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祭空间中。
    北山战天,圣主,女帝,林羽元,陈长须,大长老,流光国主,风铃,伊舒……等所有天武大世界与林尘交好之人全部齐聚。
    三笑老祖,北辰老祖,也率领众弟子前来观证道果!
    所有人仰望着虚空。
    天穹上,一道孤绝身影傲然而立,正是林尘。
    只见他指天划地。
    “嗡。”
    玄妙伟力自指尖传递,仿佛唤醒了那遥远时空沉睡的因果长河。
    天际尽头,一条充斥着岁月痕迹的银亮飞流急驰而来,正是天武大世界上一个时代留存下来的那条时空长河。
    见状,人群中,北山战天、林羽元隐隐激动起来。
    流光国主,颛顼青柠也握紧拳头,目光大亮。
    “呼。”
    林尘右手五指如水中漂浮的海草一般律动着。
    而那时空长河中,仿佛被一只无形大手所搅动,将其内河水短暂的截留,露出了一道道生灵木然不动的身影。
    这都是上一个时代中,天武大世界生灵存在的痕迹。
    “呼!”
    “呼,呼——”
    林尘连续打捞。
    首先,是林尘已故的母亲。
    随后,颛顼丑鱼,萨尔诺,夜落法子等人全被一一打捞而出。
    “雪儿。”北山战天拉着林尘母亲的手,老泪纵横。
    林羽元也默默的抹眼泪。
    “我这是……我不是死了么?”林尘母亲还处于迷蒙状态。
    “雪儿,你死了,又被小尘儿复活了。”北山战天絮絮叨叨的将林尘母亲去世之后发生的重要事情传音述说了一遍。
    林尘母亲泪流满面,紧紧搂着林尘:“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林尘也紧紧搂着母亲。
    当初,母亲原本可以逃离林家,敌人却用还是婴儿的自己要挟母亲,母亲这才不幸死去。
    对于自己这从未谋面的娘亲,林尘是万分感激的,这份沉甸甸的母爱,何等深重。即便自己脑海中连母亲的模样都没有印象,仍旧将这份感情镌刻在心灵深处。
    一家人团圆,紧紧相偎依。
    另一边,颛顼青柠和流光国主,也紧紧的抱住颛顼丑鱼泣不成声。
    “好兄弟!”颛顼丑鱼和萨尔诺来到林尘身前,重重一锤林尘的胸膛。
    三个人,三只手,紧紧的攥在一起!
    夜落法子悄然立在一旁,十分安静。风铃不想冷落她,也拉着手与她说起了体己话。
    所有人叙旧完毕,又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宴席。
    宴席上,所有人都拼命的让自己显得喜庆些,因为他们知道,这很可能是人生中最后一次聚会了。
    重生的颛顼丑鱼和萨尔诺,不知道林尘如今威严多么隆重,还像过去一样嘻嘻哈哈,不停搞怪整蛊林尘。
    这场宴会一直持续了整整一年才宣告结束。
    林尘忽然起身,遥遥朝众人敬了最后一杯酒。
    原本欢庆的气氛陡然变得沉重,所有人都默不作声的起身,蓄满了杯中酒,遥遥冲林尘举起酒杯。
    “诸位,曲有终时,人有散时。”
    林尘的目光缓慢的一一扫过所有人的面庞,似乎要将所有人的模样刻在心里,又仿佛要将这一刻永远铭记,“干杯!”
    一饮而尽。
    其余人也眼圈泛红,一一举起酒杯喝光。
    美酒入腹,也是分别时。
    林尘手一挥,一扇斑驳透着无尽沧桑岁月气息的大门出现在眼前。
    大门只缺了一个角。
    林尘将先前盖亚死后遗留下来的最后一块献祭碎片,放在献祭之门那一处断损之处。
    四块献祭碎片,自此全部集聚!
    嗡。
    完整的献祭之门屹立在半空中。
    其上神光缭绕,华灿纷呈。
    最终,献祭之门洞穿了时空壁障,打通出一条通往未来的时空之路!
    正如苏恨菱所说,献祭之门就是过去开启未来的钥匙。
    “呼。”
    献祭之门旁边,一个长相酷似林尘的青年出现。
    青年正是大黑。
    大黑冲林尘点点头,摇身变成了过去的模样,那个可爱的肉嘟嘟的小恶魔。
    “大黑,一开始是你我,最终也是你我。”
    林尘深深凝视了大黑一眼,“感谢你一路相伴!”
    “主人。”
    “叫我大哥,咱们早就说好了的。”
    “大哥!”
