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了周宅,周若让下人安置花芬菲、辛含、楚中秋、李元、丁春冬去客房休息。

    她则跟父亲、儿子,一同来到了客厅。

    坐下之后,周若便立刻问道:“风霆,你确定那雾蛊是有人故意为之?”

    “当然。”风霆自信说道:“不但是故意为之,而且应该是了解外公之人。”

    周若面色严肃:“若果真如此,这件事必须查清楚。”

    “那是当然,不查清楚,说不定他还会下手。”风霆说道。

    周若看着父亲,问道:“父亲,你可有线索?”

    周玄礼微微摇头:“我不知道何人想要害我。”

    周若眉头一蹙:“这该从何处查起。”

    周玄礼也有些无奈的笑道:“无处查起,那就等着他再现身。”

    风霆看着外公和母亲,笑道:“我倒是有一点线索。”

    “什么线索?”周若立刻看着儿子。

    “孙大师身边的那个中年人。”风霆答道。

    “狄子兴!”

    周若和周玄礼都很意外,不知道风霆为何有此一说。

    风霆随意说道:“适才我故意激怒那个庸医,又故意恐吓,说要找他算账。我发现那个叫做狄子兴的中年人似乎有些不安。”

    周若和周玄礼一听这话,都有些诧异。

    他们没留意狄子兴,所以无法评价风霆的判断,在他们心中,风霆不过是个孩子,何时变得如此有城府了。

    “风霆,你看清楚了吗?”周若问道。

    “当然看清楚了,这狄子兴一定有问题。”风霆随意说道。

    周玄礼沉思了一下,说道:“这狄子兴虽然境界不凡,但是为人平和,跟我也没有过节。”

    周若也说道:“这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

    风霆笑道:“把他擒住,审一审他不就知道了吗?”

    周玄礼顿时笑了:“我的外孙啊!那狄子兴是化刃中阶,又跟着孙大师学医医道,在这白鹿城,也是身份显赫之人,岂能是说擒住就擒住的。”

    周若也说道:“不说别的,就单凭这化刃中阶的境界,也不是说擒住就能擒住的。”

    风霆看看母亲,又看看外公,说道:“外公大病初愈,不适合动手。母亲,我们两个动手。”

    周若无奈笑道:“儿子,我和狄子兴境界相同,要想擒住他,谈何容易。”

    “还有我。”风霆自信说道。

    周若看着儿子,目光中透出了惋惜之色。

    她已经感知到儿子修武至斗王中阶,本来几个月不见,儿子破境神速是好事,可是这也预示着儿子此生都不能再成为修灵者。

    儿子修练天赋极高,为何会发生这样事情。

    不过因为知道无可改变,所以她才没有深究。

    周玄礼见女儿表情异样,便知道女儿心中所想。

    他其实也是感到惋惜,但是事已至此,他只能洒脱说道:“外孙,你虽然不能成修灵者,可是你这武技,可是厉害得很啊!”

    风霆知道外公和母亲必然心中惋惜,他笑道:“我虽然未必能打败狄子兴,但是帮帮忙,还是能做到的。”

    周玄礼和周若闻言,两人却也都觉得风霆这话倒不是吹牛。

    适才他一拳把孙大师震退,那份威力,可真是让人震惊。

    风霆看着外公和母亲,说道:“我有一个方法,我们可以说外公突然病发,让孙大师过来看病。那狄子兴应该会跟来,我们在家里收拾他们。”

    周玄礼立刻摆手:“不可不可,这样的事情,怎么能在家里做。”

    风霆笑道:“那狄子兴本就不是好东西,我们怎么做都不过分。”

    周若说道:“可是现在,我们还不能确定狄子兴跟雾蛊之事有关。”

    “我可以确定,他跟雾蛊之事,一定有关。”

    周玄礼有些不解的看着风霆,问道:“风霆,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如此自信?”

    “因为这就是事实。”

    风霆的回答让周玄礼无语,不过他也没有反驳风霆,而是说道:“这件事不着急,我们从长计议。”

    “好吧。”

    风霆见外公和母亲还是不太相信他的判断,他也只能暂时作罢。

    风霆来了,加之周玄礼病愈,周宅可谓是双喜临门。

    晚上,大家坐在一起,欢欢乐乐的吃了个晚饭。

    晚饭过后,风霆把夜海宗的变故告诉了母亲和外公,至于过程,他就是随便说了说,没有说的太过详细。

    周若和周玄礼当然无比震惊,万万没想到风一行竟然成了宗主。

    其实周玄礼一直不太欣赏风一行耿直的性格,而且境界也不是太高,有些亏了女儿。

    不过现在风一行成了宗主,这倒是让他觉得欣慰。

    虽然风霆说的简单,但是周若和周玄礼觉得过程不可能如此简单,他们又跟风霆聊了很多,直到风霆说累了,才让风霆回去休息。

    夜深人静,风霆来到了花芬菲的房间门口,低声说道:“花师姐,开门。”

    稍微等了一下,门开了。

    风霆也不等花芬菲让他进去,他便直接进了房间。

    花芬菲很是诧异,关好门,低声问道:“小师弟,有事吗?”

