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前的男人比桓九矮一个头,身材精瘦,同样的黑色军装穿在他身上就不如桓九那样撑得出气势,但他胜在眼神犀利,气质沉稳,一张破了相的脸不难看出原本的五官是英俊的。
    苏邢盯着他脸上一条长长的刀疤看了良久,从左眉眼干脆利落的划到右脸颊,如果凶器再向右偏一些,他的右眼就废了。
    “苏小姐,这是我们安警局的大队长时正,你有什么诉求可以和他说。”
    桓九介绍完,又凑到时正耳旁悄悄说了什么,随后看了苏邢一眼,便带上房门退出去了。
    苏邢知道真正能做主的人来了,之前对桓九那一套是不能再用了。
    “不问我点什么吗?”
    苏邢先发制人,一双黑黝黝的眼睛像是能看进人的心底。
    时正在她的脸上转了一圈,视线向下移至她的双腿,声音不高不低的回道:“我看我们还是不要浪费彼此时间,你说你是异能者,证明给我看。”
    证明什么的,苏邢早有准备。
    她摊开右手手心,从红色骨戒里取出一面巴掌大的小镜子,这是《美女与野兽》里南宫尚送给她的道具,只要心中默念想见的人,镜子里就会出现那人的身影。
    苏邢想见的,是住在隔壁病房里的南宫尚。
    镜子倾听到主人的心声,水银镜面慢慢升腾起一片雾气。
    雾气凝聚成白色的屏障转瞬又向左右两边消散开来,时正看到镜中景象立刻变了脸。
    南宫尚穿着医院统一发下来的浅蓝色病服,不顾桓九的劝阻,从床上走了下来。
    桓九高大健硕的体格,在安警局绝对能一个人顶两个人用,可偏就是他这个大力士竟然连南宫尚的衣服都碰不到,屡屡扑了个空。
    时正紧盯着镜子里穿病服的男人,他眼睛还蒙着纱布,躲过桓九的袭击绝不是巧合。
    “你他娘的,我就不信我摸不到你。”
    桓九敞开手臂冲向南宫尚,想把人直接撂倒。
    南宫尚动作流畅自然地往旁边转动35度角,桓九与他擦肩而过,摔了个狗吃屎。
    时正看的脸色铁青,正要拔腿去隔壁帮忙却被苏邢用枪指住了后腰。
    “时队长,我的证明,你还满意吗?”
    “你这是袭警,我可以依法把你关起来!”
    时正回头看苏邢的眼神冷的可以掉冰渣子。
    苏邢不为所惧回道:“我没有要袭警的意思,只是不希望你去打扰他们。”
    镜子里南宫尚已经走到了门口,苏邢的一颗心就此提了上来。
    “你们都是异能者,我不能把你们怎样,但也请你们不要把我的同事当猴子耍。”
    时正扫过镜面,桓九这个傻蛋打不过就让他过来,还在那里骂骂咧咧的,真是丢尽了他们安警局的脸。
    苏邢收回手枪,在时正的眼皮子底下将两样道具收进骨戒。
    “对不起,我也不想用枪指着你,我已经很久没看到他了,请不要再把我们分开。”
    这里的人都误以为他们是情侣,那她就利用痴心女朋友的身份让他们继续误会下去。
    时正眸中冷意消融了大半,苏邢正要进一步提出要求,房门吱嘎一声被人打开了。
    南宫尚走了进来,他的双脚缠绕着白色纱布,此时纱布边缘已经浸出了斑斑血渍。
    苏邢看着他从门口一步步的往前走,每走一步,地上就会绽放出一抹鲜红。
    “南宫尚!”
    她无法自控地呼喊出他的名字。
    南宫尚听到声音,脸朝着苏邢的方向“看”了过来。
    “原来你在这里。”
    时正看着这个可以轻松摆平桓九的男人,他的眼睛本该已经瞎了,双脚也理应截肢掉,但就是他身体里的异能救了他。
    这么强大的异能,可以起死回生,放在谁身上,都是令人羡慕不已的。
    时正想起脸上的刀疤,这条刀疤是在末日救援时留下的,当时他为了在歹徒手里救下一个小女孩被他手里的刀划伤了脸。
    因为这条刀疤,他被派到安警局做大队长,他的家人也因此有机会住进基地。
    机缘这种事真的妙不可言,谁知道他救的那个小女孩是副局长家的外孙女呢。
    “时队长,你要问的问题,我都一一回答了,你还有什么是要问我女朋友的?”
