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星未动,小太子看不下去了,劝道:星星你就给他倒一杯吧,淳风师兄看着怪可怜的。

    李淳风嘿嘿一笑,挑衅般的看着陈星:你看太子殿下都发话了,师弟你就给我倒一杯吧!

    陈星看了眼瞎泛同情心的小太子,漠然的对着李淳风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到时候出事了可别怪我。

    不会,不会。李淳风满口答应,我怎会怪你呢!

    既然这样说了,陈星也就没再坚持,将李淳风手里的半杯酒加满。

    李淳风喜上眉头,学着陈星他们喝酒模样,豪爽的一饮而尽,酒刚滑下肚,一张俊脸皱成了包子脸,指了指一滴都不剩的酒杯,伸出舌头,这酒太辣了!

    原来酒是这个味道,李淳风感觉自己的嘴好似要喷火一般,灌了两杯茶,都没把嘴里的辣味冲掉,面色开始涨红起来,摇了摇头道:不好喝,不好喝!

    陈星笑出了声,他师兄这是醉了?

    我刚怎么劝你的,你非不听,现在好了,师兄你可以好好的睡上一觉。陈星嘲笑道。

    李淳风头有些晕乎,摇晃了几下头,却发现越来越晕,看东西都出现了重影,你们你们怎么成了两个了?

    本想站起来,却一点力气都没有,还差点摔桌子底下去。

    陈星本想去扶,李承乾让他的两个贴身宫女将人扶到房里,还让她们伺候着李淳风睡觉。

    都是宫里有经验的宫女,照顾一个醉汉并不费力。

    于是屋里就剩陈星和李承乾俩人,都还没吃饱,倒好两杯酒后,添了些炭,又下了些菜,慢吞吞的吃了起来。

    李承乾年龄不大,流量也不好,此刻也是有点上头了,傻笑的看着陈星,星星,你真好看!

    陈星抿唇,一口气不上不下的,要不是面前的是太子,他就还回去了,声音冷了些道:太子殿下,过奖了

    李承乾见陈星好似有点生气了,便不再说了,给陈星夹了一筷子菜,蓦然问道:星星我们算是朋友了吧?

    陈星顿了顿,小太子这是何意?

    想和他成为知己吗?

    李承乾是东宫太子,他只是一介白丁,这身份差了不是一星半点,他也没有入朝为官的念想,可以说以后两人不会有任何交集。

    殿下陈星将筷子放下,慵懒的撑着下巴,淡淡的看着李承乾,为何要和我成为朋友?

    李承乾又不敢看陈星了,喝了杯酒低声道:因为我觉得你对我很好,不会害我,又聪明厉害,和你一起,我觉得很安心

    陈星差点笑出声,这个小太子哪只眼睛看到他对他好了,他对他的态度可一直都很差,笑着问道:太子何以见得?

    不知道为何,我第一次见你,就有种熟悉的感觉,也肯定你不会害我。李承乾与陈星对视,认真的道。

    陈星嘴角玩味的笑意淡了些,李承乾这样傻乎乎的他倒是笑不出来了,这孩子心眼这么实诚,他都有些不忍心了,真是天生克他。

    陈星叹了口气,眼底清明,坐正了身子道:殿下看人不能看表面,你怎知我对你没有企图?我对你的好,难道不是想从你身上得到些对自己有利的东西?

    李承乾微惊,睁大了眼,瞪视着陈星肯定的道:你不会

    谁说我不会?陈星没等李承乾说完,将他的话打断了,我与太子非亲非故,又仅仅是第一次见面,你便觉得我对你好,你不觉得奇怪吗?我这是想让小殿下为我铺路,得到我想要的东西呢

    不!李承乾豁然起身,眼底浮起了红色,呵斥的打断陈星要说的话,你明明就是真心实意的你为何要这么说?

    殿下陈星觉得头有些疼,这回进宫惹的麻烦不小,李承乾便是最大的麻烦,这才第一天,这孩子就这么相信他,让人觉得心疼之外,又有些无奈。

    谁料李承乾不听陈星解释,往后退了几步,半恳求道:星星我只是想和你成为朋友,你为何说这些话这些让我难过的话。

    陈星心下发狠,微微咬牙厉声道:难道太子殿下不是看中臣身上这份才华?臣能在皇宫中游刃有余,帮殿下避开越王殿下的打压,让殿下在长孙皇后面前受到夸奖,小太子难道不是看中我这些,才说想与我成为朋友?

