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元琛对王玉浓的疼爱并不比李姚姚少,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天夜里,他做了那个漫长的梦,心里头倒是一直记挂着妻子,甚至连想去看看孕中的柳媚儿的想法都先撇开了,只急着过来看她。“我先去唤夫人起身,待会儿同她一起去看玉姐儿。”说着,便不顾秋芒的阻拦往李姚姚房里去了。
    毕竟是在城外的庄子里,比不得王家府里的气派,不过从来喜好添置摆布装饰宅院的美妇人总是能将自己的居所装饰得清雅别致,看着这一屋子简单却又清新的装饰,男人不觉心情好了起来,只觉得轻松了些,眼睛却不住去搜寻自己想找的人儿,只见轻纱帐里,那身姿曼妙,容貌秀美端庄的美妇人正侧躺在床上,毫无只觉地睡着。
    轻轻地撂开床帐,男人慢慢儿坐在床边,低头深深地看着她那姣好的面庞,不住皱起眉头来,她瘦了,瘦了好多,从来咄咄逼人的美人儿此刻竟显露出疲惫病态的柔美。其实,王元琛一直偏好温柔体贴一些的娇美人,例如——柳媚儿那般的,他能感觉到柳媚儿有一颗坚韧的内心,外表却柔柔弱弱的叫人忍不住想蹂躏,怜惜。
    可他的妻子却是不同,从来飞扬跋扈,咄咄逼人,可现在,她这样虚弱地躺在床上,呼吸平缓地睡着,男人倒是生出来无限的怜爱来,只俯下身凑近前想吻一吻她的额头,不想却听见她梦呓。
    “九……阿……九……”李姚姚早已跟自己的丈夫同床异梦,昨夜因为思念孩子还有阿九,她在被窝里还看着那支流苏发簪,竟这么睡去了,她自己个儿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见因着自己的命格,她并没有嫁给王元琛,而是嫁给了别的人,当她被掀开盖头的时候,眼前的男人并不是自己的丈夫王元琛,而是阿九,在梦里边自己是阿九的妻子,平平淡淡地同男人生活着,她同样是桀骜不驯的性子,容易冲动,容易发脾气,阿九却常常包容她,两个人生了好多好多的孩子……
    “酒?”此时此刻王元琛却并不知道她在喊阿九的名字,只奇怪地皱起眉头来,又觉她好似熬夜辛苦的模样,替她掖了掖被角,想着干脆在这儿等她醒来好了,也算是给她一个惊喜,可是这时候,却从她的被窝里跌出来一支红玛瑙流苏发簪。
    眼睛直盯着那做工有些粗糙的发簪,男人越发奇怪起来了。李姚姚从来喜欢浓妆艳抹,发饰更是如意阁里精挑细选的款式,甚至大多数是她自己画出来样式让首饰店打造的,这般粗陋的玛瑙发簪却是从未在她身边出现过,男人忽然觉得敏感起来。
    就在这时候,李姚姚却忽然醒过来了,忽然见到王元琛坐在自己床边,美妇人都愣住了,只有些茫然地看着男人。“你,你怎么来了?”
    闻言,男人倒是更加奇怪了,她变了……真的变了,从来都是她像只飞蛾一般扑向自己,用那温热的娇躯暖自己的身子,可是现在她却用这种带着惊惧的眼神看着自己,王元琛有些不安起来,不知为何,下意识地将手中的流苏发簪藏进了袖子里,直觉告诉他,在他不在的日子里一定发生过什么。
    χsyǔsんǔωǔ.còм
    --

章节目录

偷情宝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xinyzw.com容子君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xinyzw.com容子君并收藏偷情宝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