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太子殿下也太不经逗了!

    第78章

    袁天罡又在宫里住了几日,长孙皇后的胎向稳定后, 孙思邈便准备回终南山了, 袁天罡随行,

    还把李淳风也给带走,却没和陈星说一声。

    师父,你们这是要把我抛弃了吗?陈星哭笑不得, 刚从李承乾那儿回来,就得知李淳风已经被袁天罡叫去了, 原来他们三个要回终南山了,

    却没和他说一声。

    陈星又匆忙的将手中东西放下, 赶到孙思邈和袁天罡的住处, 因着为了医治长孙皇后,为了方便,俩人虽没住在后宫,

    却也离长孙的住处不远,但离李承乾的东宫就有些远了。

    待陈星赶到时,祖孙三人已经将包袱收拾好了。

    见到陈星,李淳风眼睛发亮道,趁着袁天罡不注意还给陈星一个眼色, 让他赶紧讨好师父, 怎么会呢,师弟肯定是要同我们一起回终南山的,

    你说是吧, 师父?

    袁天罡没吭声, 孙思邈也摸了摸胡子站在一旁,这回他没站在陈星那边,而是同袁天罡站在了一处,他也不想陈星当官,当然没好脸色。

    袁天罡没理会他,陈星也不尴尬,脸上依旧带着笑,踏进了房门道:师父待会就要走吗?

    袁天罡终于拿正眼看了看他,冷哼道:现在!

    这样呀陈星拉长声音道。

    袁天罡上下扫了陈星几眼,刚想开口问陈星要不要一起回去,陈星便垂眸道:如此,那徒儿送你们出宫吧!

    袁天罡脸色立马变黑,转身就走,再也不看陈星了。

    孙思邈叹息一声,你啊你,真的是倔驴一个!

    也不再多言,摇了摇头,起步跟上自己袁天罡的步伐。

    待师父和师祖都走了后,李淳风抿着唇,喘着粗气道:你服个软就那么难吗?!!你没看到师父被你气的,刚刚他都要带你回终南山了,你怎么就说了那样的话?

    陈星笑着往后退了一步,掏了掏耳朵,我知道

    你知道还说?李淳风拿着包袱朝陈星甩去,他非得教训教训这个欺师灭祖的家伙。

    陈星被李淳风打得绕着桌子跑,举起双手道:我又不是不回去,只是太子那边还有些事要处理,你们先走,过个两天我自己回去。

    那你干嘛不早说?李淳风将包袱放好没好气道,没看到袁天罡嘴都快气歪了么,就是被这小王八蛋气的。

    师父给我说话的机会了吗?陈星无奈的摊了摊手,他话还没说完,袁天罡就转身出去了,根本连个解释的机会都没有,说到底他还是气他留在朝中当官。

    李淳风想想也是,这师徒俩真是冤家,行了,我得赶紧去了,那你办完事可要回终南山啊。

    陈星满口答应,元宵过后才上职,所以还可以在终南山小住几日,以后回观里的时间就更不多了。

    李淳风也走了后,陈星静静的站了一会,脸上的笑意消失了,若有若无的叹息了一声。

    殿下你将我给你的话本看完了吗?陈星悠闲的半躺在椅子上,手里抱着一个暖炉,合着眼说道。

    正在练字的李承乾不解的看着陈星,什么话本?

    陈星掀了掀眼皮,定定的看着陈星。

    李承乾拧着眉头仔细一想,立马想了起来陈星说的是何物了,拍了拍额头道:噢,还没看呢,放在那个柜子里了

    说到后面李承乾声音渐渐的小了起来,脸上莫名有些挂不住,清咳了几声。

    陈星轻笑了一声,殿下无事的时候可以看看。

    好的。李承乾点头应道,他这是忙忘了,也是被陈星叶子小人吸引了大部分目光,便将话本忘了。

    陈星闭着眼假寐,李承乾在练字,屋里只剩煮沸茶水的咕咚声与毛笔落在纸张上沙沙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陈星半睡半醒时听到李承乾在和宫人说话。

    殿下,太上皇派人来说,想见您一面。宫人低声道。

    李承乾顿了顿,过了一会道:除了这个还有说些什么吗?

    并无。宫人有些迟疑,斟酌了下道,太上皇不仅请了您,似乎还将越王殿下请了过去。

    李承乾停下了笔,凝神道:越王去了吗?

    去了。宫人将头深深低着道。

    良久才传来李承乾声音,下去吧。

    宫人如负释重,重重的磕了磕头,方才转身离去。

    陈星睁开了眸子,望着不远处的小身子,眼底泛起一丝心疼,轻声唤道:殿下你要过去吗?

    李承乾对着陈星笑了笑,泰儿在那儿了,我去作甚?

