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到星程,乔桥居然觉得原本漂亮豪华的教学楼有些寒酸?
    果然金钱对人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她才去秦家待了一个星期,眼睛已被金碧辉煌所腐蚀,见不得一切简洁的东西了。
    秦瑞成说要回公司一趟,乔桥脱口而出:“你的公司还没破产吗?”
    秦瑞成:“……”
    后排的周远川又开始闷笑。
    乔桥很无辜,以她对秦瑞成的了解,这人爱玩爱闹,唯独不爱经营啊。她也实在想象不出秦瑞成像宋祁言似的端坐办公室批文件样子……
    秦瑞成:“其实已经破过一次了。”
    “诶?”
    男人云淡风轻:“后来我拿出一部分零花钱,破产重组就好了。”
    “……”
    懂了,虽然不擅经营但是有‘钞能力’。
    “那周先生干什么去?”
    周远川支着下颌想了想:“回实验室吧,走之前让几个学生帮我跑程序,这会儿应该跑得差不多了。”
    “好。”乔桥心情很好地打开车门,“那我回学校了。”
    “等等。”秦瑞成拽住她的手腕,“吃个饭再走。”
    乔桥:“可是……都到校门口了啊。”
    秦瑞成面无表情地替她扣好安全带:“我就是看不惯你刚才那个快乐的表情。”
    乔桥:“……”
    有那么明显吗?
    秦瑞成回头对后排的周远川说;“你找车来接你吧,我就不送了。”
    周远川:“不用接,我跟你们一起去吃饭。”
    秦瑞成:“……你不是要回实验室?”
    周远川微笑:“哦,刚才在群里问了下学生,程序还没跑完,我晚点回去也来得及。”
    某人无语了,暴躁地打了把方向盘掉头:“你是属牛皮糖的?”
    周远川:“过奖过奖。”
    这时候,乔桥的手机突然震了震,屏幕上跳出一个熟悉的名字:简白悠。
    乔桥真想仰天长叹一声,她觉得简白悠才是阴魂不散的幽灵,去秦家一个星期,简白悠像消失了一样,乔桥还以为他终于放过自己了,原来她高兴得太早了点。
    “青梅丸子汤,龙井虾仁,酒酿牛肉……”短信上洋洋洒洒列了不多不少八道菜,最后还补了一句:“晚餐前弄好。”
    乔桥觉得快乐被抽走了。
    她怀疑简白悠在她身上装了监控,不然时间怎么卡得这么精准?她刚抵达星程附近方圆一公里内,短信就来了?
    “什么东西?”秦瑞成侧头过来想看她的手机,被乔桥眼明手快地躲开了。
    乔桥:“垃圾短信。”
    秦瑞成意味不明地哼了一声,也不知道信了没。
    吃饭的地点选在了秦瑞成常去的一家高档餐厅,饭也美味,服务也无可挑剔,但乔桥就是高兴不起来,再好的东西吃着也味同嚼蜡。
    八道菜,是压在她脊梁上上的八座大山。
    光做出来就得三四个小时,还不算处理食材的时间——哦对,她还得去超市一趟。
    虽然简白悠家的那个神出鬼没的佣人会把各种蔬菜肉类提前准备好,但有些零碎的香料她必须亲自选。
    饭后,乔桥借口买零食,说自己要去超市一趟,让秦瑞成不用送了,结果两个男人同时对逛超市这件事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一定要跟着。
    =皿=说好的一个回公司一个回实验室呢?原来你们两个这么闲?
    周远川从没进过大超市,因为他不需要自己做饭,只要饿了打个电话,就有专业营养师针对他身体状况特别调配的豪华营养餐送到面前,色香味俱全,有钱你都吃不到的那种。
    秦瑞成倒是来过几回,不过也仅仅局限于在零食区晃悠晃悠,买东西对他而言不是任务而是消遣,就是偶尔享受一下‘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那种消遣。
    所以一进超市,乔桥就觉得自己不是带了两个大人,而是带了两个熊孩子。
    “这个是手推车,想买的东西就放里面。”
    “你又不买你推车子干嘛!我们三个人推一个就好了!”
    “那边是酒水区!啊!不要乱碰!打碎了怎么办!”
    乔·累觉不爱·桥。
    “好了,你们两个既然要跟着我逛,就老实一点!”她忍无可忍地立下规矩,“不许乱碰乱摸乱拿,想吃什么告诉我,我来拿!”
    秦瑞成抗议:“我会买。”
    乔桥:“我不管谁会买谁不会买,总之都得听我的!”
