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杏贞出院在家休养了三个月,这三个月,信科集团发生了几件大事:首先是祁中钰对外宣称从信科退休,再次是技术部裁员外包整合。
    就在信科集团的股票跌到谷底时,信科人力资源部以通告信的方式告知全体——总经办的秘书方减利用加班时间对总经理进行性骚扰,信科人力资源部已开除并将依法采取措施。
    工会很快打出“关爱office女性办公环境”的主题,成立了市里第一个防性骚扰的公益组织,借助网络热度,信科集团一下子就上了新闻头条并霸屏长达半月之久,被广大网友评选为“最具有女性关怀”的公司,信科集团的股票也迅速窜升到了顶点。
    信科虽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上,但业务还是稳做,海外项目正式上线运营后,前瑞丰集团的人事也都整合完毕,祁中南重组董事会,祁敏和祁杏贞共持35%股份,祁中泰和祁英翰各持10%股份——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虽然祁中南在逐步放权,但实际上还是稳坐信科老大的位置。
    祁杏贞虽然也参与了几次会议,去警局录过几次口供,但大多时候都在她娘家住,一是避风头,二是养身体。
    日子一久,祁杏贞就觉察苏淳瑛不对劲儿,她像有什么事瞒着,打电话都跑到卧室里偷偷打,隔三岔五还要出去一下午,试探小姨,人似乎也不在她那。
    本能生疑,祁杏贞有一次就在苏淳瑛出门后也跟出去,打了个出租车一路跟到南城,看她停在一个卖场的停车场里,又上了另一辆黑奔驰,祁杏贞继续跟下去,就见黑奔驰停在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口,一个男人下车,苏淳瑛挽着他的胳膊进去了。
    祁杏贞拿出手机连续拍了几张照片,可惜离得远,那男人又戴着墨镜,实在认不出来是谁,只觉得那人好像在哪见过。
    祁杏贞找出一个号码,把照片发过去,再附上地理位置,这才打道回府。
    不露声色,祁杏贞就当苏淳瑛出去玩,同她日常寒暄,也不多问。
    这几天祁英翰出差去上海,祁中泰出差飞美国,大家似乎都很忙,这样一来,祁杏贞倒清闲了,身子也很快恢复好了,心心念念想再要一胎,只是这次要与祁敏生——婚姻有了孩子才能更稳固,将来看在孩子份上,她也不至于被赶出祁家。
    可祁敏更是忙,晚上来陪她也是带工作回家做,简直是拼命三郎的工作狂作风,她有时候不懂他是真的那么忙,还是仅仅为了躲避跟她同房。
    端午节,全家本该都到祁中南别墅聚会的,但祁中钰一家不能来了,祁英翰祁中泰又都不在,难免冷清,先有家丑公开和吃官司的风波,祁中南心情不算好,就只把祁杏贞、苏淳瑛、祁敏和祁烨邀请到家里简单吃了一餐。
    席上,祁中南问祁敏案子的进展。
    祁敏回答:“下个月就开庭了。”
    祁中南叹道:“撤诉吧。”
    所有人都抬头看他,祁中南却只在祁杏贞的手上握了一把,目光坚定,祁杏贞抬眼望他,有那么一个片刻,她好像想说什么,但又垂下了眼睛。
    祁中南继续说:“这人呢,打也打了,拘留也拘留了,方减这三个月在局子里也吃了不少苦,他毕竟是你们的弟弟,别做得太狠,外面看起来秉公执法也没什么错,但要是咱们真这么做了,又显得太不近人情,到时候信科上下看了,也会觉得兄弟残杀,骨肉分离,令人心寒。”
    祁敏不知道是祁杏贞临时倒戈还是怎么样,表情颇为复杂地看她,祁杏贞却不看祁敏,淡淡回应:“大伯说得对,我也觉得闹得太大不好,尽管前期舆论做足了,但媒体一进来这事儿就容易变质,我个人来说,也不大想再提这个事情了。“
    祁中南满意地收回手,点了根烟,在烟雾里看祁烨:“不过这个事情你处理得很好,我得表扬你。”
    祁烨忙举杯敬酒:“大伯过奖了,我也是受祁敏哥委托办事。”
    祁敏一直紧皱眉头,虽面上不好看,但也只能点头:“嗯,爸,我都听你的。”
    祁中南笑了,说了些别的把这话题岔开,又问苏淳瑛:”我听杏贞说,你要去法国旅游?“
    苏淳瑛笑:“是啊,一个朋友邀请我过去玩,我也没什么事,就过去散散心。”
    祁中南点头:“也好,老年人还得多给自己找点乐趣,否则在家呆久了容易胡思乱想,做一些不合年龄的事。”
    苏淳瑛目光一滞,看了一眼祁杏贞,笑笑应了。
    “什么时候走?”
