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父看着燕母,眼神颇为无奈:不过回家一趟,倒也用不着这般兴师动众。
    燕母瞪了他一眼:你天天上朝能看见他,怎知我这个做娘的心情,一边去。
    夫妻争执间,门外管家激动的跑了进来,喘着粗气禀告道:大人,夫人,陛下陛下公子驾到。
    燕母乐开了花,连往门口迎去,前院早已高呼千岁万岁。
    燕挽不过回家一趟,自然不会拘谨,奔走着见到燕母就要往里扑了,燕母将他抱得满怀,又看了一眼宁沉,将燕挽扶正了,小声道:陛下跟前,小心仪态。
    燕挽笑道:陛下不会介意的。
    你呀,就是恃宠而骄。
    从小娇惯长大的人,自是任性妄为一些。
    宁沉命人将备的中秋厚礼奉上。
    一干人去正厅说话,燕母早备了最好的茶,亲自斟上,谈话间,又有小厮进门:夫人,靖成世子来了。
    裴澈!
    燕挽霍地起身,大步踏了出去,果真见到表弟裴澈,长得越发英武不凡,他被南宁郡王扔到山上去修炼,他们表兄弟已是好长一段时间没见,再见欢喜至极。
    裴澈跟着燕挽进了正厅,方知宁沉也在,掩面拐了一下燕挽的胳膊,小小埋怨:表兄,你怎么不同我说。
    燕挽无奈道:我同陛下伉俪情深,自是我在哪儿陛下在哪里。
    裴澈一拍脑袋:忘了,表兄如今已经是皇后娘娘了。
    倒也没行礼,由宁沉开口留人,也在正厅坐下说话。
    又过了不到半刻钟,侯在燕府外的宫人迈着匆匆碎步来禀:陛下,忠义侯、蓝大人、宋太傅都从外城赶回来了,正在门口等候求见。
    不等燕挽高兴,宁沉冷笑一声:中秋特意赶回来坏朕兴致,不见!
    嘭
    不远处发出喧哗动静。
    接着,冷漠浑厚的嗓音伴随着来人愈来愈近变得清晰:我自个儿回家,何须陛下说见与不见,父亲、母亲、挽弟,中秋安好。
    燕父、燕母惊喜站了起来。
    燕挽亦是眼睛发亮,浑然不知某人已经吃了弥天大醋,他忍着看向纪风玄身后第二道身影:朕记得朕没有批准太傅大人从晋河回来,太傅大人又是凭何出现在此处?
    宋意一身雪白,风华未改,望向宁沉及他身侧之人,语气淡漠:晋河水患已除,莫非陛下打算徇私枉法,让我这个太傅永远留在那贫瘠之处?再者,我是燕留的师长,中秋佳节回来探望有何错处?
    宁沉皮笑肉不笑道:是没什么错处。
    便又看向那第三个人:那蓝大人呢?
    蓝佩微微一笑:臣半个月前接了一道密旨奉命回京,所以顺道过来看望相邻多年的燕伯母,似乎也无不妥。
    密旨出自谁,显而易见。
    宁沉只好看向燕挽,燕挽同他对视,眨了眨眼,满脸无辜,让他脸色愈发难看。
    燕挽忽然握住了他的手,将手指穿插进他的指缝里,与他十指相扣。
    宁沉勾唇笑了。
    有什么关系呢。
    人和心都在他这里了。
    只有他们才能修成正果。
    恋耽美

章节目录

重生后我佛了但渣男们都开始慌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半寸月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半寸月光并收藏重生后我佛了但渣男们都开始慌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