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车傲雪哈哈大笑,“我可不是在找死,我只是要让你知道,你还不够资格和我交手,如果你能打败她的话,我会选择和你战斗。别为你现在很强,这丫头可是我培养出的最强传人,旱魃那个废物身体里面的一点纯阳之力,也被我灌输到了这个丫头的身上,她的身体已经成为了完全超越孟少杰的兵人和傀儡体质!”
    “林承白,你就好好享受我给你带来的大礼吧!”
    李师昊笑容阴鹜。
    韩灵儿是他的徒弟不错,却也是林承白所珍惜的人,能够看到林承白愤怒的样子,对李师昊来说才是最兴奋的事情。
    “不管你是不是僵之一族的成员,我必杀你!”
    林承白眼中杀意暴涨,握着小白的手,力气不断暴涨。
    “有点气势,可惜你的那点真气量,还比不过韩灵儿,她现在的实力可不仅仅表现在自己身上。”
    子车傲雪突然从自己的空间装备之中,拿出了自己的王座,遥遥坐在了空中,慵懒无比的看着战斗瞬间进入激烈化的百兽山谷。
    “嗖!”
    林承白还没有能完全反应过来,就看到韩灵儿那还悬在空中的手指,微微弯曲的对着自己。
    “和我战斗的时候,请不要分心!”
    韩灵儿语气玩味。
    僵之一族的血脉,能够最大程度的激发出人身上的恶念。
    在逼迫韩灵儿变成僵之一族血脉成员的时候,子车傲雪更是耗尽了大半的精血,甚至是将这些精血中的恶念,全部都引导了出来,才将那些精血,都灌注到了韩灵儿的身上。
    “崆峒印,昆仑镜,给我防住!”
    林承白召唤出两大神器,直接是镇守在了自己的身前。
    崆峒印防御无双,由纯粹的五行之气组成,除非是打破五行之气的平衡,否则很难破坏崆峒印。
    至于昆仑镜,林承白则是想要随时做好反抗的准备,昆仑镜的镜面,可是随着都对着其他的地方。
    韩灵儿的攻击若是真的威胁到了自己,林承白会毫不犹豫的利用昆仑镜来闪躲,避开那些致命无比的攻击。
    “想要演奏伏羲琴吗?大可以试试。”
    子车傲雪无比自信的扬声道。
    林承白眸子一缩,看来子车傲雪这个女人,并不知道自己身上封印的事情,那样话的,就让他看看,自己到底配不配做她的对手吧,顺便以最快的速度将灵儿救下来。
    “锵!锵!锵……”
    伏羲琴清脆无比的琴声,再次在百兽山谷中响起。
    “爆!”
    第一个小节的伏羲琴,勉强影响到了韩灵儿的行动,韩灵儿却还是利用林承白施展崆峒印防守的时候,趁机攻击到了不少慈航静斋、无上天神道和阴阳合欢宗的弟子。
    天下级以下的弟子,在这里除了炮灰,再也没有其他词语能够更好的来解释了。
    “林小子,你不能留手了,你一旦心慈手软,牺牲的都是我们自己人!”独孤长卿毫不客气的对着林承白大声喊道。
    林承白身体微微一震,看到地面上那群弱于天下级的弟子,一脸希冀的看着自己,他感觉到一股浓浓的责任感。
    是啊!
    不能再隐藏实力下去了,必须要用足够强的实力,让韩灵儿彻底从这种杀戮的状态中恢复过来。
    “小白哥哥,小兔子要死了,我们能不能……能不能救救它。灵儿不希望它死!”
    想到小时候韩灵儿那善良的样子,林承白也知道自己必须要有足够的决心了,不然的话韩灵儿永远没有办法恢复到之前的样子。
    “爆!爆……”
    林场白的身上封印不断被打开,体内骤然爆发出来的真气风暴,让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心悸。
    悠闲观战的子车傲雪,此时面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只是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林承白已经是不会给他机会了。
    “给我从灵儿的身体内滚出去!”