    “后天早上的飞机。”
    “让老刘送你。”
    “呃,这个不用……”
    “没事,一趟车的事情。”祁中南打断,他捻了香烟站起来说:”都散了吧,你们也都累了。”
    祁敏知道,不是他们累了,而是他累了。
    近来,他有种感觉,祁中南好像越来越有些力不从心,步态神情也不似从前,现在是多了成倍的倦怠。
    “爸,你没事吧?”
    等人都散得差不多,祁敏和祁杏贞还跟在他左右。
    祁中南靠在沙发上半眯着眼说:“暂时死不了……”顿了顿又叹:“但是我老了,毛病渐长,总是疑神疑鬼,能相信的人越来越少,以后我要靠你们的地方很多。”
    祁中南伸出一只手来,是带黑曜石佛珠手串的那只手,祁杏贞走过去握住了,祁敏也握住了,祁中南的另一只手合掌一握,三个人的手又都交叠在一起。
    “委屈你了……杏贞,别怪我。”
    祁杏贞摇头:“大伯,我不委屈也不会怪你。你是为了大局考虑,我也该有这种心胸。”
    祁中南的瞳光漆亮,就像他手腕上的佛珠,带着点恩赐和怜悯,忽然又笑了:“怎么还叫我大伯?这个称呼以后都该改了。”
    祁杏贞仰着脸,脸色红润,嗫嚅一声:“爸爸……”
    就像小时候一样,她握着他的手,紧紧不松开——“大伯,我为什么不能叫你爸爸?”
    祁中南蹲下来,遮住大太阳光,摸摸她的小脸说:“因为我没有生过你,做不了你的爸爸……但是,如果你愿意在心里把我看成你的爸爸,我也很高兴。”
    “大伯,我想让你当我爸爸……”
    他笑了,把她抱到怀里去,宠溺地吻她,她也勾着他的脖子让他吻,小声嗫嚅——“爸爸……”
    她越那么娇音喃喃地唤他,他心里越泛起柔情来,直到她长大了,可以在他身下承欢迎腰,她又勾住他,妩媚吟哦:“爸爸轻点……爸爸,……啊,好舒服!“
    祁中南笑意加深,眼下皱纹是时光刻刀在脸上一道道的划痕——
    青山原不老,为雪依白头。
    半晌,祁中南松开他们的手,对祁杏贞说:“后天我也去送送你妈。”
    说是去旅游,苏淳瑛心里总是忐忑,收拾了一晚上箱子,到了第二天还是忍不住打开看看忘了什么,祁杏贞便再帮她检查一遍——换洗衣服、毛巾毛毯、舒服的鞋子,用惯的乳液粉底霜,还有应急的药片……
    祁杏贞又拿了一张卡塞进她手里:”你要是身上的钱不够就刷这个,没密码的,国际通用……“
    苏淳瑛笑叹:“人都说女儿是贴心的小棉袄,看来一点不假。”
    “我是绵里藏针。”祁杏贞笑着去搂她妈妈,苏淳瑛也抚她手臂,笑意满面:“我知道,你一直都是……虽不伤人,但扎一下也是够疼的。”
    二人凝目对视,又都笑了,祁杏贞说:“可我还是舍不得你……没有你,就没有我,也没有我的一切。”
    苏淳瑛摇头笑说:“你已经长大了,很厉害了,不需要我了……”
    “可是,妈,没有你的教诲,我恐怕……”
    苏淳瑛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她唇上,凑得近了,压低声音,眼神锐利,颤音警示:“记着,杏贞,千万别爱……”
    祁杏贞眨眨眼,没明白——千万别爱谁?
