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那个水平谁会跟你下棋,也就青书了。莫声谷想到纪楷青下棋的方式就忍不住吐槽,但是你现在不能去。
    纪楷青有些无语的靠在门上,这已经是今天第三次被莫声谷堵在房间里了。明明昨天都没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怎么就今天这么糟心呢?!从今天早晨的早课开始,纪楷青就见了宋青书一面,做完早课就眼看着宋青书被宋远桥叫走了,吃早饭的时候都没有见到人,本来想着吃完早饭溜过去看看是什么情况,结果被俞莲舟揪住去了练武场。
    神他妈要看着他练武!
    俞师兄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
    他跟着凌君子师兄离开武当之前就已经没有人盯着他练武了好吗!
    看看俞师兄那一脸的心虚!
    当他没长眼睛看不出来吗!!
    但在当时的情况下,纪楷青本来想直接对俞莲舟说师兄你省省吧以后不要做这种不擅长的事情了,但看到俞莲舟强行一本正经又心虚的样子,还是觉得要给从来不做这种事的俞师兄一个面子,于是就乖乖的去了练武场。
    俞莲舟是真的完全没有做过这种事情,所以说到最后都已经无话可说了,而纪楷青呢,则一脸生无可恋的握着他那把神奇的冰剑站在那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听着。最后就变成了俞莲舟和纪楷青面对面发呆,就这样又强行留了纪楷青半个时辰,俞莲舟这才说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不过纪楷青倒是没有急着走,他懒懒的掀起眼皮问:俞师兄,宋师兄给了你什么好东西,连你都打动了。
    俞莲舟不讲话。
    纪楷青稍稍想了一下,有些迟疑的问:该不会是武功秘籍什么的吧?
    他记得他仓库里放了几本没有在游戏里卖掉的技能书来着。
    俞莲舟的眼珠转向了左边。
    纪楷青:得,还真是。
    为了避免后面几天天天都这样,纪楷青非常认真的问:就这一次了吧?
    咳,不知道。俞莲舟说,他看了看纪楷青绝望的表情,给自己的行为找了个借口,拿人手短。
    纪楷青:
    他今晚就带宋青书私奔可以吗??江南地区挺好的,水患什么的不重要,反正再过一段时间肯定会退掉,干脆直接在江南地区买个房子算了,木渎镇还有朋友在,风景也好。
    就在纪楷青认真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俞莲舟安慰似的拍了拍他的肩,然后从他身边像是怕他诉苦一样飞快的离开了。
    而现在,纪楷青看着眼前的莫声谷,非常无语的拍了一下木门:莫师兄!宋师兄他给了你什么我纪楷青给你三倍!
    这句话一出口,纪楷青觉得自己好像一个暴发户。
    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肯定会有三倍的东西!
    莫声谷慢吞吞的说:大哥房间里的那幅画。三倍?
    纪楷青:打扰了。默默的抬手,将莫声谷关在门外。
    哈,他不是个文化人真是不好意思了!
    他全部身家没有一个是琴棋书画之类的!
    搞咩啊!!!!!!
    就在纪楷青无语到想要捶墙的时候,门又被敲响了,莫声谷在门外喊他:楷青啊,你关门也太快了,我还有东西没给你呢。
    纪楷青生无可恋的去开门,从打开的缝隙中探头:要给我什么东西?
    莫声谷从袖子里抽出来一本书:大哥说你那手字真的上不了台面,叫你认认真真在房间里练字。
    纪楷青:
    缝隙里的纪楷青一脸认真的问:莫师兄,我今晚就带青书跑路,你知道的,我从来不说笑的。
    你省省吧,莫声谷将那本书强行塞进纪楷青的怀里,然后指了指房顶,晚上有四哥待在你房顶。
    啊纪楷青发出了一声悲鸣。
    就在莫声谷想要继续通风报信的时候,拱门那里来了个小弟子,冲着看过来的纪楷青和莫声谷行了个礼:二位师叔,五师伯一家回来了,正在前殿自请除名呢!!
    纪楷青和莫声谷对视了一眼,纪楷青迅速将那本书丢进物品栏,跟着莫声谷飞快的往前殿走。
    等两个人到了前殿后才发现所有人都在这里,殿外也围了不少弟子,纪楷青看了一眼站在张真人身边的宋远桥,对方正有些焦急的在劝张翠山打消这个想法。看宋远桥和其他师兄都非常着急的样子,纪楷青估计师兄们也没有什么心情去驱散围在殿外的弟子了,不过这事儿也算是个大事,也没有必要让周围的弟子都走开,围观一下也挺好的。
    省的有傻不愣登的跟着学。
    纪楷青扫视了一下就找到了宋青书,后者也正看着他,在对上他的目光时还冲他弯了弯唇,看上去完全不知道纪楷青这半天都经历了什么。他直径走到宋青书身边,小声的询问:这是怎么了?