    南宫尚这一称呼,与苏邢的想法不谋而合,他们都想用情侣的身份掩人耳目。
    “没什么,你女朋友向我展示了她的异能,我见识到了,今天就到此为止。”
    时正走到门口,复又转过身来对他们说:“这几天准备一下,我会带你们去第九区。”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了病房。
    病房外,桓九揉着酸痛的手臂对上了时正注满寒霜的眼睛。
    “时队……”
    “回去做三千个俯卧撑。”
    “……”
    桓九垮下脸,黝黑的皮肤难以看清他痛苦的表情。
    “时队,你听我解释,我下次一定能抓到他……”
    “四千。”
    “你相信我,他不是瞎子嘛,我故意放水来着……”
    “五千。”
    “……”
    “好吧好吧,你别再加了,我认栽。”
    “六千。”
    “……”
    病房里,苏邢拉住南宫尚的手,牵引他在床头坐下。
    “别怪我行事鲁莽,我不能让你一个人去第九区。”
    苏邢轻轻说着,目光游走在他长满浓密胡须的下巴上,神情很是伤感。
    从第一个世界出来,那时候还只是冒了个胡渣,现在一眨眼都长这么长了。
    南宫尚的世界一片黑暗,他看不见她,也就看不到她眼中流露出来的感情。
    他反握住她的手,平静的说道:
    “就算你今天不这么做,我也不会丢下你。”
    这句话很容易让人产生误会,闻讯赶来的宋明德和谢玉华就这么无辜被喂了一口狗粮。
    两人同时收住脚,默默地对视一眼,决定让他们多聊一会。
    门外的脚步声走远了,南宫尚又在后面添了一句。
    “我们是队友。”
    苏邢面上露出了笑容,用另一只手盖在了他的手背上。
    “是,我们是队友。”
    第两百九十二章坠落的羽毛(20500珠加更)
    苏邢是异能者这件事,不止在第五区产生不小的轰动,就连其他一、二、三、四区的人都为之津津乐道。
    本来嘛,没有人愿意拆散他们,能有这样的结果,都比当事人还要开心。
    宋明德和谢玉华也是这种心情,宋明德怜惜苏邢,怕她在她男朋友走后沦为黑户,才有了帮她上户口的想法,现在他们能一起进入第九区,有情人终成眷属,他是由衷地为她感到高兴;谢玉华则是觉得,异能者的待遇要比普通人好很多,等她进入第九区就会有先进的医疗团队为她进行复健,没准,她的腿能治好。
    就在所有人都在讨论这队神仙眷侣时,宋明羽已经躲起来偷偷哭了一夜。
    第二天,宋明德察觉到她的异样,再三询问才发现她的妹妹是对苏邢的男朋友动心了。
    宋明德安慰她,南宫尚不是她能肖想的男人,他是异能者,以后都会待在第九区,她身为护士长是不能随便进入其他区域的,他们之间没有缘分。再说了,他和苏邢的感情情比金坚,她又何必插足进去,讨人不快呢,现在基地里谁不知道苏邢和南宫尚是一对,她贸然插一脚,会毁了她的名声。
    宋明德不希望自己的妹妹误入歧途,在他们留在第五区的最后几天,他都不会再让宋明羽接近南宫尚。
    这对一向要什么有什么的宋明羽打击很大,她就此消沉了很长时间。
    上头发下来的批文会由专人送到第五区负责人的手里,宋明德即将接管第五区,可以说是第五人民医院的新院长,送批文的人见他不在就把批文给了宋明羽。
    宋明羽内心百感交集,她太喜欢南宫尚了,见到他的第一面就无法自拔的爱上了他,她想成为他的女人,想为他生下新的异能者。
    可是,有苏邢在他身边,他永远也看不到她。
    宋明羽姣好的面容扭曲起来,她将手里的批文一张张撕成碎片,扔进马桶里按下了抽水按钮。
    至少,再留几天吧,让她留个念想。
    宋明德没有接到上头批文,以为安警局的人做事不麻利,特意写了封信给时队,往常惯用的手机在地下无法取得信号,基地里的人都归回旧时代,开始了书信交流。
    邮差成了末日最热门的高薪职业,因为只有邮差可以上至一区下至11区,不需要通行证。
    这天,没有出队的时正收到了邮差小哥送来的信件,拆开来一看,又风风火火的去了第九区找负责发批文的人确认了一遍,对方表示批文早就已经发了下来,还反问他什么时候把人带来?要给他们做体检。
