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祈不置可否, 点了点头。

    把土填平后,封千行的手机响了, 接起来是肖爽打来的,问他俩去哪里了, 现在马上要开始彩排了。

    哦, 我们有点事, 这就回来。

    挂断了电话,封千行拉着路祈回了礼堂。

    礼堂前门封闭了,所有的演员只能从侧门进,进去了之后顺着走廊走到头就是礼堂后台了。

    后台热火朝天,有互相帮忙化妆的,有拿着手机自拍的,还有练习要上台的舞蹈的。路祈和封千行一冒头就听到了解凯的惨叫,他被化妆师摁着要穿粉西装,死亡芭比粉的那种,他拼命的拒绝,连连嚷道:这也太娘了!我不要啊!一看到路祈他俩,就像看到了救命稻草,奋力的伸手道:救命啊!我不要穿粉色啊!gay里gay气的!

    gay怎么了?这颜色还挺配你的啊。封千行摸着下巴道。

    我宁折不弯!解凯嚎道。

    哈哈哈哈你就从了吧!封千行招了招手示意跟拍的摄像大哥走近点,对对对,就这样,多拍点高清写真给粉丝当福利哈!

    啊啊啊我要鲨了你!

    把惨叫连连的解凯甩在身后,封千行带着路祈去了20班后台集合的地方,肖爽正紧张的拽着因为有些廉价而稍显不合身的西装,他是主持人之一,待会要上台。

    看到他俩来了,蹙起了眉:你们怎么没换正装?

    路祈是弹钢琴的,而封千行则是合唱团里的C位,其他学生都或借或买的穿上了西装,就他俩格格不入的穿着校服。

    反正下午才开始,现在只是彩排嘛。封千行道。

    那我待会让别人帮忙带来吧。路祈记得詹蒙还在宿舍,于是拿出了手机,道。

    那行,你俩别忘记穿就行。肖爽道,又招呼起来,大家打起精神来啊,我们再来练习两遍就上台去彩排了!

    20班er也很紧张,在口中疯狂默念歌词,现在钢琴不在手边,他们只能就着手机里的配乐来了两遍,很快再过两个节目就要轮到他们上台去彩排了。恰巧此时路祈拜托的詹蒙也带来了他俩的西装。

    换衣间里基本都是女孩子,封千行和路祈拿着西装去了男厕所,路祈先去换,封千行问:你可以吗?要不要我进去帮你拿着?

    不用了,待会我把换下来的衣服给你就行。

    封千行还没明白怎么着给他,呼啦一声,校服越过高高的厕所隔板飞了过来,啪的一声甩在了封千行的脸上。

    封千行:

    好的,我懂了。

    路祈很快换完了衣服出来,正要帮封千行拿衣服时,就见封千行干脆利落的当场开始脱,八块腹肌能亮瞎人眼。

    路祈:你可以文明一点吗?

    哎,都是大老爷们,计较这么多干嘛!封千行换上了白衬衣,谢天谢地,他换裤子的时候还知道去厕所隔间里边。

    他站进去之后,路祈想帮他把门关上,封千行却拽着他的手腕把他拽进了隔间。

    喂!你要干

    路祈挣了两下还没挣开,封千行忽然埋下头,蹭了蹭路祈的脸颊,低声道:你穿西装真好看。

    封千行的手掀起路祈的西装外套,贴在路祈的腰侧,他的掌心灼热,透过衬衫薄薄的布料,那热度直达路祈骨血似的,封千行微微喘了口气,道:我可以亲你吗?

    路祈:

    这个也要问的吗!

    按理来说路祈该拒绝的,但是不可否认他内心深处其实是有点想的,毕竟他们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有好好呆在一起了路祈别过头不去看他,道:随便你!

    那,我就当你同意了。

    路祈刚想说你废话真多,话还没说完,嘴唇就被封千行封住了,这个吻热烈,但又很仓促,主要是地点不太对。

    封千行努力克制着自己,哑声道:等今天录制结束了,我们再好好处理问题。

    路祈想问什么问题,腿一动不小心扫到的一个东西,又热又硬,于是沉默了。

    片刻,那个,要不我出去,你自己解决一下?

