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意安猛然从过往的记忆之中苏醒,痛心激荡的感情在自己的心中挥散不去。
    “吾…后悔了么。”
    “哦?你醒了?”
    正当梅意安握着自己胸口的不知名挂饰喃喃自语之时,有人推开了房门逆光而来,梅意安眯了眯眼睛,看向来人。
    面熟,但却不认识,梅意安在记忆海之中搜索了良久,却想不起来那人到底是谁。
    只知道自己和来人在江畔激烈地打斗了一场,等自己再醒来时,就在这里了。
    钭争剑看着眼神迷茫的梅意安,不由得哑然失笑,说道:“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呢,我一介布衣,不过是你大哥的一至交好友罢了。”
    梅意安听了这话瞳孔骤缩,脑海之中再一次地闪现出了熟悉又陌生的画面。
    “梅意安,钭争剑为好友前来讨教一番。”
    万丈崖上银丝悬,惊涛拍岸雾色浓。倔强植株生长其间遭白雪素裹,飞鸟盘旋而振翅长鸣。
    浊浪之声震响耳畔,红衣宽袍乍然现于钢丝桥旁,手握刀柄背负在后,眉眼之中满载兴味。
    “昔日未有机会交手,实为憾事,如今便让吾一见先生之威。”
    另一头的梅意安眼神绕有趣味,却好像失了清明
    只见那钭争剑引导炎流环绕周身,温度骤然拔高。单足微屈作蓄力之态,炎气攀附凤凰刀刃,由橘红变得更艳。赤色长发随上升空气飘扬,刀刃手中旋转一圈提步跃上钢丝直冲朝人袭去,灼灼烈焰融落崖边枝头银装。
    “呼呼…”梅意安想起了钭争剑,眼神之中因为大哥的死,不由得有些愧疚。
    释然峰之上。
    聂凌柏与危柯有虽然被不知名的力量强行切断了和大师兄的联络,但他们也毫不在意,要是苍逑道就怎么不明不白地被人拍死,那他也不能算是他们的大师兄了。
    二人在山上百无聊赖,师尊又不在,大师兄也不在,于是这两个家伙就满山地惹猫撵狗,无恶不作。
    这一日,聂凌柏想起来似乎还有个人躺在无为斋的万年寒冰泉内,正好无所事事,不如就前去看看。
    冰晶萦绕期间,不过几日没来,无为斋之中的寒冰气息就越来越浓,聂凌柏不由地有些担心,那李龙,不会就这么冻死在万年寒冰泉内吧。
    只看那李龙双目紧闭,手指却微微地震颤,随即聚气丹田,交手运功,骤如闪电,错身刹那一掌凌风破出,气劲直透万里,震碎两岸乱岩,怒掀百丈浪涛。
    “啊…”聂凌柏一声惊喝,没想到这李龙居然有这么大的威能。
    释然峰之顶。
    暗黑夜空,只见弯月悬在正空,行星四撒。无欲天独自一人站于高峰,四观星象。出海境不易,观此景此星同样不易。冷风抚过衣袂角透衣入肤,亦扬起阵阵峰_上沙尘。阖眸而思。风入耳间,夹杂着细微的脚步声音。不远,沉稳而来。这脚步声音....
    “是你,好友良霄。”
    无欲天侧面睁眼,用余光测量了一下之间的距离,随即转身而对。洪良霄得到消息的速度,太快了。
    “很讶异吗?又或者,你又在在期待什么?”
    从对方的角度看来这一边正背光,俨然从浓重的黑夜中分割出身形,负手缓步上前,隔着数步之距遥遥与之相对,眯眸,似笑非笑。
    “难得见面一次,你的致辞难道只有这一句吗。”
    无欲天不动声色暗自凝聚气力,目光扫过对方身后,在心中对环境多少有了个简单的估算。
    “如果不对你存有几分警惕,那今日站在此处的就不会是我洪良霄了。”
    暗夜将对方的身影藏的很好,但换句话来说,若真想对自己不利,洪良霄何必大费周章站在自己的面前。如同修罗来临。
    “单纯叙旧,也是不单纯的游戏。若只是一句话,倒是失去了叙旧的可能。”无欲天无言转而暗自凝气而对。
    “很可惜,我今日前来,并非叙旧,自然无意口舌之争。”也并非有所不利。洪良霄心思一转就将后一句话咬住不言,刻意稍稍提起声音,漫不经心转开视线:“仔细听了……”
    只见断云石掷出时末一句话的尾音尚未散去,仍带着些许不常见的狡黠笑意。破空之声嗖然,不带任何花哨直取对方面门,同时发力借此掩饰冲至对方面前,毫不客气抬腿踢向太阳穴。
    无欲天眼见随气而动之物,侧身退步一闪断云石,再定眼,入眼即是不留情的一击,起手抬掌,一挡直逼面门的来势,因蓄力不足,仍是受力退后数步,险险靠近悬崖边,而此刻,脑中存留的一个致命物品便是那擦身而去的断云石。
    “这一击,并非致命。”无欲天靠在释然峰的山崖之上,冷冷地说道。
    放鱼入海和纵虎归山,哪个形容比较准确?
    无欲天借力后跃一步,屈指勾回断云石时心里正在想的就是这个问题。余光扫一眼崖下,脚尖旋转顺势再踢一腿,正正踹向对手心口,指尖一动断云石回转再击其后心。有意留三分力,不致落水。
    不致命,当然,自己又不是什么杀人狂魔。可如果是洪良霄躲不过去,自然另当别论。
    只见洪良霄提气御水,掌中行风。水汽变相凝结,借助峰上风力送来的水汽,旋用护体。继而凝动内元,短暂时刻凝成防护周身的水鳞动荡。
    片片鳞式防护围绕周身,挡去前方一击,却未能完全挡住身后的断云石。顿时,如意反手,一挡断云石攻击。
    果不其然。无欲天暗道。
    只见无欲天猛然踏在水鳞之上,旋身后退,另向对方身后甩出三颗断云石,乘人前方失力砰然尽皆撞向防守。落地未待稳住身形再次发力跃出,屈指召回一颗断云石,双手一抻化出半尺来长一根短棒,不轻不重照着对方额头便敲了一记。
    “洪良霄,你可是吾弟。”
    原本还蓄势待发的洪良霄瞬间就没了声响,暗自恨恨地看着无欲天。

章节目录

极品小村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金刚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刚侠并收藏极品小村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