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星讶异,袁天罡怎的知道?他不是不会阴煞么?

    袁天罡抿唇唇,没好气道:听师父说的!

    陈星恍然,谦虚笑道:哪里哪里,师父这是没学,学起来定比徒儿厉害。

    说起这个袁天罡更是一肚子火气,冷哼道:师父这一大把年纪了,还学这玩意儿作甚?一身阳煞本领都用不完,哪还需要阴煞那等旁门左道!

    是是,师父自是本领高强,徒儿佩服。陈星连忙顺着老头的意,不然老头又要生气了。

    袁天罡动了动嘴,虽然别扭,但也不好开口训斥乖巧的陈星。

    不是他不想学,活到老学到老,这等术法他以前从来都没听过,自然想学上一学,奈何他师父不肯教,还说他年龄太大,再从头学这阴煞术法,难成气候。

    到时候便成不阴不阳,阴阳难以调和,对身子大大的不好了。

    而陈星和李淳风便不同了,他们年轻,不说阴煞术法会不会,就连阳煞术法都没学通透,一清二白之时,最是好学这阴煞术法。

    到时达到天人合一境地,阴煞阳煞融合,修为会有质的飞跃,那就再也没有他们看不透的事了。

    陈星更甚,他头上的天然胎记,犹如他的第三只眼,知晓人的气运过去与未来,加上阴阳两法,天人合一的修为,到那时

    时光倒流,容颜不老,虽没到长生不老的境地,寿命也会比一般人高出许多,就如同孙思邈一般,而陈星的造就定会比他还高。

    不说了。袁天罡心里感叹一下师父的偏心隔代亲,不打算在陈星这坐着了,准备回丹房炼丹打坐去。

    你先上上药,休息好了,便带着淳风一同去师祖那处,他有话同你们说。袁天罡起身理了理衣服道:脖子的伤太过吓人,别让你师祖瞧见了。

    不然,他耳朵又要被念出茧子。

    陈星一一应下后,袁天罡便离开了。

    实际上是寻个地方伤心自己的年龄去了,要不是他年纪太大,他也想看看这阴煞术法到底是个啥玩意儿,说到底还是他那个不着调的师父,怎么早不传授他阴煞术法呢。

    李淳风清理完自己,刚穿好衣服躺下,他那个催命鬼师弟又来寻他。

    陈星满脸笑容,就连脖子上的伤也上了药,看着不那么吓人,但李淳风却觉得陈星的笑莫名渗人。

    你又来做甚?狠狠的瞪着陈星捂着胸口,生怕陈星对他下手。

    陈星撩了撩道袍坐下,师父让我过来寻师兄。

    寻我作甚?李淳风睨视着陈星。

    唔自然是陈星往嘴里塞了口点心,支支吾吾半天都没说出话。

    把李淳风那颗心吊得七上八下,是什么?

    陈星吞完糕点,有喝了杯茶,让我们去师祖院落,我要是没猜错的话,应该让师祖教我们阴煞术法。

    什么?!李淳风差点没从床上跳起来,又因着碰到身上的伤口,摔倒床上。

    陈星不再理会他了,拿了两块糕点,转身就快步溜了。

    可怜的李淳风连忙将外衣穿上,踢踏着鞋子,就连身上的伤口都不管了,等等我呀,好师弟!!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师祖好好的传授他们阴煞术法做甚?

    二人到了孙思邈院落,老头儿拿出一本书籍,道:从今日开始,贫道便开始教你们阴煞术法,阴阳调和,方为上等玄术。

    陈星抽了抽嘴,别开了眼,因着那本书籍上写着《阴阳三教论》几字,而这本书,便是他前世自学看过的那本阴煞秘法宝典!

    不曾想,竟孙思邈著作!

    第31章

    师祖!!您这是?!李淳风既激动又一脸莫名, 师祖这是要作甚?干嘛拿了本书籍给他们?

    孙思邈见两位孙儿皆是又呆又愣,惊诧道:难道你们师父没同你说吗?

    李淳风下意识的摇了摇头,没呀。

    孙思邈眉头一皱, 怎么袁天罡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

    陈星回神, 将眼底的异色压下, 躬身道:师父同我说过了,只是我没告诉师兄。

    孙思邈点头, 这还差不多, 指着塌上的蒲团, 示意他们坐到上面打坐。

    这是?李淳风摸了摸头, 满脸不解。

    陈星也没和他说是什么事, 就跑这儿来了, 连带着他也不清楚发生何事, 糊里糊涂就来了这儿。

    孙思邈漠然的睨了李淳风一眼, 陈星默不作声先爬了上去, 双腿盘起闭上了眼。

    李淳风皱着脸, 也跟着陈星一样,爬上了塌,小声问道:这怎么回事?

    陈星摇了摇头, 示意他不要说话。

    李淳风心里苦啊,憋了一肚子话, 这个不让他说, 那个不让他问, 这是要憋死他么?

