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冠低头瞧了一眼祥福公主,回应皇帝道:我知道了。
    至暮年,萧幼清身边的侍从一个个离去,唯还剩一个年过八十的老内侍陪在自己身旁,原本收养的两个心腹养子也都要比赵平先辞世。
    宁寿宫
    深秋的风从窗口徐徐刮来,落日的暖阳逐渐从殿内慢慢爬出,空旷的阁中挂着数十幅画,屋内少有陈设。
    这些画每隔一定时间便会拿出来翻晒,又或是在她想起来的时候会命人小心翼翼的拿出,二十余年过去,朝中的党争反反复复,阳术正心,阴术为权,每当受阻之时她便会到这阁中来翻阅旧藏。
    这天底下再大的难处都没有比你离去要更加令人难受,我度过了最困难的事,而今还有什么可以阻挡的呢?
    皇帝抱着儿子牵着女儿至宁寿宫问安视膳,正殿没有见到人便询问道:祖母呢?
    宫人福身,官家万福,太皇太后在潜兮阁,奴去替官家通传。
    女婴伸着稚嫩的小手蹭了蹭皇帝的胡须,皇帝抬手握着女儿的小手,不用了,祖母现在我就在殿中等祖母出来就行,你别去打扰。
    是。
    一直至太阳落尽,天色渐渐陷入昏黄时萧幼清才从阁中走出,内侍扶着她提醒道:半个时辰前官家到宁寿宫了,现在还在正殿候着。
    官家来了你们怎么不派人通报吾?
    是官家得知太皇太后在潜兮阁便不让人通报,说是怕打扰了太皇太后。
    曹氏教出来的儿子,萧幼清眨了眨眼,要比吾更会教。
    先帝...赵平低下头。
    你是不是觉得先帝最后变成那样是宪宗压迫所致?
    小人不敢。
    错即是错,她也未曾说过自己是对的,是你们非要将推向一个圣君的位置。
    正殿
    皇帝领着儿女请安,至登基到现在二十余年坚持行跪拜礼,孙儿给祖母请安,恭祝祖母身体康泰。
    曾孙给曾祖母请安。
    内侍们将皇帝与公主扶起,随后又搬来两张交椅,皇帝开口道:祖母。
    官家有事就说吧。
    九年前祖母七十大寿孙儿年纪尚小,少不更事便也不懂人情世故,如今祖母即将再次大寿,孙儿知道祖母不愿浪费府库银钱大办寿宴,但是如今国库充裕,百姓富足,寒食节本就有国宴,孙儿便想...
    寒食节前夕是萧幼清的诞辰,吾为何不愿过诞辰,你母亲与姑母应当与你说过吧。
    皇帝犹豫的低下头,娘娘说...翁翁的忌辰...就在寒食节的前几日。随后皇帝又担忧的看着祖母,可是祖母,人不能总活在过去,孙儿一直伴着祖母,从幼冲到成年再到如今为人父,常见着祖母独自伤怀,也从不曾见祖母开怀笑过,孙儿...皇帝自少年起便想尽了法子想让祖母开心,可失真的笑容与开怀之笑有着天壤地别之分,渐渐的也让少年失去了信心。
    抱歉。萧幼清长叹道。
    不。皇帝从交椅上坐起,至祖母膝前蹲下,孙儿觉得是自己不够孝顺,也没有足够的耐心...
    萧幼清抬起手摸着皇帝的幞头,你一直都是个聪明伶俐又乖巧的好孩子,这点祖母很是欣慰,祖母老了,便希望你能将心思多多放在国事之上。
    孙儿知道了。
    宣化二十二年春,太皇太后大寿,未大肆庆贺,但有宗室诸亲及朝臣请表贺寿,同年夏至,太皇太后制命,立皇长女卫琪为皇太女,以三位翰林学士及宰臣分别担任太女六傅,其中包括两位女翰林及一位女相。
    宣化二十二年冬,萧幼清撤帘归政静养于宁寿宫,由萧曹两家及魏国大长公主辅政。
    宁寿宫
    惠然。
    曹舒窈听得闻唤后放下手中煎茶的动作走到萧幼清身侧蹲伏下,娘娘。
    有件事还要拜托你。
    但凭娘娘吩咐。
    这是我作为她的妻子最后想要为她做的事,可又正因为我是她的妻子所以我不能够为她做,不得已才想要委托于你还有如华。
    新妇一定代为完成。曹舒窈很是心疼的看着太皇太后。
    福寿宫
    晃荡的秋千发着咿呀咿呀的声响,内廷之中常能见到紫袍的身影,卫如华伸手轻轻推着刷漆的梨花木秋千架,即便你不与我说我也能够知道,当年娘娘没能够阻止那群大臣便在心里烙下了一道疤,以至于后来的祸及全族,娘娘心里的爹爹,已然超越了生死吧。
    曹舒窈坐在秋千上,这么多年了,娘娘一直活在过去么?