    刚过中午,超市里人不多,大部分人都忙着买菜回家做饭,没空四处乱看,不过周远川和秦瑞成依然吸引了不少注目。
    两人个头都不矮,秦瑞成宽肩窄腰,潇洒帅气,周远川身量纤瘦,温文尔雅,又都是现实生活中少见的大帅哥,也幸亏这个时间点来的都是专心带孩子的家庭主妇和老人,否则这一趟绝不会如此清净。
    乔桥直奔蔬菜区,她粗略在大脑里列了个清单,一样一样买就行了。
    周远川:“小乔,这些能吃吗?”
    他担忧地看着她刚选好的洋葱:“上面还有土。”
    乔桥:“……”
    她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因为它是地里长出来的,所以有土。”
    周远川指着保鲜货架上被保鲜膜包裹的又干净又漂亮的精装蔬菜:“我知道,可为什么不买这些没有土的呢。”
    乔桥挤出微笑:“因为我穷,那些太贵了。”
    周远川了然地点点头,同时右手伸进前襟口袋做了个摸钱包的动作。乔桥知道他想做什么,立马双手交叉:“我自己买,我有钱。”
    他的钱包刚掏到一半:“但你说……”
    “这不是买不买得起的问题。”乔桥只能耐着性子解释,“你看,精装的是8块钱一斤,散装的只要2块钱,四倍的差价。而这些土我只要回去放在水管下冲一冲洗一洗就能去掉,为什么要多花6元的冤枉钱呢?”
    周远川:“但是冲洗需要时间,就算一颗洋葱处理30秒,这一袋子也要多花掉你五分钟呢。”
    乔桥:“所以……我省下这五分钟用来干嘛?”
    周远川陷入思索,乔桥宽容地拍拍他:“我不用省这五分钟,因为我的时间不像你那么值钱。”
    “可以省下来给我。”他抽出一张卡放在乔桥手心里,“我可以买下你所有零碎的时间吗?”
    “不可以。”另一只大手伸过来,秦瑞成将卡塞回周远川口袋,“禁止私下交易。”
    他转头对乔桥说:“什么时候想卖时间了记得通知我,我一定参加竞标。我别的不多,就是钱多。”
    乔桥:……深井冰!
    大包小包装了一手推车,乔桥一边结账一边心在滴血。她自从被简白悠‘抓了壮丁’之后,就开始了破财不免灾的生活,简白悠半毛钱工资都没给过她,唯一值钱的还是他随手送的钻石,可那么大一颗她哪敢随便卖掉,万一他后悔了又要回去呢?
    要不说穷人思维最可怕,穷人遇到天降横财时连花掉的勇气都没有。
    “小妹妹,你买了这么多东西可以去服务台领优惠券啊。”
    收银阿姨递过来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列了几十条优惠政策,买多少钱的蔬菜可以返几个点,买多少钱的零食可以返几个点,还有餐具、日用品等等分类,返点和优惠券之间又有一个兑换公式,复杂程度不亚于解好几道高中数学题。
    秦瑞成与优惠这种东西是绝缘的,乔桥曾亲眼见过他拒绝了餐厅的免单活动,只因为要拿出手机扫码注册——他嫌麻烦,宁肯多付那几千块。
    但乔桥是不会放过这种活动的。
    她兴致勃勃地要了一张白纸开始计算,但条文繁琐,花了十几分钟也没搞明白。
    秦瑞成等不及了,他甚至想给乔桥跟优惠等值的现金,就为了让她不要浪费这个时间。乔桥的回答是一个大白眼,薅超市的羊毛和薅自己人的羊毛,那能一样吗?
    倒是周远川无聊地过来看了一眼,就轻描淡写地指出想拿到最大优惠应该再去餐具区买18.9元的东西。
    乔桥两眼放光,发现了新大陆。
    “对啊,周先生你数学好,你帮我算算怎么才能拿到这辆电动车吧!”
    周远川侧头看了一眼:“金额差得有点多,没必要为了它买一堆用不上的东西。”
    “啊好吧,原来都是促销手段。”
    秦瑞成凑过来,贱兮兮的:“小乔想要电动车吗?亲我一口就送你一辆更好的,四个轱辘大排量,还有全景天窗。”
    乔桥面无表情:“不要,我要超市的车。”
    “超市的都是破铜烂铁。”
    “只要是超市送的,破铜烂铁我也要。”
    秦瑞成深吸一口气:“那如果我把超市买下来——”
    乔桥:“你有病啊!”
    469:你的身材真无趣
    多亏了周远川从眼花缭乱的优惠促销中帮乔桥选出了最佳策略,她用远低于预算的钱就买下了那些食材。
    消费金额到达某档位后超市会送一个砸金蛋的机会,乔桥手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压根没报希望,顺手把抽奖券给了秦瑞成,让他试试。
    没想到秦瑞成一砸就是个特等奖——破壁机。
    乔桥目瞪口呆。
    在反复跟工作人员确认特等奖真的只有一个之后,乔桥懵了:“为什么你手气这么好?”