    陈星也站起了身,理了理皱了起来的道袍,掷地有声道:可惜臣并不想入朝为官,也不想与皇室的人有任何牵扯,殿下放了臣吧

    李承乾稚嫩的脸庞满是错愕,他不就是想交一个好朋友吗?怎的变成这样?

    陈星说的这些他都不懂,星星为何要这么误解他,说了这样的重话!他根本没这个意思!

    不,我我没有李承乾嘴抖了抖,眼眶通红,含着泡泪,满是被冤枉的委屈。

    没有?陈星说话不是一般的狠,为了让小太子断了念头,也为了自己能安稳平静的生活,继续逼视道,那殿下为何要跟着臣上山?殿下身边的谋士不少,朋友更不少,殿下还是回宫去吧,臣不值得你这样!

    李承乾再也忍不住,豆大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他本以为陈星是了解他的,日后俩人也可以成为无话不谈的知己,谁知他竟这样看待自己!

    辜负了自己对他的心,把他真心拿来践踏,怎能这般无情?!

    陈星!你大胆!李承乾哪里说得过他,找不到语句来反驳,下意识的说了这话,刚说出口他就后悔了,这不是拿皇权打压他了吗?

    星星

    陈星却是漠然的撩起道袍,跪在了地上,臣惶恐,还望殿下恕罪!

    这下是彻底把李承乾惹恼了,小可怜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止不住打嗝,身子一抽一抽的。

    他的心好似被拿刀捅了一般,疼得喘不过气了,深深的看了眼半跪在地上的人,他有点讨厌这个狠心的人了!

    既然不愿与自己交好,那就算了,陈星说的对,他是太子,日后还能少得了知己好友?也不缺他一个!

    可虽然是这样安慰自己,李承乾的眼泪还是止不住,心里难受极了,倔强的背过身去,不让眼前人看到自己脆弱,坚强的抹了抹眼角。

    地,地上凉你先起来吧!李承乾声音有些颤抖。

    我走了不再看陈星,掀开了帘子快步踏出房门,不让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说了一堆违心重话的陈星,心里也闷沉不好受,明知道李承乾还是个孩子,根本没想到那些弯弯绕绕,他还是说了那样的话。

    可要是现在不断了他的念想,日后的就更难置身事外了。

    陈星自嘲的笑了笑,说到底还是他太自私,为了自己,伤害一个孩子的真心

    因果自有定数,你这又是何必呢?

    师父?

    陈星倏地抬起头,睁大了眼。

    袁天罡不知在了门口站了多久,正叹息摇头的看着他。

    第14章

    袁天罡走了进来,四处寻了寻,问道:淳风呢?

    喝醉回房了。陈星嘴唇动了动,他想袁天罡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却没能说出口。

    因果循环?

    是说他和李承乾之间有因果吗?

    这怎么可能!

    袁天罡闻言眼睛抽了抽,啐道:不会喝酒偏要喝!

    这就是你让人做的火锅?袁天罡又将目光移到陈星几人吃剩下的火锅上。

    暖锅虽然隋朝就有了,但也只在宫廷上层人士流行,民间知道的少之甚少,作为道士的袁天罡并没有见过。

    陈星点了点头心下有些着急,师父,你刚刚说的

    看着不错,那下次给为师也整一个,和你师公可以一边下棋一边吃。袁天罡这么一想,还挺应景,虽然有些不雅,能让自己舒坦就行。

    陈星胡乱的点了点头,他师父到底是什么意思。

    陈星一瞬不瞬看着他,冷下问脸道:师父

    行了!袁天罡背过身去,不敢与陈星对视,说话就好好说话,干嘛用那副表情对着我?

    好像他欠了他多少钱似的,黑得有些吓人!

    陈星无奈的翻了翻白眼,他师父是不是就是故意吊他胃口呢?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袁天罡正经了起来,拿着拂尘柄顶了顶陈星的胸口,和太子的事顺其自然吧,你这么做,你心里好受么?

    陈星冷脸破功,颓然的低下头。

    当然不好受,李承乾一个孩子,哪能懂大人那些弯弯绕绕,待他又真诚,他极力忍耐,才能说出了那些话。

    师父偷听人说话是不对的。陈星眼中晦涩不明,颇为愤然的道。

    袁天罡正气凌然,道:为师哪有偷听?明明是光明正大的听,你们自己没发现罢了。

    陈星:

    老王八蛋的嘴的确厉害!

