与男人有过亲密的接触,心理对他的排斥感就会大大的降低。

    没有想到,姓权的还没有来,艾所长的小鞋又孜孜不倦地丢过来了。

    “占老师,在忙啊?”

    占色转过身去,看着艾慕然一张精致的鹅蛋儿脸,无奈地叹气。

    “艾所好,找我有事儿?”

    轻轻的笑了笑,没有像那天那样对她冷嘲热讽,艾慕然看着有点落寞,不过态度又温婉又贤静了起来,“你赶紧收拾收拾,陪我去出席一个活动。”

    “现在?”

    “对,一个慈善酒会。”

    艾慕然答得理所当然,可占色却无语了。

    迟疑一下,她唇角弯了弯,凉凉地浅笑,“艾所长,我是少教所的职员,不是你的私人秘书。”

    艾慕然对视了她几秒,慢慢地走了过来,双手撑在她办公桌上,说得不急不徐,“占老师,原来你还知道自己是少教所的职工啊?你都逆着我多少次了?今天这个是大事儿。好几个企业都是少教所的大资助方,关系到未来他们对少教所的持续资助,这是工作。”

    关于这事儿占色是知道的,这个失足少年管教所的经费来源,一部分来自政府拨款,另一部分,或者说其中绝大部分,都来自大企业和慈善机构的捐资,包括她们这种临时工的工资放。

    她记得,那个严战好像也说过……q;s也是损资企业?

    想了想,占色真心不想去凑那种热闹。

    捋了捋头,她笑着问,“艾所,我可以不去吗?我晚上真有事。换其他人也行吧。”

    客气地笑了笑,艾慕然眯了眯眼睛,“行,除非你现在辞职。”

    好吧,问题上升到了工作层面,作为少教所的职员,占色没有办法再拒绝她的要求。其实她也知道,在这样的单位里,领导临时安排去吃个饭,陪陪上级领导,或者某个与工作上有联系的人,是不可避免的事儿。既然她还要在这里混上几个月,就没有办法不按领导的安排去做。

    站起身来,没有问艾慕然为什么偏偏要选上她,她凉凉地扫了她一眼。

    “行,听领导安排。”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不管姓艾的想要干什么,她跟着去……

    一路上跟着艾慕然出来,占色没有注意到在办公楼三楼的阳台上,撑着手肘往下看的杜晓仁。更不知道,在她的眼睛里,有着她从来不熟悉的嫉恨。

    她走了!

    杜晓仁勾起了唇,挑起了下巴——

    晚上要想共度良宵?

    想到这几个字儿,杜晓仁自己都不知道哪儿来的火气儿。反正她就是不喜欢,不爽快,不舒服,千万百计就是要破坏她。当然,她不会自己动手,因为她还没有那个能力。只需要稍稍在艾慕然面前吹了点儿风,果然艾慕然就出手了……她等那个男人来接她?想得美。

    凉丝丝的笑着,杜晓仁看着占色远去的背影,哼了哼,又‘噔噔噔’地跑下楼回到了宿舍。倒箱倒柜地将自己所有的衣服都翻了出来,一件件在镜子前比划着,挑了一件认为最漂亮的穿上,又坐在镜子面前迅速打扮了起来。

    镜子里,是一个漂亮姑娘。

    她想不通,她杜晓仁长得也不丑,长得也很漂亮,个人能力也很强,为什么命运偏偏眷顾了占色?

    在帝宫她过生日的那天晚上,她明明就打扮得比占色好看,明明她就和占色一起去的厕所,明明两个人就走在一块儿的,为什么那几个男人那么没有眼力劲儿,偏偏就带走了她?为什么她偏偏遇到了那个男人。

    那个她第一眼看到,就像个天神般,直接让她掉了魂儿的男人。

    她得不到,别人也得不到。

    更何况,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她要争取一下。

    抿了抿涂成了粉嫩色的唇,她看着镜子里娇嘀嘀的自己,目光慢慢地眯了起来——

    一会儿她就等在那里,见到他,她该怎么说呢?

