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星睁开了眼,眸色潋滟泛着光,心里痒痒的,要不是怕犯大不敬,他都想揉一揉乖巧小太子的头。

    嘴角泛起笑意,站直了身子,拱手道:那就谢过太子了,不过

    魏叔玉站在李承乾身后,睁大了眼不满道:你还想怎样?

    陈星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那么紧张,右手从怀里掏出了几颗晶莹剔透的小珠子,为了谢太子殿下的不罚之恩,这个送太子。

    李承乾看了看他,将目光转向陈星的手上,几颗像水珠一样透明的小球,是他们从未见过的东西。

    一群小弟围了上来,和李承乾一模一样的神色,满脸疑惑。

    这是何物?李承乾没有伸手去拿,而是问向陈星。

    陈星这下倒是被李承乾的警惕惊到了,原以为是个不人情世故的小孩子,没想到看岔了。

    也是,在皇宫长大的孩子,哪里会像表面上看的那么纯真。

    如此想着,陈星脸上的笑意未变,眸色变得清冷了些,解释道:这叫玻璃珠,也可以叫弹珠,拿来玩儿的。

    李承乾敏感的发现,年轻的小道士态度变了,具体哪儿变了,又说不上来。

    他脸上的笑意就没断过,为何他感觉就不同了呢?

    就感觉他笑得好假,和之前那个一起玩闹的人有了些许差距。

    李承乾未开口,站在他身后的长孙冲问道:那该怎么玩?

    对啊,这个看着是好看,比珍珠还圆,珍珠能磨粉,这能干嘛?魏叔玉把话接了过去道。

    陈星站直了身子,悄悄往后退了一步,拉开了点距离。

    李承乾本满是亮光的眼,忍不住暗了暗,他这是怎么了?

    怎的突然变得生分了,不想和他接触似的

    陈星猜得没错,宫里的孩子哪可能真的懵懂天真,纯真无邪,李承乾心思非常敏感,他稍微有点不同,对方就发现了。

    陈星心里叹了口气,他不应该招惹小太子,他是一介白丁,这些都是王公贵族,有着难以跨过的差距,还是少惹为妙。

    就当没看到李承乾眼里的变化,问道:玩过弹弓没?

    我玩过!壮硕的程怀亮拍了拍胸膛,他从小习武,顽皮得很,这东西自然玩过。

    这个可以代替小石子,打人更有力。陈星分了一颗给他。

    李承乾自从发现陈星态度变了后,就再没说过话,低垂着头不看其他人,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除了当石子,那还能干嘛?魏叔玉家族都是读书人,自然不像程怀亮那般贪玩,他对弹弓没兴趣。

    还可以下棋,但今天带的并不多不多,就这几颗,下不成棋,倒是可以玩另一种。陈星将一把弹珠放到垂首不语的李承乾面前,劳烦太子殿下帮我拿一下了。

    本以为李承乾不愿意,没想到小太子反应非常快,没有停留的一把抓了过去,扬着个大大的笑脸道:好!

    陈星没和他见外,李承乾心里反倒欢喜起来。

    陈星敛了神色,假装没看见小太子眼角的润意,将身后的拂尘拿了出来,来到一处空地,把积雪扫了开来,露出泥巴地。

    挖了一个小洞,刚好比弹珠大了一点,能把弹珠装进去,又走了几步远,又在另一处地方挖了个,一共挖了四个洞,在每个洞旁插着小树枝,这东西就成了。

    这回不仅程怀亮感兴趣,就连魏叔玉,李承乾都聚精会神的看着陈星动作。

    你这是在做甚?李承乾不解道,看了看手中刚认识叫弹珠的东西,又看陈星挖好的洞,他的花样可真多,这都是他没见过的。

    李承乾拿了几颗分给了魏叔玉,长孙冲,房遗直,还有一颗给了李承乾。

    一人站一个角,谁先把弹珠打到别人的洞里,那就谁输了。陈星收拢着站在一旁,沉吟了会儿接着道,那输的人自然是要惩罚的,你们会背千字文吗?

    当然会!魏叔玉骄傲的拍了拍胸膛,我五岁就会了!

    长孙冲没好气道:是是,那时候我们都睡觉,就你还头悬梁,锥刺股的背千字文呢。

    你胡说!魏叔玉快要气炸了,他三岁识字,一个小小的千字文怎么可能难倒他,去他的头悬梁锥刺股!

    我听魏叔叔说的。长孙冲嗤笑的拍了拍比他矮半个头的魏叔玉,知道你脑子笨,所以才这么刻苦,叔玉你不用解释的。

    魏叔玉冷哼,将长孙冲推开,好呀,那就来玩玩,看看谁等会输了背不出来千字文,我就要拿到先生面前说,让他打你手心!

