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坐在轮椅上,眺望着远方的海面。

    温暖湿润的空气将她团团包围。

    游轮的移动带来微风,气温宜人。

    她的轮椅就在栏杆前,握住栏杆把手,微微倾身往前一看。

    即使只有探出这么一点点,都令她头晕。

    于是她退回一些,伸直双腿,受伤的腿部其实只要不是剧烈动作,不会引起疼痛

    她脱下鞋子,舒展自己的脚趾。

    觉得紧绷的感觉稍稍退去。

    甲板以柚木铺成,每块木板之间有着小隙缝,方便排水。

    除了栏杆顶之外,阳台用透明的树脂玻璃围起来,不至于遮住景色。

    白色的海鸥边叫边盘旋飞舞,银色的大船划破托着泡沫的波浪,深深浅浅的蓝色和绿色海水随之流转。换作不同的情况,这应该是很棒的享受。

    “情绪不高!”

    他的声音隐隐带着一抹深沉温暖的亲昵,使得她违背意志,抬头迎上他的视线。

    陆遇的打扮很简单,黑色长裤、白色衬衫,袖子卷到前臂,然而他似乎比在场其他男人更为优雅,那些男人的穿着可绝不马虎。

    整体看来,他令人难以忽视,那无关相貌特征,而在于他浑身散的气势。

    “估计谁这副样子情绪也高不了。”安然扬扬手臂,现在手臂的感觉越来越自如。

    她透视过,里面的断裂的骨头已经开始愈合,神奇的是速度快了很多。

    其实她现在都能觉察到手臂和小腿已经好了很多!完全没了疼痛的感觉。

    可是还是要打着石膏。

    这让她很不爽。

    洗澡,换衣服都成为无法办到的事情,需要被人帮忙的郁闷谁能想到。

    “非常抱歉,这一次的旅程没想到这么糟糕,本来是想给你和伯母一个愉快的假期,没想到……”陆遇露出抱歉的笑容,耸耸肩膀。

    安然伸手安慰的手按在他扶着栏杆的手,是想安慰。

    她誓自己没有其他的意思。

    可是陆遇的反应很快,就反手握住了她的手掌。

    他握住的力道很温和,不过握得比礼貌应有的更久。

    她的手指纤细冰凉,肌肤柔软,而且尽管面临一切压力质疑,仍坚定地回握。

    她不改初心。

    也不想让人觉得她是想要勾引陆遇。

    陆遇的态度很奇怪。

    不过两个人一向相处的方式不简单。

    她不认为陆遇是想调戏她。

    更多的是觉得安心。

    只不过是一个握手,在哪个国家握手都不能算是过分的举动。

    她抬头看他,有那么一瞬间,两人视线交缠。

    他的表情不动声色,但那一瞥已足够让他看出她心底酝酿着打算。

    轻轻的松开了她的手。

    安然舒一口气。

    显然是自己想多了。

    脸颊微微的热,耳根后面似乎越来越热。

    她用手扇了扇脸颊,假装无意识的说,“这天气还真的热!”

    一阵海风吹来。

    安然闭嘴。

    陆遇轻笑。

    他的语调不变,但声音更加低沈。

    声音随风传送,而在这么高的地方,游轮的行驶带出轻快的微风,将她的秀往后吹,使衣服贴紧她的身躯。

    风吹得正好,他心想。

    欣赏她娇小圆润起伏的形状。

    她打个颤,揉搓裸露的双臂,碰巧挡住他欣赏的视线。

    “我去给你拿杯饮料!”

    陆遇视线落在她起了鸡皮疙瘩的肌肤上,暗暗懊悔自己没有带外套出来。

    安然点点头,他能够离开是一件好事。

    陆遇一走。

    她就放松下来。

    不是陆遇让她紧张,是她们之间的情形让她有些紧张。

    多年来习惯了独来独往的她,忽然接受了另外一个人很轻易地就闯入了她的生活。

    她曾经引以为傲的界限似乎很容易就接受了陆遇这个外来入侵者。

    这让她不安。

    她也疑惑。

    本能的竖起防备,可是陆遇的态度和一个亲近的朋友没有区别,她都怀疑自己是大惊小怪。

    “简小姐,兴致很高啊!”

    一道声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理智的浪潮立刻回到了岸边。

    安然扭过头,看到了唐建平。

    唐建平这辈子梦想过很多东西。

    虽然他现在已经一一得到。

    但他依然着迷地沉醉在脑海里的那个念头,似乎那样才有动力。

    那些渴望得到的东西看来会虚幻,可是它就像是女人们喜欢的钻石一样,在太阳下看着它会令他睁不开眼的那般闪亮。

    他这辈子从未像渴望地位权势一样想要过任何东西。

    姓简的不配拥有它。

    他会清除开所有的姓简的,而且陶醉在过程中。

    “唐总,彼此彼此!”

    不知道为什么,安然就是感觉到唐建平对于自己有着一种天然的敌意。

    说不上来是怎么来的。

    可是她就是感觉得到。

    “唐先生,看您也不像是没事在这里欣赏风景的人,是来找我的?”

    从那件礼服,安然觉觉察到了唐建平图谋不轨。

    陌生男人送给自己礼服。

    她相信他们昨天第一次见面。

    别说唐建平对她一见钟情。

    这种鬼话骗骗那些无知少女还可以,她可不会相信。

    陆城不是说自己是豆芽菜了吗?

    豆芽菜应该引不来大佬的兴趣。

    “简小姐,我的确是来找你的。”

    唐建平居然单刀直入,回答的干脆。

    安然眯起眼睛,这位可不像是这么干脆的人。

    “那么!唐先生是有什么事?”

    “简小姐,明人不说暗话,昨天拍卖会上的古籍应该是出自简小姐的手笔吧?”

    他仔细端详安然的神情,想要看出来一点什么。

    安然笑得没心没肺,“唐先生,怎么可能?那本古籍要是我的,我岂不是高兴疯了,您可是昨天出五百万想要收购,要是我的,我肯定卖了。

    这简直是一本万利的买卖,不是吗?”

    “简小姐,何必这样,我是好意,如果那本古籍是简小姐的手笔,我很想请简小姐出任我们在京城设立的古董行鉴定师的职务。

    薪水一年五十万,而且工作时间自由。”

    他一直怀疑安然才是昨天幕后的那只手。

    安然一听,满脸的惊喜,“真的!唐先生真的是这么想的,五十万!真的太出乎我的意料。”

    “可是那本古籍和安然无关,那是我现的,难不成唐先生也准备挖我过去?”

    陆遇出现在两个人身后。

    校园港

    恋耽美

章节目录

重生九零逆袭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浮世落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浮世落华并收藏重生九零逆袭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