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那张脸,恒古不变严肃,好似从生出来时,就是这副不苟言笑的模样,即使对着他的主子,李德謇依旧如此。

    李淳风心里嗤笑,这人甚是无趣,也不知是哪家的世家子弟,看他和李承乾熟稔的态度,地位自是不差的,这性格也太冷了些。

    如此本来站在李德謇身旁的李淳风,不着痕迹的挪动自己的位置,同陈星站在了一处。

    那边都是王公贵族,他还是同师弟站在一处的好,以免惹上不该惹的麻烦。

    李德謇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并未说什么,就连个多余的表情都没有,对着李承乾,让他把鼻子露出来给他看看。

    陈星狭长的凤眸睨着李淳风,凉飕飕道:师兄你舍得过来了?

    那,那是,师兄自然是要同师弟站一处的,哪能对着太子殿下阿谀奉承。李淳风干笑道,脸皮厚到一个境地。

    不要脸的说着自己要同陈星站在一条线上,不会屈服太子淫威,那刚刚在陈星背后捅他刀的人又是谁?!

    陈星抽了抽嘴角,冷笑一声,他这个师兄倒是什么都敢说。

    那头的李承乾终于被李德謇哄得挪开了手,还时不时用眼睛瞪视陈星,控诉他无礼行径。

    陈星对着李承乾讨好一笑,眼角弯了弯。

    李承乾微顿,怒火与羞怯之意,无意间就这么被压下去了,星星笑起来真好看。

    李承乾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思绪被他带偏了,对着陈星,连最基本的生气都做不到。

    只剩无法面对陈星的羞涩之意,李承乾半垂头扭捏的揉|搓自己的衣袖,他脸上燥得慌。

    还好,殿下鼻子只是红了,并没有大碍。李德謇检查过后,放下心来,他还以为李承乾鼻子被陈星摸得流鼻血了,看来是他想多了,这说不定是太子和那位少年郎之间的乐趣。

    见太子比大姑娘还害羞的模样,李德謇觉得这种可能非常的大,也就默默的缩回去当自己背景墙了。

    以后关于这位少年郎的事,他还是少插手的好。

    没看到太子本来还火冒三丈,对方就冲他笑了笑,太子脸色立马变了,哪还有愤怒之色,就剩满脸的羞涩。

    李德謇不得不赞叹,这眉间有颗花朵胎记的人,真是祸国妖精,这玩起手段了一套一套的,小太子就是他的囊中之物,也庆幸陈星对太子没有恶意,不然李承乾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陈星虽爱玩闹,但他眼底对太子爱护之意他能感觉得到,甚至还十分欣赏陈星起来。

    在陈星不知道的时候,他的人格魅力,又折服了一人。

    一旁提心吊胆的卫平,这会心更是紧张得要跳到嗓子眼了,那少年和太子关系竟,竟这么好,他要是在太子面前说上一二,那他

    卫平的脸色白得不能再白,陈星冷漠的勾唇,他下的阴煞起作用了。

    阴煞改变了卫平的神经,将普通的恐惧扩大了无数倍,身子也被彻底整虚,发了这么多汗,他晚上回去躺下,第二天是起不来身的,至少要在床上病上十天半个月。

    李淳风也看出来了,依在陈星肩膀低语道:要不要和太子殿下说明?

    如果告诉李承乾,这个狗仗人势的家伙,出言侮辱了陈星,小太子那么在乎的陈星,罚得只会比这还重。

    望着开心笑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李承乾,陈星不着痕迹的摇了摇头,否决道:不用

    毕竟是李承乾乳母的儿子,平日里对他照顾颇多,要是如此突兀的说,李承乾会不会相信是一回事,他反倒成了挑拨的人了,也为了李承乾好,陈星不会做这样事。

    他会让李承乾自己发现,卫平是个不折不扣,不适合做心腹的小人。

    不过吓吓他倒是可以。陈星复又笑了一下道。

    对付敌人,不是一下解决他们,而是让他提心吊胆的活着,无时无刻不活在恐慌当中,战战兢兢担心自己的安危,如履薄冰思考自己的言行,担心自己下一刻就会死了。

    李淳风一怔,会意一笑,拍了拍陈星肩膀,可真有你的!

    不亏是他的师弟,这睚眦必报的性子,才不会被人欺负了去。

    李承乾脸上热意退了些后,察觉到手里拿着的东西,恍然想起他的玉佩还没送呢!

    星星拿着玉佩又颠颠的凑到陈星面前,目光躲闪的唤道,将玉佩递了过去,支吾道,这个给你

    小太子一副软糯甜人,萌得陈星心尖微颤儿,这小孩儿怎么会这么可爱!

