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点了名的白子卿立即会意,他满脸欢喜的看了看红夫人,然后重重点头,“嗯!那我也找煊王好好学习学习!”
    一旁,叶朔忽然咳嗽了下,当众人朝他看过去的时候,他便挺直了脊背,说道:“其实也可以找我学习。”
    众人:??
    白子卿与安歌对视了一眼后,都收回了视线,端起茶杯,该干嘛干嘛。
    被忽略了的叶朔:??
    怎么就没有人来找他学习呢?
    他看着就这么不靠谱吗?
    叶朔满脸委屈的看向了顾清浅,“王妃,这是怎么回事啊?”
    顾清浅看了叶朔一眼,然后也端起茶杯,在喝了一口之后,才开了口:“因为,他们都觉得你不靠谱。”
    叶朔:??
    他哪里不靠谱了?
    叶朔又看向了霍清风,想要来自家王爷这里寻找些安慰。
    只见,霍清风好似没看到叶朔投去的目光一般,只端着茶杯在那里喝茶。
    被忽略了的叶朔最后也只能在永杏这里寻找安慰了。
    顾清浅瞥了叶朔一眼,不禁摇了摇头,说:“都是当爹的人了,怎么看着还长不大啊?”
    叶朔撅起了小嘴。
    ……
    在经过一场精心布置的求婚之后,霍宇轩与欧阳晴两个人的事才算是定下了。
    古月国皇帝与皇后成婚这天,可谓是举国同庆。
    从此,古月国就只有这么一位皇后,什么后宫佳丽三千,那都已经成为了浮云,早就不存在了!
    后来,安歌与白子卿二人陆续向拓拔夕娅与红夫人求了婚。
    听说红夫人当时被感动的不行,哭的那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形象都没了。
    不过,红夫人能感动成这样,倒是出人意料。
    这也正应了顾清浅说的那句话,表面上看着很强大的女人,内心都是小女生。
    在参加了安歌与白子卿他们的婚礼之后,顾清浅才终于有一种,人生圆满的感觉!
    ……
    如今,小小风也已经两岁了,夜里,霍清风跟顾清浅商量着,要不要给小小风找个伴儿的时候,却一口就被顾清浅拒绝了!
    “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当初是谁说不生了的?”顾清浅当然不乐意了,在体验过一次生不如死的痛苦之后,她才不想体验第二次呢!
    “要生二胎,你自己生吧!”顾清浅一把推开了霍清风,起身就往外走。
    霍清风很委屈的看着顾清浅,“我倒是想生,可条件不允许啊!”
    “那就领养一个好了!”顾清浅大手一挥,随口说了句。
    “领养的哪儿有自己亲生的好啊?”霍清风可怜巴巴的来到顾清浅身边,撅着嘴,尽力想要讨好顾清浅。
    然而,不管霍清风说什么,顾清浅都不上当。
    “这回是要二胎,等生了老二,便想要老三,老四是吗?你以为本姑娘这么好骗啊?骗三岁小孩差不多!”顾清浅直接揭露了霍清风丑恶的嘴脸。
    眼瞧着顾清浅生气了,霍清风也只好作罢,不敢再说下去了,生怕顾清浅一言不合就来个离家出走!
    霍清风是真的怕了!
    这次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霍清风都没有再提这事。
    ……
    这天,叶朔火急火燎的跑进书房,对霍清风说:“王爷!不好了!后院儿着火了!”
    霍清风一听这话,哪里还看得进公文,一个闪身,人在下一秒就已经冲了出去!
    等赶到后院的时候,只见院子里堆了一个小火堆,顾清浅此刻正坐在火堆前,手里拿着把扇子在扇着。
    见状,霍清风不由皱了皱眉,然后带着人走过去。
    只见顾清浅那张脸都被熏成了小花猫,而她自个儿却浑然不知。
    霍清风心疼坏了,他抢了她手里的扇子,抱着她起来,两个人在原地转了一个圈之后才停了下来。
    “你怎么来了?”顾清浅看着霍清风,眨巴眨巴眼睛。
    霍清风抬手,用衣袖擦去了顾清浅脸颊旁边的烟灰,然后又看了看那个小火堆,只见外面还用石头围了一圈,里面还要冒烟。
    霍清风赶紧让人将火给灭了!
    “别别别!”顾清浅被吓的赶紧阻止,“我做了点儿腊肉香肠,正在熏呢!”
    霍清风:??
    敢情浅浅这是又在研究新的菜色了?
    霍清风回头,不禁又看了看那个小火堆,一脸的探究。
    实在很难想象,这食物被熏过之后还好吃吗?
