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磊这人……

    寇熇想起这人也只能摇头。

    很多事情是没办法讲清楚的,对方愿意明白更好,不明白嘛,那也有不明白的方式方法解决。

    难得商女士约寇熇饮早茶,寇熇亲自开车去接的人,桌子上多了两位,一个是鲍磊一个是商女士的儿媳,这位儿媳寇熇听说依旧,也是头一次见面。

    商女士一直很喜欢寇熇,眼下这种喜欢呢,变成了长辈喜欢自己家小辈的那种喜欢,鲍磊在里面搅混水,他故意说的不清不楚的,圈子里没人不知道寇熇和江珩订婚那是走一个形式,分开就是早晚的事儿,如此优秀的女孩子成为自己的家人,想想也是高兴的。

    “寇熇啊,就是会哄人。”商女士心想,难怪人人都愿意拼个女孩儿出来,真的就不一样。

    特别是眼前的这孩子……没有理由的招人喜欢。

    鲍磊笑笑说,“那就把寇熇变成我们家的人,天天见不是就更开心了。”

    “那可好。”

    寇熇笑笑没说话,倒是林漫一开始没明白,可看寇熇的态度瞧出来一些端倪。

    这是男有情女的根本无意啊。

    感情这事儿吧……越是勉强越是没有幸福,若有似无笑了笑,岔开话题:“怎么弄的好像逼婚一样,缘分这事儿有就是有,没有强求也求不来。”

    寇熇柔柔一笑。

    高手!

    吃个早饭,鲍磊各种问题,寇熇是出于礼貌一直在回应他,不好摆臭脸的,他说他对寇银生挺感兴趣的,有时间想去拜访拜访,寇熇心里骂着娘,桌子上的手机震动,她捡了起来。

    打了几个字,鲍磊笑呵呵说:“寇熇就是忙啊,吃个早饭还手机不离手呢。”

    寇熇只觉得嗓子眼痒痒,她真的好久没怼人了!

    好怀念过去那种,不爽就开干的岁月。

    算了算了!

    心平气和。

    “没办法,谁让我比你成功呢,成功就得付出辛苦。”

    不软不硬直接上软刀子。

    她看他不爽也不是一天半天了,踢了铁板还不回头,还要硬撩,撩的场面如此难堪。

    鲍磊一张脸肉眼可见变红了,商女士那是什么人物,就听彼此之间这种对话,就听明白了。

    笑了笑。

    看样子是鲍磊自作多情了。

    可惜了!

    鲍磊被气的没办法,他只能在心里骂了寇熇两句。

    见过狂的……

    这个劲儿,莫名觉得有点熟悉呢。

    江珩那边拿着手机上了楼,沉着一张脸,面色原本就不白现在更加黑了,气势倒强,走上来望了一圈,寇熇似乎就在等他,摆摆手,他没好气走了过来,和商女士打了招呼,哄长辈他也拿手,就看他愿不愿意哄而已,离开商女士的视线脸孔一拉。

    冷笑道:“怎么还没讲清楚,直接拒绝他,癞蛤蟆怎么总想吃天鹅肉呢,不照照镜子。”

    鲍磊的脸瞬间就紫了。

    寇熇玩的是迂回,那江珩玩的就是直接怼。

    他从未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过。

    从未有对手,有的话也早就干死了。

    鲍磊觉得输人不输阵,自己不能和江珩一般见识,江珩是出了名的不把人放眼里,也不知道他父母怎么生出来的这种东西。

    淡淡道:“一起吃个饭而已,江公子说话不必如此酸。”

    江珩这人不能惹。

    他是属于疯狗类型,他怎么咬你都可以,你如果敢张嘴咬他,他就会疯。

    了狠,脸上的不屑藏都藏不住。

    怎么家的大家彼此心里都清楚,他江珩出身就是一等一的好,就是高人一等,就是比眼前这个废物强百倍,靠着家里的长辈沾点亲就觉得自己是皇亲国戚了,呵呵。

    “不会讲话就请个老师教教你讲话,一起吃个饭,你和她有资格坐一桌嘛,别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在抱大腿,这年头还拼什么长辈,还不是你的爹妈。”

    “你……”鲍磊被挤兑的有点失了分寸,起身一急,桌子上的茶水差点撞翻了出去。

    “我什么我,你想追求她?”江珩把寇熇拉回自己的身边,寇熇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一脸无辜,反正他做坏人也不是第一次了,多做几次就习惯了,她不好得罪商女士的,江珩那是向来无所禁忌,一张破嘴得罪人无数,“你追她你也得看看自身的条件,离婚以后是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你未婚和她都不是一个等级的,离了婚就一个等级的了?她能看上你什么?看上你有拖油瓶看上你年纪大,还是看上你什么本事都没有?”

