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伞】
    苏菏有一把伞,从德国带回来的,被她小心翼翼收起来,平时很少用,直到有一天,外面下了雨,家里一把伞都没有,何佳有个坏毛病,把伞带出去总是忘了带回来。
    苏菏只好拿她的伞出门,她喜欢这把黑伞,淋了雨后一朵绚烂的花展现出来,精心的设计特别与众不同。
    “哪来的伞?”陈少壬笑着问她。
    苏菏收起伞,装进防水袋里,陈少壬接过,她挽着他手臂一同进入商场,她说起了这把伞的来历。
    “那一年在德国,从大厦里出来,天黑了,大雨滂沱,附近没有商店,我以为我被困住了,没想到遇到一个小姑娘,送我一把伞,就是这一把。”苏菏笑:“在国外遇到好人真的很幸运。”
    陈少壬牵起她的手,在手背上落下一吻,笑她出门不看天气预报,那天报的阴转雨。
    “你怎么知道?”
    陈少壬微笑着,没告诉她,这把伞是他送的。
    【一起爬山】
    今年出来一个新梗——“一起爬山吗?”
    他们没怎么追剧,陈少壬从王靖杨那有听说,苏菏是完全不知道。
    周末,陈少壬想带苏菏出门走走,毕竟这一年很特殊,宅在家里的日子太长了,快忘了大河江山是什么模样。
    “去爬山吧。”苏菏提议。
    “啊?”想到电视剧那一幕,陈少壬咽了咽口水,细细回想,他们的感情持续增温呀,他表现挺好的,忍不住问了句:“你想谋杀亲夫了吗?”
    苏菏一脸问号,问他:“咋滴,你的体力不足以爬山了?”
    被她这么一说,陈少壬燃起了斗志,谁说他体力差了,他不但要爬到山上去,还要在上面做更激烈的运动。
    帐篷并不遮光,东边显出了鱼肚白,太阳光还没透出来,苏菏在陈少壬的怀里醒了,玩了会他的发丝,没把他叫醒,她穿上鞋子走出帐篷,伸了个懒腰,眼角撇见不远处成堆的狗尾巴草,走了过去。
    陈少壬醒来,身旁没了人影,匆忙跑出帐篷叫喊她的名字。
    “我在这呢!”
    苏菏从草堆里出来,双手别在身后,微笑着走到陈少壬面前。
    “吓死我了,一大早你不在我怀里,跑草堆里做什么?”在山顶上,陈少壬真怕出什么意外。
    “做这个呀。”藏在背后的手伸了出来,捧着一小束狗尾巴草花束,上面编成了心形,浓浓的爱意。她笑说:“送你的第一束花。”
    他笑着接过,牵着她的手一起看日出。
    “爬山的乐趣大概就是现在高处眺望远方,日出好美,景色更美。”
    他转头看她,心想:是啊,这才是爬山的意义。
    【缘】
    祁慕炎十八岁接管了Inrtex集团,他很有商业头脑,比他爹还强,陈少炎撒手不管了,回国在祁心苒的墓前坐了很长时间,脸贴着冰凉的墓碑,跟他的女孩说了很多话,一点都不像沉默寡言的他。
    蔡懿兰逝世了,孩子长大能撑起一片天,弟弟有自己的幸福。陈少炎没什么牵挂了,唯独心念着他的苒苒。
    时隔多年,老方丈再见陈少炎,高兴又感恩,陈少炎为这座老庙布施供养多年,积了不少功德。
    老方丈一看便知,陈少炎仍未斩断红尘事,他善意提醒一句,夜里闻香而睡,梦里能发生奇迹。
    这么多年,陈少炎没梦过祁心苒,任他怎么想怎么念,她始终没入他的梦。
    烟雾缭绕,檀香安眠,夜半叁更时,一位老者腾云驾雾而来,一切非常虚幻,不真切。
    “施主是善人,自有天助。我可助你回到二十年前,一切重头来过,但有代价,你可想清楚,有得必有失。”
    一道白光闪过,耳边响起剧烈的撞击声,然后是一声声的求救,救护车呼啸而来,一股浓烈的酒精味充斥着鼻腔,不知过了多久,陈少炎醒来,空荡荡的病房只有他一人。
    动过刀的腹部有一丝丝疼痛,他摸了摸下巴,一点点胡渣。
    手机呢?陈少炎刚从枕头底下摸出来,病房门推开,祁心苒走了进来。
    “亲爱的,我买了剃须刀,你教我,我要帮你剃胡子,我的手很巧的,放心哟,不会刮伤你的。”
    “啊,你别下床,你——”
    病房里静下来,几分钟后,祁心苒睁开双眼,印入眼帘的一张流着泪的脸。
    “我家亲爱的怎么哭了?”祁心苒擦着他的泪。
    “苒苒……我的苒苒……”
    陈少炎拥她入怀,这一次,他不会再让她走了,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只要她在身边,足矣。
    【未终】
    老者言:重回二十年前,记忆将一点点消失,不得向他人透露半句未来,不得改变任何人的命数,代价远比想象中的大。
    ————————————
    下月见~()
    --

章节目录

花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佐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佐木并收藏花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