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我_高h 作者:酒后不开车

    苏子衡依旧维持着风度,对男子的挑衅置之不理,“阁下既然知道在下,何不报上阁下姓名。”看男子动作苏子衡猜测他对萧姑娘没有恶意,可对自己就不一定了。仇千绯轻笑,玩味的说道:“我?你想知道我是宠儿的师兄还是玉中门门主亦或是苏—子—非。”

    (PS:药郎:我是人,不老不死的人。

    儿茶:草木一春,人活一世,这是恩赐;不老不死,永生不灭,那是悲哀。如果我有的选……)

    萧宠儿(终)

    苏子衡和琳琅听到苏子非的名字,震惊不已,琳琅声音似乎有些颤抖:“你怎知子非哥哥。”

    同样震惊的还有宠儿,除了第一个名字,后面两个自己也同样陌生。仇千绯面色不耐:“在这纠结这些没用的不如想想怎么进去。”说完便四处摸索了起来,摸到一个机关打开了石门。

    四人一同进去,石室空旷巨大   里面长着一棵巨树,高百丈,四人合抱差不多粗细,树下面生长了很多兰生草,但没有一颗结果。巨树上倒是结了十颗果子,那便是幽冥果比一般的果子要大很多。

    仇千绯喃喃低语:“原来是聚集了大量兰生草的力量生长出来的。”

    琳琅高兴的对着苏子衡说道:“太好了,苏伯父有救了。子衡你快去摘一颗。”

    仇千绯轻哼一声。因为苏子非的缘故,苏子衡和琳琅置若罔闻。苏子衡轻功跳起,摘下一颗幽冥果,可是果子一碰便迅速干瘪枯萎,苏子衡有些无措。仇千绯也跃身跳起,从怀里掏出一个玉瓶,将里面的猩红液体倒在衣袖上,然后去接幽冥果,果子安然无恙。仇千绯落地就把果子吞了,随手扯下衣袖就扔给了一旁的苏子衡。苏子衡很是诧异:“你为何帮助我?”

    仇千绯笑了笑,戏谑道:“哥哥帮弟弟不是应该的吗。”

    “你当真是——”想到了什么苏子衡不再继续说,起身摘了两颗果子,自己和琳琅一人一颗。苏子衡也不傻,都到这了,不吃白不吃   又摘下一颗递给宠儿:“萧姑娘虽然不会武功,这果子强身健体应该也有疗效。”

    宠儿闻言从仇千绯身后伸出去接,被横空出来的手打掉了,仇千绯盯着苏子衡说道:“你想让她死吗,你都知道不能多吃,给她不怕她爆体而亡吗!”闻言苏子衡尴尬的收回手:“是在下考虑不周。”

    抽回苏子衡手中的断袖,仇千绯又摘了一颗果子吞下,宠儿有些害怕的快要哭出来摸了摸他的脸颊,幽冥果的力量不是一般人能撑的住的,仇千绯安慰似的握住她的手轻声道:“没事。”

    苏子衡包住两个果子准备带出去,对着仇千绯抱拳:“来日还望阁下来衡武山庄一趟。”

    “我会去的。”宠儿挡住了他的脸也藏住了他眼底的杀意和肆掠。琳琅先出去,发现出去一个人之后石室的门便缩小了,按照这个情况可能有一人出不去,要被困在这等死。苏子衡苦笑,将手中的包裹扔了出去,琳琅大哭:“苏子衡,你出来啊!”

    “琳琅,我们不能这么自私。”说完转身看向后面的两人,诚恳的说道:“两位帮子衡良多,就先行出去吧,请阁下将琳琅安全送回山庄。”看清形势的仇千绯神色阴沉,突然抱住宠儿,低声道:“对不起。”

    说完用力将宠儿向后推,撞在了树上,闪身将苏子衡带了出去。宠儿跌坐在树旁,没有起身。只是双目含泪的看着那个朱红色有些踉跄的背影被石门隔绝。

    琳琅一瞬间反应不过来:“宠儿!你怎么可以这样,她那么喜欢你。”男子抬头看着面前大喊的女子,眼神幽暗含着杀意:“如果有的选,我会把你扔进去。”苏子衡出来后眼睛含着泪光想办法打开石门,打不开:“为什么救我!”

    “我也不想啊,谁让你是我弟弟呢,娘让我照顾好你。”仇千绯苦笑无奈道:“走吧,这门炸药都炸不开的,想拿走果子就得有人留在那,这是注定的,也是她的命。而且她根本活不过这个冬天,她爹做那么多残忍的事就是想救她,拼死拼活养到这么大,没到栽在我手里,哈哈哈。”笑中几分痛快几分苦涩听得人懂。

    石门那边传来宠儿虚弱的声音:“你们走吧,如果我选,我也会这么选择,倒是死得其所了。”

    “我会回来的,这次我不会丢下你。”说完男子决绝的拖着沉重的步伐离开。

    一年后,玉中门门主仇千绯挑战前武林盟主苏桓,苏桓一眼就认出了他,声音颤抖:“你是子非。”

    “看来你眼力还不错,我来为我娘报仇了,为了娶名门世家的小姐,买凶杀人连自己儿子都不放过。”

    苏桓也是懊悔:“我没想到你竟然也会在马车上。”

    事到如今,他仍旧不为自己杀妻的行为而有所惭愧,仇千绯剑刃挑起落叶,一字一句道,:“你知道我娘怎么死的吗,被那些山匪一遍又一遍的凌辱,嘴里还喊着她夫君的名字,希望他来救她……不过也没关系了今天她的夫君就会去陪她了。”

    苏桓没有抵抗,任由剑在自己身上划过。仇千绯扔下剑,哐啷一声,苦笑出声:“我放弃了那么多,你竟然不还手,无趣,吞下它。它会代替我折磨你剩下的岁月。”苏桓接过毒丸,仰头吞下。

    玄幽岛上,朱红袍男子空手杀出一条血路,硬闯幽冥谷。仇千绯捂住胸口上不断冒血的刀口,跌跌撞撞来到石门前,红衣因为浸了血,显得沉甸甸的,仇千绯缓缓蹲下,用沾满鲜血的手想要透过石门抚摸里面的人,语气放松像是解脱了一般:“这次我没有说谎,我来陪你了。”

    因为兰生草的滋养,女子尸身未腐,就那么安静乖巧的靠在门上。

章节目录

愿我_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酒后不开车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酒后不开车并收藏愿我_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