    鲍磊气的浑身抖。

    一个男人被另外一个男人气的浑身抖也是少见了。

    实在是江珩的气焰太过于嚣张,他砸的是商女士的场子,可马上又能变脸,坐到商女士的对面,翘着腿笑着道:“好久没见您了,身体还好吧,别总为这些不争气的晚辈着急上火,这怎么说来着,咱们家财万贯的实在他过不下去了,就当施舍乞丐了。”

    商女士自然不会给江珩难堪。

    “妈,我们吃的差不多了,不然就结账吧。”

    “好的呀。”

    商女士离开的时候拉着寇熇的手说:“改天和阿姨一同饮茶。”

    “好的,我送您下去。”

    回来的时候就见江珩翘着腿,一人一张桌吃的正欢呢。

    一大早他被她的夺命call从被窝里挖了出来,倒不是愿意帮寇熇这个忙,而是他不爽鲍磊很久了,有那么一种人,他并没有得罪你,但你就是看他不高兴,看见他的脸你就想抽,看见他的脚你就想踩他脚鸡眼。

    看人不爽需要理由吗?

    坐了回来。

    江珩手上拿着奶黄宝揪着吃,揪着揪着揪下来一小块儿对着她的脸砸了过去。

    “那种人给他面子做什么。”

    你寇熇也不怕他,还让他缠个没完没了的!

    瞧不上寇熇这样儿!

    有些人面子就不能给,直接怼就完了,直接作对。

    寇熇的胃口明显比刚刚好了很多。

    “老人家还在呢,总要给老人家面子的。”

    “呵呵,虚伪!”江珩吐槽她。

    寇熇慢悠悠道:“是啊,哪里有你江二公子活的潇洒,我怕结仇家啊,到时候那些仇家不肯放过我,实力又没有您强,怎么办呢,只能忍了。”

    江珩的为人处世方式她不赞同,但不代表她会反对。

    一个人活的够不够强,只看自身本事。

    “你怕有仇家,结了就直接弄死啊。”

    还留着等人回来报仇嘛。

    “没听过斩草要除根的嘛……”

    寇熇笑了。

    吃的七七八八,玩了一会手机,然后合同到江珩的手机上。

    “麻烦您老点开看上一眼,这合作条件觉得是否可?”

    她自己斩了自己两刀,放了点血给他。

    不过生意场就是那么回事儿,偶尔做生意也不是为了赚钱,只是为了交人。

    利益大头都送到江珩的手上,她几乎等于免费陪跑。

    江珩懒懒散散大概看了一眼,然后扔手机到桌子上,“回去扔给他们看吧,我这没休息好,要回去睡觉了。”

    他哪里是没看清,他这个老狐狸看的是一清二楚。

    但合作就是这样的。

    寇熇精明就精明在这个地方,她比有些男人更爽快,更会套路别人。

    江二公子觉得自己也不算白跑这么一趟,顺带了还踩了踩看不顺眼的人,他觉得很值得,很划算。

    吃过饭顺路就正好回去看寇银生一眼,寇银生那中风真的是很轻很轻,对他几乎不算是有任何的影响,不过就是来了个预警,让他生活的更加健康而已,有些东西不能贪恋,正在吃早饭呢,五谷杂粮吃的要多健康就有多健康。

    医生就说他是身体底子好,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上次进医院不会安然无恙走出来的。

    “来看看你。”

    “一起吃一口。”

    死孩子!

    越大越见不到人影。

    每天也不知道她都在忙什么。

    “刚刚吃过,陪你女神。”寇熇拉着椅子坐了下来。

    “看什么呢?”寇熇探过头看了一眼。

    看完以后笑了出来:“不是吧,你也追星?”

    江巍照确实是好看!