    林承白带着满腔的怒火,利用伏羲琴的力量,将韩灵儿体内所有僵之一族血脉的力量,全部都驱散出了体外。
    先前变得和子车傲雪有几分相似的韩灵儿,此时眼前一黑,直直的从空中坠落了下来。
    “嗖!”
    趁着子车傲雪也受到了伏羲琴琴声的影响,早就在一边准备的慕容轻衣,一把将从空中坠落的韩灵儿抱在了自己的怀中。
    “我来照顾她。”
    慕容轻衣简单的一句话,却是包含了自己的决心。
    林承白感激的对着自家美人儿师父点了点头,“子车傲雪,现在我的对手是你了吧。”
    子车傲雪深吸一口气,眼眸之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林承白。
    “林承白,不得不说,你的实力成长,远远超过了我对你的预计,原本我以为你的实力达到了天下级极限,整个人都陷入了膨胀之中,才会带人去单挑了昆仑,没想到你所谓的实力,还有那不加掩饰的嚣张,都是为了掩饰你此时的实力!”
    ……
    “可恶的家伙,他到昆仑闹上一场,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
    孟少杰咬牙切齿,他有一种自己被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感觉。
    白神沉思了一下,却是说道,“那个时候的林承白,并非不想用出这个境界的实力,只是一旦他用出这种级别的实力,用不了多长时间,他就会突破仙人桎梏。”
    “然后呢?”
    孟少杰不以为然的问道。
    “然后他将成为仙人,被这个世界排斥,也就是说他现在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你的时间也不多了。”
    孟少杰一个恍然,他是逆七星命格,与七星命格是双生的。
    这个时候,他与林承白所享受的天地气运是差不多的,所以才能在实力上达到天下级极限,更是顺利坐上了昆仑派掌门的位置,得到了白神这个最强天下级极限的支持。
    但如果林承白的生命本质升华了,他的命格将被永远压制,也永世不可能突破天地桎梏,成为仙人!
    不行,不能继续等下去了,必须要主动出击才行!
    孟少杰双眼渐渐变得赤红。
    “再等等,那两个要战斗了,在百兽山谷之中,一旦进入到战斗状态真气是不会得到补充的,林承白那个小子将战场选择了百兽山谷,也是为了让自己打破桎梏的速度变得慢一点。”
    白神压住了想要立刻进入百兽山谷的孟少杰。
    孟少杰想想也是,只要两人不断的战斗,真气消耗必然会不断增加,等到两人真气全部消耗干净的时候,他再出手的话,肯定能将这两个家伙都拿下。
    反正自己在百兽山谷外面这么看着,也不需要消耗什么真气。
    他的实力,也是因为颜中剑那五行剑气的打磨,加上白神的秘法,变得更加强大了,此时他已经有一种隐隐融入于天地之中的感觉了。
    ……
    “锵!锵!锵……”
    在子车傲雪反应过来之前,林承白手中的伏羲琴,顿时变成了杀伐之音,一时之间无数肉眼可见的真气气浪,袭向了那些还未出手的僵之一族怪物们。
    “好胆!”
    子车傲雪身上真气爆发,一瞬之间就将伏羲琴琴音对自己的桎梏给接触了,一双眸子死死的瞪着林承白。
    “爆!”
    林承白解开自己身上的第七道封印,天地对他的排斥越来越大了,子车傲雪也是因为这突然变强的力量,再次被压制在了原地。
    死!
    林承白眼中闪过一丝无边的杀意。
    那些人,已经是无法变成正常了,刚才自己用那种力度演奏伏羲琴,和煦的琴音都没有让他们体内的僵之一族血液有半点排斥的情况出现,说明他们已经被子车傲雪的秘法弄得完全不能恢复了。
    “独孤老头,对不起了!”
    林承白大喝一声。
    独孤长卿应付那些天下级极限高手的动作微不可查的停滞了一下,双眼变得赤红无比。
    “林小子,谢谢你了!”
