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日光阴(H) 作者:乱作一团

    小穴夹着大黄瓜又被老公嘬奶头

    小穴夹着大黄瓜又被老公嘬奶头

    小骚穴里满是公公射进去的浓精,又被他拿了一根粗大的黄瓜堵住,这种事对于婚后没过多久就被丈夫冷落

    的知慧来说,的确是很刺激的。

    甚至说,有点刺激过头了。

    小穴里还残存着被项景山抽插到要死要活的快感,那根黄瓜和他的大鸡巴不同,没有那么热,也没有那么

    长,但是黄瓜也很硬,她要做饭又不能一直站着不动,可是只要她稍微一动,就会被顶得又酸又痒。

    她咬住唇,就怕一个不小心叫出声来,项景山在一旁悠闲的给她帮忙,并且时不时的捏捏她的小奶头,揉揉

    她的小骚核。奶头和阴蒂被他玩得又胀又硬,过不了多久就会哆嗦着高潮一次,等到饭菜上桌的时候,她已经泄得

    有点腿软了。

    吃饭的时候,项景山坐在正中间,知慧和项严飞面对面的分别坐在他两边,三个人看似平常的吃饭聊天。项

    严飞好像真的没有发现什么不对,他痛痛快快的吃掉一碗饭,甚至还要知慧再去给他盛一碗。

    知慧接过碗刚刚站起来,就听项景山说:“不用惯他这么多毛病,想吃自己盛去!”

    大手搭在智慧的肩上,用力往下一按,她本来就是腰酸腿软的,被他一按就重重地坐了下去。

    “啊!”她脸色通红,两眼里面全是诱人的水波,项严飞看着她问了一句,“怎么了,叫唤什么?”

    知慧哆哆嗦嗦地说:“没,没什么。”

    项严飞没有再问,随口说了一句不舒服就早点休息,然后就转身去厨房盛饭了。项景山在他离开后小声

    问:“怎么在饭桌上就忍不住开始发骚了?是不是小骚屄又想挨操了?”

    “还不都是你的错!”知慧撒娇似的瞪了他一眼,风骚的靠到项景山身上,“明知道还有一根大黄在我的小

    屄里,还要那么用力的把我按下去,我一坐下就被顶到骚芯了!”

    “少来埋怨我,你不是很爽吗?”项景山趁机在她的大奶子上捏了一把,揪着儿媳的小奶头说:“再坚持一

    会,别顶着一脸欠操的骚样逮谁勾引谁!”

    知慧食不吃味的吃完一顿饭,项严飞罕见的帮她一起收拾碗筷,并且在厨房里突然抱住她,隔着裙子咬住她

    的奶头用力吸。他从来没有这样热情过,把知慧吓了一跳,本能的就想推开他,“老公,你不要这样。”

    项严飞含着奶头又吸又咬的,直到把她的衣服都弄湿了,才放开她,“怎么连胸罩都不穿,不是昨天晚上才

    操过你吗,难道是骚屄又痒了,想挨操?”

    “不是的。”

    “真的不是?”

    知慧找不到有说服力的理由,不敢直视他,没想到项严飞突然笑着哄她,“别怕,我是逗你玩的,你这个风

    骚淫荡的样子我很喜欢!”

    东西都收拾干净之后,项严飞就回到卧室里打游戏去了,知慧坐在沙上回想他刚才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

    思,这时项景山打开电视坐到了她身边,大手不由分说地挤到她两腿之间,用力抽动小穴里的大黄瓜。

    “就去厨房洗个碗的功夫,胸口都被人啃湿了,你就这么喜欢喂男人吃你的奶?到底是你太骚,一会也离不

    开男人,还是我刚才操你操轻了?”

    骚货儿媳被按在沙发狂操灌精

    项景山几乎压在知慧身上,带着满满的侵略性。无形的危险充斥在她身边,让她的汗毛根根竖起。

    她在项景山眼中看到了嫉妒,直到这时她才知道,像他这种成熟有魅力的男人,一旦吃醋就是另外一种致命

    的吸引力。

    小骚屄又开始发痒,她主动搂住他的脖子,吻上他紧抿的唇,“爸爸,小骚货想要你,想要你用大鸡巴狠狠

    地的操我!”

    项景山冷笑一声,“看来还真是操得少了!”

    他抽出黄瓜看了看,上面全是淫水和浓精,“我们家怎么就娶了你这么个小骚屄,插根黄瓜也能高潮,浪水

    还流得这么多,一会不操你就发骚!”

    “我就是个欠操的小骚货,爸爸快来操我呀,用大鸡巴操烂我的小骚屄!”

    淫湿的小屄对着项景山风骚收缩,浪水和精液混合在一起已经不再需要前戏,他解开裤子直挺挺的一插到

    底,“白插了那么半天的黄瓜,小骚屄怎么还是这么紧?”

    大鸡巴一插进来就开始狂暴的操干,媚肉吸着棒身不放,又在一次次的抽插中被操得又热又软,知慧彻底爱

    上了被男人粗暴操干的感觉,抬起屁股迎向他的大屌。

    “哦……哦……好爽……爸爸的大鸡巴每次都能把小骚屄操的又酸又麻……操我……用力操我呀……我爱爸爸的大

    鸡巴……”

    项景山拜倒在儿媳的风情下,耻丘飞快撞击着她的阴阜,就连那对大奶子都跟着摇摇晃晃的。

    他看得眼热,抓住一只大奶子用力地揉,“欠操的小婊子,长着这么大的奶子是不是还想出去勾引野男人?大半夜的坐在沙发玩自己的屄,是不是哪个男人来了你都会撅着屁股让他干

    你?”

    “才不是呢……我就爱爸爸的大鸡巴……哦……龟头操到骚芯了……好爽……啊……爸爸要操死我了……”

    “胡说,那个时候你怎么知道我的鸡巴大不大!”项景山越说越起劲,叼住儿媳的一只小奶头用力猛

    嘬,“说实话,你是不是天天都想找野男人来干你的屄?”

    灼热粗长的大鸡巴每次深入好像都能操到她的心坎里,知慧已经被他干的浑浑噩噩的,想也不想的就开始浪

    叫,“对……我天天都想被野男人操……想要不同的大鸡巴来干我……不管是在单位还是路上在车上……我偏要撅着

    屁股让他们操我的小骚屄……还要他们都射在我的子宫里……然后带着野男人的精液回家给你看……”

    “骚屄,欠操!你要是敢让别人射在你的子宫里,我就操烂你的屄,干穿你的子宫!”项景山抱紧她,疯了

    一样的连耸带顶,“操死你,让爸爸操死你这个小婊子!”

    淫荡的幻象把他们的所有理智都燃烧殆尽,眼里只剩下彼此。

    大鸡巴深深埋在知慧体内,把小骚屄撑得满满的,她甚至可以感觉到上面不断跳动的脉搏。

    她不管不顾的放声浪叫,项景山堵住她的嘴霸道深吻。

    性器交接,肉体纠缠,她很快就被操上了天,小骚屄绞着大鸡巴紧了又紧,直到项景山精关松动,用尽力气

    使劲一顶,“我要射了,用你的小骚屄好好接着,敢浪费一点我就操死你!”

    “啊……啊……好爽……爸爸的精液好热啊……烫死小骚货了……”

    就在他们享受绝顶高潮的时候,项严飞的声音突然响起,“你们玩得挺开心啊!”

    小穴夹着大黄瓜又被老公嘬奶头

章节目录

长日光阴(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乱作一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乱作一团并收藏长日光阴(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