    五月,天气干燥。

    艾慕然的宝马x7驶出了少教所的停车站,疾驰在京都市的柏油路上。

    看着了车窗外面,占色寻思着该给权少皇打个电话说一声情况,免得他白跑一趟。不曾想,手机拿起来才现,两天没顾得上充电,她可怜的手机,果断地罢工了。

    怎么办?

    正在开车的艾慕然,噙着笑瞄了过来,“给少皇打电话?需要用我的手机吗?”

    听到她对权少皇亲热的称呼,想到那些流言,占色心里闹得慌。

    她当然不会用她的手机打给权少皇,更不会输了阵势。

    抿了抿唇,她笑得格外的幸福甜蜜,“谢谢艾所长。不过,不用了。四哥之前说要来接我的,他过来要见我不在,会直接去找我。”

    这声儿‘四哥’,叫得她自个儿肉都麻掉了一层。

    不过,在看到艾慕然突然变色的脸,心里又爽快了很多。

    当然,占色的脑子并非真正很促急,她这句话还有另外一层意思——你不要想把我怎么样,不管我在哪里,权少皇都可以找到我。如果你想跟他对着干,就试试吧。

    这是对自己此去安全的考虑。

    因为她相信艾慕然大美人儿,不会单纯只是让她陪着去工作那么简单。说不定,还会想着为她拉拉皮条什么的!

    果然,听完她的话,艾慕然神色有变,“他能找到你?”

    “呵,四哥说了,不管我在哪里,他都可以找到。”

    艾慕然面色沉了。

    一路上,两个女人没有说话。

    占色没有想到,艾慕然会直接开车带她去了一家名为“三思”的会员制私人形象工作室。一进门儿,看着那些奢华的装修,那一应摆放的衣饰、鞋、以及配饰,她差不多能猜测得出来,这个地方,大概就是她们这种京都名媛常常光顾的地儿了。

    不过,她本以为是艾小姐自个儿要打扮一下,却没有想到,高傲地走进去,艾慕然就叫了一个负责形象设计的店员妹子过来,指着占色说,“替她打扮一下,弄漂亮点儿。一会儿我刷卡。”

    什么?替她?

    这事儿整得,占色哭笑不得,“艾所,我可没钱买这里的衣服。”

    艾慕然笑着看她,态度很和蔼。可‘瞧不起’三个字儿,还是分明写在了她的眸底,“你没听见我说,一会儿我刷卡么?”

    嗤!

    占色凉凉的笑了笑,“无功不受禄,难不成,你要包养我?”

    轻轻‘呵’了一声儿,本是她一句讽刺的话,艾慕然却听得舒坦了,微笑着翘了翘唇,“如果占老师愿意,我当然可以包养你。只不过,我可不能像少皇那样满足你就是了。毕竟像他那样有本事的男人,可不多。”

    心里微窒,占色再次有吃了苍蝇的感觉。

    不过,她不是好惹的!

    面无不变的笑了开,她突然笑眯眯地看着艾慕然走近,抬起一只手搭在了她裸露的肩膀上,轻轻地摩挲了几下,声音暧昧的说:“艾所,其实我更喜欢女人,跟着姓权的,都是被他逼的。”

    在她的手下,艾慕然明显哆嗦了一下。

    接着,她条件反射地退开了一步,审视地看着占色。可是,却从她的神色里分不出话里的真假来。鸡皮疙瘩先掉了一地,她目光赶紧地闪了开。

    “这都是为了工作,算单位报销的。”

    看到她受不住的样子,占色心里好笑,不过面儿上却不动声色,抱着双臂问得特别认真。

    “用公款买这么昂贵的东西,上头要来查账,会不会说艾所你贪污?”

