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李淳风才发现自己对李德謇的感情,在不知不觉中,竟已经这般重了。

    好不容易熬过那段日子,与李靖的关系虽没有缓和,但也没恶化,就这么不瘟不火的,直到他随大军出征。

    刚开始李靖对他也是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在三年征战过程中,彻底改变了李靖对他的观念。

    归京后,得到了李靖首肯,同意了他们的事,简直比李淳风封了侯还要高兴。

    李承乾登基后,李德謇变成了守卫皇宫的侍卫大统领。

    那天李淳风特意寻到了李德謇,俩人站在宫城边上,望着下方的景色。

    答应了李淳风道。

    李德謇轻笑,寒星目亮了几分,谁答应了?

    李淳风羞涩的垂下头,父亲答应了。

    李德謇大笑,揉了揉李淳风的头发,揽着他一起望着城楼下人来人往繁华的街道。

    两个相拥的身影,在落幕的夕阳下,亲密无间,越拉越长。

    第150章 番外四

    陈星睡得昏昏沉沉, 身上好似压了块千斤重的石板一样,

    让他喘不上气来,李承乾的死时一幕袭上心头, 让他痛不欲生。

    人都有老的时候, 李承乾和他都不是恋权的人, 李治到了可以独自撑起一片天地的时候, 他们效仿李世民禅让退位,

    将原本就属于李治的皇位还给了他。

    他们便离开的京师,到全国玩去了, 李淳风本就是喜欢玩的人, 李德謇又怕他的前主子出意外, 非得跟着才放心。

    于是原本的双人行,变成了四人结伴游历, 几乎各国都走了一遍,领略不一样的异域风情,到了晚年他们才回到京城定居。

    俩人重病卧床时,床前跪着的弟妹们,和他们的子女。

    李承乾看上去竟比陈星还苍老些, 死时嘴里一直念叨着的都是陈星的名字, 陈星也苍老躺在床上得动弹不得。

    但比李承乾多了口气, 他想看着李承乾走,前世让李承乾看着自己死, 这一世换成他来送李承乾最后一程。

    李承乾心满意足的闭上眼, 陈星却是心痛得闯不过气来,

    原来看着爱人去世,竟是这样的感觉,陈星靠在李承乾身边,难受的闭上了眼,也陷入了沉睡当中。

    之后便陷入这个梦里,在混沌世界浮浮沉沉,突然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响起,在呼唤着他。

    小星星

    那声女声见他没反应,又唤了一声,小星星,你睡了三天该醒了!

    猛的一下,混沌世界裂开了一条缝,光线照了进来,陈星皱着眉,慢慢睁开了眼。

    视线一时没有对上聚焦,只能模糊的看着眼前人。

    对方见他醒了,兴奋的将他扶了起来,担忧道:小星星,感觉怎么样?

    陈星晃了晃头,又闭了闭眼,再次睁开时,才发现眼前是既熟悉又陌生的环境,竟是他第二世居住的那个出租屋,而站在眼前的女人,是隔壁洗剪吹一条龙服务的阿梅,带着温和的笑意,看着他。

    阿梅

    阿梅不是已经死了吗?!

    他也死了,被枪打死的,难道他又回来了?

    陈星猛的站起身,摸了摸自己的额头,那里光洁如初,并没有枪子穿过的痕迹。

    噗,你怎么了?阿梅好似看神经质一样,看着陈星,觉得他现在的动作很好笑,就像被什么吓到一样。

    现在是什么日子?陈星猛的回头,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唔xxx年7月21号呀,你到怎么了?阿梅惊诧不已的看着他,难道是因为发烧烧坏了吗?

    7月21号陈星站在镜子年前,慢慢攥紧了手,他记得自己就是在这年的7月19号死的,现在已经21号了,难道一切都过去了吗?

    还是第二世都是一场梦,一场时间很长的梦?

    阿梅又突然笑了起来,或是你还是在意你的名字和历史上第一位男后重名了吗?

    陈星猛的看着阿梅,那些不是梦?!那便是他的第二世!

    继而又慢慢勾起了唇,心中顿时有了某种预感,他似乎还会再与李承乾相遇。

    看到面色阴晴不定的陈星,阿梅抖了抖身子,既然你没事了,我就先回去了。

    阿梅,你是哪里人?陈星突然问道,

    阿梅顿了顿身子,笑道,川里的,有空做一顿川菜给你吃。

    陈星心下有了计算,释然的笑道:嗯,那你先回去吧。

    第一世他之所以会死,是那些人以为他知道阿梅家乡的宝藏的位置,那个宝藏是一个被贬王爷的陵墓,而他不过是阴差阳错的死了,这便是第二世的由来。

    虽然从卦象上看,他和李承乾还有一世姻缘,却不知何时相见,只好每日的摆摊出摊,当他的江湖神棍。

    夏日炎炎,全身都容易出汗,也不想出去摆摊了,稍微收拾了一番,踢踏着个拖鞋上了街。

    大学城附近有学生步行街,陈星经常无事就会到处逛逛,今日也不例外。

    阿梅听说他要去玩儿,便闹着要跟着陈星去。

    陈星看了看穿着暴露的阿梅,闭了闭被刺到的眼睛,把衣服穿好!

    阿梅倒是不在意,拉了拉那两条吊带,抖了抖道:有什么好害羞的,臭弟弟!

    陈星被她恶心得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闭眼不耐烦道:行了行了,走吧!