    福寿宫为殿阁所改名,卫如华扭头看着这座深宫,朱墙碧瓦,这里是娘娘与爹爹共同生活了三十多年的地方,触目可见的皆是回忆,但我最深刻的还是儿时爹爹带我去艮岳...说着说着卫如华突然放慢了手中的速度使得秋千渐渐停下。
    【天下人天下事,万事万物并非天子一人说了算。】原来那个时候,爹爹就有那么多无奈。
    曹舒窈又想起了太皇太后的嘱托以及这些年来朝局的变化,利用宪宗皇帝的庙号揪出守旧派势力从而名正言顺的清除这已非常人的耐力,便是我也做不到吧。
    做得到。卫如华肯定道,你若有心,有心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你便也能做到如此隐忍。
    爹爹的爱是明目张胆想把一切都给娘娘,而娘娘的爱则是隐忍与克制,正因为如此才成全了这段刻骨铭心为世人所羡慕的爱。
    宣化二十三年盛春,宪宗潜邸传来花开的消息。
    萧幼清坐在装有木轮的椅子上,曹舒窈将其推到潜邸的花院中,温暖的春风从艮岳的山林间吹向昭庆坊,拂过人身时格外温柔,铃铛随风而动发着叮叮当当的声响,酒家的长幡也随之飘起。
    原来的那座妓院依旧存在,只是老板已经连续换了好几个,宽阔的街道也随着建筑的增添而变得拥挤,触目可见繁华之像。
    春风拂动满树海棠,几片花瓣在空中交叠起舞,一簇白色彼岸花在树下盛开又随风摇曳而动,在生命流尽的最后一刻,老人的视线越来越模糊,渐渐产生了幻听与幻觉,眼前出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身影,正从远方走来,耳畔再次响起熟悉的叫唤,姐姐。她抬起手想要抓住,却发现原来只是落日的残影。
    【落日的晚霞照耀着通向彼岸的不归路,余晖下站立的人并没有影子,但笑容依旧干净爽朗。
    姐姐。
    嗯?
    你后悔吗?
    为什么会后悔?
    我将你困在这里却给不了你一个完整的人生。
    假如时光可以倒流,结局不变,我的选择也依旧不会改变,依旧是生生世世想要相守的你,比起所谓的完整人生,我想,你给我的爱,足以胜过这世间的一切。】
    这卫宋的天下我又替你守了二十年,不是我守不动了,而是我...老人怀抱一只铜炉,望着空中起舞的花瓣潸然泪下。
    想你了。
    (完)
    第316章 后记
    娘娘!
    祖母!
    京城内外的哭声如同宪宗皇帝驾崩之时,跪伏送灵百姓多达数万,恸哭发自肺腑,哀嚎响彻天地。
    宣化二十三年盛春,太皇太后崩逝,与宪宗合葬于永兴陵,谥号仁孝章德皇后,享年八十一岁。
    宫官入殓之时却发现太皇太后手中始终抱着一只老旧的铜炉,两个女史小心翼翼的掰开却发现铜炉被握得十分紧,炉子的底面还有用不同字体所刻的两句诗。
    式微,式微,胡不归?
    微君之躬,胡为乎泥中。
    皇帝尊太皇太后遗命,只将一只铜炉及一只放有青丝挽成的同心结与宪宗皇帝所赠的数千幅画作为陪葬随仁孝章德皇后下葬。
    宣化二十三年冬皇次子诞生,大赦天下,宣化二十四年皇帝为完成仁孝章德皇后生前遗愿御驾亲征西南,由皇太女监国以知枢密院事、魏国大长公主与曹太后辅政,宣化二十五年由于皇帝多疑导致错失战机而兵败退居河西,年冬移交帅印于萧家将及曹家将重整旗鼓再度发兵,于宣化二十七年平定吐蕃东北诸部,置都护府,班师后封赏诸将,同年长夏,皇后萧氏病故,帝悲痛谥号显慈皇后。
    宣化二十八年朝廷掀起易储风波,帝欲立宠妃为后,又欲废皇太女改立宠妃所生的庶子为储君,以至党争再起,后遭魏国大长公主及曹太后所止,宣化二十九年秋皇帝病逝于福宁殿,葬于永信陵,庙号宣宗,宣宗在位二十九年,实际掌权为六年,在位期间由仁孝章德皇后听政延宪宗之法革除弊端,任人唯贤,政治清明,后世将其称为宣化之治,与其祖父宪宗皇帝并称为乾宣盛世。
    宣宗留有四子七女,遗诏曰:尊皇太后曹氏为太皇太后,贵妃为皇太妃,军国大事权取太皇太后处分。
    宣宗驾崩后由魏国大长公主与曹太后共同拥立宣宗长女继位,改元成熙,是为圣宗,皇太后曹氏临朝称制,诏除旧制,将魏国大长公主封为魏王,于宣化六年所开女科位列本科进士榜第一名的廷魁一跃成为辅政大臣进入都堂任执政宰相,圣宗一生无子,过继同胞弟周王之女为皇嗣抱养于膝下,后被立为皇太女,自仁孝章德皇后与曹太后相继掌权后,萧曹世家之贵近乎与为卫宋一朝同盛衰。
    成熙七年,在曹太后与魏王及一众文武大臣支持之下,追念宪宗之功,开女科之先河,前无古人,修建运河,编纂典籍,扩疆土数千里,其功绩远超太宗及武宗总和,遂革旧制追尊宪宗皇帝为圣祖皇帝,并命翰林学士与阁学士领秘书省重新编撰宪宗本纪命为圣祖本纪。
    恋耽美

章节目录

女庶王(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于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于欢并收藏女庶王(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