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般配!
    自那以后,温衍几乎要被供起来,连上个厕所都有人跟在后头说一句今天日子挺好,小温亲自来上厕所啊?
    就好像哪怕温衍说一句其实我不想上,可是生理不允许,他们也能面不改色回答那下次叫我一声,我替你上那样。
    温衍时常怀疑他们在性骚扰,可惜没有证据。
    这状况直到温衍以辞职相威胁,方才消停下来。
    再后来,第二年入冬的时候,境管局众人依旧能看见怕冷的小温裹着厚厚的棉服,捧着一杯热水坐在楼下长廊拐角的阶梯上晒太阳,懒洋洋闭着眼睛浅眠。
    只不过,这次身边还多了一个人。
    很多人等着温衍因着严起的关系一飞冲天,要说不嫉妒,那是假的,只不过有些话说出来不利索,最终只能烂死腹中,大家都有这个自知之明。
    可到最后,小温依旧是小温。
    严局却不是原来那个严局了。
    原因是什么,大家也都懂。
    很久之后,温衍夜半被虚虚实实的梦境惊醒,梦里一会儿是正开枪的方白,一会儿是歇斯底里朝他喊着你真的不要我了的林止,一会儿是呕血的楚怀瑾,一会儿又是他自己。
    暮色正沉,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很要命。
    他被梦境魇住的时候,反而很安静。
    没有起身,没有喊,没有叫,甚至连呼吸都只是微微发颤。
    可是却将身旁的人吵醒了。
    连温衍自己都觉得神奇。
    做噩梦了?严起把温衍抱在怀里,顺势覆住他的眼睛,轻点开床头的照明灯。
    直到怀中的人渐渐适应这昏暗的光线,才将手小心松开。
    嗯。温衍闷在严起怀里低声回了一句。
    梦到什么了。
    很多,都是做任务时候的记忆。
    严起微微皱眉,替温衍按着额头的手却没有停。
    良久,才说道:不喜欢?
    没有。温衍回道。
    其实境管局有应对的法子,比如清除部分记忆以实现虚拟和现实的双重平衡。
    只是温衍觉得那些为善后存在的措施,一刀切得太过了,他想有头有尾的来,也想有头有尾的走。
    那在害怕什么。严起轻轻吻在温衍眉心。
    不是害怕,温衍皱了皱眉,垂眸想了一会儿,才说道:只是不知道自己做得对不对。
    就好像是因为我们,两个本不相关的人才走到一起。
    你觉得这样不好?严起有点想笑,这话被方渡听到,大概又要被骂一句过河拆桥。
    这不一样。温衍顿了顿,话说得有些没底气。
    严起是因为他才进入位面的,从沈泽到萧衡,或许也是因为他,所以改变了方白他们的人生轨迹。
    如果没有严起,或许沈泽依旧是沈泽,只是对于方白来说,成了一个没什么特殊意义的符号,甚至连交际都不会有。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严起曲指轻敲了一下温衍的额头,笑道:猜猜看,捡着指南的漏洞做选择,这么多人,为什么偏偏是沈泽,偏偏是萧衡。
    温衍:?
    因为他们命数本就系着,指南数据记录不会出错,我们的存在只是将他们的因果提前了而已。
    温衍从来不知道还有这一遭,从脱离位面那一刻起,他就下意识去习惯现实,所以他没问,严起也没说。
    若不是误打误撞做了场噩梦,或许他也不会再提起,只是偶尔脑海中闪过几个名字、几段记忆,还会有隐晦着不敢开口的时候。
    开心了?看着那双忽地一亮的眸子,严起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被恍了一下。
    也就一般般开心吧。温衍一直以来半悬着的、连自己都很难明说也不曾察觉的后忧,就这么轻巧落地。
    那是不是该睡了?
    可是还不困。温衍眨了眨眼睛,反而更精神了。
    良久,他听到一声极长的叹息,细细一探究,还夹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兴奋。
    还不等他抬起头来,本就不怎么明亮的灯光忽地灭了,同时而来的,还有严起突然落下的吻。
    和之前的缠绵温柔截然不同。
    既然睡不着,就做些有意思的事。严起的呼吸有些粗重,热气洒在温衍耳廓每一寸肌肤上,然后往唇梢、脖颈间流转。
    我、我困了。温衍欲哭无泪。
    就不能牵牵手聊聊天吗!
    迟了。严起冷酷道。
    箭在弦上,哪有说停就停的道理。
    天光将明的时候,温衍总算沉沉睡去。
    外面是即将熹微的晨色,怀中是心念着求个百年的人。
    严起觉得,或许就像方渡说的那样。
    是老天开眼了,才让他遇见温衍。
    属于他一个人温衍。
    ※※※※※※※※※※※※※※※※※※※※
    番外暂时告一段落啦!谢谢小天使们!!!!疯狂啾咪!!!
    在这个隆重的时候,请允许我介绍我即将出生的小儿子
    娱乐圈新文《别撩我,没结果》
    七月中上旬激情开文!
    宝贝们喜欢的话可以戳一戳,戳一戳!
    我爱你们(土拨鼠叫
    文案如下:
    何子殊在医院睁开眼来
    从18岁的酒吧驻唱歌手何子殊一跃成为25岁顶级流量男团主唱何子殊
    谁知,身为男团全能ACE的他,实际上却是个队长不疼、队友不爱的小腊鸡
    何子殊笑容逐渐凝固
    觉得还是收拾收拾去世得了
    在粉丝眼中沉殊大旗满山岗的时候:
    粉丝A:我磕的都是什么几把陈述CP,超市里的蚊香都比你们直,藏着掖着有什么意思?只要不猝死就扶我起来继续磕。
    粉丝B:真是可歌可泣的绝美爱情故事,老子丘比特今天就要替天行道,还能射不穿你们!
    实际上:
    何子殊:那个这趟综艺,公司要我们俩上。
    陆瑾沉:我不想跟你炒CP。
    后来:
    何子殊:别看我,别撩我,我和你,没结果。
    陆瑾沉:过来,天气冷,有话床上说。
    何子殊:我信你个鬼!
    前全团嫌后全团宠撩而不自知何小妖精前离我远点后这也太他妈可爱了给老子过来抱抱真香陆大队长
    恋耽美

章节目录

别废话,转身背锅[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七寸汤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寸汤包并收藏别废话,转身背锅[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