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宠与公主_新 作者:瓶瓶

    微软的阳具瞬时间硬了起来,已渐渐收缩的甬道马上被迫的撑大——

    她明亮的美眸猛然睁大,以往的经验告诉她身体已经是极限了,接下来就该是疼痛了,“不……不要了……”然刚说出口的拒绝便被他一个狠戾的冲刺堵在喉咙里。

    接下来就是噩梦一般的经历,昏昏沉沉间上方永远是那张因情欲而扭曲的俊脸,似乎永不餍足的欲望一再占有她的身体。

    一直到很久很久,久到她再也发不出任何求饶的声音,久到她昏迷又醒来,醒来又昏迷直至一直昏迷。

    总之当一切结束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还活着时她是十分惊讶的,又庆幸自己竟然没有被精力旺盛的少年给折腾死,尽管身体传来的疼痛感比死了还难受。

    (下一章是写来报复社会的番外,涉及暴力、真活活干死、奸尸,想好再点,接受能力差的人请不要挑战,看了做噩梦别怪我。

    因为过于暗黑我设置的收费稍微高一点,我怕你们太多人看了之后锤我呜呜呜QAQ~)

    【报社番外】奸尸版3700字(血腥+变态高h,慎入!)

    (轻微剧透:前面的片段是后面的剧情,可能会衔接不上。)

    “啪”狠狠地一巴掌打在云麟脸上,瞬间在他白净的脸上印下红痕。

    影麟的手止不住颤抖,从小到大都没舍得打过这个弟弟,她痛心疾首,“你竟然将妖物放出,你知不知道这会害死多少人!”为了制造出接近月芽的机会,他已经无所不用其极了。

    云麟想着不就死了一两个贫民,他救过的数量远远超出这些,不过是让他们稍微回报一下罢了。

    “你真是不知悔改!”影麟不敢相信他竟变成这样,一怒之下家法惩治。

    被惩治后的云麟拖着满身疼痛,黑化的更加彻底。

    他直接去将月牙抓了回来,没有再回麒麟山庄,而是带去了一个独立隐蔽的小屋,谁也无法找到。

    这次不管月芽如何求饶哭喊都不会放了她,随着他无休止的索欢月芽一天天消瘦衰颓下去……

    漆黑的小路似乎看不尽头,月芽捂着受伤的地方粗喘着气,即使鲜血不停的从指缝流出,脚步也丝毫不敢停歇,然而身后野兽般的人循着香甜的血腥味很快追了上来。

    “啊!”头皮一阵被撕扯的疼痛让月芽痛叫出声,身后的人一把拽住她柔滑的青丝一路拖行着。

    被强烈的恐惧感所支配,她绝望的哭叫着,“救命!谁来救救我……不,不要啊!!”

    周围一片黑暗沉寂,只有呼呼的冷风回应她。

    云麟不发一语的将她拖拽回小屋,这才看清那双纯澈的眼瞳里已没有了人类的感情,只有化不开的阴寒和浓烈等待发泄的深欲。

    “为什么要逃?”开口,冰冷的质问,原本清秀的轮廓如今变得阴诡无比。

    他一步步的以雷霆之姿向月芽逼近,强大的上位者气场让他身后笼罩起巨大的黑雾,似要将眼前这个孱弱的女人吞噬。

    泪水早已被惊恐逼了出来,月芽疯狂的摇着头,悲鸣道,“你放过我吧!我……受不了了……”被他打伤的地方还隐隐作痛,几乎每日,这副身体从来没有好过。

    而云麟此刻最听不得的就是这种话,他瞬移上前,速度快到连残影都捕捉不到,一把掐住了月芽的脖子,狠狠的一字一句道,“我,不想再听见这句话!”

    感受脖子上传来的窒息感,她会被掐死的!为保命她下意识催动残存的灵力将云麟弹开。

    因没有防备被弹开的云麟突然露出一抹邪肆玩味的冷笑,再度上前制住月芽,与她拼起了灵力。

    月芽自然不敌,她本来就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连续的欢爱已经耗尽了她体内的灵力,不过片刻时间她便熬不住喷出一大口鲜血,整个人被打在了墙上,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她浑身发软,双手撑了几下地面又倒了下去,一点力气都没有,只能眼神悲戚的看着云麟的黑靴离自己越来越近。

    “真是没用,连这点程度都顶不住。”少年轻蔑的嘲讽,“还妄想从我身边逃离吗?”

    技不如人,她无话可说。

    但这并不是他蹂躏她的借口!“只要能离开你,无论如何都要一试。”

    她的话语让云麟脸色变得阴沉,再度掐住她的脖子将她一把提起,“你还想去找那个妖怪?你就这么贱!”

    “对,妖怪都比你好一百倍!你这个恶心的,伪君子!”月芽死命的踮着脚尖以此能触碰到一点地面寻得一丝喘息机会,嘴里仍然倔强的谩骂,不肯服一丝软。

    “做梦!你只能被我操,被我干!”气急败坏的云麟一把将她扔到床上,随之扑了上来。

    直接撕掉了她的衣服,恶狠狠的冲进她的体内,毫不留情的全根没入,直接将阴茎捅入了子宫深处,让月芽尝到了什么叫一步到胃的滋味,一下子就撕裂了脆弱的花穴。

    有了血液的滋润使得抽插更为顺利,凶猛操弄间带着血性的残酷,他的每一下律动都搅动着五脏六腑,这已经不是欢爱,而是活生生的虐待!

    月芽被折磨得小脸煞白,她死死咬着嘴唇不愿发出半句求饶,将软糯的唇瓣咬的鲜血淋漓。

    看她顽固的模样云麟更加生气,低头看见自己的巨根将平坦的小腹干的隆起,薄薄的肚皮上随着抽动一凸一凸的是阴茎的形状,禽兽的操干似是要把她的肚子捅穿。

    心中又浮起了阴暗恶意的想法,此刻的云麟满脑子都是毁灭性的性欲,已然完全不把月芽当人了。他以指尖为刃伸出手在那光滑的小腹上画了个十字,只见下一秒白皙柔嫩的皮肤就被割破了一个十字型伤口。

    月芽不知他要干什么,微微抬头看向自己的肚子正汩汩的往外冒着鲜血,白的耀眼的雪肤将红色衬得尤为鲜艳。

    见血的云麟更为兴奋,他的瞳孔里闪过一丝狰狞的猩红,然后修长的手指插入那被划开的口子往左右两边用力,硬生生的将肚子上的皮肤撕扯开来。

    痛觉总比视觉晚了那么一秒,当月芽看见自己的肚皮被直接扯开时微张开嘴,下一刻就是直击脑髓撕心裂肺的痛感传入大脑,渗透全身。

    “啊啊啊啊——”凄厉的惨叫在剧痛中变了调,这种痛她再也忍不了。

    云麟却笑了,如清风拂面温润似水,对月芽的痛苦视而不见,甚至很开心的说,“很快我就能插破你的肚皮,然后让我的精液混合着鲜血喷涌而出,一定很美。”说话间,神色里满是癫狂痴迷。

章节目录

男宠与公主_新御宅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瓶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瓶并收藏男宠与公主_新御宅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