    心中的悲愤,完全变成了独孤长卿的力量,他那一直压抑着的心情,随着炎阳战体的不断爆种,也得到了完全释放。
    天地的排斥!
    独孤长卿,终究也是凭借自己的努力,走到了这一步!
    子车傲雪身上不断发出“咔擦、咔擦”的声音,这是她与林承白真气对抗的声音。
    “给我回来!”
    那些怪物在被伏羲琴的琴音彻底爆掉之后,一股污秽无比的鲜血,悬浮在空中,久久不能消散。
    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那团污秽无比的血液,在回到子车傲雪身边之后,被她猛地通过鼻子,吸入到了身体之中。
    十个呼吸的时间,子车傲雪的周身,便是悬浮起一层与万年那会在慈航静斋相同的血气。
    “林承白,你知道自己毁掉的是什么吗?”
    子车傲雪眼光之中充满了杀意。
    林承白坦然面对,丝毫不惧一步一步逼近自己的子车傲雪,“我只想毁掉一切你看中的东西,你已经毁掉了我太多太多的生活。”
    “好,那就让我看看,到底是谁能将谁毁灭吧!”
    子车傲雪的手中,骤然多出两团充满了暴虐的火龙。
    又是火吗?
    从子车傲雪的力量之中,林承白感觉到了仿佛能够将世间一切焚烧殆尽的力量。
    这可怕而又恐怖的力量让人心悸!
    太极阴阳阵盘!
    到了这个时候,林承白也决定将自己压箱底的手段,全部都拿出来,直接将自己的炼制九大神器抛在了空中,将子车傲雪包裹在了其中,形成一个巨大无比的阴阳阵盘。
    “除非你杀了我,否则你是没有办法出去的。”
    林承白稳稳的进入阵法之中,浑身都感觉到了阵法带来的力量提升。
    “地之剑!”
    地势为坤,厚德载物!
    另一边的战场,颜中剑挥舞出了最强的第二剑。
    小白被林承白握在手中,他能通过小白那个家伙,从林承白那里借到自己需要的力量。
    九天玄霜剑!
    徐若拙的眼中,除了余光处的子车傲雪,再也没有了其他的东西。
    “嗯?和我战斗的时候还敢分心吗?真是好大的胆子!”
    颜中剑显然对于徐若拙分心的行为很不满意,这是对他战斗的不尊敬,徐若拙这个蜀山派的小辈,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不对?!
    这不是纯粹的九天玄霜剑,那个小子,好可怕的悟性!
    挡住了!
    明明有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和自己的战斗上面,徐若拙却是生生挡住了颜中剑的那一剑,这才是他最意外的地方。
    极情于剑!以情为剑!
    这是存在于蜀山典籍之中,剑修的一种特殊状态。
    能够达到这种状态的人,并非会是多么优秀的剑修,反而达到了这种状态之后,哪怕你是天赋再弱的剑修,也会在瞬间变得天赋暴涨。
    看来徐若拙的剑道修为能够一日千里,和这极情于剑的状态有关。
    颜中剑灵魂中的那双眼睛,变得更加感兴趣起来,没想到还会遇到这么有意思的事情,他倒是要看看,极情于剑的剑修,到底能够发挥出多强的潜力来。
    第三剑天之剑!
    以天为剑,万物蝼蚁!
    在挥舞这至强一剑的时候,靠近两人战场边的人,都被迫退散了开来,一脸震惊的望着那柄黑剑。
    只是一柄剑而已,怎么就能发挥出这么强大的实力!
    那边用太极剑法抵抗着子车傲雪磅礴火焰的林承白,却是差点没有想要骂人。
    颜中剑这个家伙,瞬间吸收走的真气量着实是庞大的吓人,差点让他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被子车傲雪那个女人打穿了防御。
    “爆!”
    林承白左手不断捏动法诀,直接又爆了封印,只是让体内的封印,留下最后的四道。
    在施展太极龙形步时,林承白的身影因为超越了这一界的力量,连幻影都消失不见了,完全变得透明了起来。
    子车傲雪眸子不断的收缩,想要在空间之中寻找到林承白的身影,只是以她的力量,都无法找到林承白的身影所在,这家伙瞬间提升到实力,实在是太强了,强大到她毫无准备的境界。
    太极传人?
