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思妍和江云彩从楼上下来的很快,衣着华贵、环佩声声,听着很是悦耳。

    安华锦坐在马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二人,呵,长的还都不赖,可惜,脑子不怎么好使,敢当着她的面勾搭顾轻衍,真是没被人揍过。

    “谁让你接我的帕子的?”楚思妍伸手指着安华锦,一脸怒气,质问,“我的帕子是给顾七公子的,瞎了你的狗眼,瞧清楚那帕子是你能接的吗?”

    顾轻衍默默地拢着马缰绳后退了一步,故意让安华锦彻底挡住他。

    江云彩看了一眼骑在马上的二人,看不清顾轻衍的脸,只能看到他骑着的高头大马和一角青色衣衫,几乎大半个人都被旁边的女子挡住,而那女子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与楚思妍,目光看起来有点儿危险,她心中总觉得不太对,伸手拽了拽楚思妍衣袖。

    楚思妍已经气疯了,哪管江云彩拦她,她今日好不容易遇到了顾七公子沿街骑马,这个女人竟然敢接她的帕子,她都看到顾七公子伸手要接了,偏偏被她先一步抢了,着实可恨!

    “来人!将她给我拿下!”楚思妍用不着安华锦答她的话,她今日就将她绑回府里,好好教训她,让她认清楚自己是谁。敢抢她的东西,活的腻歪了。

    小郡主出门自然是带有大批护卫的,所以,楚思妍喊出声后,十几个人蜂拥一下子上前,要抓安华锦。

    楚思妍大声喊,“不准伤了顾七公子!”

    护卫们齐齐应是。

    安华锦回头瞅了一眼顾轻衍,顾轻衍表情十分无辜地靠近她,两匹马已经挨紧了没一丝缝隙,态度很是讨好,她心里翻了个白眼,一抖手腕,缠在腕间的一条青碧色的缎带攸地向对她涌来的护卫们打去。

    缎带轻飘飘,似乎没一点儿重量,偏偏所过之处,护卫们齐齐感受到一股大力打中胸口,都受不住地翻到在地。

    不过须臾间,二十多人,全趴在了地上。

    事生的太快,就连下命令的楚思妍都没怎么看清,不等她弄明白怎么回事儿,那条轻飘飘的缎带一个回旋,缠住了她的腰,绕住了她的脖子,将她整个人捆了起来。

    她顿时吓的面色大变,尖叫了一声。

    江云彩看的清楚,脸色也变了,但到底是手帕交的好友,她这时候没有作壁上观不管楚思妍,她连忙出手,抽出腰间的剑,劈手要斩断捆着楚思妍的缎带。

    她出剑不慢,快速地斩到了缎带上,她本以为能斩断,可是剑落到缎带上后,如遇到了金石,“叮”地一声,她手腕一麻,手中的剑被一股大力弹了回来,震的她站不稳,连连后退了三步,一下子面色如纸。

    安华锦神色轻松地动了动手腕,对江云彩有了两份兴趣地挑眉,“再来?”

    江云彩白着脸看着安华锦,对她的身份隐约有了一个猜测,顿时浑身冒了冷汗。

    “云彩,杀了她!”楚思妍还看不清形势,恨恨地叫嚣。

    江云彩咬着唇看着安静地待在安华锦身后的顾七公子,这时候,他依旧连脸都让人瞧不着,她压下心底不好的预感,开口的声音尽量不颤,“敢问……可是安小郡主?”

    什么?她是安华锦?楚思妍整个身子也顿时僵了,人也懵了,惊了、骇了。

    她虽没见过安华锦,但安华锦的大名可是如雷贯耳地响彻天下三年,就是她揍的哥哥三月卧床不起。

    而……而且她是顾七公子的未婚妻!

    安华锦漫不经心地点头,“没错,我是安华锦。”

    江云彩听到她承认,拿着剑的手瞬间握不住剑,任凭手里的剑“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就她这么点儿功夫,怎么再拿到安华锦面前班门弄斧?

    不说功夫比不了,就是身份,同是郡主,礼国公府虽然位列三公,但比起来执掌百万兵马大权在握的南阳王府,空担了个国公头衔不受重用日渐没落来说,自然也是没法比。

    而善亲王府,虽是亲王府,但有小王爷楚宸被揍后无可奈何只能认了的前车之鉴,一个小郡主更是不会让安华锦皱一下眉。

    江云彩觉得今日这事儿惹大了,听说安华锦进京了,但谁能想到她与顾七公子相处的这般好?竟然都能够拉着顾七公子一起沿街骑马了。不止楚思妍那个炮仗脑袋想不到,她也没想到。

    不过她能接手母亲嫁妆铺子打理二年没出差错,显然是个聪明的,她很快就收整心思上前一步,对着马背上的安华锦深深福了一礼,“我二人不识安小郡主,才冲撞了,惹出了这么大的误会。请小郡主大人不记小人过,云彩在这里给小郡主赔罪了。”

    她说完,楚思妍还呆呆怔怔的,也不挣扎了,也不叫骂了,安静如鸡。

    安华锦笑看着江云彩,识时务者为俊杰,显然这女人懂的很,同是郡主,能矮的下身份道歉,很是活的明白。她挑眉,“礼国公府的小郡主?”

    “正……是!”

    “三年前,我欠了你兄长江云弈一个人情。今日就卖给他一个面子,你走吧!”安华锦懒洋洋地摆手。

    江云彩一愣,显然不知道有这一茬,未曾听兄长说起,不过她既然能网开一面,最好不过,她心下一松,看向楚思妍,小声开口,“思妍她……”

    她实在不好开口为楚思妍求安华锦放过,毕竟刚刚楚思妍冲下来骂的话很难听,且还嚣张地吩咐人动了手,虽没讨得好处反被制住,但到底是她先挑起的。

    但她与楚思妍是手帕交,怎么也不能甩开她自己跟没事儿人一样地走掉。那样的话,实在不义。

    “我欠你兄长的一个人情,可不够买一送一捎带她一个的。”安华锦毫不客气,“不过,你可以帮她去善亲王府报个信,就说她得罪了我,在我手里,让善亲王府的人来给她收尸。”

    收尸?

    江云彩惊骇地看着安华锦,一时间失了言语。

    楚思妍此时也惊醒,惊恐地大喊,“顾七公子救我!”

    顾轻衍十分安静,一声不吭,当自己不存在。

    楚思妍一连喊了几声,都没听到顾轻衍回答,她一下子更慌了,虚张声势地看着安华锦,眼里都是恐惧,“安……安华锦……你敢杀我,我爷爷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我哥哥也不会……”

    “我与善亲王府的仇结了多少年了,不怕再加上这一桩。”安华锦哼笑,用缎带故意在楚思妍脖子上磨了又磨,渐渐勒紧,语气漫不经心却杀机毕现,“敢当着我的面勾引我未婚夫,你胆子够大啊,不如去阎王爷那里洗洗脑子重新投胎。”

    楚思妍渐渐上不来气,脸色涨的紫,不知是吓的,还是被勒的,愈来愈惊恐,眼皮一翻,晕死了过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微信关注“优,聊人生,寻知己~

    校园港

    恋耽美

章节目录

金凤华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西子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西子情并收藏金凤华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