    又重新拿起搁置在一旁的毛笔,有条不紊的继续写着字,我之前将祖父惹生气了,还是不要到他跟前碍眼,更于太上皇身体不利。

    陈星怔了怔,失笑的摇了摇头,看来他的担心是多余的了,李承乾真的长大了。

    不久传来喜讯,李靖率领的大军,大胜突厥,李世民得出一趟京城,李承乾便忙了起来,陈星这时候要回终南山了。

    父皇这几日都将政事交给我,二月他要离京,京中一切事宜都由我处理。李承乾苦着脸说道,这几日他都是早早的到父皇那接手他处理过的政务。

    好在还在正月里,要处理的东西并不多,现在还忙得过来,就这个时候陈星还要离开他,李承乾不乐意起来。

    陈星没东西可收拾,将几本书籍放在几件衣服上,将其打包好道:我这就是去几日,过几天也就回来了。

    这可是你说的,就给你三天时间!李承乾认真的道。

    陈星没绷着脸,笑出了声,这么舍不得我?

    不是!李承乾连忙否认道,你马上就要上职了,我是怕你到时候误了时间父皇治你的罪,我可不会帮你求情。

    是是是,臣一定铭记在心,会记得回来的。陈星躬身连连道是,李承乾这才满意了。

    陈星将包袱背好,对李承乾摆了摆手,便不再耽搁,离开了。

    李承乾却倏地心下一慌,疼得他心口发疼,重新抬头时,门外面已经没了陈星的身影。

    李承乾只好闷声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这才将那口郁气拍散了些,但一天心下都是不舒服的

    好不容易挨到了晚上,李承乾都已经睡下了,李德謇匆忙来报。

    殿下,陈星出事了!

    第79章

    陈星心里惦记着师父,上回袁天罡就已经气得不轻, 本来他说过几天就能回去看他们,

    没想到在李承乾那儿耽搁了那么久, 所以今天他必须回去了。

    陈星急步匆匆的从李承乾宫里出来,李承乾心疼他, 怕他赶路累, 特意为他准备了马车,结果刚出了东宫, 就碰上了李泰。

    李泰这时候还是越王,过不了多久就要被封为魏王了, 他的皇兄皇弟逐一离京, 去了封地。

    只有他,只有李泰常年居住在京师。

    李世民待他不一样,一直都特许他不之官, 无论是何封号, 都是不之官,同皇太子一般, 留在京城,

    不必到地方去任职,这也是李承乾忌惮这个弟弟的原因。

    不得不多想, 他的父皇是不是有其他的想法, 想把他废了, 立弟弟李泰为太子, 这才有了后面两兄弟为了那至尊的位置, 争得你死我活。

    陈星回神,眼睛动了动,冲李泰行了一个礼,侧躬着身子,让李泰先行。

    太丞这是要往哪儿去?李泰胖嘟嘟的小脸,堆满了笑意。

    他知道眼前这人深受父皇喜爱,从昨天晚上李世民对陈星的态度,那些大臣的脸色来看,他应该与其交好,为日后的事做打算。

    陈星眼底闪过一丝讶意,本以为李泰不会与他说话,直接走过去的,没想到他会停下来。

    但陈星便很快恢复自然的神色,低声应道:臣要回观里一趟

    李泰点了点头道:也是,你这在宫里已经多日了,定是有些繁琐的事要处理,那还是赶紧回去吧。

    陈星心里疑惑更甚,李泰态度怎的变得这么好了,以前哪次不都是高高在上耀武扬威,不把他们这些平民百姓放在眼里的,这次态度竟这么好。

    但陈星也未多想,微微露出一抹笑,便躬身退下了。

    陈星拎着小包袱,快步走着。

    殊不知站在他身后的李泰正用一种难以述说的眼神看着他,眼睛深处,如同一团浓墨一般,化不开更看不透。

    待陈星身影消失,李泰这才收回目光。

    一旁伺候的小太监都快被吓死了,谁能想到他的主子才十一岁,那眼神足矣让大人胆寒。

    殿殿下,我们还去太子宫里吗?小太监哆哆嗦嗦的道。

    李泰看了他一眼,抬起自己的小胖手,看着说道:大哥想必在忙呢,我们就不去打搅了,回宫吧。

    太监连忙应道:是

    一行人就到了东宫门口,没再进去了,就又离开了。

    陈星坐上马车出了宫,李承乾给他配了一个车夫和宫人,都是第一次见面,陈星对这俩人不太熟悉。

    宫人倒是认识他,态度卑谦将车帘子掀开,太丞来了,奴婢在此恭候多时了。

    麻烦了。陈星微微一笑,他官职低,这宫人大可不必这样,他这是看在李承乾面子,是太子提前吩咐下的。

    太丞哪里的话。宫人连连摇头,往后退了退,态度越发的卑谦,这是奴婢的本份,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先上车吧。