    “花师姐,跟我出去走一趟。”风霆说道。

    “去做什么?”花芬菲有些诧异。

    “去抓人。”

    “抓谁?”

    “一个化刃中阶。”

    一听这话,花芬菲眉头一蹙:“就我们两个,恐怕不行。”

    “行。”风霆不想继续废话了。

    花芬菲见风霆如此坚决,她只好说道:“好,走吧。”

    于是,两人出门,悄然的离开了周宅。

    出门不远,就看见丁春冬和李元赶着马车,已经等在路口了。

    风霆和花芬菲上车,马车飞奔而去。

    车上,风霆和花芬菲交代了一些抓人的细节。

    虽然风霆说的头头是道,可是一个斗王中阶和一个化刃初阶,要去抓一个化刃中阶,这总是让人觉得太过冒险。

    深夜十分,路上人少,马车的速度也更快一些。

    没用上半个时辰,马车就到了孙宅附近。

    风霆和花芬菲两人下车,两人若无其事的靠近孙宅。

    到了孙宅大墙外,风霆开始感知孙宅里的情况。

    确定了要抓的狄子兴就在里面,也基本确定了具体位置。

    两人悄然飞入高墙之内,直接向着后院的一间偏房飞去。

    此刻,花芬菲才感觉到自己的速度和风霆之间的差距。

    她觉得就算是师父何文君,速度也不及风霆快。

    “嚓。”

    风霆速度太快,直接撞进了那个房间,身在空中,对着那床就是一拳。

    “轰。”

    六重力量,奔涌向前,宛若雷霆。

    床上的狄子兴感觉到有人来了,可是来人太快了,他来不及起床,只能勉强在床上双掌向上,灵力喷发,抵挡这一拳。

    “砰。”

    狄子兴被打得向后飞,虽然没有受伤,但是也感觉经脉中灵气震荡奔涌不安。

    就在他想借机反攻的时候,斜后方有一道人影飞来,一道灵力直刺过来。

    这让狄子兴不得不对抗这道灵力,而就在此刻,风霆震动幻翼,以更快速度,再次出击。

    太快了!

    狄子兴正在抵抗斜后方的花芬菲,根本来不及再对付风霆。他感觉这快得让他恐惧之人,竟然没有再施展雷霆攻击,只是一指点了过来。

    没有灵力,甚至感觉不到灵气,狄子兴自然不怕,全力反击斜后方的这个修灵者。

    “刷。”

    风霆的手指,在贴近狄子兴的时候,才喷出一道灵气,窜进了狄子兴的肩井。

    狄子兴也在这时挡开了斜刺里的花芬菲,他本想随手攻击点击他的人。

    可是却猛然,他感觉经脉僵硬闭塞,无法输送控制灵气了。

    经脉被封!

    这让狄子兴无比恐惧,没有灵力的一击,为何能封住他的经脉。

    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风霆再次出手,飞速封住了狄子兴的其他几处经脉,然后随手抓住狄子兴,向大墙之外飞去。

    太快了!

    花芬菲跟在后面,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风霆的速度如何能如此快,即使风霆拎着一个人,她也无法跟上。

    等她到了墙外,风霆已经上了车。

    花芬菲飞身进入车内,马车飞奔离开。

    从进入孙宅,到擒了人出来,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情,又是在深夜之时,根本没有人看见。

    等孙宅内传出人声,马车已经奔出很远。

    车上,风霆已经开始行动了,他什么都没说,便先给狄子兴吃了一颗丹药。

    很快,狄子兴就双目突出,满面血光,四肢颤抖。

    他很难受,但是经脉被封,无法动弹,只能痛苦的看着风霆。

    风霆随手把一颗丹药给狄子兴吃了,然后平静的看着狄子兴的眼睛,说道:“我要在你的身上使了一点邪术,你的四肢会很快炸裂开,不过你放心,你不会死。然后你的四肢会炸裂开。再然后就是你的五脏六腑也会炸开。如果你能侥幸活下来,你的头也会炸开。头炸开之后,就肯定活不成了。”

    旁边的花芬菲虽然不知道风霆这话是真是假,但是依然心惊,她不懂风霆小小年纪,哪来的这么多骇人手段。

    风霆说的这个邪术,其实不算是邪术。

    他给狄子兴的吃了一颗能让血气奔涌的丹药,再加上他那超凡的了灵气控制力,自然能制造出骇然的情景。

章节目录

九世魔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洪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洪辰并收藏九世魔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