    “王爷!水来啦!”就当叶朔拎着一桶水跑过来,正准备将那个小火堆给浇灭的时候,却霍清风拦了下来。
    叶朔来不及刹车,那水桶里的水便因为惯性,全数倒在了自己身上。
    在这样一个天里,浇的叶朔那叫一个透心凉啊!
    此刻,叶朔浑身湿漉漉的站在那儿,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家王爷,“王爷,您这是什么意思啊?”
    霍清风看了看叶朔,便转身,对一众下人吩咐:“后院怕是不够烧,若是王妃觉得火势不够大的话,不如将前院也一并烧了吧!正好,本王也想要重建下王府!”
    烧了反而更省事!
    叶朔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家主子!
    王爷,您确定您不是在开玩笑吗?
    “是谁说王妃将后院给烧了的?”霍清风开始寻找起在背后这个胡乱造谣的人。
    毫无疑问,众人齐刷刷的看向了叶朔。
    叶朔:……
    霍清风冷冷的看向了叶朔,眼神里带着责备,“下次看清楚点儿!若是再敢造谣,本王就扣了你这一年的俸禄!”
    叶朔顿时被吓得双腿一软!
    叶朔咽了咽口水,说道:“王爷,属下这次是看差了,下次一定看清楚!”
    他当时也没看清,只是瞧着后院儿里乌烟瘴气的,便以为是后院失火了,他又哪儿会想到,是王妃在熏什么香肠腊肉啊?
    难怪闻着有一股肉香的味道了!
    ……
    熏了一晚上的腊肉,顾清浅也累了,这会儿暂时让叶朔看着火,她回来休息片刻。
    “浅浅,为何不让下人帮你?”对于顾清浅为了熏腊肉而一晚上没有睡觉一事,霍清风很生气,“你怎么能一宿没睡呢?知不知道这样对身体不好?”
    “下次不许这样了!”霍清风最后提醒了一句。
    那副样子,好似若是再有下次,就绝不会轻饶了一般!
    顾清浅看了看霍清风,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下来,“我这不是忽然间想吃了吗?有没有会做,而且那个火势不能大了,也不能小了,让别人看着我也不放心。”
    “那你也不能熬夜!”霍清风责备道。
    “好好好,我向你保证,没有下次了好不好?”这种时候,顾清浅也只能先答应下来,稳定好了这个男人的情绪再说。
    霍清风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顾清浅。
    “爹爹,我想吃苹果。”这时,坐在一旁的小小风手指着桌上的苹果,对霍清风投去了一个可怜巴巴的小表情。
    霍清风只淡淡的瞥了小小风一眼,冷冰冰地说:“想吃不知道自己过来拿吗?”
    顾清浅看了眼自己那可怜的儿子,然后手指着桌子上的果盘,学着小小风的样子,在对霍清风撒娇:“风风,我想吃苹果。”
    “好。”很显然,同样的法子到了顾清浅这边就很管用,霍清风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他笑着答应下来,然后就从盘子里拿了个苹果递给顾清浅。
    一旁的小小风看了看自己娘亲,又看了看自己爹爹,然后像是明白了什么,将手里的玩具一扔,学着顾清浅的样子,用一只手托着下巴,倚在一旁的小木桌上,对霍清风说:“风风,我想吃过苹果……”
    顾清浅:??
    她下意识的看了看霍清风,到底忍不住“噗嗤”一声,哈哈大笑起来!
    小小风一脸纳闷的看着自己娘亲,不明白娘亲为什么在笑?
    霍清风:……
    霍清风颇有些无奈的拿了个苹果,走到儿子面前蹲下来,然后摸了摸儿子的头,纠正道:“以后不可以直呼爹爹名字知道吗?”
    小小风接过苹果,咬了一口,才点了点头。
    霍清风:……
    怕是他现在跟儿子说什么,儿子也听不懂,这样大的年纪,正是喜欢模仿别人的时候。
    只能说,儿子的学习天赋实在太好!
    ……
    小小风三岁的时候,就已经会背好几首诗了。
    这天,霍清风从皇城回来的时候,刚走到门口,就听见了从里面传来的,儿子那稚嫩的读书声。
    听着儿子都会背这么多诗了,霍清风不由勾起了嘴唇,他推开门,拎着从皇城给他们母子俩买的的礼物走了进去。
    “爹爹!”
    小小风见到爹爹回来了,开心的一下子从顾清浅腿上滑了下来,然后跑到了霍清风面前,伸手要抱抱。
    霍清风蹲下身来,将儿子抱在怀里,然后“吧唧”在儿子脸上亲了一口,“有没有想爹爹啊?”