    秦瑞成耸耸肩:“可能是我从不抽奖吧?”
    “不可能!你连彩票都不买吗?”
    秦瑞成挑眉:“我为什么要买彩票?”
    “可以中五百万啊……”
    “我不差那五百万。”
    乔桥:“……”
    可以,这个回答很土豪,她一时竟无法反驳。
    不过,倒是意外发现周先生和秦秦很适合被带进超市耶,一个负责计算优惠,一个负责抽奖,强强联手,她有这两人帮忙绝对可以横扫全市各大商超。
    啊不对,她在想什么?这次是特殊情况,没有下次了!
    秦瑞成把她送到学校,三人就分开了,乔桥顾不得回宿舍,提上大包小包就往简白悠的小洋楼跑。
    时间还来得及。
    她打开门,客厅一个人都没有,乔桥叫了一声简先生,二楼也没有应答,她猜简白悠要么在睡觉要么不在家,这样反而有利于她放开手脚。
    打开冰箱,新鲜瓜果蔬菜果然都摆满了,乔桥把带来的大包小包也都打开,撸起袖子就是干。
    简白悠是个超级挑食症患者,所以乔桥做饭必须特别小心,绝对不能在果蔬中混入奇怪的味道。记得有一次她不小心切破手指,虽然马上就冲洗止血了,但鼻子超级灵敏的某人还是仅喝一口汤就发现了异样。
    好在简白悠没说什么,可能是味道太淡吧。
    嘶。
    正想着,乔桥就觉得指尖一痛,一个星期没拿刀,果然生疏了。
    “完了完了完了。”
    伤口有点深,豆大的血珠滴落到她刚弄好的鱼茸上,这下全报废了,得重新弄。
    她举着手指到处找纸巾,蓦地感觉伤口一热,手指落入一个温暖的包裹中。
    简白悠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后,浑身散发水汽,仅披着一件薄如蝉翼的浴袍,低头细致地舔舐着她的伤口。
    一点红色在他嘴角绽放开,妖异又惑人。
    正常人看到这样的一幕指定鼻血乱喷精虫上脑,恨不得扑上去把那点聊胜于无的衣服扯下来。但已经吃过很多次亏的乔桥则是淡定地往后退了一步。
    “原来简先生刚才在洗澡啊,难怪进来的时候没有人。”
    一边说,一边不动声色地用力,想把手指抽回来。
    简白悠攥住她的手腕,歪着头继续吮吸伤口,将她那点小挣扎全数粉碎:“嗯?”
    乔桥不敢乱动了。
    好吧好吧,他想舔就让他舔吧——嘶,你舔能不能好好舔,不要用舌头翻伤口啊喂,好疼的!
    她在简白悠看不到的地方疼得表情都扭曲了。终于,男人依依不舍地放开她,乔桥侧目一看,得,伤口上连根血丝都没了,干干净净地泛着白——这家伙是属吸血鬼的吗?
    乔桥:“这……我去找个创可贴。”都被清理成这样了,好像涂止血药的意义都没有了。
    “不,就这样。”简白悠意犹未尽地舔舔下唇,“我喜欢。”
    乔桥:“……”
    “简先生,你这样会冻感冒的,我先帮你擦擦水吧。”乔桥放下菜刀,去卧室里翻了条大浴巾出来,将衣衫不整的人好好包裹住。
    没错,就要这样密不透风严丝合缝,不然她的眼睛要瞎掉了。
    不过话说回来,简白悠好像很喜欢洗澡呢,时不时就能碰到他的‘出浴状态’……
    乔桥一边帮简白悠擦着水珠,一边半哄半推的把人劝到沙发上坐下,简白悠懒洋洋地靠着一个大软枕,不经意裸露出的胸口皮肤发着亮闪闪的光芒。
    乔桥目不斜视,仿佛一个无情地擦水机器。
    “头发。”
    好不容易擦完,听到男人这个指令只好又去内室拿来梳子。简白悠不喜欢吹风机的声音,所以得用梳子配合干毛巾慢慢吸干发根里的水分。
    等头发差不多弄干,乔桥也快累瘫了,她觉得伺候简白悠一次比做十道菜还累,主要她做菜不需要考虑菜的感受,切就完了。伺候简白悠还得处处小心时时留意,消耗巨量精神力……
    “简先生,吹好了。”乔桥把打湿的毛巾和浴巾都收起来,“没什么事的话我去做饭了……”
    “等等。”
    乔桥以为他又有什么吩咐,听话地站住了。
    “你去洗个澡。”
    “哈?”