    师父,我只想和您还有师公一起隐居,安稳的过完这一生陈星说道,这是他自己穿越后的真实想法。

    他不会仗着自己是穿越人士的优势,谋求利益,上辈子枉死是唯一的遗憾,这辈子能重来就已经是莫大的荣幸了,其他的事不敢多想。

    星儿这事不是自己能做得了主的。袁天罡面容严肃,凝声道,有些事避不开,你我都是修道之人,难道不明白吗?命中注定你不平凡,何来的悠闲安然的道理。

    你与太子本就有缘你难道就没想过自己怎么会从异世来这儿吗?

    陈星蓦地抬头,哑然道:师父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来这难道不是天意?和太子殿下有关?!!

    陈星骇然的打了一个激灵,他本以为自己枉死穿越是偶然,又或是老天看他可怜,让他多活这一世,现在袁天罡告诉他,这都是有原因的,和小太子有关他心底充满了恐惧!

    袁天罡连忙摇头,不,你听我把话说完。

    陈星有些失魂落魄的点了头,他现在心思很乱,沉不下心来想事,更理不出头绪。

    袁天罡捋了把胡须叹息道:为师之前就和你说过了,只知你是异世来的,其他一概不知,所以你不要妄加揣测,你是后世来的人,或许知道太子既定的命运但你有没有替他算算命格?

    陈星摇了摇头,他的确没有算过,因为觉得已经知道结局,那就没必要白费那功夫。

    你应该算算的,算完之后,你就明白了。袁天罡不欲多言,风水相士有五弊三缺,五弊不外乎鳏、寡、孤、独、残,三缺又是钱、命、权,师父刚帮太子算过发现面前有道屏障,便不敢算下去了,怕窥探了太多天机遭了报应。

    五弊三缺陈星当然知道,他前世就是犯了三缺中的命,这才枉死在家中。

    可他真的要掺和进皇子夺嫡中吗?帮小太子李承乾?

    一旦与太子扯上关系,就难独善其身

    他真的要掺和进去吗?

    为师说的够多了,徒儿好好想想吧,遵从本心,方为本道打了一下拂尘,退了出去。

    遵从本心?陈星愣神的摸了摸胸口,方为本道?

    他活了两辈子,都是冷心冷性的人,前世与他关系好也就只有阿梅,今世被他放在心上无非就是袁天罡几人,因为他们对他是真心实意的好。

    那小太子

    陈星蓦地一愣,接着失笑的摇了摇头,他扪心自问,太子对他的好难道不是真的吗?

    第一次见面,就把他当作知己来对待。

    反倒是他自己,太自私了,为了过清净日子的私心,伤害了一个孩童的真心。

    陈星啊陈星,何时变得这么胆小了?

    想做何事,从心罢了

    他内心深处,对李承乾并不讨厌,甚至是有好感,或许是知道对方历史的结局,有可怜与惋惜的情绪在里头,但至少心里是愿意和小孩儿成为朋友的。

    这么一想,压在胸口的郁气与愧疚感一扫而空,轻松许多。

    拿过一旁厚实的外衣,趁着浓浓夜色走出了房门。

    看着太子为了能和他亲近一点,甘愿屈尊住在小小房间里,陈星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刚刚实在是太混了!

    待会不知道哄不哄得回来,要是小太子不原谅他

    陈星摇了摇头,不再瞎想,敲响了李承乾的房门。

    几息过后,里头传来宫女的声音,何人?

    臣陈星,求见太子殿下。陈星站在门外,冻得忍不住搓了搓手。

    里头沉默着,一直没有回复。

    陈星静静望着亮着的窗户,如此看来,太子是不愿意见他。

    他那么对人家,平常人都会愤怒,何况人家还是太子,现在最不愿意见的人怕就是他。

    太,太子殿下睡下了宫女有些结巴的回道。

    陈星眼神暗淡了下来,声音有些低哑:如此那我明日再来吧。

    不是!穿着里衣眼睛通红的李承乾连连摆手,着急的比划道,小声道,你让他进来

    大宫女绿萝茫然的眨了眨眼睛,反应过来,连忙急声道:啊,没有没有,太子殿下还在看话本呢,陈道长你进来吧

    陈星停留下里去的步伐,将外衣穿好,稍微整理了一下,掀开帘子踏了进去。

    恋耽美

章节目录

大唐第一相士(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木寒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寒霏并收藏大唐第一相士(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