    我要杀了这个太极传人!
    子车傲雪心中的杀意不断暴涨!
    每一次都是太极传人出来将僵之一族的计划给终结了,本以为到了林承白这里,只要自己不给他成长时间,他就没有办法对自己的计划产生半点影响。
    可事实是,林承白这个家伙,以最暴力、最野蛮的方式,在极短的时间内,成长到了让她都畏惧的地步。
    “灭!”
    林承白一脸冷漠,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子车傲雪的身后,霸道无比的太极剑气,以阴阳鱼的状态,直接将那些围绕在子车傲雪周身的火焰全部搅散,眼见看着就要将她的肉体防御再度打破。
    “九天玄霜剑!”
    就在那一剑,要伤到子车傲雪的时候,一道冰冷无比的剑意,冲天而起,霸道无比的剑气,更是暴涨到了几十米,直接斩向了林承白的太极阴阳阵盘,摧毁了阵盘之中作为阵法基础的九大神器,让它们变成了无数的碎冰。
    而出剑的那个人,就是先前还在全心全意应对着颜中剑那一记霸道无比的天之剑的徐若拙。
    前胸中了颜中剑的天之剑,后背中了林承白的太极剑法。
    笑了!
    用全身真气,全部生命挥舞出这一剑的徐若拙,虚弱无比的趴在子车傲雪的背上笑了,用只有她能勉强听到的声音留下了最后一句话。
    “这次,我没有让伤到你。”
    话完,徐若拙这个一代剑道天才,身体还是没有承受住两大剑意的破坏,直接化作了漫天的飞灰。
    “这个白痴!”
    孟少杰暗骂一句,透过和白神共享的视角,他还以为林承白和子车傲雪,终于是要到以伤换伤,甚至是两败俱伤的地步了,没想到被徐若拙那个白痴给破坏了。
    林承白有些伤感的看着缓缓从空中坠落的胜雪剑。
    还记得第一次相遇的时候,他就是被这柄剑给伤到的,曾经他以为徐若拙会是一辈子的好朋友、好兄弟。
    只是……人各有志,徐若拙终究还是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小雪……一路走好。”
    林承白的语气略带哽咽。
    子车傲雪猛地抬起头来,“林承白,你杀我一人,我也必将杀你一人,他在我心中的地位并不重要,但也不是能杀的!”
    那傲视一切的眼神之中,露出一丝不为人察的神色。
    “嗖!”
    一股暴虐无比的火龙,直接是向着最近的尹天正飞了过去。
    “尹老哥,小心!”
    林承白身形一动,就先要去将那道火龙给打散。
    子车傲雪哪里会给他这个机会,没有了九大神器构成的太极阵盘压制,她的实力已经恢复到了完美状态,死死的将林承白缠住,哪怕是拼到受伤,也是不让林承白逾越半步。
    “该死的,爆!”
    林承白再次打开一层封印。
    只是因为刚才颜中剑的那一记天之剑,加上他的太极剑法,已经消耗了太多的真气,打开封印的时间,比想象中要慢了不少。
    尹天正在得到林承白提醒的时候,就将身法施展到了极致,想要躲开子车傲雪那个女人必杀的一击。
    可惜他的身法,终究还是弱了一点,实力也弱了一点,无论向着什么方向跑去,都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尹老弟,你走,我来挡住他!”
    独孤长卿喘着粗气,逼退了一个天下级极限的高手之后,直接是挡在了那火龙的面前。
    “炎阳拳,给我破!”
    运转着炎阳战体的独孤长卿,此时也是用最近才领悟的最强一拳,正面迎上了子车傲雪的这一记霸道无比的火龙。
    “噗!”
    让林承白都没有想到的是,独孤长卿在与这一道火龙碰面的时候,居然直接被撞飞了出去,那锤炼了百年多的肉体,变得一片焦黑之色,几乎瞬间失去了战斗力。
    “尹师叔,我来帮你!”
