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庄的餐点每样少而精致,阮雪并没有什么食欲。

    无精打采的尝了点,就算吃过。

    倒是阿三惯常没心没肺,吃的很是尽兴,还喝了半瓶葡萄酒,一副做客的姿态。

    就在阮雪打算起身的时候,慕管家亲自端来一份面食,浅色的汤汁、粗细匀称的面条,上面几片青菜红椒,点点辣油,旁边一颗嫩黄的鸡蛋,看着就很有食欲。

    “看少奶奶口味不佳,正好酒庄有个面点师傅,您尝尝。”周叔看着阮雪笑盈盈的说道。

    阮雪怔怔的望着那碗色香味俱全的面条,好一会才抬头轻嗯一声,重新坐下,埋头将面条吃完。

    周叔暗暗松了口气。

    而盯着餐厅画面的某男人,则轻轻舒了口气,身体往后枕在手掌,却牵扯到后背的伤,痛的闷哼一声。

    吃过晚餐,周叔带着阮雪参观酒庄。

    阮雪对酒不感兴趣,对酒庄更不感兴趣。

    她的直觉告诉自己,慕珺辰在这里。

    所以在走出第一个酒窖之后,阮雪就找了个借口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是三楼边角第二个房间。

    弧形的落地窗,可以看到大半个院子,不过夜色太浓,外面的灯光都已经暗下去,看不到什么。

    倒是她的房间里摆了一束新鲜的雏菊,白色的小花朵上还带着水珠,应该是慕管家在她入住前送进来的。

    两米长宽的欧式铁床,对面一副巨大的风景油画,色彩明亮,让整个卧室看着简洁又不失雅致,地毯是风靡一时的昂贵藏毯,赤脚踩上去极为舒服。

    阮雪简单的将房间观察了一遍,便再无心思去想这些,等着房间外彻底没了声音,赤着脚拉开房门。

    隔壁房间的男人望着那双白嫩小巧的玉足皱了皱眉。

    “少奶奶需要点什么?”阮雪猫着腰身还没走出几步,楼道就忽然响起一声熟悉的中年低音。

    阮雪一个激灵站直,朝着周叔投去一个再甜美不过的笑容,“睡不着,随便走走。”

    “夜里凉,少奶奶还是把鞋穿上吧,房间里有为您准备的软拖。您要觉得闷,我可以带您在周围参观参观,酒庄里有很多不错的地方可以看。”周叔客气中透着热情。

    “啊,不用了,不用了,我忽然又有点困了,慕管家晚安。”阮雪说完推开门回了房间。

    等关上门,拍着胸口,“吓死了,吓死了,这慕管家怎么跟个幽灵似的,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

    嘟嘟囔囔一会,阮雪贴着门听外面的动静,可听来听去也听不出什么,更不知道外面的慕管家是不是真的离开了。

    结果等着等着,就靠在门背睡了过去。

    而就在阮雪彻底陷入沉睡的时候,她房间的最大的那副风景画忽然动了下,男人一身黑色的棉质家居服,脚步缓慢的走了进来。

    看到地上睡着的小人儿,眉头蹙了蹙,就要弯腰去抱。

    跟在他身后的周叔连忙拦住,“少爷,会扯开伤口的。”

    “无碍。”慕珺辰淡淡的回了句,长臂已经伸出,将地上的小女人抱起,一步一步朝着那黑色的铁床走去。

    周叔在后面看的一阵心疼。

    少爷多年不回老宅,回去就是一身伤,也不知道老爷子是怎么想的。

    叹了口气,就见慕珺辰将人已经放到床上,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周叔忍不住上前,“少爷,您得换药了。”

    刚才这番动作怕是又扯开了伤口,必须换药。

    “你先出去,一会换。”慕珺辰沉着声音赶人。

    周叔了解自家少爷的性格,虽然不情愿,但还是退了出去。

    等房间里就剩下自己和睡着的小女人,慕珺辰的表情陡然松懈下来,看着睡的四平八稳的人儿,嘴角溢出浅浅的笑意,“就这么想我?”

    一想到他不在的日子里,这小东西翻天覆地的找自己,慕珺辰的心情就好极了,这一身伤也似值得。

    只是有些心疼床上的小女人千里迢迢来寻他。

    这让他还怎么放手?

    以前不知道她对自己动心,他都舍不得放她走,如今知道她心底有了自己,哪怕还没有那个男人重,他就更不会再放开。

    “阮阮,你怎么这么好?每次都在我最失控的时候从天而降,叫我又爱又恨。”慕珺辰望着床上那只娇甜的小脸轻轻的呢喃。

    说完,忍不住凑上去摩挲着她幼滑的肌肤,床上的人睡的分外的沉,没有一点知觉。

    慕珺辰似觉得还不够,弯腰想去去亲亲她的粉唇,却再次牵扯到伤口,缓了半天才直起身躯。

    这时周叔又走了进来,“少爷,您旁晚才醒来……”

    他真担心自家少爷胡来。

    “我有分寸。”慕珺辰的声音里已经染上不悦。

    周叔暗叹,您要有分寸,就不会让少奶奶进来了。

    “徐医生已经在外面等您。”末了周叔还是补充了一句。

    慕珺辰烦躁的握拳,可下一秒对上小女人恬静的睡颜,又渐渐松开拳头,轻嗯了一声,“在外面等我。”

    说完慕珺辰陡然弯腰在阮雪的唇上啄了一下又啄了一下,还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

    外往走的周叔不太放心,转头想再说点什么,结果正好目睹刚才那一画面,差点想戳瞎自己的双眼。

    亲完,看到床上人忽然动了一下,慕珺辰的身子陡然僵直,一动不动的木着,都要怀疑房间的安神香是不是失去了作用,就现小女人只是换个动作继续睡。

    可慕珺辰却已因此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

    出来的时候,伤口果然全部裂开,徐朗皱着眉,“你要这么不爱惜自己,以后还是别找我了。”

    “少废话。”一离开阮雪的房间,慕珺辰对谁都带着几分不耐烦。

    徐朗心塞,边帮这个自虐的男人清理伤口,边嘀咕,“你家大哥可真够心黑的,你们老爷子也不管?”

    “呵,要管早管了。”慕珺辰冷笑。

    “啧啧,也是。”徐朗摇摇头,继续替慕珺辰清理后背的伤口,“那你就这么打算一直忍着?”

    “还没到时候。”慕珺辰沉沉的说。

    原本他这次是打算将燕京这边彻底搅乱,可阮雪上次的事情让他意识到,他不再是一个人。

    慕家是商人式的教育,你要保持野心,永远冷血,不能喜欢任何东西。

    因为一旦有了喜欢的东西,就等于有了软肋。

    他拥有野心,也足够冷血,唯独软肋……

    呵呵,罢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微信关注“优,聊人生,寻知己~

    校园港

    恋耽美

章节目录

慕先生大牌美妻有点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双囍PF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双囍PF并收藏慕先生大牌美妻有点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