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男人一把推开两个正给他吹箫的美人,大喇喇地顶着那胯下之物过来,仍是冷着张脸,转头对按着程月,正要入穴那人开口,却带了几分隐藏的戏笑,“梁兄,让小弟我来替你出手调教调教这丫头?不出一炷香,包叫她磕着头地求你肏她。”
    先前的男人一听,抚掌大笑,“贤弟在这青楼之中,颇有会玩的美名,早有耳闻!今日倒要饱个眼福!”
    “哪里哪里,小弟只是帮这丫头顺直了身子,好好伺候梁兄而已。”那人甫一说完,便从旁下拿过来数根衣衫系带,有他们两个男人的,有那两个妓儿的,还有程月裙子上被扯下来的。
    按住小月儿手脚,压着她跪趴在床上,叁两下便把手腕脚腕都绑在了床上,单单留下一根最细的缎带,绕过她腋下,分别在两颗乳果上打了结,又堪堪地留了一截在边上。
    看他猛一扯动,那被细带打了死结的乳首便被拧得变色,痛得程月仰首哭号。
    小月儿痛哭出声,倒引得那人忽然兴致勃勃,眼缝里陡然现出凶狠痴狂的神色。
    他从袍袖里掏出一个布包,打开来,竟是五六颗半拳大小的翡翠玉石,个个光滑圆钝,却坚硬硕大。
    那人在缚着程月乳尖的绳子上又是一下猛力拉扯,冷声喝道,“屁股撅高!”
    小月儿自知不能抗拒,滚着泪珠,挺起了后腰。男人伏下身子,分开她双腿,握着一颗玉石,便向她花穴里塞去。
    程月下体受袭,只觉一个硬邦邦光溜溜的物事,硬要往自己自己娇嫩的肉洞里面闯去,不觉夹紧双腿,尖声惊叫,“不!不要!”
    那人怎肯听她,掌心用力画圆,蛮劲捅了进去。
    玉石的重量在甬道里下坠,疼得程月香躯乱扭,汗如雨下。
    不料她越是挣扎,身后的男人越是兴奋,又拿起一块翠玉,接着往她私处塞。
    这一块比刚才那一块还要大上一圈,摇晃钻动,要把小月儿穴口撑裂一般,简直是酷刑肆虐,痛到她不停哀鸣。
    她虽要挣扎起身,但无奈手脚被绑,抵抗不得,身子稍一动弹,穴儿里的玉石圆球即互相碰撞,反增了更多痛楚。
    那男人把两块石球放了进去,伸手抹了一把她花穴外面的莹莹爱液,沾到手上,闪闪发亮,不免怪笑一声,“骚蹄子小样儿,这么湿了?”
    程月羞急交加,气喘不已,胸口大大地起伏,乳波荡漾,更显娇媚堪怜。
    “你们——下流——我——”
    还未说完,又被猛然塞进第叁颗玉块,这下痛得她失了神,唯有大张着小嘴,急急地呼气,喉咙深处一声凄厉的哀嚎。
    “求我贤弟肏你,我便拿它出来。”
    程月哪肯开口,咬着牙忍痛,竭力夹紧双腿,可却有丝丝蜜汁由腿间渗了出来,甚是绮丽。
    那男人越发来了兴头,又从怀里拿出一个细嘴瓷瓶,倒出几粒细白幼滑的丸药,要往她后菊里置入。
    小月儿香臀猛然夹紧,闪避扭躲,却被在腰间狠掐一把,痛苦地呜咽出声。
    那人趁机扒开她两片臀瓣,手指扩开她紧缩的后庭,半截顶着一粒白丸,入了进去,又来回抽插了几下手指,把从前穴淌过来的淫液抹进去一些。
    如是几次,塞进了叁四粒。至后,竟有叁根手指迭加,于她后庭进进出出。
    --

章节目录

品月录 (仿古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年更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年更瑶并收藏品月录 (仿古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