    被吊得抓心挠肺, 胸口闷得慌,锤了两拳这才好受些。

    傻了吗你?!孙思邈拿了拂尘敲了敲李淳风的脑袋,这个徒孙简直蠢得没眼看了。

    师祖,您就快说吧,不然我难受死了。李淳风开始卖起乖来,半撒娇道。

    陈星嫌恶的抖了抖身子,真的是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孙思邈也被恶心得不行,将李淳风推开了些,好了好了,我说便是。

    因着我年纪大了,便忘了阴煞术法这事,加上阴煞术法太过没落偏僻,避不开因果业障,为师也就渐渐将这事忘了,书籍压了箱底,就连你们师父也从未没告诉过。孙思邈坐在椅子上,捋着白胡须笑道,要不是星儿出了这事,我还不一定同你们说呢。

    陈星面色未变,眼底露出了然的神色,果然如此,孙思邈本就会阴煞

    啊?李淳风失声道。

    难道师祖真的要教他们阴煞术法么,可这阴煞不是害人的东西,他刚学道法的时候,袁天罡就这么提了一嘴,说道分阴阳,阴煞是旁门左道,他们学的是阳煞。

    他便一直记着这阴煞是不好的东西,昨晚还义正言辞的批评陈星,结果今儿竟让他学这东西?

    他本就处于迷糊状态,这回是真的被搞糊涂了。

    孙思邈没回他,反而询问起陈星来,问他知道阴煞术法的来历么。

    陈星微微颔首,狭长凤眸眯了眯,声音变得有些缥缈,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话说先秦时期

    李淳风眸子逐渐睁大,听得津津有味,师弟不仅口才好,就连这说书的功力都厉害,把情节说得是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听到激动时,李淳风还忍不住拍了大腿。

    孙思邈本来也是眯着眼睛听着的,渐渐的察觉到不对劲,只听陈星声音泠泠道:话说那妲己,乃是一千年狐妖所变,接了女娲懿旨,前去迷惑纣王

    停停停!孙思邈连忙拿着拂尘敲了敲桌子,让你说道法起源,你竟给我编起故事来,再瞎说就给我滚出去!

    陈星动了动眉毛,比了个捂嘴的手势,表示他再也不多嘴了。

    谁知李淳风已经被陈星说的神话故事迷住了,傻乎乎问道:师弟,那妖妃妲己,真的是千年狐狸所化?

    陈星轻咳一声,坐直了身子,不说话了。

    李淳风又一次被吊得七上八下,他这个师弟真的是太坏了,李淳风悲凉想道,他真的很想知道啊!

    不管如何,日后得了空,一定要让陈星把剩下的话本说完。

    两个徒孙终于静下心来,肯听他说话了,孙思邈也不再卖关子,正经的授起课。

    陈星二人听得极为认真,陈星自己早就把这本书翻烂了,虽内容有些出入,但大抵都没变,孙思邈只讲了一小节,他便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以前不明白的地方瞬间明白了,犹如醍醐灌顶,明白了个通透,受益匪浅。

    相比看过学过懂些阴煞皮毛的陈星,李淳风稍逊色些,听得是一头雾水,好几次打断孙思邈,让他重头再讲一遍。

    半天下来,兄弟俩都累得不行,互相搀扶着离开孙思邈院落。

    唔真的是累死我了,这听半天的课,我半个月都不一定消化得了。李淳风自嘲道,实在是太难了。

    难怪小众,没有多少人会,就冲他这难度,就已经将一些愚钝之人挡在了门外,好在他头脑还够用,学起来虽然费力,但也学得进去。

    陈星笑了笑没说话,他也累,却觉得十分兴奋,甚至有些跃跃欲试的感觉,阴煞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如虎添翼,修为会大大提升。

    于是师兄弟俩每半月到孙思邈那修习一次阴煞,同时其他的也没落下,医学,丹学,玄学照样学着,竟比以往繁忙许多。

    而李淳风在正月二十几的时候,便去上任了,进了太史局当了一名修史官。

    大伙头儿都听说是袁天罡的徒儿要来,便纷纷都对这个空降的年轻人很是好奇。

    这袁天罡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听说当初陛下玄武之变时,便向天罡师父请过一卦,是上上卦,还扬言定能心想事成。

    果不其然,不久玄武之变,李世民大获全胜,没多久便登了基。

    关于袁天罡的传说有很多,他的师父孙思邈更不必说了,至于这个徒弟倒还是无名之辈,就不知是何样的人。

    李淳风刚到,就同各位同行打了招呼,太史局是个枯燥的地方,年轻人都不愿来这儿,闹腾的李淳风反而喜欢这儿。

    对着陈星几人的嘴笨,再面对年长同僚时,又变得三寸不烂之舌,把那些老头儿哄得高兴坏了,也十分喜欢这个嘴甜的晚生后辈。

    李淳风的宦海生涯开始了,开头倒还不错。

    淳风啊,你婶婶给我装了一袋子糕点,我吃不完,你要是饿了,便自己来拿啊。一位年过半百的同僚,将一包糕点放在了明面处,示意李淳风要吃自己来拿便是。

    李淳风淳朴的嘿嘿一笑,搓了搓手道:这怎么好意思呢

    这有什么?那位同僚满不在乎的摆手,要吃便来拿,不要同我客气。

    这那就谢过林叔了。李淳风挑了几块,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处理公务,结果屁股还没坐热,糕点也还没吃完,有人来找他。

