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是那些人动作太快了吧。白沐听了就信了,随着神经的松懈,困意也跟着席卷而来,将头轻轻枕在祁渊胸前,闭眼浅眠。

    而抱着他的祁渊眼底一片黑沉,关于暗卫们一事,他并未说谎,据暗卫们所说,当时他们有一瞬间失神了,等回过神来白公子已经不见了。

    暗卫失神?祁渊并不相信这个原因,不是不相信暗卫的话,而是不相信精挑细选经受了种种训练的暗卫,会在执行任务时失神。

    看来,有些东西,还是贼心不死。

    只是这事不方便在外面说,只能等回去再和白沐细谈了。

    回到行宫已是傍晚,祁渊吩咐人将晚膳准备好,再轻轻将白沐摇醒:小白,起来用膳了。

    用膳?吃东西?

    还睡得死沉的白沐一个激灵便睁开眼,迫不及待地循着空气中的饭菜香看去,满脸饥饿和渴望。

    这小模样把祁渊心疼得不行,心底对张穹等人的恨意又多了几分。

    他将白沐抱到饭桌前坐好,布菜夹菜亲力亲为,把白沐的吃食用具安排好了,自己才开吃。

    漫长的一顿饭,可只要他们呆在一起,再长也会无比愉快。

    白沐一鼓作气吃了三碗饭,这才有空去看祁渊,看到金大腿面上没有过多神色,只隐约透着一股子愉悦,竟让人觉得眼前的饭菜都美味了几分。

    而吃他烤的肉时,祁渊也是这副样子,这才让白沐误以为烤肉很好吃,结果

    想想那口兔肉的味道,白沐忽觉眼前的饭菜都不香了,搁了筷子渐渐沉默。

    祁渊也跟着放下碗筷,关切道:怎么了?

    白沐看到祁渊眼底毫不保留的关心,心里酸酸的同时又甜得腻人,摇摇头笑道:我没事,就是想问你问你暗卫到底怎么一回事?

    祁渊严肃道:暗卫没问题,是暗处的东西在捣乱。

    暗处的东西?白沐一惊,想了想道:你是说世界意识或者剧情力量?

    祁渊点头:这是我的猜测,那一批暗卫也会接受排查,至于张穹

    择日处死。

    这四个字一出,仿佛含带了某种力量般,让白沐无端地感觉心头一震,仿佛被重锤轻敲了一下。

    与此同时,外面天边红霞恍惚间更凉了,染红了大半天空,被关在行宫某处的苏乔也浑身一震,十分僵硬地转头,无声的双眼透过窗户缝隙看向外面的红霞。

    不知就着这个姿势看了多久,随着晚霞的慢慢退去,苏乔的双眼也一点点闭上。

    最后归于无声无息。

    苏乔死了,彻底死了。

    不管是白沐遇险,还是苏乔突然地死亡,都破事这次避暑行程提前结束。

    白沐无奈地坐在回程的马车里,惋惜地叹了口气,但看在祁渊那么紧张他的份上,他就大方地不计较了。

    其实宫里有冰盆,也不算得特别热,只不过不热的前提是:要有祁渊在身边。

    只有经过排查,暗卫的确没有问题,接着祁渊和白沐小心谨慎,绝不让世界意识或者剧情力量钻任何空子。

    他们持续警惕了四个月,一直平安无事。

    四个月一晃而过,在一个午后,白沐枕着祁渊的腿,半躺在软榻上。

    秋日柔和的阳光倾泻而下,浅橘色的光芒笼罩着白沐,仿佛在为熟睡的人织一个美梦。

    祁渊悄声翻看奏折,时不时低头看一眼白沐,待看到小白嘴角的一抹笑后,他也跟着无声地笑了。

    这是做了什么美梦吗?

    白沐也的确做梦了,他感觉自己来到了一处溪流边上,溪水清澈见底,还暖暖的很舒服,梦里的他毫不犹豫便扑腾进去。

    站在水中,突然眼前白光一闪,面前的水里多了两个篮球大的贝壳,不像平常溪水中该有的河蚌,倒像是海里的珍珠贝。

    白沐新奇地看了会儿,冥冥之中觉得自己应该搬它们回宫去,心里这么想他也就这么做了。

    只是他上手试了试,发现两个太重了,最后不得已只能搬走一个。

    白沐抱走的珍珠贝是纯白色的,溪水里还剩下孤零零的一个,那个贝也是白色,只是中央多了一个黑点,但还是很漂亮的!

