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而言,唐晶晶想见到燕鸿是非常容易的。

    燕鸿根本不会让任何人拦着唐晶晶,每次唐晶晶来找燕鸿都是畅通无阻,但是这一次的情况有些不一样。

    唐晶晶来找燕鸿,居然有人敢拦着她!

    唐晶晶本就因为得知燕鸿被赐婚的消息,心里正五内俱焚,恨不得立即见到燕鸿,问个清楚明白,现在居然有人拦着她,唐晶晶心里能痛快才怪了!

    唐晶晶了狠,谁敢拦,她就用脑袋顶过去。

    要说这撒泼的招数还是很好用的,要是那些人下狠心拦,也不是拦不住。问题是闯的人是唐晶晶啊!唐晶晶可不是一般人,在燕锦身边伺候的人谁不知道唐晶晶可是燕鸿的心肝,要是惹得唐晶晶不痛快,他们的下场也不会好。这都是有前车之鉴的。

    于是还真让唐晶晶这样给闯出了一条道!

    唐晶晶连门都没敲,一脚踹上去,门就被这样踹开了!

    书房内不止燕鸿一个人,另外一个是男人,幸好是男人,如果是个女人,唐晶晶怕是会活活气死!再气死的同时再做出什么不可理喻的事,比如跟燕鸿同归于尽,那也是有可能的。

    书房内的燕鸿和另外一个人都惊住了。

    唐晶晶原本是想冲着燕鸿质问的,但是视线在看到书房内的第二个人时,她的视线不禁停留在对方身上。因为对方看起来跟大晋人不一样,五官极为立体深刻,带着股粗犷豪迈的感觉。

    这应该不是大晋人吧,唐晶晶眯着眼睛,若有所思地看着来人,这像是大凉人——

    唐晶晶迟疑道,“你是——”

    大凉人的眼底闪过一丝杀意,燕鸿见状忙起身拦在唐晶晶面前,低声道,“今日本世子有事,你下次再来吧。”

    大凉人冷冷盯着燕鸿,虽然不曾开口,但是眼底的意思不言而喻,那就是唐晶晶既然撞上了这事,那她就不能活!

    燕鸿用着更冷的眼神盯着大凉人,眼底的意思比大凉人透露出的还要明显,那就是你要是敢动唐晶晶一根头,本世子一定会要你的命!

    大凉人和燕鸿对视良久,最后冷哼一声,低头离开了燕鸿的书房。

    等到大凉人离开后,唐晶晶才小声问道,“那是大凉人?”

    燕鸿心里一跳,韩王府要跟大凉人结盟的消息,这是重中之重,不能有一丝消息泄露出去。要是泄露出去,韩王府怕是就要毁了!

    如果换一个人,燕鸿为了保住秘密,他怕是真的会心狠手辣地弄死对方,但是那人是唐晶晶啊!是他最爱的女人啊!燕鸿怎么可能舍得伤害唐晶晶呢!

    燕鸿知道唐晶晶是个爽利的姑娘,她怕是守不住秘密,于是他说道,“没错,那的确是大凉人。我打算跟他合作做生意。不过因为两年前大凉曾经攻进大晋,因此大晋人对大凉人的感官不是很好。所以我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跟大凉人做生意。”

    唐晶晶相信了燕鸿的话,只是做生意而已,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唐晶晶却不细想,燕鸿可是堂堂的韩王世子,是什么生意重要到燕鸿需要亲自去谈。唐晶晶可能是想不到,也有可能是根本不愿意去想。

    反正唐晶晶就任由这个话题过去了,因为这件事在唐晶晶的眼里也不算什么特别重要的,唐晶晶心里有更想问的。

    唐晶晶想起她此行的目的,难过地看着燕鸿,“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已经被赐婚了?你未来的妻子就是永威伯府的姑娘,叫霍舒茵。”

    燕鸿刚松了一口气,听到唐晶晶的话后,那颗心瞬间又提了起来。

    燕鸿当然知道他被赐婚了,不过他一直吩咐人瞒着唐晶晶这件事,他不希望唐晶晶知道。因为燕鸿深知唐晶晶是什么性子,她要是知道了,到时候怕是有好一场大闹。

    可惜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

    “你是从哪儿知道这消息的?”

    燕鸿这是承认了吗?一时间,唐晶晶的心不禁下沉得越来越快,最后直接掉进了冰窟窿,冷得她颤。

    唐晶晶咬着嘴唇,眼底蓄泪,一字一句地质问燕鸿,“我从哪里知道这消息的,很重要吗?燕鸿,你知道我最在意的是什么,你为什么要瞒着我?你知道这对我的伤害有多大吗?你知道你这样对我有多残忍吗?”

