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她声音落下之后,便有一到人影慌慌张张的跑向了屋子。来人脸上带着惶恐,他不知道明明已经离开的赵若尘,为什么又突然折返。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舒锐舞呵斥着眼前慌张跑向他们的男子,脸色阴沉得吓人,好像要把来人给生吞活剥了一般。

    听到舒锐舞的话,那人结结巴巴的说道:“老祖,赵……赵若尘来了!”

    他的话就像是一根引线,彻底让舒锐舞等人炸毛。

    “什么!”

    “他不是离开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我舒家不是已经把赔偿给他了吗?”

    “他该不会是不满足吧?”

    “……”

    无论是舒明还是舒河,亦或是其他舒家的高层,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都表现出了不应有的惊慌。

    赵若尘此时也来到了这后院,听到他们的话,戏谑回应道:“怎么,你们是不想我来?”

    舒锐舞闻言,额头上冒出了一滴滴冷汗,连忙挤出一副笑脸,说道:“不敢!赵前辈要来我舒家,我舒家蓬荜生辉,倍感荣幸!”

    她心里已经把赵若尘给骂了个遍,她不知道赵若尘这一次过来的真正目的,秉着不得罪赵若尘的想法,把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

    “行了,也别给我装孙子了,我来这里,是来找她的!”

    赵若尘指了指一旁的舒筱,看到他的动作,舒锐舞连忙问道:“赵前辈,你找她干嘛?”

    她问话很小心,语气也放得很恭敬,生怕惹恼了赵若尘。

    舒家本身就已经丢脸了,既然脸面都没有了,那也不必再继续在意脸面了。

    赵若尘看着一脸惶恐的舒锐舞,只感觉这慈祥的老太婆摆出这幅面孔有些恶心,当即不耐烦的说道:“路上缺个侍寝的丫鬟,我看她正好!”

    舒家一众人闻言,神色变得格外难看。丫鬟?舒家的嫡系传人,舒家的天才,什么时候要落到做他人丫鬟的地步了?

    只是联想到赵若尘的强大,舒锐舞不得不压制自己心中的种种不满,还挤出一副谄媚的笑容,说道:“赵前辈要我家后辈当丫鬟,是我舒家的荣幸。”

    说完,她又瞪了一眼舒筱,呵斥道:“还愣着干嘛?没听到赵前辈的话吗?”

    舒筱闻言,眼中带着一抹讥讽之色,扫了一眼舒锐舞,看到她惶恐而谄媚的神色,只感觉一阵快意。

    原本她对舒家有很浓的归属感。但是在这一刻,她所有的归属感都消失殆尽,舒锐舞的做法,是彻底寒了她的心!

    她慢慢的走到了赵若尘的身后,束手而立,自动落后赵若尘三步距离,此刻却是完全把自己摆在了丫鬟的位置上。

    “好了,我来舒家,就是为了带走她,你们随意!”

    赵若尘也懒得和舒家的人纠缠下去。这一群没有骨气的家伙让他实在是提不起再对付他们的心思。

    舒筱跟在赵若尘的身后,两人慢慢的离开舒家。舒锐舞看着两人的背影,语气恭敬说道:“恭送赵前辈!”

    她说完,舒明、舒河等人也连忙说道:“恭送赵前辈!”

    等到赵若尘彻底消失在他们实现之后,舒锐舞这才猛的一掌打向后院水塘,水塘豢养的各种珍贵的龙鱼在她这一掌之下不断跃出水面,一部分龙鱼更是翻起了鱼肚白,被她给当场拍死。

    “这赵若尘欺人太甚!”

    她的脸上写满了怒容。赵若尘返回舒家带走她们舒家的天才,让他们舒家的天才给他当丫鬟,这是对舒家的羞辱!

    舒河心里不是滋味。舒筱毕竟是他的女儿,被赵若尘给带走,他却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此刻听到舒锐舞的话之后,心中的怒火瞬间爆发出来,道:“老祖,我去杀了那赵若尘!”

    他也不过是做个样子,心里真正恨的却是舒锐舞。如果不是舒锐舞这老东西不知天高地厚去招惹赵若尘,舒筱也不会被带走。

    “够了,给我回来!”

    看着转身的舒河,舒锐舞立即制止。开什么玩笑,这前脚刚把赵若尘这瘟神给送走,如果再去招惹,这岂不是嫌自己舒家传承得太久远嘛。

    她心里气归气,正常的思维却还是有的。知道无法找赵若尘的麻烦,若是此时找赵若尘麻烦,只会让她舒家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她也只是发泄发泄自己心中怒火罢了,但是舒筱却是舒河的女儿,她摸不准他是不是真的要去杀赵若尘,既然摸不准,那就不能让他乱来!