    来来来,谁怕你?长孙冲也是不怕事的主,拿好弹珠就蹲在其中一个洞里。

    那谁先发球?房遗直问道。

    大家都看向陈星,询问他的意见。

    陈星摊手,微微扬了扬下巴,大家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李承乾手里拿着弹珠还没蹲下呢。

    行。魏叔玉机灵,眼珠子一转道:就太子殿下先,其他的按年龄来吧。

    大家都没意见,这东西有都是头一次玩,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

    李承乾本想开口拒绝,他玩这些东西要是被父皇母后知道了,怕是要挨一顿骂。

    看到陈星希冀的目光就没说出口,陈星希望他玩,捏紧了手中的弹珠,那他就玩吧,默然的同其他人一起蹲了下来。

    李承乾先发了球,接着是长孙冲,魏叔玉和房遗直紧随其后。

    这游戏现代□□十年代的小孩子经常玩,陈星印象中周围的玩伴上完学后,就约好一起,输了的人,要给其他人买冰棍,每每玩得忘记回家,还得父母出来找。

    陈星露出了抹笑,眼神柔和得很。

    恰好李承乾回头看到这一幕,又默不作声的转了回去,曲指一弹,便把长孙冲已经到了魏叔□□边到的球给弹开,他的进去了。

    长孙冲痛呼,我的球啊太子,你为何要这样?!

    李承乾没理会他,伸指将洞里的球扣了出来,率先完成任务,赢了!

    接着是长孙冲,也想模仿李承乾,对着魏叔玉的球一弹,刚好与洞擦肩而过,反而把魏叔玉的珠子给顶了进去。

    魏叔玉直接不用弹了,兴奋的站起身蹦哒了几下,拍手道:我赢了我赢了,长孙冲你等着背千字文吧,要是背不出来,我就去向国舅大人告状,说你连千字文都不会背,让你也试试头悬梁,锥刺股的滋味,祖传家法的味道。

    长孙冲心下一紧,昂着头冷哼一声,不可能,房遗直还没弹呢!

    嘿嘿,不好意思。房遗直蹲在长孙冲面前,把弹珠从他的坑里挖了出来,刚刚我就进去了。

    长孙冲咧着嘴,失声道:啊?

    魏叔玉大笑,长孙冲你完蛋了!

    陈星笑着摇了摇头,这些二代公子哥,不修边幅,平易近人,倒还挺有趣。

    李承乾见陈星笑得那么开心,眉眼弯了弯,正想向陈星邀功,他得了第一,园子外传来太监通报的声音。

    皇后娘娘到!

    第10章

    陈星蓦地抬头看着园子入口处,长孙皇后来了?

    长孙皇后与李世民恩爱无双、贤良淑德,他们孕有三子四女,可见他们恩爱非常,现在来了这儿

    看了看有些紧张站得笔直的李承乾,应该是来找小太子的。

    见李世民,陈星都不怕,长孙就更没什么好怕的,将有些凌乱的衣服理了理,拿着拂尘静静看着入口。

    片刻后,一阵脚步声传来,长孙皇后牵着李泰走进了园子。

    梳着双环望仙髻,带着金色花胜,朱红梅色凌云步摇,额间画着嫣红的钿花,一身金丝鸾鸟朝凤绣纹华服,面如凝脂,清秀神采。

    一国之母,举手投足之间,都透着高雅贵气,只是身形太过廋弱了些,应该是常年生病所致。

    陈星只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就冲这个容貌,盛宠不衰

    臣拜见皇后娘娘!众人拜倒在地。

    李承乾也上前躬身请安,母后

    长孙皇后未语先笑,承乾,你们这是

    李承乾嘴唇动了动,可没等他说话,李泰带着童真般的声音响了起来,大哥这是在挖蚯蚓捉小鸟儿吗?

    一张小肉脸,笑得眼睛都没缝了,好似什么都不懂似的,问道:这大冬天的,地都冻结实了,大哥你挖得出来吗?

    母后李承乾脸色一变,可他嘴笨,没等解释,李泰又直接将他话堵了。

    扯了扯长孙皇后的袖子,母后我说大哥怎么不带我来玩呢,原来是背着我捉小鸟,都那么大的人了,谁还玩这个

    看着好似童真不懂事,实际上已经给长孙上了好几遍眼药,明着说李承乾的坏话。

    而李承乾根本说不出来,动了几次嘴都没机会解释。

    陈星看着李泰,眸光冷了一瞬,比起嘴笨心实的李承乾,这个小皇子的心机厉害的不是一点半点,难怪日后成为李承乾心腹之患。

    这时长孙冲站在了李承乾身后,低声向长孙皇后解释道:姑姑,我们是在玩儿,但绝对不像什么越王殿下说的那样。

    长孙眼里的笑意未减,李泰虽然说了那么多话,长孙好似都没放在心上,等着李承乾给他解释。

    儿臣知道不应该如此胡闹李承乾看了眼长孙皇后,先态度诚恳的先认了错,接着又道,因眼下尚未开课,学业不重又没有政务要处理,儿臣也就贪玩了些,望母后别生气,这些事和他们也没关系,都是我让他们陪我玩的。

    李泰见李承乾又像以往一样,主动承认错误,差点没笑出声。

    他这个大哥心实口笨,文不成武不就,难怪父皇母后对他态度一般,不就是比他多出生一年,这太子的位子就成了他的了,要是他先出生,哪还轮得到他?!