    门响了,是祁中南带着老刘来了。
    苏淳瑛站起来忙招待酸梅汁:“真是让你们还麻烦一趟!大热个天!”
    祁中南坐到沙发上,接过盛好的红汤却不沾一口:“麻烦什么,老刘是自己人。”   老刘也笑应:“您太客气了啊!我不就是做接送人的活儿!”
    大家谈笑一阵,苏淳瑛也收拾得差不多了,老刘起身帮着往下拿箱子。
    苏淳瑛对祁杏贞说:“我忘买晕机药了,你去楼下药房帮我买点。”
    祁杏贞没有多问,穿上鞋子往楼下奔。
    屋里就剩下祁中南和苏淳瑛二人,祁中南坐在沙发里不动,抬起眼睛观察苏淳瑛,她整个人都是寻常妇女的迟钝常态,动作也慢,表情也不太丰富,眼神呆滞——自打二弟去世,她也苍老了不少。
    苏淳瑛背着他整理东西,弓腰叹道:“你不是有话跟我说吗?你说吧,反正我今天是栽在你手里了。”
    祁中南点起一根烟说,缓缓吐雾:“你知道就好。”
    “我怎么能不知道,从你那天说要送我,我就知道,我跑不了了。”
    祁中南笑了:“这么多年,祁家上下还是你最了解我。”
    苏淳瑛回过头莞尔:“你也一样最了解我,所以你都不敢喝这杯酸梅汁。”
    二人视线一对,都浮起笑意来,只是一个怜悯,一个凄苦。
    苏淳瑛直了直腰说:“是祁杏贞发现的吧?她是不是跟踪过我,然后告诉你,你才发现我和辉映集团的关系?”
    “我早猜到是你在背后操作的,何智安当年来信科集团打工的时候就被你看中了,他是你一手调教出来的,我当然不会不知道,我只是没料到你会下这么大的血本,赔上女儿还要赔上男人,你不怕他们最后一个个都背叛你吗?“
    苏淳瑛云淡风轻:“不是已经背叛了吗?女儿被你吃了,何智安就更靠不住了,去勾引祁中钰,他也并不能全然而退,还想分她股份……”
    “所以你要带他走。”
    苏淳瑛颓败一笑:“祁中钰疯了,天天都在给他打电话,男人都是耳根子软,我不能让他有回头的可能。”
    祁中南弹弹烟灰:“那人确实长得不错,这么多年了,也不显老,技术好,人也会说话来事,我看他确实像有前途的。可惜他现在应该在去往机场的途中被一辆卡车碾压,车毁人亡,没有生还的可能……。”
    这几句话就像烟灰,在烟缸里段成细碎的尸渣,落得没有重量,苏淳瑛却一下子往后跌倒进沙发里,脸色灰白。
    “淳瑛,淳瑛……“祁中南轻轻吸一口烟呢喃:“我至今记得你刚嫁进来的样子,全家反对你,说你是小三上位,只有我一个赞成,你知道为什么吗?我觉得你是那种有大智慧的人,是有资格在祁家立足的人,可我也忘了,有大智慧的人往往也有大野心。“
    苏淳瑛身子颤抖,但竭力自制,牙齿都冒冷气:“只要你照顾好杏贞,我死了也无憾。“
    祁中南笑出声来:“你现在又关心起你女儿来了?你这些年来不一直把她当成棋子?”