    看到唐晶晶眼底涌动的晶莹泪水,燕鸿只觉得自己一颗心几乎都要碎了,他伸手想要抱住唐晶晶,但是唐晶晶往后退了一步,只用伤心欲绝的眼神看着燕鸿。

    “晶晶,你知道我的身份,我是韩王世子。我的婚事由不得自己做主,我的婚事只能由皇祖父或者我父王做主。现在皇祖父下旨赐婚了,你让我能怎么办?我又不在京城,我难道有本事阻止皇祖父吗?我真的没有这样的本事。晶晶,你能不能体谅一下我?”

    燕鸿满是疲惫辛酸地看向唐晶晶。如果是平时,燕鸿一旦露出这样的表情,唐晶晶都会心疼得不行,可是这一次,唐晶晶的心里没有一丝半点的心疼,只有浓浓的嘲讽。

    唐晶晶眼底的泪水再也藏不住,她伸手一抹,将眼底的泪水擦干净,“好,你不在京城,皇上给你赐婚,你没法子拒绝。这点我承认,我也理解。”

    燕鸿松了口气。

    唐晶晶接着道,“那你现在就去京城,你跟皇上说你不愿意娶霍舒茵,你只愿意娶我。”

    燕鸿差点没被唐晶晶给噎死。

    燕鸿万分怀疑地盯着唐晶晶,见她的眼神里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不禁头疼万分。

    燕鸿就是再爱唐晶晶,她也不可能照唐晶晶说的去做。燕鸿要是真的做了,不说孝康帝会对他失望万分,就是韩王也会对他失望万分。别说那九五之尊的位置了,燕鸿很怀疑,他怕是连韩王世子的位置都保不住!他下面还有几个庶弟对他的世子之位虎视眈眈!

    想到这里,燕鸿不禁有些失望地看向唐晶晶,该说的道理,他不知道跟唐晶晶说过多少次了。可是每一次唐晶晶都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她好像永远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一点也不会为他着想。

    一次两次的,燕鸿的心里也不禁产生了厌烦的情绪。尽管那厌烦的情绪很少,就那么一丝丝,可是日积月累的,谁知道那一丝丝不满,到最后会有多少。

    唐晶晶敏锐地捕捉到燕鸿眼底的厌烦,心顿时一跳,同时浑身像是浸泡在冰泉中,冷得颤抖不已。

    有那么一瞬间,唐晶晶真想冲燕鸿吼,从此你我一刀两断,你要娶霍舒茵你就去娶吧!

    一句话在嘴边盘旋了好几遍,差点说出口,只是到最后都被唐晶晶生生咽了回去。

    因为唐晶晶知道,有些话一旦说了,那就真的没有回头路了!就是能回头,两人之间的感情也会出现巨大的缝隙裂痕,这不是白白地让别人得好处吗?

    唐晶晶心里真的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情愿!

    可要事情就那么过去,唐晶晶的心里更不情愿!

    唐晶晶觉得她真是史上第一个悲催的种田穿越女主,事事不顺,就连心爱的男人都要娶其她女人,而她能做的就只是忍气吞声,打落牙齿和血吞!天知道唐晶晶的心有多疼。

    唐晶晶这里心如刀割,燕鸿这里也不好受。

    虽说燕鸿的心里的确是对唐晶晶产生了厌烦的情绪,但是燕鸿毕竟是爱唐晶晶的。燕鸿在心里给唐晶晶找到了借口,她的晶晶就是这样的坦率直爽,她是因为爱他,所以才无法容忍自己娶别的女人,他该理解他才是。

    这么一想,燕鸿对唐晶晶的怜惜之情油然而生,“晶晶,我知道你心里委屈,我也替你委屈。虽说皇祖父为我赐婚了,但是在我心里,只有你才是我最爱的女人,我的心里永远都只会有你一个女人。这一点,我可以跟你保证的。”

    唐晶晶低头,所以燕鸿看不到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里露出的浓浓讽刺,爱她?爱她却不能给她正妻的位置。爱她,却不能明媒正娶她?这个男人的爱不外如是!

    这一刻,唐晶晶似乎认清了燕鸿的真面目,心里对她的爱意正一点一点地消失。

    “晶晶,你给我当侧妃吧。我跟你保证,我会将我所有的宠爱都给你。不会有任何人能越过你,包括霍舒茵。”

    给燕鸿当侧妃?唐晶晶死也不愿意!侧妃是什么?侧妃不就是妾!唐晶晶在现代时,最鄙夷的就是了破坏人家家庭的小三。就算是小三合法的古代,唐晶晶也不愿意!

    冲动过去后,唐晶晶的脑子也回来了。唐晶晶现在无比清楚地认识到,她是不可能阻止燕鸿娶霍舒茵为妻的,哪怕她用尽手段,甚至是以死相逼,燕鸿也不会同意的。

    唐晶晶苦笑一声,就是她不同意,就是她使出千般手段,燕鸿只会越来越厌烦她。唐晶晶现在能抓住的就只有燕鸿对她的爱了。

    唐晶晶承认她暂时输了,但是暂时不代表永远。唐晶晶相信以她的手段,她很快就能赢的,一定会的。男人都是犯贱的,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唐晶晶要一直当燕鸿心里那最特殊的人,她要娶得韩王妃的喜爱,让韩王妃把她当亲女儿一样疼,她还要得到韩王的喜爱。唐晶晶想着,她要帮燕鸿夺取皇位,让燕鸿知道,她唐晶晶是独一无二的天下瑰宝,到时候,燕鸿一定会为了她废掉他身边所有的女人。

    一定会这样的,没错一定会这样的!