    他抱着珍珠贝站在河边,惋惜到:我下次再来带你走吧。

    梦里说完这句话,软塌上的白沐便睫毛轻颤幽幽转醒,他下意识想抱紧那个又大又重的贝壳,手指收紧才哭笑不得地发现,自己哪里是抱的珍珠贝啊,明明抱的是自己的肚子。

    这个梦在白沐看来只是一个小插曲,他语气轻快地仰头道:祁渊,我梦到了超大的珍珠贝!不过力气不够,租后只能抱走一个。

    祁渊道:想要珍珠了?没事,库房中珍珠有很多,你可以随便拿来玩。

    白沐眼中晶亮,但还是摇摇头:不一样,我说不上来,反正就是不一样,那些珍珠都没梦里那个来得宝贝。

    最后一个贝字还没说出来,白沐突然脸色一变,手下捂着的肚子传来阵阵剧痛。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他有一瞬间失语,脸色惨白冷汗直冒,一边抽着气一边断断续续道:祁渊,我,我肚子,肚子,疼!

    早在白沐变脸色那一瞬间祁渊就发现他的不对劲,待看清白沐毫无血色的脸后,心头更是一阵一阵地狂跳,强烈的恐慌将他笼罩。

    祁渊呼吸都停了一瞬,紧接着焦急地朝门外震声喊道:太医,传张太医!

    作者有话要说:  据说生小崽子前会梦到关于一个还是两个的选择,选一个就是一个小崽子,两个都要就是两个小崽子!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此彼绘卷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26648038 31瓶;月亮树上长月饼 14瓶;流予兮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98章 完

    传太医!

    自从小崽子快出来了, 张太医就直接住在了养心殿偏殿, 此时一听到皇上的喊声, 立马提着药箱就冲进来。

    那速度简直不像个白发苍苍老太医。

    很快,白沐就被放到龙床上躺好, 此时他已经满面冷汗,唇齿间只剩下疼痛难忍的呜咽声。

    祁渊紧紧握住白沐的手:小白,你怎么样, 还好吗?

    白沐说不出话,只要紧嘴里的木条摇摇头。

    张太医面色凝重,他行医数十载, 为男子接生还是头一遭,虽然下来查过许多资料,可到底没实战过, 有些紧张。

    此次事一成, 将成为他行医多年中最为浓重的一笔,若是不成张太医手下的动作不大, 眉头微微一跳,若是不成, 他也活不成了。

    想到这一层,张太医不敢多想, 专注帮着白沐生小崽子。

    因为不确定伸出来的小崽子是小狗还是人,所以养心殿除白沐外只有三个人,张太医,祁渊以及梁全。

    所有人都水深火热。

    两个小时候, 白沐虚弱的哼叫的声音停了下来,累得直接睡了过去,张太医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养心殿突然诡异地静默。

    祁渊心头一跳,感觉心里陡然间破了一个洞,声音沙哑破碎地问道:怎么了?

    另一头的张太医愣愣地抬头看向祁渊,在注意到祁渊狼一般凶狠的眼神后,一下子清醒过来:恭喜皇上,贺喜皇上,皇后他一切顺利!

    白沐是皇上承认过的皇后人选,只差生完小崽子就册封了,只是白沐平时不让人叫皇后,只不过

    此刻的张太医脑子已经无法反应过来,只记得这是皇后,皇后剩下的是皇子,无论皇子是什么都是皇子。

    为何会这样呢?

    因为

    不等张太医将崽子抱过来,祁渊就三两步走过去到:给我看看。

    张太医敢说不吗?他只剩伸出手,将里面小小的一只露出来,不是寻常的小孩儿,而是比小孩儿还要小一圈的小狗

    无毛的粉粉的小狗。

    也得亏张太医多年行医经验,以及祁渊的死亡威胁,他才忍住没震惊之下把小狗崽给扔出去。

    祁渊注意到不对劲,过去一看神情也立刻严肃起来,轻轻结果小狗崽沉声道:今日之事,不得外传。

    这下轮到张太医冷汗直冒道:是,臣遵旨。

    祁渊看了眼手中小狗:传朕令,皇后诞下公主,赐名锦鸢,封锦绣公主。

    张太医颤巍巍跪在地上,俯首道:是,恭喜皇上,恭喜公主。

    果然,皇上知道一切。

    张太医暗自松了口气,公主的事敲定了,他的姓名也应该保下来了。

    两个月后。

    祁国举行了封后大典,举国欢庆,大赦天下。

    经过这么长时间,没了祁衔等人的暗中挑拨,百姓们对男子为后一事早已没有那么抗拒,毕竟祁国还在越来越好,他们的生活并没受到影响。

    况且皇上封后开心了,他们日夜也更舒心,这不,今年赋税减免三成。

    一年之后,锦绣长公主满一周年,举国欢庆,大赦天下。

    今年赋税又减免三成。

    这下可把百姓们高兴坏了,恨不得没脸都给公主过生日,甚至有人已经在想着皇上再生一个太子就好了,年年减免!