    将几块糕点胡乱一塞,李淳风懒散的咀嚼的踏出了办公地方,往大门方向走去,远远便瞧见一人直挺挺的站着。

    李淳风走进了才发现,原来那人是李德謇,他来找他干嘛?

    是你嗝,找我?好不容易将糕点咽下,李淳风张嘴打了个嗝。

    李德謇皱眉看着李淳风,这人竟明目张胆在上职的时候吃东西?!

    是不是你找我?李淳风等了半天,李德謇都未曾开口,就用十分嫌弃的的眼神看着他,这家伙是故意来找茬的吧?

    你是故意的是不是?李淳风怒瞪着李德謇。

    李德謇别开眼去,眉头皱得紧紧的,道:是太子殿下听说你入朝为官了,便让我前来恭贺你,顺便将这东西交给陈道长。

    李德謇手机拿着两份东西,一份给李淳风祝他为官之喜,另一份便是李承乾精心准备送给陈星的礼物了。

    那刚刚问你半天怎的不说话?李淳风没好气的将盒子扯了过去,冷眼看着李德謇。

    这人不仅脑子不灵光,同时还是和哑巴,就冲他这半天憋出一句话,他便不想与他呆在一处了,实在是闷得慌。

    李德謇又沉默了,就这么静静望着李淳风。

    李淳风大李德謇几岁,但李德謇长得人高马大,李淳风同比起来他的身材还是廋弱了些,竟不比李德謇,看得他有些气闷。

    李淳风冷哼一声,抱着两个盒子走了,一刻也不想多待。

    李德謇一脸莫名,这人怎的说生气就生气,真是古怪得很,难道修道之人都是如此的?

    李德謇茫然的抓了抓脑袋,这着实让人费解,但既然东西已经送到,他便可离去,管这傻子抽什么风。

    俩人天生气场不合,两看两想厌,根本处不到一起去,以后要是都帮李承乾了,俩人怕是要打起来。

    唐朝官吏十天轮休,李淳风在城里租了套小房,平日要去太史局当值的话,便住在城里,休沐日便回终南山。

    李淳风还是很想师父和师弟的,这还是第一次离开道观这么久,城里什么都好,真正当成家的还是道观。

    师弟,我回来了!李淳风风尘仆仆带着一身寒气踏进门。

    陈星正拿着罗盘龟壳推演东西,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城里一切可都还习惯?太史局里可有人为难你?

    李淳风摇头,拍着胸脯自夸道:哪可能呀,你师兄是什么人,怎会被人欺负去?同僚的各位前辈,对我别提多好了,我在局里人缘最好了。

    陈星将手头东西放下,用钳子拨弄了几下碳火,让其烧得更红,李淳风感觉周身寒气,瞬间被驱散了,师弟真是好啊!

    师弟李淳风瞬间被感动了,伸出手想摸陈星的头,被陈星躲了开去。

    陈星拨弄演算了半天,手早就冰凉了,主要是给自己烤火,顺便给李淳风驱寒的,看李淳风那么感动,他也就没戳破。

    你心心念念的太子殿下,让我给你送东西来了。李淳风也不卖关子,直接开门见山的道,从怀里掏出一个不大不小的木盒子,递到陈星面前。

    难怪之前看李淳风胸前鼓鼓的,原来是塞了这玩意儿。

    太子让你给我的?陈星将东西接了过去,上下看了看,就是一很普通的木盒子,摇晃了几声,里头还有声响,也不知装了什么。

    嗯。李淳风烤着火,胡乱的着头,准确说日李德謇那个哑巴给我的。

    说起这人,李淳风真是一肚子火气,和他说话是真的费劲,他都恨不得钻进他肚子里,提前知道李德謇要说的是什么,不然等他说话,他怕自己会被气死。

    陈星见李淳风不知道想哪儿去了,竟满脸怒容,无奈的耸了耸肩,看来师兄在宫里并不像他说的那般一帆风顺,现在这不就遇到麻烦事儿了?

    坐回桌子旁,慢慢的将木盒子打开,里头有着一封信,还有一支白玉簪。

    玉簪很普通,上头有着梅花纹饰,泛着灵气的荧光,竟不是凡品而是个低等宝器,相必李承乾花费了不少心思,给他寻来这物。

    恋耽美

章节目录

大唐第一相士(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木寒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寒霏并收藏大唐第一相士(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