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香实录_高h 作者:江山多椒

    什么叫不想伤了她?

    明明直到吃完饭洗了澡都还在想这个问题。

    晏初飞不会有什么奇怪的性癖吧?

    握着浴室的门把手,明明心里直打鼓,有些后悔没有趁刚刚晏初飞洗澡的时候偷溜了。

    轻手轻脚地开门出去,从衣帽间拿了浴袍穿上,明明贼兮兮地向卧室探了探小脑袋。

    晏初飞提着袋子进房时,见到的恰是她那张古灵精怪的小俏脸,新浴后格外清新可人。

    把袋子随手扔到大床上,晏初飞坐在床边,笑望明明。

    “来,让我看看你。”

    明明认命地走到他身前。

    不知为何,被他用这样欣悦的目光细细观赏,她有点……心虚。

    “刚刚不是很着急吗?怎么这会儿害羞了?”

    害羞?他搞笑呢?明明瞪着晏初飞,没等她开口呛声,晏初飞抱着她旋了一下腰就将她压在被子上。

    “好了,不逗你。”成熟性感的男人亲亲她的鼻尖,温柔地脱去她唯一的遮挡,平日里隐在龙眸里的威势不见一丝,只剩看见

    珍馐美玉时的赞叹、柔情。

    明明不受控制地躲避着男人的视线,悄悄抬手挡住胸前的乳峰,双腿下意识交缠,藏起敏感的私密处,连呼吸都不由得放轻放

    缓,怕惹到男人注意。

    就像新婚夜第一次见到夫婿就要赤裸相对共赴巫山的古代新娘,又惊又慌又羞又盼。

    这不是她的风格,她却像是被这个男人施了咒,身不由已。

    晏初飞从袋子里取出原木色的木盒,木盒中盛放着一支长颈的透明玻璃瓶和一个冰裂纹瓷罐,看上去很是古朴精美。晏初飞分

    别拿起玻璃瓶和瓷罐看了看,居然又从盒子里拾起说明书样的华笺看起来。

    “你、你没用过啊?”

    晏初飞放下华笺,拿起玻璃瓶倒了些精油在掌心,俯身抚上她的腰肢。

    “第一次,想让你清醒一些,否则喝点酒你会更轻松一点。”

    他的说法让明明更紧张了,被他大手抚摸过的皮肤隐隐发热,带着微微的酥痒,不知道是因为他的抚弄还是因为那些精油。

    “什么意思?”

    晏初飞笑而不语,只是不断地落下轻吻,不时增加精油摩挲她的全身,发现哪里她比较敏感就多涂抹一些。涂得她满身如被火

    燎,无形的火焰从每个毛孔往血肉里钻,烧得她张开小嘴急促地喘着气,一手插入他的发间希望他吻得再用力一些,一手难耐

    地抓挠着他宽厚的背部,双腿也顾不得遮羞,自发地大张,方便他压在她腿间,挺腰主动将蜜处送到他腰间上下摩擦。

    “可以了、别、别涂了……”

    所有的火热最后都汇成了一个渴望,渴望身下的小嘴被填满,渴望整个小肚子都被抽插贯穿,让浑身里里外外的火焰都被快感

    的电流缭绕。

    晏初飞吻吻她饱满的酥胸,用力吮了口尖端膨起的红莓。

    明明哆嗦了几下,身下涌出一大股蜜液,濡湿了臀缝。

    “晏董……”

    晏初飞沾了沾蜜液探入一根手指,蜜穴像是馋极了,当即将那根长指缠紧,一缩一缩地往里吸。极致柔滑的触感,层层叠叠细

    密娇嫩的肉褶,韧劲十足的紧致度,九曲回廊的甬道,恰是他上次来不及细品的淫浪身子。

    “进来……”

    男人缓慢地抽动手指,指根抵着耻骨探测着小穴的深度。

    “嗯——”

    明明反射性来紧双腿,却被他分膝顶开。

    他拿过瓷罐,掬了一些啫喱状的透明膏涂上粉穴。

    “啊!”冰凉还带着薄荷味道的啫喱被他从穴口一路送进了花穴深处,尤如一把锋厉的冰剑从身下透体而过,可几乎转瞬间,

    那些清凉的啫喱就被穴肉吸收吞噬,令人难以忍受的痒麻火速腾起,并迅速蔓延至脚尖发梢。

    看过说明书,男人自然了解功效,“体贴”地开始抽动双指,在小穴里插出淫糜的声响,惹得她扭腰娇哼,不一会儿又加到三

    指,不时在花穴里分开手指,试图将那紧窒的膣穴撑得大些松些,可无论他如何动作,媚肉都是紧缚着长指,甚至抗拒般收紧

    让他的开拓越来越困难。

    晏初飞的额上泌出薄汗,他抽出手指,将明明的双腿拉成一字,解开裤子,戴上套,扶着雄壮的分身在她有些惊慌的目光中压

    向她水淋淋的粉穴,同时,吻上她的唇封住她的尖叫哀鸣。

    “唔嗯嗯——”

    只一个弓身,他便入得比上次她自己玩时深得多,肉穴被撑到极致,她抓破了晏初飞的背强忍着被分裂的恐怖,努力放松着身

    下的小穴,可是有些事情努力没有用,越努力越无助。

    “呜呜……”她现在明白他的意思了。

    这不是会不会伤了她的问题,这是会不会杀了她的问题啊!

    “太紧了,宝贝,放松一点。”

    听到低沉的“宝贝”二字,明明身子一颤,小穴更是紧缩,箍得晏初飞痛得差点软了,连忙伸手按向花穴前一直没有被触碰的

    小肉蒂,轻揉慢捻,带给她柔美的快意安慰。

    “不要叫、不要叫‘宝贝’……”

    男人的眸光很明显晦暗了起来,感觉穴肉放松活泼了一些,便又挺进了一截。

    “啊啊……”还没有全进来吗?明明低头想看看还剩多少,晏初飞却再次吻了上去,阻挡她的视线,两只大手上下兼顾,一只

    侍弄着阴核,一只把玩着胸乳,把两处朱果逗弄得愈发敏感肿胀,制造着连绵的舒适愉悦,缓解肉穴近乎撕裂的痛楚。

    晏初飞却已经忍耐到极限。

    男人总是喜欢比较各自老二的尺寸,并将此作为自傲或自卑的准绳,本钱太薄拿不出手自然是悲剧,但本钱太厚也不见得皆大

    欢喜。他血气方刚时对性事也热衷过一阵,交往过几个不同类型的女人,但在性事上十次有八九次都是让他不上不下,偶尔放

    纵一次就会将人弄伤,搞得他渐渐没了性趣,这几年清心寡欲久了,这会儿被她这样紧紧地含着吮着……

    呵呵……只能对不起她了。

    狠拧雪峰上红艳的乳粒,提起揪扯,牵引她挺胸仰颈,将她的注意力重心暂时转移到上半身,原本刺激着肉蒂的大手则悄悄伸

    到她臀后,迎着他突然间顶撞发力的动作将她按向他。

    “呀啊啊——啊啊……”

    點Po①⑧丶ЦS

    小剧场:

    韩珒:这种章节你拉我们出来出小剧场?恩?

    明烜:可能是很多人想知道你的心情。我也蛮想知道的。

    韩珒:你信不信,我能把你的头切下来塞你屁眼里。

    林复:我后悔了,上次就该把她后面开了!

    步少文:……都是、我的错……

    肉中见人物才是好肉……

章节目录

真香实录_高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江山多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江山多椒并收藏真香实录_高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