    “你……”艾慕然大概没有见过身上这么多刺儿的女人,本来想怒,可吸了吸气儿,又展颜笑开了,“放心,没有人会相信,堂堂艾氏企业的千金,会贪污区区几万块钱。”

    “既然是公款,那随便。”

    轻轻笑了笑,占色勾着唇坐了下来。

    既来之,则安之。

    她今儿还真想看看,艾所长准备把她打扮成什么样子。

    当然,艾慕然自己也是一个注意形象的人,除了让人打扮占色之外,她自个儿也没有闲着,直接去了隔壁的会员室,唤了相熟的造型师过来,给自己捯饬了一番。在造型师的巧手下,很快,一个水灵灵的大美人儿就出炉出。

    她骄傲地往外走——

    还没有出门,就听到为占色做造型那位店员在夸奖。

    “小姐长得真是好,你看这稍稍修饰一下,换了套衣服,就足够惊艳了……”

    眉头皱了皱,艾慕然放慢了脚步,走到门边儿,斜着眼睛瞄了出去。

    看一眼,她也着实惊了一下。

    这个臭女人,怎么可以生得这么美?

    平时她在所里,看着也就清清秀秀,柔柔弱弱的小样子。打扮更是称不上讨喜,动不动头就扎成个马尾,偶尔还戴一个不招人待见的大黑框眼镜,连眉毛都没有见她好好修过。长相虽然不错,可美得也很有限,更不是这一种漂亮法。

    越看,她心里越生恨。

    最让她痛恨的是——造型师正在用粉底为她遮盖身体上的吻痕!

    一个又一个,都让她产生着联想,刺激着她的眼球。

    全是那个男人留下来的吗?他怎样狠狠的疼爱过她?

    她凭什么长得这么好?

    艾慕然从来自忖美艳无双,身材火爆,此时竟也不由自由的嫉妒了起来。

    在造型师的打扮下,占色穿了一件丝地柔软又贴身的晚礼服,将她整个胸部到腰部的身体曲线勾勒得柔软如绵,凹凸有致,惹人遐想。不盈一握的小水腰下,圆翘翘的臀部将晚礼服撑出了一道弧线优美的小半圆。还有那裸露在外面的肌肤,比刚剥了皮的鸡蛋还要白嫩,脚上套了一双钻着水钻的高跟鞋,把她的身高衬了起来,整个人显得更加的修长窈窕。

    还有她的神态……

    任由化妆师摆弄,清冷又慵懒,像一只等着顺毛的小猫咪。

    这个女人,果然是纯天然不用动弹就能勾男人的主儿。怪不得权少皇会那样儿做。现在的上流社会的人谁不知道,从来不近女色的权家四爷,在帝宫里随便抓了个女人忍不住就在包厢里上了。结果还没完,上了不算他还吃上瘾了。吃上瘾了不算,他还要弄回去做权家太太?

    休想!

    艾慕然从懂得什么是男女之时,就爱上了权少皇。她从小约束着自己的行为,不跟着妹妹胡闹,好好读书,练弹琴,练跳舞,练礼仪,一切一切的培训,就为了有资格做他的妻子。凭什么让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坏了她的好事儿?

    这么一想,她因为忌讳权少皇而产生的放弃心思,终于又转圜了。

    没有急着走出去,她慢腾腾地从坤包里掏出了手机来,对准了正侧面向她的占色——

    咔嚓!

    一张漂亮的照片儿生成了。

    好美的女人,想必都会喜欢吧?

    勾起了下巴,她笑了笑,长指甲摁上去,点击了送。

    ------题外话------

    小妞儿们,月票碗里来!

    【权色荣誉榜】:

    【冷梟】同志,进士及第!多谢二叔光临啊!

    &a/&target=&_blank&&b/&&文字首发无弹窗/bhu】同志,升贡士大官人!小妞儿,么么哒。

    【吕教授】同志,升解元大官人!吕教授出现!

    【同时鸣谢】送票,送钻,送花,送打赏的妞儿,永远爱你们不解释!

    (以下对盗版君说:盗文时不删作者号召正版的话会死吗?盗文已经够下作了,为什么还要强奸意志,将正能量掐死在摇篮里?!请,放一条生路吧!)

    校园港

    恋耽美

章节目录

霸道军长强行染指:步步惊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姒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姒锦并收藏霸道军长强行染指:步步惊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