    刚刚还害羞不行,现在又凑了过来,送玉佩给他。

    陈星将玉佩接了过去,一入手一股暖意传来,甚至能感觉一股极其蕴养人身灵气透过手心,萦绕包裹他的周身,这块玉佩用处比他想象的要大得多。

    之前万分想要,得知这玉佩的好处后,陈星又不想要了。

    陈星拿起来摸了摸,又放回到李承乾手里,摇头笑道:我不要,太子殿下自己留着,这玉佩养人的。

    不,这是我送给你。李承乾表情坚定,将玉佩又塞到陈星手里,认真道,我从来没有送东西给你,这个玉佩你一定要收下。

    殿下对臣已经很好了,再说臣平时也不带配饰陈星还是觉得养人玉佩给李承乾更为合适,他随时可以寻到其他的宝器,并不缺这个。

    李承乾不容拒绝的摇着头,既然陈星不愿意伸手出来,直接踮起脚尖,往他怀里塞去,就是送给你,不准退回来给我。

    塞到人怀里后,李承乾就跑开了些,一脸戒备的看着陈星,生怕不注意,陈星就又把玉佩还给他。

    陈星往怀里一掏,被李承乾这一通动作整得没脾气了,无奈一笑,这是小孩儿的一片心意,将玉佩握在手里,拱手道:如此,臣就谢过殿下了。

    我们俩何须如此多理,星星你太见外了。李承乾满意一笑摆了摆手,接着又小声嘀咕道,你送的可比玉佩贵重多了。

    陈星送给他的东西,市面上根本买不到,而他这块玉佩还是下人买来给他,即使是块好玉,根本比不上陈星送给他的。

    对了。说到玉佩,李承乾记起陈星和他说的事,因着被心眼坏儿的星星摸鼻子后打断了,便一直没再提起,刚刚问你的话还没说呢,你们怎和卫平认识的?

    摇摇欲坠快要昏过去的卫平,听到自己的名字,反而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终于要来了,他没必要再提心吊胆着,伸是一刀缩一刀,还不如给他点痛快。

    卫平如此想着,缓缓闭上困倦的双眼。

    良久,才听见陈星好听的嗓音道:是在玉佩摊子上认识的。

    什么?李承乾哑然,难道他送出的玉佩陈星早就看上了的?

    你猜得没错。陈星淡淡一笑,看懂了李承乾的心思,这块玉佩早在先前我就要买的了,谁知比你宫里人抢先一步。

    陈星带着暗光的眼睛,看着卫平上下滑动,卫平感觉自己的呼吸都好似停止一般,他喘不过气来了。

    陈星不屑一笑,这人之前不是还十分的神气还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是从宫里来的,以为自己和太子有层关系,就可以仗着权势,为所欲为。

    这只是他偶然一见,卫平就能把鼻子翘到天上去,那往日里还能了得?

    怕是早就借着李承乾的名号作威作福,惹了一身麻烦,这回他便给要他一个教训,让他知道什么叫人外有天,管好那张嘴。

    若如不行,他也不怕多出手一次,把他处理了,省得之后给李承乾捅了麻烦。

    原来是这样。李承乾恍然大悟,原来星星真的先看上了这玉佩,要是没被卫平买来,这玉佩也是他的。

    李承乾觉得自己面上挂不住了,不甚好意思道:星星那我下次再补一个礼物给你,这玉佩本应是你的,这回便不算了。

    哪里的话。陈星想摸摸乖巧太子的头,李承乾却一直防备着他,还没等他伸出手,便灵活的躲了开来,不满的瞪着他手。

    陈星愣愣的望了望自己的手,哑然失笑,太子殿下还记得这事呢?

    不再强求,反正日后照样可以摸到太子小脑袋,不急于这一时,殿下又将他送还给我,我还得谢过殿下呢,让我得到这一宝贝。

    李承乾又喜笑颜开道:星星喜欢就好。

    不过殿下平日里还是约束点下人,行事不可乖张,有时候下人的为人可就代表了主子态度。陈星饶有深意的道,淡淡的目光时不时的扫过卫平,卫平深深的低着头,就差把头塞肚子里去了,

    李德謇站在外围,听陈星如此说,看他对卫平的态度,也能猜得七七八八,不外乎是卫平有仗着自己是东宫的人耀武扬威,谁曾想这回碰上的是陈星。

    和李承乾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李承乾绝对是站在陈星那边,他也会被狠狠的责罚一顿。

    这一副做贼心虚的模样,定是把人得罪死了,陈星也是沉得住气,到现在才说,仿佛胜券在握,一切尽在他掌握之中。

    的确是个人才,就冲这教训人的手段,他佩服陈星。

    李承乾动了动眼,思量了一会,又看了看抖着身子苍白脸的卫平,好似明白了些什么,闷声道:是卫平做了什么吗?

    李淳风抱胸冷哼道:岂止是做了什么,要不是他是太子您的人,我就要揍他一顿了。

    卫平一听,再也撑不下去了,直接跪趴在地上,不停的磕着头道:看在母亲的份上,殿下饶了奴婢吧!殿下!

    李承乾一怔,他还什么都没说,卫平怎的就吓成这副模样了,难道他做对陈星做了不可饶恕之事?