    李元清的雷霆巨人,因为有白云灵果的补充,成为了百兽山谷之中的一大杀器。
    此时屠戮了无数天下级妖兽的李元清,气势攀升到了极致,一记霸道无比的雷霆直拳,直接迎向了那条火龙。
    “噗!”
    雷电消失于无形,李元清的身影,也是从空中猛地坠落了下去。
    尹天正面色变得凝重,他已经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无限接近于自己。
    “林老弟,诸位,我很高兴能够和大家一起战斗那么长时间,紫诺,以后慈航静斋就交给你们了!”
    尹天正哈哈大笑了起来。
    “人生自古谁无死,今日我尹天正也给小辈们做个榜样,让他们知道我慈航静斋的人,也不是怂货!也有能挺直腰板的男人!”
    “尹老哥!”
    林承白睚眦欲裂,但在子车傲雪的压制下,他身体内的封印,也没有那么快解开,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尹天正带着拿到霸道无比的火龙,直接冲进了天下级极限的妖兽群之中。
    “啊!”
    林承白痛呼一声,封印终于是解了开来,睚眦欲裂的盯着子车傲雪。
    “你是在为小雪拼命?!”
    子车傲雪脸上的两道泪痕,让林承白的情绪稍微平静下来了许多。
    “不,我只是想要杀了你珍重的所有人,所有人!这种人类的情绪,不是我需要的东西!”
    子车傲雪的眼泪,不自觉的流落,脸上依旧是冰冷无比,或许连她自己都不清楚,到底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
    只是她记得,每次在兽王教的时候,那个让人讨厌的徐若拙,总是会默默的站在她的身后。
    那是一柄为她而不断变强的剑!
    为了施展出那一道火龙,为了将林承白拦下来,她几乎是消耗近了体内所有的真气。
    “哈哈哈!林承白、子车傲雪,你们真的以为这个百兽山谷是你们的主场吗?当你们选择了这里的时候,这里就注定会成为你们的坟墓!”
    孟少杰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了众人耳中。
    状态完美的孟少杰,和略显有些虚弱的白神,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除了林承白和子车傲雪,尚且还有一丝真气之外。
    独孤长卿和李元清身体也是被刚刚那一道火龙给伤到了,伤及根本之后,此时已经很难站起来了。
    至于小耳朵他们,也在和天下级极限的兽王教人员战斗的时候,短时间内消耗尽了所有的余力。
    “知道这是什么吗?万妖之血,这可是你们僵之一族血脉的克星,我记得当初妖族最强的时候,和你们僵之一族是互相作为猎食对象存在的吧,也幸好白神的传承记忆里,还有关于万妖之血的藏匿之地,为了找到这个万妖之血,可是费了我不少的心思。”
    说话间,孟少杰施展惊鸿步,直接来到子车傲雪的身后,将万妖之血猛地灌入到了她的口中。
    “哈哈哈!你不是说我废物吗?我倒是要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废物,你在我眼中什么都不算!”
    笑得猖狂,也让人恶心。
    林承白悄悄开始解开自己体内的封印,为了不让白神这个将眼睛修炼成神器的家伙发现,只能是利用体内的真气以取巧的方法,来解开封印着其他真气的阵法。
    最后的三道阵法,必须要同时解开,不然他不会有实力去对付状态完好的孟少杰和一个白神。
    万妖之血发作极快,强如子车傲雪,双眼顿时也是一阵泛白,整个人无力的大口大口的吐着血,仿佛要将僵之一族的精血全部吐出一般。
    “林承白,你也不用着急,待会我再来杀你!”
    孟少杰轻蔑的扫了林承白一眼。
    今日收获还真是大,可以一举将天下间最强的,他最恨的,还有最漂亮的女人们,全部都杀掉。
    “轰!”
    就在孟少杰得意的瞬间,林承白周身的空间骤然出现了塌陷。
    “不好!”