    陈星点了点头,将手里的包袱递给了宫人,先一步上了马车。

    之后那个宫人也跳了上去,并没有进车里而是坐在车辕同车夫坐在一起,一切都准备好后,命令车夫赶着马车,几人一起向远处驶去。

    马车内部布置得十分舒适,陈星感叹李承乾的细心时,心里也泛起一丝甜意,自己待对方的好,总算没有白费,李承乾待他也是一样的。

    陈星靠着小枕头,抱着一个汤婆子,盖着厚厚的毯子,翻开起放置在一旁的书籍,小案桌上放置熏香与滚烫的热茶。

    陈星舒服得眯起了眼,也不知是马车布置得太过舒适,还是陈星累了,竟有些困了,马车并不快,也就没什么颠簸,加快了陈星的困意。

    陈星打了一个哈欠,掀开帘子一看竟还没出城,时间还早,也就将枕头放平,蜷缩着身子,合上了眼。

    车里香气扑鼻,陈星也睡得香甜,马车上的铃铛清脆的响着,摇摇晃晃朝着远方驶去。

    第80章

    也不知过了多久, 陈星睡得昏昏沉沉, 明明感觉自己睡着了,

    却又能听得到车轮子转动的声音,车檐上摇摇晃晃的铃铛声,甚至连宫人和车夫的交谈声都能听到,但自己的眼睛却睁不开,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压在胸口,

    让他喘不过气来。

    陈星心知这是鬼压床了, 倒也不惊慌, 这事他以前也经历过,甚至还知道, 有人就是被这样活活憋死的。

    陈星正要奋力的睁眼,因为只要自己睁开眼,那便什么事都没有了。

    可这回不同, 无论他怎么用力, 眼睛依旧是睁不开, 好似有人用胶水将他的眼睛粘上了。

    这时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陈星试图动手指, 或者翻身让自己从睡梦状态中醒来,依旧是不能。

    心下焦急,就是他想咬自己的舌头, 刺激神经都做不到。

    嗬嗬嗬

    陈星发出悲吼声, 从外头看去, 如同一个瘫痪之人, 在苦苦挣扎,动了半天,依旧还在原地。

    双眼紧闭,双手双脚动弹不得,连最基本的说话都不能开口,何其可悲。

    宫人默然的放下车帘子,沉声道:我们这么做好吗?

    他并不认识陈星,只在东宫远处见过几面,远远瞧着是个温和的人,不会同下人拿乔,将自己的位置摆得很正。

    按理说他是太子请来的贵宾,理应享受主子的待遇,别人也不会说什么,陈星却没有,一是一,二是二不会故意仗着太子势去欺压宫女太监们。

    可惜了

    宫人摇了摇头,这样的人,本应隐于山野活得自在,不应掺和皇家斗争,现在便落得这般下场。

    正是那赶车的车夫,抬起头来,是个中年男子,完全没有之前的苍老模样,反而精神得很,声音沙哑,低声笑道:呵呵没有什么好不好,他不死,死得就是我们!

    可太子殿下对他如此看中,到时怕是也不会放过我们。宫人还是有些担忧道。

    并不是怕陈星死不了,就算他死不了,也如同废人一般,连那小小的九品芝麻官都当不了,更别提掀起什么风浪来,怕就怕太子那关过不去,会找他们麻烦。

    太子年岁尚小,不足为虑被宫人这么一提点,车夫精神也紧张了一瞬,他不是怕李承乾而是李世民,那个九五之尊的人。

    陈星刚刚在年宴上崭露头角,被李世民亲自点将,这后脚就出事了,难以不让人多想,届时少不得吃番苦头。

    车夫一咬牙,扬起马鞭狠狠的拍了马屁股,将已经上了终南山的马车往另一条小道驶去。

    宫人被吓了一跳,低吼道:你这是作甚?!

    与其都是死,还不如拼一拼,要死一起死。车夫咬着牙面色发狠,驾着马车,不听劝阻,一意孤行的往草堆里跑,低矮的灌木被压倒了一片。

    片刻后,宫人终于可以看清面前的路,面前哪里有路,那是一处断崖,离他们不到百米。

    啊

    给我停下,快给我停下!宫人惊慌失措的想要将牵着马匹的缰绳拉回来。

    车夫的劲可不是他一个太监能比的,不仅没有抢回来,还被车夫一脚踹下了马车。

    由于车速太快,宫人翻身滚了好几圈,浑身都被小石子压出了伤痕,甚至一只手还脱臼了,疼得他直抽气。

    恋耽美

章节目录

大唐第一相士(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木寒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寒霏并收藏大唐第一相士(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