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之后他似乎是上瘾了,每每都会梦见陈星,还总做这样那样的事,醒来后总是遇到尴尬的局面。

    害得那段时间绿萝和红叶两个看他的眼神都变了,整日红着脸嘀咕着,甚至还交代东宫膳食房,给他做补精血的药膳。

    想到这,李承乾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

    没有的话,殿下脸红什么?陈星摩擦着下巴,一双凤眸微微眯起,殿下莫不是做了什么?您这么大,应该通人事了,又是太子,身份尊贵,身边伺候的人不少,莫不是背地里和宫女们

    陈星的话还没说完,便被面色通红的李承乾一把捂着,李承乾羞赧的道:你,你别说了

    李承乾的脸从脖子一直红到耳朵尖,浑身都散发着害羞的气息,陈星的年纪明明没比他大多少,整的就不害臊的说出这样话。

    陈星眼里满是笑意,含糊道:不会被我猜中了吧?

    真没有!李承乾羞恼道,面色沉静了下来,我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再说我年岁不大,若是过早接触这些事对身体不好,再者

    李承乾抬眸看了他一眼,声音十分低沉,几乎小得听不清,要和也是和你

    陈星是听得清清楚楚,却当没听见一般,依旧淡笑的望着他。

    李承乾移开了自己的手掌,却舍不得离开那张殷红唇,用拇指反复摩擦着,眼底的神色变了几许,晦暗的看着陈星,慢慢的侧了头。

    陈星眼睛动了动,就当李承乾要亲上来时,伸手一档,直接将李承乾挡住了,轻声道:殿下,你别这样

    星星李承乾愣了愣,面上露出些许痛色,将陈星禁锢在怀里,声音低哑暗沉,有些颤抖道,我

    陈星却连忙用手将李承乾的唇堵住,同样哑了嗓子道:不,不要说了,我知道,我都知道

    李承乾闭了闭眼,将眼底的赤红遮上,紧紧的抱着陈星,仿佛要融入骨血一般。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不让我说出来?

    李承乾心底掀起疯狂执念,这一刻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他的星星对他有朋友之情,兄弟亲人之情,唯独没有他想要的!

    李承乾几乎崩溃的抱着陈星,颓然的想着,至少现在还能抱着他,这就够了,再次睁眼时,红色的眼睛里闪着异样的光芒。

    陈星怔怔的看着这般模样的李承乾,还没等他说什么,绿萝便候在屏风外,轻声的通报道:殿下,皇后娘娘来了

    陈星立即慌乱的移开眼,将李承乾推了推,却没推动,要是被皇后娘娘看见了,那一切都玩了!

    陈星心下难得着急,又使劲的推了推,焦急道:殿下,您别这样,皇后娘娘来了!

    李承乾却依旧固执的抱着他,反正陈星的力气没他大,比他需长几岁也是白长,力气就像猫一样。

    李承乾嘴角微微勾起,眼角还泛着粉色,对着绿萝扬声道:知道了

    陈星一见他这样,便知他是故意的,只好服软低声哀求道:您羽翼未满,若是被娘娘发现您喜欢您的太子之位怕是不保,臣就万死难辞其咎,殿下不要做傻事啊!!

    喜欢什么?李承乾依旧抱着他,不依不饶的追问道。

    陈星不可置信的睁大眼,曾经是多么听话的小孩儿,如今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这是要逼他!

    明明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何时变的竟然不知道,哪还有以前的聪明伶俐可人的,简直就是个地痞流氓!

    殿下!!陈星耳朵尖,已经听得见脚步声和长孙皇后的说话声,可见他们已经进了外殿了,更加用力的挣扎着,可就是挣扎不开李承乾的束缚。

    问你话呢李承乾声音温柔,在陈星耳边轻轻问道,喜欢谁?

    脚步声越来越近,陈星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憋着气,红着眼睛颓然道:喜欢我

    李承乾愉悦的笑了,只听脚步声已经迈过里间门槛,离他们就隔着几道屏风了,李承乾的手松了松手。

    陈星本以为这事就这样过去,没想到李承乾竟飞快的俯身,在他唇上落下重的一吻。

    陈星惊恐的瞪大了眼,李承乾他这是在什么?!脚步声已经就在耳边了,陈星几乎已经绝望的攥着李承乾的衣袖他还敢这样做?