    白神下意识的就想要扔下孟少杰逃走。
    “结束了!”
    林承白的声音,仿佛无孔不入的进入到了所有的耳中。
    “小耳朵,你还能看到你的主人吗?”
    白紫诺脸上泪痕未干的担心问道。
    小耳朵一脸的无奈,“不能,我和主人之间的感应,也弱到了不可查的地步,他体内的血脉似乎再次得到的升华,我必须要要和他重新签订契约,才能感应到主人的存在了。”
    “看在你心念小雪的份上,我送你一程!你不该死在这种人的手中,我林承白才是你应该面对的敌人!”
    林承白突然出现在子车傲雪身前,完全无视孟少杰,直接从至尊令中,拿出了独孤长卿早就交到自己手中的轩辕剑正品。
    尘归尘,土归土,太极化一,缘灭!
    林承白在将所有的封印瞬间打开之后,对于自身所有的实力都有了新的感悟,挥舞出了至强一剑,直接将子车傲雪的灵魂毁灭于无形。
    最后时刻,子车傲雪的脸上,甚至是露出了释然的笑容。
    不知道她是放下了这数万年背负的命运,还是想到了自己能够和徐若拙相伴而行黄泉路。
    软倒在林承白怀中的女人,并未彻底失去气息。
    子车傲雪是死了,陆雨柔却是还活着,她和上官玉,注定要承载着独孤长卿,还有陆朝歌夫妇的希望,振兴昆仑仙山!
    “你说没错,一切都结束了!”
    林承白双眸仅仅的闭上,一剑扫向了孟少杰和白神,包括那些剩余的兽王教中人。
    一剑,尘埃落定!
    天地之间,骤然安静了下来。
    赢了?!
    虽然失去了很多,但他们还是赢下来了。
    “我要走了,你们谁要和我一起走?”
    林承白语气中的感情淡漠了几分,多几分出尘的味道,但大家还是能够感受的出来,他对众人的关心。
    “你带姐姐走吧!”
    云瑶开口说道。
    “你们呢?”
    林承白反问道。
    “迟早有一天,我们会追上你的脚步!”
    云瑶倔强无比的说道。
    李元清也是虚弱的哈哈一笑,“林师兄你突破离开吧,我们已经知道了人定胜天的道理,也触摸到了仙人桎梏的屏障,现在却还是有太多的挂念在这俗世之间,迟早有天大家都会追上你的脚步!我们也有自己的骄傲,请你相信我们!”
    “主人,小耳朵也会努力的!”小耳朵对着林承白大声喊道。
    “好,有缘相见于仙界,这是我的感悟!”
    闭着双眼的林承白,抱着云未央,直接施展出了太极剑法,将这一剑完完整整的留在了所有人的脑海之中。
    同时这一剑,也将慕容轻衣体内所有的暗伤都给斩去了,这是融合了九大神器力量的一招,九大神器的力量本就属于太极之中。
    “走了。”
    李元清遗憾中带着淡淡的不舍。
    “不,他还会带走一个人。”
    白紫诺摇了摇头。
    慕容轻衣几女眼眶已经微微泛红,但她们都相信,过不了多久,她们就会和林承白再相见。
    ……
    慈航静斋的宝库之中,林承白缓缓睁开眼睛,望着水晶棺木中躺着的那个人儿,露出一丝心痛的表情。
    即使是打破了仙人桎梏,也还是没有办法唤醒怀中的人儿。
    “要走了,如果成仙之后,我也没有办法将你医好,我会变得更强,变得比仙更加强大,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再次醒来。”
    被林承白抱在另一边的云未央,都有些羡慕秦如薇了。
    爱过吗?
    或许林承白没有心动过,她却还是得到了林承白最刻骨铭心的爱。
    水晶棺木中的睡美人不见了……
    五大仙山不复存在,天下之中涌现出无数年轻一代的掌教,从此正魔不再区分,一个叫做太极真人的故事,也在孩童之间口口相传。

章节目录

太极真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张君宝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张君宝并收藏太极真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