    只是短短的时间里,似乎就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唐晶晶就做出了决定。

    女人有时候优柔寡断地让人受不了,可是一旦下定决心,她们比谁都要刚毅果断。

    唐晶晶深吸一口气,没有再死死压抑眼中的泪水,而是任由泪水横流,“燕鸿,按照我的脾气,在知道你娶妻时,我就该离你远远的。我无法接受自己当妾。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你我一刀两断,彻底结束这段感情。”

    燕鸿一惊,下意识就要开口。

    唐晶晶抬手阻止燕鸿开口,“在跑过来的那一段路,我满脑子里想的都是这些。但是在见到你以后,我就舍不得了。因为我知道我爱你啊!你是我这辈子最爱的女人。”

    当心爱的女人对着你深情表白,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抵挡!燕鸿也不例外。

    燕鸿往前跨了几步,将唐晶晶抱入怀中,不断亲口勿着唐晶晶的秀,怜惜不已,“晶晶,你是个好姑娘。我爱你,我真的很爱很爱你。”

    唐晶晶的眼底划过一丝讽刺,要是真的爱她,为什么不能明媒正娶她。为什么不能做到除了她,再也没有其她女人?男人所谓的喜爱,有时候真的是很讽刺。

    唐晶晶压下心头的苦涩,继续动情地开口,“我爱你,所以不能离开你。只是让我做妾,我真的是做不到。燕鸿,咱们目前就这样好不好?还是当情侣,这样我就能忘记你已经被赐婚,你不久就要娶妻的事实。”

    燕鸿皱者眉头,对唐晶晶的提议有些不以为然。唐晶晶说的好听是情侣,可在外人看来,唐晶晶不就是他的外室,燕鸿真的觉得太委屈唐晶晶了。做侧妃总比当外室好吧。

    燕鸿开口还要劝唐晶晶,后者洞悉燕鸿的想法,抢先一步,“这是我的底线了。燕鸿,你能尊重我吗?要不然我真的受不住,我会崩溃的!”

    唐晶晶的脸上逐渐浮现狰狞狂狷之色,燕鸿要说的话顿时咽了回去,“好,晶晶,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不勉强你。因为我爱你,所以我愿意包容你。”

    唐晶晶眼底的嘲讽更加浓了,她紧紧贴着燕鸿的月匈膛,所以燕鸿看不到她的表情。

    这一刻,曾经相爱的情侣渐行渐远,双方的想法做法几乎是背道而驰。

    再说那大凉人离开了燕鸿的府邸,一路东走西走,朝着极为偏僻的方向绕,最后绕进了一处人烟稀少的院子,此时院子里还有一个人等着。

    近一看,那竟是大凉国师。

    “卓木,你这是什么表情?不是去找燕鸿了,难道燕鸿那儿出什么事了?还是你被人现了?”说着危险的话,但是国师的表情是那样的惬意,丝毫也不在意卓木是否真的被现,也不在意燕鸿是否出了事。

    卓木右手抱拳,举到左侧的膝盖,这是大凉人的行礼方式,“启禀国师,我跟燕鸿正在商谈时,一个疯女人冲了进来。”

    国师挑挑眉,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淡淡道,“这样的人弄死就是。有什么好说的。”

    卓木回答,“我也是那么想的。只是燕鸿十分维护那女子,甚至威胁我不许动那姑娘。”

    国师来了点兴致,“哦?有这回事?燕鸿只要不傻,就该知道要是这事情泄露出那么一点风声,韩王府就算是彻底完了。没想到燕鸿能为了一个女人就不顾大局。不错不错,很是不错啊。

    等等,那女人是谁?是不是叫唐晶晶?”

    国师来此不久,也听说了燕鸿跟唐晶晶的不可说二三事,原本只当是流言蜚语,听着玩玩儿的,可是现在好像有那么一点意思啊。

    “不知道那人是谁。”

    国师也不生气,眼底闪烁的幽幽绿光显示着他的心情很好,“不出意外,那就是唐晶晶了。燕鸿做事还算是谨慎,每次见面的地点都换,从明临府一直到明安府,有时县城,有时乡下。没想到他居然会在女人身上犯错误,唔——这要是用好了,会是很大的收获。”

    ------题外话------

    今天两更,二更在下午2点。

    这两天会把更新时间恢复正常哈!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微信关注“优,聊人生,寻知己~

    校园港

    恋耽美

章节目录

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凌七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凌七七并收藏侯门嫡女之一品夫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