    这事最后闹的大了,宋明羽怕连累宋明德升迁,主动交代自己的所作所为。
    第五区的人都很喜欢宋明羽那种温柔婉约的性格,谁都不敢相信她居然会做出这种事。
    上头给她的处分是罢免了她护士长的职位,让她回家自我反省。
    宋明羽因为这件事把自己的名声给搞臭了,之前爱慕她想要追求她的男人都转头追其他护士去了。
    宋明德看在眼里,心疼的不得了,他想着,先把事情压下来,再给妹妹找份文职,然后安排相亲,找个好人家嫁了,就能断了那些闲言碎语。
    宋明德想的周道,没想到倔强的宋明羽在辞掉护士长的职位后居然说要去九区,给异能者生孩子。
    这可把宋明德气的当下就扇了宋明羽一巴掌。
    那些被选进第九区与异能者性交的人,都是身不由己。她以为去了第九区就能和南宫尚在一起吗?她也太异想天开了!一旦是以孕育者的身份进入第九区,就得和不同的异能者性交,直到生下他们的孩子,得到一笔巨额财富,遣送回家。
    宋明德那么宝贝自己的妹妹,怎么可能让她去做孕育者,被那些男人玷污。
    宋明羽不听劝,和宋明德大吵一架,自己跑到第九区报名了做孕育者。
    一旦签下名字,她就不能再回到第五区,她的人生会彻底改变。
    宋明德新任院长事务繁忙,以为妹妹只是在生闷气,过几天就好了,结果一连好几天不见她回家,等他知道她去了第九区,一切都已回天乏术。
    孕育者的待遇优渥,除了随时要伺候异能者,其余零碎时间都可以自由掌控。
    第九区的孕育者并不多,可能是异能者本身只有五人,四男一女,四个男人,有一个只有17岁,还没成年,真正需要服务的其实只有三个。
    宋明羽被安排进了一个单间,和她做邻居的一位30出头的大姐,姓杨,单名一个芹。
    她说她做孕育者已经有三个年头,这里的三个男的她都伺候过,还说让她千万注意别被邱泰清看中了,那家伙有严重的SM倾向,喜欢把人往死里玩,之前有个新签进来的小姑娘就是被他给折磨死的。
    宋明羽不知道第九区会那么乱,心里又是害怕又是后悔,南宫尚和苏邢都还没进第九区,她就先签了名,这要是被点名伺候谁,她该怎么办?
    宋明羽一直被哥哥保护的好好的,26岁了还是处女之身,这要是在这里随便被一个男给破了,她非得哭死不可。
    “杨大姐,如果我现在毁约,会有什么后果?”
    杨芹及时捂住她的小嘴,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周围:“你没看合约吗?生不下孩子就别想出去,孕育者,说白了,和妓女没什么区别。”
    宋明羽脸色刷白,盈盈泪珠在眼眶里翻滚。
    杨芹看她哭的那么楚楚动人,摇头叹气道:“你可千万别在男人面前那么哭。”
    “为、为什么?”
    宋明羽颤抖着嘴唇问她。
    “因为你长得很美,会激起男人的性欲。”
    一个长相斯文的男人走了过来,杨芹看到他,脸色说不出的古怪,像是硬挤出了一抹假笑,上前迎合:“邱先生,今天怎么是您?”
    “尚元凯那家伙最近不知道吃了什么,上吐下泻的,错过了美人活该叫他尝不到鲜。”
    邱泰清色欲熏心的眼神直往宋明羽身上扫,把宋明羽吓得躲在了杨芹的身后。
    “新来的?不懂规矩?”
    邱泰清拽住宋明羽的手臂,将人连拖带拉的往外扯。
    宋明羽嘶声尖叫,手伸向杨芹希望她能救救她,但杨芹撇过脸,钻进自己的房间,只当什么都没看见。
    所有的希望都没了,宋明羽如木偶般失去了灵魂,被邱泰清带进了他的房间——
    表急,下章就是女主和南宫了~到了第九区,就该开始第一关卡了~
    看完整章節就到:χyμzんаíщμ9.cǒм
    --

章节目录

18禁真人秀游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dorem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doremi并收藏18禁真人秀游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