    如此他万不能饶过他,平日里在宫里仗势欺人也就罢了,没想到在这外头竟还是这般作派,甚至还冲撞了陈星,简直该死!

    李承乾本只是困惑的眼,瞬间变得狠厉起来,冷冷看着跪趴在地上的卫平。

    卫平内心深处涌起恐惧,头抵着泥巴地,任由冰冷的寒气,涌入身体,就连起来的力气都没了。

    卫平,你好大的胆子!李承乾怒骂了一声。

    卫平却是已经陷入半昏迷当中,小声呻|吟着:奴婢知罪,还望殿下饶过臣这一次。

    李淳风冷笑,正要说话,却被陈星拦了下来。

    陈星半蹲着身子,帮李承乾身上的披风系紧了点,笑了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臣也没放在心上,殿下不必动怒,他是您奶娘的儿子,乳母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您就饶了他这一次,日后多多约束下人便是。

    星星李承乾知道陈星是为了他好,要是直接处理了卫平,那他乳母遂安夫人那儿说不过去,把这事压下不大不小的给卫平一个教训是最好,日后再犯,定当不留情面。

    但这么做,他觉得非常对不起陈星。

    就连李淳风都听不下去了,狠狠的啐了一口趴在地上的卫平,嘴里咒骂冷着脸站到一旁去。

    这把李承乾弄得十分尴尬,陈星笑着安抚道:别理他,按我说的做便是

    星星,对不起。李承乾沮丧的低着头,他的下人竟然还要陈星来管教,实在是太不像话了,这都是平日里对他们太过宽容。

    陈星说得对,下人的作派,也就代表了主子的作风,他不能让这些人狐假虎威的家伙给败坏了名声,日后定当得多多管教下人才是。

    见李承乾将自己的话听了进去,陈星满意的点头。

    处理一个卫平还会出现许多个卫平,他又没在李承乾身边,哪里处理得过来,唯一方法是要让李承乾自己去管教,如此东宫上下作风严谨,便不会给李承乾惹麻烦

    如此,他的目的才算达到了。

    李德謇凝视着陈星,此人若作为东宫谋士,定会是太子的一大助力,越王殿下等人也就根本不算什么。

    陈星灵敏的回视了过去,和李德謇探究的目光碰在一起,陈星冲他微微颔首。

    李德謇嘴角上扬,竟是露出一抹笑,俩人皆是会心的移开了眼。

    李承乾还不知忘记了最信任的俩人已经通过气了,还在自责没有管教好下人,他怎么现在才清楚这里头的利害关系呢?

    要是陈星不说,他根本没发现,那这个毒瘤也便会一直留着,日后想要摘除不可能那么容易。

    俩人贴得很近,陈星也终于如愿以偿的摸到了小太子的脑袋,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太子能够听进良言,认识到自己错误,还下定决心改正,这已经很好了,不必过多苛责。

    李承乾抽了抽鼻子,忘记陈星没洗手这回事,仰着头满是崇拜的看着陈星,星星,你真好。

    有如此良师益友存在,他不枉此生了。

    清了清堵住的嗓子,拿脚踹了踹趴伏在地上的卫平,卫平,你还不赶快谢谢星星,要不是他松口,我定不会饶了你。

    结果卫平半点反应都无,站在李承乾身后的侍卫上前将人拉了起来,才发现卫平已经人事不知的昏了过去,甚至还排泄出污秽之物,顿时臭气熏天,让人作呕。

    李承乾蹦跳到陈星身旁,捂着鼻子,紧紧的抓着陈星一条胳膊,眼底满是厌恶道:怎的如此恶心!

    把他送到我乳母宫里,其他的事不要多说。李承乾很是威严吩咐道。

    侍卫应下,忍着呕吐的欲望,将吓晕过去的卫平拖了起来,快步的从后门离开。

    陈星却突然软了身子,大逆不道的将头搁在了太子的小肩膀上,原来殿下这么爱干净,那臣之前举动实属不妥,臣向殿下道歉。

    李承乾在陈星靠上来时,整个人都是怔愣的状态,僵硬着身子不敢动弹一下。

    陈星温热的气体喷洒在他耳旁,于是李承乾的脸由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尤其是耳垂部分,红得可以滴出血。

    星、星李承乾浑身鸡皮疙瘩都爬起来了,紧张得结巴着。

    咽了咽口水,艰难道:你、你能不能,把头移开。

    臣之前摸了殿下的鼻子,殿下可觉得脏?陈星声音暧昧道。

    李承乾随即低垂着眼,沉默着不说话了。

    陈星推了推他,小殿下,你说呀,嫌不嫌弃?

    不、不嫌弃。李承乾微微闭上眼,磕巴道。

    那臣就放心了,其实摸你鼻子的,是另一只手!陈星站直了身子,看着羞得要着火的小太子闷声笑着道。

    恋耽美

章节目录

大唐第一相士(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木寒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寒霏并收藏大唐第一相士(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