    “身上都是精液的味道。”!!!!
    “什、什么?!”乔桥感觉自己被一颗核弹击中,并且当场腾起了壮观的蘑菇云。
    “饭也要重新做,我可不想吃一些掺杂了奇怪味道的东西。”简白悠抬手捏住鼻子,“好浓。”
    “怎么可能!”她涨红了脸,“我我我我昨天就洗过澡了!今早也洗过!”
    简白悠:“那你洗澡还真是敷衍啊。”
    乔桥:“我洗得很认真!我发誓!”
    男人瞥她一眼:“不要废话,现在就去洗,洗够一个小时才能出来。”
    乔桥面红耳赤地站了一会儿,实在不想就这么灰溜溜地走开,鼓足勇气道:“可是、可是刚才你怎么不说——如果真那么难闻的话。”
    简白悠闻言抬头挑眉道:“你在质疑我?”
    “……”
    好的,挑战失败,她就不应该多嘴+废话。
    还有所谓‘洗够一个小时’什么的……他是忘记晚上几点开饭了吗?本来时间就不够用,再浪费掉一小时,那就不是晚餐是夜宵了吧!
    唉,就算她再怎么抱怨也没用,简白悠才不会管她怎么想。
    抱着一肚子碎碎念,乔桥垂头丧气地走进浴室,先在镜子前脱掉衣服,又抬起胳膊使劲儿闻了闻自己。
    有……精液的味道吗?
    不会吧?
    实不相瞒,她感觉自己闻起来挺香的。
    算了,就当简白悠在犯神经吧。虽说来之前她跟秦瑞成确实……嗯,度过了非常糜烂的一夜。
    掀开浴帘,乔桥刚要跨进去,却发现浴缸中早就躺了一个人!
    金发碧眼的白种美女赤身裸体地泡在水中,见到乔桥还友好地抛了个媚眼:“Hi~”
    “啊啊啊啊啊!”
    乔桥一把扯过浴帘遮住自己的重点部位:“你你你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伸个懒腰,两个雪白傲人的双峰随着胸部的扩张一上一下地颠动,乔桥还是头一回如此近距离地直面其他同性的身体,眼睛都差点从眼眶里瞪出来,这还是人吗?这是尤物吧?
    再低头看看自己那点可怜的起伏。
    卧槽……她这一个奶子比我脸还大,跟她一比我就是未发育的小学生啊。
    不对,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想这些!
    “Hello……啊,不对,你、你能听得懂中国话吗?”
    金发尤物耸了耸肩,又摇了摇头。
    “啊,这样啊。”乔桥就比划了两下,意思是她要洗澡。
    这回对面看懂了,大大方方地站了起来,水珠从她身上哗啦啦滚落,露出人鱼线明显且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
    再往下的部分,乔桥就别开眼睛没继续看了。
    乔桥放空浴池的水,又给池壁清洁了一遍,才打开水龙头重新注水。金发尤物则在外间对着镜子擦头发,还哼着不知名的歌曲。
    乔桥很想问:你哪位啊……
    这个洗浴间是佣人专用的,可看她的样子,也不像女佣啊。再联想刚才简白悠的出浴造型,难道她是简白悠的床伴?
    这倒很有可能,乔桥知道简白悠绝对不会委屈自己过禁欲生活,既然不禁欲肯定需要个发泄途径。
    天啊,我的大脑你赶紧停下来!不要想一些奇怪的场景!他在床上怎么样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啊啊啊!
    “Bye~”尤物换好衣服,撩了下头发,冲她摆了摆手便开门出去了。
    乔桥只好也跟她摆了摆手。
    奇怪的人。
    她舒了口气,放松身体,让热水包裹住自己的四肢和躯干,只留一个脑袋在水面上,晃动的水流温柔地冲刷着她,这一个星期的疲倦也好像被清扫一空了。
    要洗一个小时呢,还早。
    乔桥打个哈欠,任由困意涌上,话说这佣人房的浴室都修得这么好,简白悠那边的浴室该多豪华啊。
    “咔嚓。”浴室门响了。
    咦,那个金发尤物又回来了吗?可能是忘拿东西了吧,算了,不管了,好困。
    浴帘被拉开时乔桥都没意识到哪儿不对,她只是感到好像有风吹进来了,下意识地缩起了肩膀,眼皮像有千斤重。
    “你的身材可真是无趣啊。”
    ΗаIㄒаňɡSΗцωц.℃oΜ(haitangshuwu.com)
    --

章节目录

AV拍摄指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小说制造机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说制造机并收藏AV拍摄指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