    宋青书借着有宽大的衣袖遮挡,握住纪楷青的手后才解释了一下眼前的场景。
    大概就是张翠山和殷素素回来的时候,张真人正好在前殿上香,也不知道张翠山跟张真人谈了什么,不过宋青书猜应该是说他帮了金毛狮王的那些事吧。光明顶和那个破寺的事情张真人肯定是知道的,就是不知道张翠山的版本是什么样子的。就这样说着说着,张翠山就直接跪了下来说对不起武当也对不起师傅,自请除名。
    张翠山一跪,殷素素自然也就跪了下来,毕竟里面也牵扯到了天鹰教,再加上张无忌也知道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对武当也说不上好,也就跪了下来。一家三口都跪在那边,怎么都不起来,就有机灵的弟子去喊人了。然后就是现在这个样子,所有来的师叔们都在劝,不过看样子张翠山是真的下了决心。
    你怎么想?纪楷青问他。
    宋青书说:师叔怎么想我自然就怎么想。
    宋青书狡猾的没有说是哪个师叔,不过眼神一直停留在纪楷青身上,这个回应让纪楷青忍不住小幅度的卷了卷唇角,他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
    再怎么说也不会问他和宋青书的看法的,再者说,只要是在光明顶的人都知道纪楷青对这件事的态度,不管是谁都不会让纪楷青在这里火上浇油的。
    一直都没有说什么的张真人突然就叹了口气,然后抬手拍了拍大弟子宋远桥的肩。宋远桥回头看了一眼张真人,好像知道对方要说什么似的叫了一声师傅,张真人冲着他缓缓的摇了摇头,宋远桥有些不放心的往旁边退了小半步。
    翠山,你确定要这么做?张真人看着跪在自己身前的弟子,稍稍提高了声音问道。
    张翠山俯下身磕了个头,然后重新直起身抬头看着张真人:是,弟子已经想好了,因为弟子的所作所为,差点让武当蒙羞,现在事情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弟子恳请将弟子逐出师门。
    你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这样吧。张真人深深的看了一眼张翠山,说完后也没有管其他人的反应,直接就离开了前殿。
    不过纪楷青在张真人从他面前走过的时候,听到了一声叹息。
    师傅!
    五弟!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究竟是要做什么!
    是啊五哥,都已经没有什么事了,你怎么会突然
    张翠山的周围一下子就乱了起来,他们说的也不无道理,但张翠山只觉得心里那块一直悬着的石头落了下来,连带着脸上都显出了轻松的神情,殷素素扶着他起来后,张翠山冲着眼前的师兄师弟们笑了笑。我已经下定决心了,而且
    而且不过是住在武当山脚下而已,会离武当很近的,若是想我了可以随时过来的。张翠山说着说着便又叹了口气,我原本想着自冰火岛回来后就再不提那些事,可我也答应了义兄要找到他的仇人,谁曾想哎。
    纪楷青和宋青书站在那里听着,没有开口讲话,张无忌起来之后便看了过来,在原地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来。
    楷青师叔,青书师兄。张无忌抿了抿唇,声音非常小的叫了两个人一声。
    纪楷青瞅了一眼他,嗯了一声,宋青书也跟着嗯了一声。
    张无忌瞟了一眼他俩,又说:还生我气吗?
    要是生你的气早就被你气死了。纪楷青翻了个白眼,然后扬了扬下巴,都看你呢,快过去。
    张翠山和几个师兄弟说起来了张无忌以后的安排,所以才会都看了过来。张无忌三两步走了回去后,乖巧的站在那边被那几个师兄挨个慈爱的摸头,看的纪楷青牙酸。
    想什么呢?宋青书觉得纪楷青的神情有些奇怪。
    纪楷青缓缓的说:你听说过煲仔饭吗?
    宋青书不懂:?
    纪楷青说:这孩子或许能拿来煲汤。
    可能是煲仔饭三个字和纪楷青的那句话给宋青书的印象太深刻了,所以在晚上没有人有心思再去堵截纪楷青,纪楷青趴在宋青书窗外问他想吃什么夜宵的时候,宋青书脱口而出:煲仔饭。
    纪楷青没忍住笑了半天,然后一本正经的说:你且在这里等一等,我现在就去抓小孩给你做煲仔饭。
    看宋青书对这个完全没有什么概念,只是靠着字面意思理解还挺好奇的,纪楷青想了想说: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了,要不我们就按照原计划走?先去一趟鬼村,把铸剑的材料都收齐了,然后去江南看看七童那边怎么样了。剩下的时间要是没有什么事情发生的话,就到处游玩一番?
    宋青书问:去哪里游玩?
    自然是你没有去过的地方。纪楷青笑着说,比如有煲仔饭之类的地区。
    宋青书也笑,好啊。
    你怎么答应的这么爽快?纪楷青挑挑眉问,以前还说没有什么事情就想呆在武当呢。
    宋青书靠在窗户上笑的温柔又好看:有你啊。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啦!!!!!!
    谢谢各位一年多的陪伴!!!后期我更新不稳定还是有几个小天使一直留言陪着我,我好开心的!!!
    感情线真的是我非常苦手的一点,觉得好难,但应该不会很突兀吧?
    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反正就真的很谢谢陪着楷楷和我的你们QAQ
    爱你们!!!!!
    还有一两章番外,其实内容应该算是正文,但是我总觉得停在这里也挺好的。
    怎么说呢,大概就是那种应该就是这样了的感觉。
    番外见!
    恋耽美

章节目录

[综武侠]走开,不要打扰我飞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知情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知情权并收藏[综武侠]走开,不要打扰我飞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