    想到这,小小的李泰心里就翻腾起无数恶毒的念头,越想越不甘心,同是嫡子,凭什么李承乾来当太子,他也照样可以!

    陈星一直在注意李泰,就连他眼里翻腾的黑暗也没错过。

    原来在这么小的时候,李泰就有了夺嫡的念头,那往后的日子里,更不必说,争夺也会更加的理解。

    长孙皇后轻笑了一声,声音温柔,母后没有怪你,作为太子,行事要有分寸,今天冲儿都在,那就好好的玩个尽兴吧!

    李承乾放松一笑,回头看了眼将自己存在感压得极低的陈星,抿了抿唇,眼睛一亮道:母后,我给你看一个人

    李承乾往后退去,拉着陈星走了上来。

    长孙皇后疑惑的看了看李承乾,这还是他第一次说要介绍个人给她看,难道这个小道士有什么过人之处,让李承乾上心了?

    母后他叫陈星,是天罡师傅新收的徒弟。李承乾冲着陈星眨眼,示意他和长孙说话。

    陈星心里一叹,这小太子对他倒是真的没话说,竟然还想着把他引荐给长孙皇后,殊不知他的小动作早被长孙看来眼里。

    罢了,就再帮他一回

    陈星无奈一叹,冲着长孙又行了一个礼,臣陈星,参见皇后娘娘。

    无需多礼!长孙伸手一挡,示意陈星起身,抬起头让我看看。

    陈星站直了身子,露出那张比女孩儿还精致的脸。

    就连见多识广的长孙皇后,都忍不住微微一惊,这孩子要是个女的,怕又是个堪比萧后的红颜祸水,会被诸多男子追捧。

    长孙皇后忘了,就算不是女子,那也是祸水,蓝颜祸水也是个妖孽。

    好精致的孩子。长孙虽然惊讶,毕竟是皇后,很快又恢复了正常,你是袁天罡的徒弟?

    是,今日家师命我和师兄送药丸入宫,陛下看着臣年岁小又第一次进宫,便让太子殿下带臣来这赏梅,没想到惊扰到皇后娘娘,还望娘娘恕罪。陈星说的话,很有深意。

    李承乾可能没听懂,但人精的魏叔玉和见多识广的长孙皇后,可就听得太懂了。

    就连李泰都忍不住脸色蓦地一变,这小道士是什么意思?!讨好李承乾吗?

    魏叔玉轻轻睨了陈星一眼,什么话没说,又很快的收回了目光。

    他父亲说过,不可与太子和诸位皇子交往过深。

    所以他不论对太子承乾,还是越王李泰,又或是蜀王李恪,都不瘟不火的态度,没有太近又不太远,保持着中立的态度。

    刚刚陈星那番话,正好帮李承乾解了围,明着介绍自己,实为解释李承乾为何会带他们到这来,并不是因为他自己贪玩,而是陛下的命令。

    魏叔玉心里不解,这小道士,难道不怕得罪其他的皇子吗?

    看越王李泰那个模样,怕是已经记恨上了。

    长孙皇后眸子动了动,这个小道士是个机灵的,笑了笑道:你们送来的药丸,我刚吃了一颗,效果甚佳,胸口不再闷得慌,舒坦多了。

    如此,师父也就放心了。陈星弯了弯嘴角,态度不卑不亢。

    长孙皇后就越对他刮目相看,明明也就十几岁的年纪,受了夸奖却能沉住气,还能不着痕迹的替李承乾解围,有胆识,又聪慧过人,不亏是袁天罡的徒弟。

    你们这玩的是什么?长孙岔开了话题,问起了其他的事。

    李泰眼珠子转了转,父皇让大哥带道长来西苑游玩,你们玩的什么?能说说吗?让我也玩玩

    这回不等陈星回复,站在一旁的长孙冲主动解释道:我们玩的是道长给我们的弹珠,姑姑你看,可漂亮了!

    长孙冲将刚从泥巴地里扣出来珠子,呼了口气,再用袖子擦干净,递到长孙皇后面前。

    长孙皇后接过那个冰凉的珠子,上下看了看,的确好看还没见过的东西,这是何物?

    这是师父炼丹炉里的东西,不能食用,但臣看着好看,便带了几个在身上,刚无事可做,便送给了太子殿下。陈星道。

    李泰看着那珠子,眼睛一亮,这东西是真的好看,扒拉这长孙皇后的袖子,急声道:母后给我看看呗!

    恋耽美

章节目录

大唐第一相士(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木寒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寒霏并收藏大唐第一相士(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