    舒家后面发生的事情,赵若尘压根就不知晓,即使知晓了,也不会放在心上。

    他带着舒筱离开了舒家之后,便对跟在自己身后一言不发的舒筱说道:“答应你的事情做到了,你自己走吧!”

    “我想和你一起离开这大汉皇城。如果此时我一个人离开,肯定无法走出大汉皇城。”

    舒筱的脸上带着哀求之色,她还从来没有这么去祈求一个人,但是现在却不得不祈求赵若尘。

    “随便你。”

    赵若尘扔下这话,又朝着胡家的方向走去。

    看到赵若尘前往胡家,舒筱立即阻拦道:“赵若尘,胡家可不像舒家这么好对付的。如果你真的要灭胡家的话,还得从长计议!”

    赵若尘闻言,停下了自己的脚步,回头看着舒筱,惊讶道:“噢?这胡家难不成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胡家的真正实力和我舒家也差不多。但是胡家五百年前曾走出一位天才,如今那天才在南瞻部洲的百花宗里面修行。那天才平时虽然不给胡家任何照拂,但是你要灭胡家的话,胡家那百花宗的天才或许会赶回来。”

    她是为赵若尘着想。胡家有天才加入百花宗的事情,在他们四大家族之中不是什么秘密。

    “百花宗?”

    再一次听到这个宗门的名字,赵若尘微微有些失神。

    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李潇然那娘们,李潇然是百花宗的少主,从秘境之中走出来之后,她就回到了百花宗,如今也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样了。

    舒筱看到赵若尘突然沉默,脸上带着好奇之色,猜测赵若尘或许和百花宗有什么交集。

    由此她也猜测赵若尘必然是大宗门的人,他的背景,很有可能是十二宗门十二圣国!

    这是南瞻部洲最为顶级的势力,这些势力是高高在上的存在,根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够得罪的。

    一想到自己舒家老祖竟然直接去得罪和顶级势力有牵扯的人,她内心都不由自主的捏了一把冷汗。

    “百花宗又如何?欠了我的债,我不管他是什么势力,不给我一个交代,谁也别想善了!”

    赵若尘冷哼了一声,继续朝着胡家的方向走去。

    舒筱却是被赵若尘这番话给震慑住了,这得有多大的气魄才能说出这样一番话?不过这也坚定了她的想法,赵若尘必然是来自顶级势力的传人!

    “胡家在那边,我带你过去!”

    舒筱三两步追上了赵若尘,欢乐的在赵若尘的身前给他当起了带路党。

    一边走,她还一边解释道:“胡家的人拥有上古神兽九尾狐的血脉。只是如今胡家人体内的血脉稀薄,想要觉醒体内的九尾狐血脉,难如登天。”

    “九尾狐血脉?”

    赵若尘诧异的扫了一眼舒筱,道:“九尾狐不是早已经绝迹了么?他们胡家人的身体之中,竟然流传着九尾狐血脉?”

    “稀薄的血脉罢了。就像是火龙蜥蜴、水龙狂鱼等一些妖兽一般,它们的体内不也一样具有神龙血脉吗?”

    舒筱显然没有把九尾狐血脉放在眼中。而赵若尘听到这解释之后,心里倒是更为诧异了。

    当初在神州大陆的时候,还有半人族这种种族存在,他们的体内都流淌着各种各样的妖兽血脉。就说最后他们得到的四尊雕像,其中黄小龙继承了青龙血脉、白胜凡继承了白虎血脉,这胡家身体之中的血脉,是否也和他们一样?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胡家的人是否也属于半人族?

    蛇七那家伙是真正意义上的半人族最后一个族人,他也肩负着在万法界寻找半人族踪迹的重任。如今胡家人身体之中流淌着九尾狐血脉,是否算是蛇七的族人?

    “如此说来,胡家人是半人族了?”

    赵若尘试探性的询问着。他不知道自己的猜测到底对不对。

    “半人族?”

    舒筱听到从赵若尘口中蹦出来的这个词汇,一脸的茫然。

    “胡家之人身体之中不是流传着九尾狐的血脉吗?就从这一点来看,他们就不是完整的人类,说他们是半人族也不为过吧?”

    舒筱闻言,点了点头,恍然大悟,道:“照你这么说,称他们是半人族也不为过。”

    赵若尘看到舒筱肯定,顿时大笑了起来,道:“哈哈,我倒是要看看这些半人族到底有多厉害!”

    说完,赵若尘大步流星越过了舒筱,刚走出两步,又回头扫了一眼舒筱,道:“你赶紧带路,咱们直接找上他们!”

    舒筱不知道赵若尘为何突然兴奋起来,不过却是立即压下了自己心中的狐疑,道:“遵命!”

章节目录

万界神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拓跋流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拓跋流云并收藏万界神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