    陈星甚至已经想好,到时该如何保全李承乾,好在他们并没有真正在一起,那他被处死,李承乾也不会那么伤心,现在的他已经有了独挡一面的本事,再如何也不会落到上一世的局面。

    陈星心里十分愤怒,这不是他的本意,是李承乾强迫他,本应奋力的将李承乾的推开,可到头来心底想的都是如何替李承乾周旋,替承担这一切,这不是喜欢,不是爱吗?陈星有些迷茫了

    你们在干什么?长孙皇后温柔的声音响起,带着一抹疑惑。

    李承乾侧过身子,将他身后陈星让了出来,晃了晃手中的帕子,刚刚陈星眼睛进沙子了,我正帮他吹吹呢。

    长孙皇后刚刚就看到李承乾同陈星站在一起亲密说着话,陈星的脸微抬着,眼睛瞪得极大,还泛着红色,还以为是李承乾欺负人家呢,原来是眼睛进沙子了,难怪眼睛红了。

    怎么不注意些呢,近日来风大,没事就不要开窗了。长孙皇后并没有往其他的地方想去,俩人感情好,她很早之前就知道,举止亲密些也正常。

    良久陈星才回过神来,茫然的眨了眨眼,半跪在地上,难得有些失态,双手颤抖道:参见皇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长孙不知道两个小孩儿怎么了,但陈星眼睛红红的,身子又有些颤抖,以为陈星是疼极了,慈祥的道:抬起眼来,让我瞧瞧。

    陈星摸了摸眼睛,将忍不住溢出来的泪水拭去,哽咽道:没事,只因刚刚同殿下下棋来着呢,突然一阵狂风吹来,就被风迷了眼,现在已经没事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长孙坐在一旁的椅子上,连忙让贴身的宫女将他扶起来,无须多礼,既然不舒服,就不必跪着了,先坐着吧。

    陈星垂着头,站起了身,闷声道:谢娘娘

    李承乾侧眼看了看陈星,头一次见陈星失态,知道自己刚刚是真的把他吓到了,只差一点便被母后看到。

    他倒是不怕,可星星不一样,他心里似乎藏着事,唯有这样硬逼着,才能让他同自己温存片刻。

    李承乾心底甚至阴鸷的想着,日后他当了皇帝,陈星还是不愿同他一起,就是绑也要把他绑在床上,不给任何逃走的机会。

    李承乾心里的疯狂执念,陈星想不到,他心里充满了委屈和愤怒,李承乾当他是什么?!随意玩弄的男宠吗?

    要是真被皇后娘娘看到他们两个男子,亲密抱在一起,嘴还贴着嘴,那这些年的努力皆付诸东流,甚至会落入万劫不复的境地,李承乾简直混蛋!

    长孙皇后喝了口茶后,拿着帕子压了压嘴角,将自己的来意说了,陈星在这正好,以免得我多跑一趟,城阳最近夜里有些闹腾,太医看了也不见好,我想会不会是被什么吓到了,想叫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压惊法子,能让城阳睡得好些,还有治儿前段时间还闹着要见你呢。

    第114章

    陈星正愁没借口离开, 长孙皇后无心的替他解了围。

    没等李承乾反应过来,陈星直接拱手作揖道:是!

    李承乾怨念的看着陈星,星星就这么不想同他在一起吗?

    李承乾也不想想他刚刚强迫了陈星, 强吻了他, 还想他用什么脸色待他,没揍他一顿就已经是看他是皇子的份上了。

    李承乾深深的看了眼陈星,沉下了脸, 随即垂眸道:母后,妹妹不舒服了, 您怎么不同儿臣说一声,儿臣同你们一起过去吧。

    陈星猛的抬头看他一眼, 抿紧唇别开脸看向一旁。

    好好。长孙皇后放下茶杯笑道, 那走吧,你俩一起过来。

    长孙皇后先离开了, 留下陈星和李承乾。

    星星干了傻事却不后悔的李承乾,腆着笑脸凑到陈星面前道。

    陈星冷着脸, 垂头理了理袖子,依旧没说话。

    李承乾讨好道:刚刚是我错了,别生气了啊,走了走了,母后在外头等着我们呢。

    陈星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冷声道:我现在不想和你说话!

    用肩膀狠狠的撞了候在一旁的李承乾, 自顾的走了。

    李承乾眼眸动了动, 轻叹一声, 快步的跟上。

    立政殿里,李承乾抱着自己的小妹妹城阳公主,哄着她玩。

    而陈星正在给城阳公主画定魂符,小小的李治就站在他身旁愣神的看着。

    三岁的他,已经独居一殿,平时由乳母照料着,认识的人除了几位兄弟,也只有陈星了。

    陈星你这是在鬼画符吗?比我写的字还难看。童言无忌,李治站在他身边已经看了半天了,三岁的他刚刚好和案桌一样高,所以陈星写的字他看得见。

    陈星笑了笑,轻声问道:小太子已经开始认字了?认几个字了?

