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办完出院手续他们就定了最近的一班飞机回去。应麓问过秦玥要不要多住几天,秦玥担心太久没有回家母亲会担心,所以还是决定回去。
    一下飞机,应麓就接到大洋的电话,杨旁已经自首了。这对他们来讲是个好消息,但秦玥依旧眉头紧锁。应麓轻柔的覆上她的肩膀,秦玥抬头,正撞上他的眼眸。
    特别温柔。
    应麓知道她在担心什么,顾彦还不知去向,那个人就像是喉咙里卡着的鱼刺,如果不及时拔出来,可能会要人命。
    秦玥回到家后,把自己的东西尽数收拾了,从新租了房子住下。应麓不止一次邀请她搬去他家,秦玥都果断拒绝了。在没结束顾彦那件事之前,她想与应麓保持一段距离。
    生活貌似在迈向正轨,秦玥一如往常的加班到很晚。应麓这个不务正业的甲方爸爸出现在她公司楼下给她带了热腾腾的关东煮。
    “我家换了新的窗帘,要去看看么?”
    他总是找千奇百怪的理由来约秦玥去他家过夜,秦玥嘴里塞着鱼丸,两个腮帮子鼓鼓的把应麓逗笑。应麓忍不住的去捏她的脸蛋,正当这时秦玥手机震动起来,看来电显示是母亲打来的电话。
    秦玥接起来,电话那头毫不知情的母亲情绪高昂的告诉她,“顾彦出差回来了,他忘记带钥匙正在我们这儿,你快过来找他。”
    秦玥心里剧烈一震,抬头向应麓求助。
    “别担心,有我在。”
    当他们赶到秦玥父母家时,顾彦正坐在餐厅一处喝着秦母盛的鸡汤。见应麓陪着秦玥一起出现他并不奇怪,反倒是秦母皱眉觉得不妥。
    “这么晚了,小应怎么也跟着来了?”
    秦玥此时心里只想着怎么应对顾彦,并没察觉秦母话里的不满,倒是顾彦反客为主邀请他进来。
    “妈,没关系。他们俩个关系一直都很亲近。”
    秦母立即意识到他话里的意思,拉着秦玥到了旁边小声问怎么一回事。
    “我......我跟顾彦分手了。”
    明知刀已经架在脖颈,她还抱有一丝侥幸。这段时间荒唐的事情,本就不应该让父母烦心。可她没想到的是,既然顾彦选择了这里谈判,那他必然权衡过利弊,利用秦玥最在意的人来得到利益最大化,是顾彦阴险的计策。
    秦母知道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她想要继续追问,身后传来顾彦的声音,“秦玥,你应该跟妈说清楚。你跟我这位好兄弟是什么关系,这段时间我不在,你又跟谁在一起。”
    说完,顾彦从自己公文包里掏出厚厚一迭照片,是应麓跟自己亲密举动被人偷拍下来的。
    原来,他一直躲在暗处窥视自己。
    秦玥呼吸一滞,她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此时的自己该怎么办,难道控诉他出轨在先,迷奸自己在后。那对母亲来说是多大的打击。
    她不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明明受伤害的是自己却一直害怕那些世俗的目光。
    全场沉默里,忽然一双温热的手握住了秦玥的手腕。
    那双手突然牵着秦玥往前,应麓的身影挡在面前,他淡定自若的望向顾彦,“难道不是你先欺骗秦玥的么?大学时候明明是我送秦玥去的医院,你却让她误会是你救的她。那笔给秦父做手术的钱不也是我四处找人借钱凑的却被你拿去做了好人,你扪心自问自己干了什么?”
    应麓咄咄逼人的气势让顾彦哑言。
    秦玥也没想到那时候迫使自己答应顾彦交往的理由,竟然也是他的一场骗局。若不是应麓为了帮自己,或许这件事会被他一直藏在心里。
    一股热流涌起,秦玥决定的开口把这段时间顾彦的所作所为全都告诉父母。
    秦父秦母听了心都纠了起来,竟不知道这后面有这么多隐情。心疼女儿遭遇同时,更生气顾彦的作为准备报警。
    见自己最后一步棋也失败了,顾彦彻底成了亡命徒。他顺势拿了桌上的水果刀想要刺向秦玥。
    刀在白炽灯下反射出一道白光,就只是一瞬间。房间里同时响起叁人的呼喊声。
    “应麓!”
    “应麓!”
    “快!快!打120!”
    “你怕死么?”
    “怕。”
    “那为什么要救我?”
    “因为除了死,我更想做你的盖世英雄。”
    --

章节目录

po-18.com浪漫派(1v1)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mmove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mmove并收藏po-18.com浪漫派(1v1)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