    “这才对嘛。”林尘爽朗大笑,冲着四周泪眼婆娑的一众人说道,“大家不要这么悲观嘛,我林尘就是无敌的代名词,纵观我的成长轨迹,我盖压了一个时代,何曾败过?”
    “以前没有,今后也更加不可能!”
    “你们就站在这里别动,等着我回来。”
    说完林尘步入那时空通道中,大黑也紧随其后没入。
    ……
    “嗡。”
    就仿佛穿梭了一连串似实似虚的气泡。
    林尘甚至无法确定这些气泡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
    在时空隧道中穿梭的感觉,实在让人有种极度不真实的抽象感。
    在时空之路上,时间仿佛是一个个阶梯,林尘和大黑握紧彼此的手,从一个台阶上步入另一个台阶上。
    每个台阶,就代表了一个时间层面。
    如果林尘和大黑稍有差池,就会迷失于时间层面之中,再也无法回到过去的宇宙空间,就算回去了,也见不到过去的人了。
    因为一个阶梯,就代表一个层面,一个层面就代表了一个平行时空。
    终于,林尘和大黑到了楼梯的顶端!
    也就是……这片宇宙最末尾的一个时间层面,那个处于毁灭期最后阶段的时空。
    这一时空中,遍地疮痍,满目哀鸿。
    破碎龟裂的大地,铺面地面的尸骨,声嘶力竭的呐喊声……
    与当初天武大世界濒临毁灭之际何其相像?
    顺着苍穹上浮现出来的一个漏洞,林尘踏入其中,进入这一宇宙的时空长河。
    河岸边,只见一男一女正在对峙。
    女的,仙姿缥缈,一双眸子犹似一泓清水,美目流转之间,自有一种仪静高华的气质,那冷傲灵动中透着几分娇柔婉转、柔情绰态,让人不可逼视,只是她脸色苍白,神色委顿。
    显然在这场对决之中,她处于绝对的劣势。
    至于那男的,浑身魔威滔天,双唇都呈现深黑色,眉心有跳跃的魔之烙印,一脸阴毒与狠辣,相貌与林尘一模一样。
    “良人,我终于等到你。”苏恨菱幽幽的声音响起。
    “过去的我,你我本是同根同源,不要多管闲事!”大魔林尘冷冷喝道,“否则,本尊吞了你!”
    “好啊,那就试试。”
    林尘上前握住苏恨菱的手,凝视着她的美丽双眼,“虽然我与你不是什么百世情人,但我能冒昧的问小姐一句,你可以做我的女人吗?”
    “我愿意!”苏恨菱嫣然一笑,若百花齐放,美艳不可方物。
    ……
    天武大世界,献祭之门悬浮着。
    “我乖孙怎么还没回来,可急死个人儿了!”北山战天搓着手,时而坐下,时而站起,坐立不安。
    “别紧张,林尘若失败,咱们这一方宇宙也会毁灭,眼下这么平静,显然林尘平安无事!”流光国主劝道。
    就在这时——
    轰。
    大地忽然震动起来,出现一道道触目惊心的深深裂痕。
    山崩海啸……
    天空的太阳也一下变得黯淡无光,仿佛人死后眼睛失去神采般。
    “乖孙!”北山战天不顾周围山崩地裂,悲声大叫。
    出现这种末日场景,很显然就是林尘那边遭遇不测了!
    风铃,颛顼青柠,伊舒众女已经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咦,这种接迎方式可不是很令人愉悦哦!”
    献祭之门形成的时空通道中,一道清淡的声音传出,“苏苏,你先躲避一下,未来的你要出来了,你二人不能相见!”
    “是林尘!”
    所有人大喜过望,齐齐望去。
    只见一衣衫褴褛的黑衣青年,拖着重伤之躯,左手牵着一只小恶魔,右手牵着一绝代美女,迈步而出。
    “未来的苏恨菱……她不是以身融入大道了吗?”北辰老祖指着林尘牵手的苏恨菱惊愕道。
    “我将她剥离了法则之母。”林尘平淡道。
    “那样做,未来的世界可就……覆灭了……”
    “为了她,颠覆一个世界又有何妨?”林尘与苏恨菱四目相对,都是深情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末了林尘又冲着旁边一脸失落的风铃招了招手:“我的爱人,这皆大欢喜的时刻,没有你在身边陪伴,我总觉得少了什么。”
    风铃紧紧捂住嘴巴,泪流满面,不管不顾的朝林尘冲来。
    (全文完)

章节目录

神武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红薯唐伯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红薯唐伯虎并收藏神武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