    没事,我冷静一下就好,封千行伸手揉了把脸,叹了口气,你先出去吧。

    好,我在外边等你。

    等换完后俩人回到后台,穿上西装上显得精神了许多,潇洒帅气,不少人都忍不住拿出手机偷偷拍他们,有一个女生忘记关声音, 咔嚓几声后才红着脸反应过来,惹得旁人吃吃笑了起来。

    彩排很顺利,就像之前的那么多次排练一样没有差错。

    到了中午,午饭各自解决了,可以回去午休了,下午一点再彩排一次,四点校庆典礼正式开始。

    在后台等着的时候路祈去观众席看了一眼,观众已经陆陆续续都入场了,肖爽作为主持人也去台上准备主持了,三点五十五,灯光暗了下去,舞台大屏幕开始播放之前准备好的短片,观众席安静下来,有星星点点的光芒。

    路祈关上了门,转头就撞进了封千行的怀里,封千行给他拨了拨刘海,道:怎么了?

    就是突然有点紧张,路祈吸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比在月牙台的跨年晚会还要紧张。

    放轻松,没事的。封千行揉了揉他的耳垂,嗯?

    好。路祈点了点头。

    身后20班的同学也在互相打气:加油,一定可以!

    深呼吸,反正是大合唱,没关系的!

    下一个节目,20班准备!充当工作人员维持秩序的学生冲他们招了招手,原本嘻嘻哈哈打趣的20班立马一肃,站的笔直。

    按队形排好,最后一排先上!肖爽不在,班长就担起了重任,提醒道。

    他们穿过了一条小而窄的走廊,站在舞台照不到的阴影处,台上是1班在演唱《我和我的祖国》,解凯一身骚粉色西装格外惹眼。

    唱完后他们鞠躬谢幕,台下响起了如潮般的掌声,灯光暗了下去,暗红色的帷幕合拢,趁着主持人在台前报幕,后台工作人员麻溜的运来了预先藏好的钢琴,所有人按照位置站好后,只听主持人道:那么,现在让我们欣赏由高一20班带来的合唱《隙间白马》,听听他们藏在歌声里的故事,是什么样的旋律。

    掌声应声而起,帷幕拉开,五彩斑斓的灯光照了进来,打在脸上,看向台下都仿佛被蒙了一层五颜六色的滤镜。

    路祈坐在钢琴边,骄矜如一位王子,和负责指挥的同学对视了一眼,指挥心领神会,扬手示意开始。

    看都不用看,路祈闭着眼就能把前奏弹出来。

    夕阳,晚霞,回不去的时光

    钢琴的伴奏声中,20班的女生先开始唱歌,歌声甜美,又清脆悦耳。

    风声,鸟鸣,回不去的白马

    男声则低沉醇厚,将那种诉不尽的惆怅化入声音里。

    封千行站在人群中央,唱着歌,眼睛却静静的注视着聚光灯下弹琴的路祈,用目光缓缓描摹他的身形。

    这是他喜欢的人,他坚强,勇敢,虽然偶尔会毒舌,但其实内心很柔软,会照顾所有人的情绪,有时候他也会有些烦恼,喜欢藏着不说,他习惯了孤独,也不喜欢把那些负面情绪宣泄给别人,但是从今以后,他不必再顾虑这么多了,因为无论什么,都会有另一个人能帮他默默分担了,不必担心言语是否妥帖,也不必考虑心情如何,只要统统扔给他就可以了。

    不觉已,满面尘埃,乍醒时,满面泪痕

    但是少年啊,不必伤怀过去,不必迷茫过去,只要抬起头,看着前方

    路就一定在那里

    而我,将会陪你一起走下去

    一首歌曲,短短五分钟,路祈敲下最后一个音符,余音还袅袅回荡在礼堂中,片刻,观众席轰然响起掌声。

    路祈舒了口气,起身谢幕时,看到了台下观众席里第一排坐着的戚馥芳,她正微笑的鼓着掌,还给他竖了一个大拇指。

    结束了,马上他就要离开这里了。

    路祈垂下眼眸,和其他同学一起,低头鞠躬。

    暗红色的帷幕缓缓合拢,灯海越缩越窄,20班的学生有序撤离,兴奋的小声讨论着,路祈的肩膀上搭上了一只手,封千行低声道:没关系,从今以后,你有我。

    他绽开一个笑容:我会一直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路祈看着封千行二傻子似的笑容,原本伤感的心情都被冲散了,他没忍住弯了下嘴角:嗯。

    像许诺着最珍贵最宝贝的誓言,路祈一字一句缓声道:我也是,会一直一直陪在你身边的。

    人潮散去,一个节目落下了帷幕,另一个节目却刚刚上演。

    完

    恋耽美

章节目录

又是崩花瓶人设的一天(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哩厘理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哩厘理利并收藏又是崩花瓶人设的一天(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