    阿梅咯咯的笑了起来,张着好似要吃人的红唇,陈星默然无语的在前头走着。

    俩人容貌都不差,回头率自然高,主要是阿梅穿着太过暴露,一看就不是正经人,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是做什么的。

    继而对陈星摇了摇头,长得这么帅气的男人,女朋友竟是个坐台的,也不知这眼睛往哪长了。

    姐弟二人一路吃玩了下去,到了步行街岔路口,发现那处竟围了许多学生,里三层外三层的,议论纷纷。

    唔,弟啊,那里干嘛呢?阿梅嘴里吃着梅子,含糊的问道。

    陈星捂着自己的胸口摇了摇头,这出跳得那般的块,是他想的那样吗?

    陈星慢慢朝人群挤了进去,想听听他们在议论些什么。

    哇,这什么车?是哪个报价三千五万的阿斯顿马丁最新款吗?

    好像是,这车刚预售全球都没几辆呢,怎么会在这出现了两辆。

    哎,鬼知道,说不定是来炫耀,然后包女大学生的。这人说话变得有些猥琐,嘿嘿的笑了起来。

    而女生们,却突然尖叫了起来,啊啊啊,这是某个大明星吧!长得这么帅!

    那大长腿一迈出来,我脚都软了!!

    那英气的脸,甩那些奶油小生几条街了。

    就是就是,长得真是太帅了!

    突然周围寂静了几分,又大声喧哗了起来,只见从车里上下来俩人,其中那个长得像明星一样的人,往外人群走去,人群又开始喧闹了起来。

    陈星和阿梅不明所以,看着人群往他哪儿移动,只好往后退了几步,结果这时才发现,人群已经给他让开了,而远处有一熟悉而陌生的人,默默的看着他,那眼底浓厚情绪,只有他能看懂。

    俩人一直对视着,谁也没先开口,直到眼睛都看酸涩了,陈星红着眼,动了动嘴唇道:是你吗?

    对方没有说话,而是冲陈星张开了手,满脸笑意的看着他。

    陈星抿了抿唇笑了笑,将手中的东西扔了,冲了上去,对方稳稳的将他接住,抱了个满怀。

    星星嘴里轻声呢喃。

    陈星眷恋的蹭了蹭对方的脖子,低语道:是我!

    李承乾愉悦的眯起了眼,就这么将陈星抱回了车里,我现在叫李乾,一醒过来,就按记忆里的地方寻了过来,在这儿等着你。

    陈星眯眼笑了起来,在李乾脑门上印了一口响亮的吻,嗯,我知道。

    周围的人倒吸一口凉气,任谁看到两个模样俊郎的男子抱在一起,也不可能无动于衷的。

    而同陈星一起过来的阿梅和李承乾一起下车的男子,同时石化成雕像了。

    陈星和李承乾哪还顾得了其他人,坐上车后,就扬长而去了,速度快得惊人。

    阿梅好一会,才将自己惊掉的下巴扶了回去,另一石化的男子也是,回过神来后,连忙上了自己的车,追了上去。

    结果发现李承乾的车竟然是往酒店开去的,吓得他差点把油门当刹车踩了。

    我滴乖乖,他保证明日的娱乐新闻头版头条肯定是他家李少,标题都都替他想好了。

    #李氏集团太子爷深夜飙车与某男酒店开房#

    好友捂了捂脸,又惊又喜,这下是真的有好戏看了!

    深夜,重逢的俩人稍稍停息片刻,李承乾执着般的抚摸着陈星光滑的后背,不时的亲亲那已经肿起来的唇。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陈星喘|息着问道。

    几天前。李承乾紧紧的搂着陈星,一刻也不想与他分开,又想起了之前的那一幕,那女的是谁?

    陈星还没缓过劲来,有些失神的望着李承乾,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李承乾狠狠的在他身后翘挺处拧了一下,问你话呢!

    李承乾唔的痛呼了一声,蹭了蹭李承乾张了短胡茬的下巴,轻哼道:是住在我家的隔壁误入歧途的一位姐姐。

    李承乾被陈星磨着磨着,又有火气涌了上来,想着那穿着暴露的黏着陈星的女字,便想给李承乾一个小教训,钳制陈星胯骨,狠狠的撞了进去。

    让本就迷糊中的陈星再也想不出其他来,与他一起共沉沦。

    俩人厮混了几天,雷厉风行的李承乾,大张旗鼓的带着陈星去了公司,又带回了家。

    远在海外旅行的父母自然收到了消息,抽空打了个视频电话回来。

    baby,听说你找了个小男朋友?李乾的母亲包养得非常好,若是不仔细看,还以为是李乾的姐姐呢。

    嗯。李乾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母亲捂唇娇笑的起来,让我看看呀!

    一旁看着的陈星,慢慢的蹭了过去,到了镜头里,拘谨的同李乾母亲问好,阿姨你好。

    这是个漂亮的孩子。视频的女子又笑了笑,同李乾说道,你是成年人了,你做的决定我和你父亲没有意见,别听公司的老家伙瞎说。

    谢谢您。李乾难得露出了一抹笑意。

    对面的女子反倒是不习惯了,寒暄了几下,便挂了电话。

    过段时间,我们再补办一个婚礼吧?沉默片刻后,李乾突然道。

    陈星挑了挑眉,打趣道:这么快?

    李乾眯起了眼,将陈星压在身下,意有所指道:我快不快,你不是知道么?

    陈星动弹不得,求饶的笑道:不快不快,快把我放开。

    这沙发不错,今日就在这做一次吧。

    半昏半醒的陈星,只来得及骂声禽|兽,就又人事不知的昏了过去了。

    恋耽美

章节目录

大唐第一相士(穿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木寒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寒霏并收藏大唐第一相士(穿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