    她不得不真心讲一句,论样貌现在混的这些人都不如江巍照,江巍照二十七八的时候是颜值最巅峰,就是长得好。

    “好看吗?”老寇问亲生女。

    这张脸啊真是越看越喜欢。

    因为喜欢他让看面相的帮着瞧了瞧,真是无一不好,就是个富贵的面相。

    江家老二的面相就不太行。

    “好看。”寇熇肯定。

    “和你喜欢的那个比呢。”

    寇熇乐了,笑着说:“没看出来啊,你还挺八卦呢,他们俩也不是一种类型,怎么比。”

    “硬比,就单说这长相谁更好看?”

    寇熇丝毫不惧:“你要这么说,那江巍照长得是好,不过别人也不差啊。”

    “你不是说自己审美特别好嘛,有更好的为什么要个差一点的。”

    寇熇拍手。

    “呦呦,在这里等着我呢,我就说……我不喜欢样样都好的类型,等我六十岁的时候我再去喜欢他。”

    寇银生没好气合上手机。

    “老头儿跟你商量一件事……”

    提了提公司最近的事情,寇银生的想打自然是不愿意陪跑的,按照他的脾气,上一次江珩帮忙,可寇家也出了二血还他,现在这个人情是可还可不还的……

    但,他女儿就这点本事,别人拉拢不来的,寇熇都能把毛给顺下来。

    其实江珩也不见得就那么差,真的能拢住的话……男人女人都是那么回事儿,有个家保持着表面上的稳定,私下想怎么玩就怎么玩呗,到了年纪自然回来了,谁都没吃亏。

    “你负责的你说了算。”拿着筷子慢慢夹着玉米啃:“别人都觉得江珩不好,但我怎么觉得你对他看法倒是有点不一样呢。”

    寇熇背靠着椅子。

    “别人不是我。”

    交人交心啊,如果交不下来还是趁早拉开距离的为好,江珩是个猛兽,你安抚不住他,那么他转身就能把你吃了,对他好?

    他长那么大,你去问问看,有几个人对他不好过。

    他吃那套吗。

    “你都这么大了,该管的不该管的我都不该插手,可捧捧他就算了,你们俩不是一条路上的,爱情是美好,过到一起就知道了。”

    言尽于此。

    他觉得结了婚以后再去离婚,这样等于浪费时间,而且寇熇结婚涉及到的问题更多……

    他那么多年为什么不肯再婚,除了为女儿考虑以外就是有这个家产的问题,越是有钱人结婚越是麻烦,。

    “我可没捧过,你别冤枉我。”寇熇双手谢绝的手势。

    她哪有那么大的本事,说捧就捧,霍忱走到今天,跟她一丁点的关系都没有。

    这话她敢说。

    可惜她敢说,寇银生是压根不信。

    *

    霍忱晚上睡觉摸着她的耳朵突然坐了起来,开灯。

    “干嘛。”她一脸不爽。

    好不容易要睡着了,他又干嘛。

    “你耳朵好像和高中时候不太一样了。”

    他上手捏了捏,他记得寇熇高二的时候耳朵不长这样,绝对不是这样。

    “大哥,我整耳朵了行吗?”

    整容了!

    关了灯她翻身滚进了怀里,霍忱搂着她。

    “和你爸的关系好像变好了很多。”

    以前她反耳反的厉害,人家都说童年过的幸不幸福看耳朵就知道了。

    “不然呢,我能弄死他,还是他能弄死我。”

    手抱着他的腰:“你现在体力行吗?太瘦了。”

    霍忱笑呵呵道:“看什么事情吧,背着你跑肯定就不行,整体力量差了点,腿部力量还行。”

    他体重在这里摆着呢,怎么可能很壮。

    “练壮点不好吗?”她问。

    “恐怕不行,公司那边不同意。”

    而且壮了以后,他就等于失业了。

    硬汉的路线已经有很多人再走了,那些前辈演技都是很过硬的,他还哪里有饭吃。

    “当年江巍照走的不也是这个路线嘛,我怎么记得他挺壮的……”

    霍忱:“哪里能一样呢,他是科班出身的,自身条件又好,他演什么粉丝都爱,唱歌也能养活自己。”

    他呀,能有现在他都想烧高香了,这一路走来,苦不苦只有自己知道。

    太难了。

    哪里敢轻易把前途都给毁了。

    校园港

    恋耽美

章节目录

偏心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简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简思并收藏偏心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