    “你就不是吗?!”苏淳瑛跳起来,仿佛触到了底线,拔高声音:“咱俩谁才真正把她当棋子?从我带她进祁家的第一天,你就在她身上花功夫,你别以我是傻子,你一点点接近她,对她好,在她身上培养爱,同时也在她身上培养恨,让她恨我恨你弟弟,恨英翰恨祁敏……你让她攻击防备所有人,就独独对你卸下盔甲……祁中南,你可真会抓住女人的软肋!”
    祁中南抽烟,默默看着她,一语不发。
    苏淳瑛继续说:“我怀孕那年,她为什么会那么恐惧?那么恨我的孩子?还不是你……你每天都在她耳边说,没人爱她,没人爱她,我有了新孩子,就会抛弃她,祁家都会瞧不起她,她早晚会被祁家赶出去……你利用她的恐惧让她跟祁英翰结盟,因为你知道祁英翰比谁都恨我,你抓住人感情的弱点就能轻松把他们都玩于股掌……
    说来你们祁家最聪明的人还是祁烨,他老早就问过你,什么投资回报率最高?他告诉你是人,其实你怎么会不知道?你就像浇花一样,一天天看这些孩子们长起来,在你手心里蹦跶,在你所及的可控范围里看他们一个个跳舞……可是我觉得你很可悲……你利用他们,他们就不利用你吗?“
    祁中南的烟烧到了手指,都忘了疼:“你不就靠杏贞来利用我,打压祁英翰,牵制祁中泰,后又笼络祁敏,祁烨,再用你的何智安离间祁中钰,可惜方减闯祸,否则你会很快把股权资金转移……”
    苏淳瑛笑了:“可是,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他们现在也都不是孩子了,谁看不出谁的想法呢?而且……你的儿子们,他们难道互相不生嫌隙吗?哈哈,祁中南,你虽然老谋深算,可能算得准人性吗?你老了,战场最终还是他们的,祁中钰虽然蠢,但她有一句话没说错,你们祁家男人都好色!你好色,你的儿子、侄子,没一个能逃得出女‘色’,所以我感激老天,让我的女儿成了最后赢家,哈哈哈……”
    祁中南把烟掐断,厉声打断她的笑:“时间差不多了,你该上路了。”
    苏淳瑛讥讽一哼,上前抓起手提包就往外走,一开门,就见祁杏贞呆伫在门口。
    双双一滞,祁杏贞唇色发白,手里还捏着药片——“妈……”
    苏淳瑛笑了,根本没去拿药,而是从她身边擦肩而去,祁杏贞反应过来,转过身疯狂追上去:“妈妈!妈妈!你等等我……”
    苏淳瑛走得快,已经上了车,祁杏贞还在后面拼命跑——“妈妈!妈妈你回来!妈妈!”
    车子开得很快,连停都不停一下,祁杏贞跑不动了,只能眼睁睁看着那辆车在眼前消失——
    就像多年前,母亲和继父出门,她也在后面追,害怕——痛苦——觉得母亲会一去不回,往昔的伤口骤然撕裂,她目光模糊了,可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她要回去求祁中南,求求他原谅母亲!
    她转身又往回跑,生怕一切来不及,一边跑一边掏出手机给祁中南打电话,对方倒是很快接了。
    “大伯……大伯!”祁杏贞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大伯你听我说,妈妈她是做错了,但能不能……能不能给她留一条活路,你们之间不必闹得那么僵的……她,她只是想要点钱……“
    祁中南静默两秒,声音很稳:“嗯……我知道,你别操心了,赶快回家吧。“
    “爸爸!爸爸……你在哪?”
    “我在去苏淳瑛的车祸现场。”
    --

章节目录

七X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凉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鹤并收藏七X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