    至于皇后是男子,皇子又从何而来?

    关心这个做什么,他们只是平头老百姓啊。

    至于朝堂之中,朝臣们虽然疑惑,但他们不敢问啊,问了不仅是得罪皇上,还会得罪皇后!

    于是,白沐的位置坐得稳稳的,日子和以前也并无太大差别,还吃吃该喝喝,舒坦得不行。

    两年后的清晨。

    白沐抱着小锦鸢睡得正香,忽然,他迷迷糊糊间陷入了梦境。

    梦中,他又看到了那一条熟悉的溪流,而在溪水中央,是那个熟悉的贝壳,一回生二回熟,这次白沐没有丝毫迟疑便走过去将贝壳抱起。

    他摸了摸大贝壳笑道:我来抱你回去了。

    梦境到此结束,再次醒来已经是响午,祁渊刚好上朝回来。

    白沐揉了揉眼打着哈欠道:祁渊,我做了个梦,梦到又抱了个贝壳回来。

    祁渊闻言,眸光微动道:要不,让张太医来把把脉?

    白沐打哈欠的动作一顿,上次抱回来一个贝壳,就生了小锦鸢,那这次呢?

    他有些期待地点点头:好啊!

    两年过去,张太医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在面对祁渊和白沐时更加镇定自如了,毕竟他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

    也因此,在诊完脉之后,他还能淡定笑着道:恭喜皇上,恭喜皇后,皇后您有了,已经有一个月余。

    九个月后,一直担心不已的朝臣们放心了,因为祁国终于有继承皇位的太子了。

    五十余年之后,白沐和祁渊并排躺在龙床上。

    岁月并没有在他们脸上留下过多的痕迹,他们单手交握,同时离去。

    龙床前,一男一女子静静站着,面色悲痛不已。

    过了片刻,一旁老态龙钟的梁总管颤巍巍上前,轻轻试了试鼻息,猛然跪地悲恸道:皇上皇后,去了!

    父皇!

    父后!

    外面突然向起一阵惊雷,举国哀悼。

    白沐死后,感觉自己晕乎乎地飘了起来,突然一道电光劈下来,他似乎一下子就飘到了另一个地方。

    他迷瞪瞪睁开眼,意识有些不太清楚,只看见了下方有几个人在说说笑笑,似乎很开心。

    又过了片刻,他才恍然看清,那是他的爸爸,妈妈,还有哥哥,而被他们三人围在中间的,竟然是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那人一脸懵懂,正捧着一本厚厚的新华字典看。

    莫名的,白沐知道,这是他,也不是他。

    而他们都过得很幸福,很幸福。

    心中最后的牵挂也放下,白沐此刻已经了无遗憾了。

    充满幸福的目光眺望向远方,满足地闭上眼,灵魂一点点消散成光点,往远处飘去。

    穿透时间,穿透空间,那里是祁渊所在的地方,另一抹浅浅亮亮的灵魂正在那里等着他。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啦!接下来是番外时间。

    暂定番外有:现世的白沐;原书真相和结局;祁渊独白;苏乔。

    大家有想看的也可以说~

    下本暂定十二月开,喜欢的可以收藏一下!

    接档文:《向天借了五百年》

    文案:修真界第一美人乃此界奇才,却无奈身患重疾命不久矣,临死前他不甘道:我愿向天再借五百年。

    话音落下,气没咽,病倒是逐渐好转。

    各方势力原本都在密切关注,只等着那病秧子死后踩上几脚,抢夺资源。

    没想到那人居然没死成!

    某受木着脸看向面前或是维护或是讨伐他的人,清亮柔和的声音缓缓流出。

    你,两百年没机缘。

    你,渡劫遭逢心魔。

    你,明天捡到天级灵药。

    众人:你别说了!(谢老大吉言!)

    莫名其妙成了天道宠儿言出必现的某受也是一脸懵,他不是快死了吗?发生了什么?

    病弱美人受:我不就是临死前说了句向天再借五百年吗?

    天道大佬攻:我允了,不过有借必有还。

    病弱美人受:这个真的还不起

    天道大佬攻:不还肉偿也无妨。

    ps:!!有借有还,再借不难,不还肉偿也无妨,打脸苏爽甜文。

    五百年受是肯定还不起的2333

    病秧子倒霉受x天道超级boss攻

    本文又名:病愈后我成了天道宠儿/年纪轻轻负债累累/我靠关系成气运之子

    恋耽美

章节目录

穿成暴君的御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突然笑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突然笑死并收藏穿成暴君的御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