    李治带着奶音,傲气的拍了拍小胸脯,软糯道:很多很多。

    陈星将笔放下,伸手摸了摸李治的头,夸赞道:殿下真厉害。

    李治咯咯的笑了起来,两只眼睛眯成一条缝了。

    李承乾在一旁看得眼热,曾经陈星也是这般待他的,看着笑得愉悦的弟弟,一股名为嫉妒的情绪从心底升起。

    面色微黑的将茶杯放下,大步上前,一把将李治抱了起来,曲起手指,刮了刮李治的小鼻子,陈星正在画符呢,咱们不要去打搅他,大哥陪你玩。

    李治踢了踢脚,看了看李承乾,闷声道:你长得没陈星好看,我不想和你玩。

    李承乾心下一滞,这小屁孩儿果然是冲着星星美貌去的,轻轻拍了拍他的小屁屁,一副长辈模样低声教训道:说什么呢你,小小年纪的就不学好,以貌取人,长大还能干嘛?

    李治随即瘪了瘪嘴,拿着眼睛瞅着他大哥。

    长孙皇后刚刚去看了城阳公主,回来就见李治满脸的不高兴与他大哥对视着。

    怎么了?治儿。长孙皇后冲陈星点了点头,温和的问李治。

    李承乾瞪了眼李治,让他别多话,笑着回道:没什么,我同治儿说悄悄话呢。

    李治轻哼一声,将头撇向一旁,快点放我下来!我已经长大了,会自己走路。

    我带你去外面玩。李承乾却依旧将人抱着,明面上笑着哄着,实际暗含警告瞪了瞪他。

    李治委屈的夸着脸,屈服于李承乾的淫威,点头道:好吧!

    李承乾便将小家伙抗在肩膀上,小跑着出去了。

    候在一旁伺候的妈妈同长孙皇后说道:小殿下同太子殿下的关系真好。

    长孙皇后也满意的点了点头,兄友弟恭,是她最希望看到的局面。

    一出大殿,李承乾就将小孩儿放在了地上,从怀里掏出个弹珠,呐,给你,千万别放嘴里吃了。

    本还不高兴的李治眼睛顿时一亮,踮起脚尖扒着他的手掌,手心里静静的躺着五六个弹珠,你哪儿拿来的,星星给你的吗?

    当然是星星给的。李承乾点了点李治的额头。

    李治顿时圆满了,嘻嘻的笑了起来,大哥真好!

    李承乾也忍不住笑了,摸了摸李治的耳朵,就看见小家伙正拿着弹珠弹着。

    一不小心弹珠就从台阶上滚了下去,李治目光顺着那弹珠看去,他的四哥李泰用脚将那颗滚动的玻璃珠挡住了,笑嘻嘻的看着他。

    治儿,玩呢?李泰将弹珠捡了起来。

    李治愣了愣,又看向了李承乾。

    李泰走上了台阶,将弹珠还给了李治,走到李承乾面前,笑着问道:大哥,您怎么来了?

    李承乾轻轻睨了他一眼,给母后请安,我为何不能来?

    大哥为何曲解我的意思呢。李泰站定,俩人就差一岁,李承乾高些,李泰却比他胖了一大圈,笑起来很有福相,但李承乾知道,这笑里藏着刀。

    李承乾轻轻的斜了他一眼,收拢了衣袖,对玩弹珠的李治道:治儿,陈星的符画完了,你进去让他陪你玩吧。

    李治应了一声,却先噔噔噔跑到李泰面前,伸出小手道:把弹珠换我!

    李泰曲起手指弹了弹他的额头,闷笑道:鬼精灵的,拿去。

    李治对他吐了吐舌头,昂着小头颅跑了。

    陈星?他怎的在这处?李泰的笑意淡了,之前的温和面容瞬间没了。

    李承乾垂眸冷淡道:母后命他过来的。

    李泰一怔,随即看向李承乾淡笑道:他爬得倒是够快,短短一年多的时间,从一个乡野小道士上到了太常寺少卿,大哥你好手段。

    李承乾连一个眼神都不想给他,这是陈星的本事,同我何干系?

    真无关系?李泰目光紧紧的盯着李承乾,不错过他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你同他关系密切,他也是唯你是从,他日成了父皇身旁的重臣,大哥便又多了一条臂膀,弟弟可有说错?

    李承乾冷冷的看向李泰,一字一句道:弟弟有话,直说便是。

    我想请教大哥李泰声音轻柔低哑,这三年来,是不是就是这个陈星让你一步步获得父皇的信任,母后的宠爱?

    弟弟想多了。李承乾声音冰冷的回到。

    一片梧桐树叶落到了李承乾肩膀上,李泰伸出两指将那片树叶拿了起来,并飞快的在李承乾肩上点了两下,看来陈星是个宝贝啊,弟弟也想

    李承乾没有察觉到异样,反而是听到他说的话,面色瞬间变冷了,目露寒光的看着李泰。

    恋耽美

章节目录

大唐第一相士(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木寒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寒霏并收藏大唐第一相士(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