    虽然平日里,霍清风对儿子严肃了些,可大多时候,他还是很宠爱儿子的。
    当然了,霍清风有他自己的教育方式,知道小孩子不能过分宠溺。
    只不过吧,这有的时候,霍清风还是会吃自己儿子的醋,毕竟儿子实在太黏着顾清浅了。
    霍清风就在想,是不是因为自己以前对儿子太严肃的关系,所以才让儿子对自己疏离了?
    于是,在后来霍清风也想明白了,他要让儿子黏着自己,然后让他家深浅浅吃醋。
    可谁想,到底是霍清风高估了自己在顾清浅心里的位置。
    瞧着霍清风跟儿子关系这么好,顾清浅非但没有吃醋,反而觉得,能有个人帮自己带带孩子也挺好的,这样一来她不就轻松了吗?
    所以,顾清浅巴不得儿子往后都黏着霍清风呢!
    “想了!”小小风说道。
    霍清风又是“吧唧”一口,亲在了儿子脸上,“真乖!”
    而后,霍清风将小小风放下,拎着礼物送到顾清浅面前。
    顾清浅看了看霍清风,不禁问道:“这是啥?”
    “打开看看。”霍清风故意卖着关子,为的就是给顾清浅一个惊喜。
    瞧着霍清风这么神秘,顾清浅心里不免更加好奇了,她打开盒子,发现里面躺着的是一只玉簪!
    虽然说顾清浅不缺这些金银首饰,可到底是霍清风的一番心意,霍清风每次带礼物回来的时候,收到礼物的顾清浅都会很高兴!
    女人啊,就是这一点不好,男人只要买个小东西回来哄一哄,就能高兴一整天!
    “奶奶想你了,让你进宫一趟。”霍清风说。
    顾清浅眨巴眨巴眼睛,“那你直接让人回来接我就好了,干嘛还要亲自回来?”
    “自己夫人,当然要自己接了。”霍清风说的理所当然。
    顾清浅瞥了霍清风一眼,然后伸出小拳拳,打在了霍清风身上,“看这小嘴甜的。”
    霍清风得了便宜还卖乖,“那为夫可有什么奖励?”
    “木有!”说完,顾清浅就准备开溜,可下一秒,她的手腕就被人握住,然后被对方用力一带,直接被对方拥入了怀中,在她还未来得及抬头去看对方的时候,只觉得眼前一黑,嘴唇就被堵住了。
    一旁的小小风见状,赶紧用自己的小手捂住了眼睛,然后透过手指间的缝隙,偷偷看着自己爹爹跟娘亲,在那里偷笑。
    ……
    这次进宫,在用膳的时候,顾清浅还没有将东西放进嘴里,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的难受,忍不住干呕起来。
    这可把皇太后他们给吓坏了!
    也不知道是谁来了这么一句:“小浅,你该不会是有了吧?”
    顾清浅:??
    十个月后,顾清浅为小小风添了一个妹妹,霍清风取名为,霍南弦。
    自从被骗着生了二胎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顾清浅都在生霍清风的气。
    这一次,霍清风向顾清浅保证,一定不会再要第三胎了!
    如今有儿有女,霍清风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
    霍南弦一周岁了,又逢一年过年,大街上挂满了各色各样的灯笼。
    霍清风便带着一家人出去游玩,只是街上人多,走着走着霍清风就与顾清浅走散了。
    霍清风赶紧抱着小小风在人群中慌乱的寻找顾清浅的身影。
    只见灯火阑珊前,佳人就在那里。
    “浅浅!”霍清风喊了一声,便抱着小小风急步走了过去,一下子就将顾清浅拥入了怀中。
    顾清浅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霍清风拥入了怀中,看着霍清风焦急的神色,顾清浅不由问道:“怎么了?”
    “我以为你走丢了。”霍清风一脸后怕地说。
    听着霍清风的话,顾清浅目光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然后笑了笑,“放心,我不会走丢的!”
    “娘亲,我们去前面看看好不好?”小小风手指着前面。
    顾清浅与霍清风对视了一眼,然后笑着点了点头,旋即挽住了霍清风胳膊,一家人就往前面走去。
    天空中放起了烟花,使得顾清浅他们不由得停住脚步。
    小小风手指着天空,眼睛亮亮的,忍不住激动地说:“娘亲娘亲,快看快看!”
    顾清浅顺着小小风手指的方向看去,不由看了霍清风一眼,然后靠在了霍清风怀里,眼睛看向远处的烟花,说道:“风风,这辈子有幸能够遇见你,真好。”
    霍清风低眸,看向怀里的人儿,在她耳边说道,“浅浅,这辈子能够遇见你,真好。”
    全文完!

章节目录

悍妃当家:冷王请自重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夏晴暧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夏晴暧并收藏悍妃当家:冷王请自重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