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日光阴(H) 作者:乱作一团

    虽然是菱苗自己问的,可是男人这种直白到毫不掩饰的情话还是让她有点害羞,忍不住在他硬硬的胳膊上打了一下,“讨厌,什么话都敢说!”

    刘顺成在村里还是很有威严的,平时根本没人敢打他,可是现在被菱苗小小软软的手打在身上,竟然觉得这样也很好。

    他喜欢看她撒娇,反正他是个糙人,随便打,只要能让她开心就好!

    他愿意宠着她,但凡是他能做到的,怎么宠着她都行!

    城里姑娘的身子在大白天看起来更美更诱人,菱苗万分妖娆地躺在他身下,大奶子像两团果冻似的颤悠着,小奶头还没完全消肿,是他昨天晚上嘬得太狠了。

    刘顺成几秒钟就把自己脱了个精光,两手捏着两团诱人的乳肉揉了半天,轮着番的把两个小奶头嘬得直响,菱苗水蛇一样的细腰扭来扭去,一边叫得勾魂,一边磨蹭着两条白白嫩嫩的长腿。

    “刘大哥轻点嘬……嗯啊……讨厌……又把奶头嘬肿了……”

    “叫什么大哥,叫老公!”两排锋利的白牙把肿胀胀的小奶头咬在当中,粗糙有力的舌头舔得飞快,“奶子咋就这么嫩呢?真好吃,以后天天吃你的奶!”

    男人的气势和力道都太强悍,两个小奶头都被他蹂躏的又疼又痒,菱苗就喜欢他的生猛霸道,小屄痒得难受,被他吃了几口奶子就发情了,“嗯……老公……好痒……快来呀……说好操我的……”

    “操,今天不把骚屄干烂了,我就不是你男人!”

    粗长的手指扒开菱苗的花唇,看到里面流出一股半透明的淫液,刘顺成的呼吸明显又粗重不少,中指直接插进小屄里扣挖,“昨天射进去那么多,现在都快让你吃没了,小屄真骚!”

    雄壮的大屌顶在湿滑的穴口上,刘顺成根本不给菱苗反应的机会,挺着腰往里一顶,又紧又热的屄肉吸得他忍不住发出一声闷哼,“屄真紧,欠操。”

    又硬又烫的大鸡巴一下子就插了进来,大龟头凶狠地顶上骚芯,菱苗被干得直哆嗦,张着小嘴放声大叫:“啊啊……老公的大鸡巴插进来了……好大……干到骚芯了……啊啊啊……好爽……”

    “一干你就叫得这么浪,干死你!”

    刘顺成把两条勾魂的长腿扛在肩上,公狗腰挺得又快又狠,淫荡的操屄声噗嗤噗嗤的响个停。

    大鸡巴一次又一次的捅进最深处,紧闭的宫口怎么也拦不住粗大的龟头,几下之后就被他操得又酥又软,骚淫的小子宫也被大鸡巴无情地奸淫着。

    越来越强烈的快感充斥的菱苗的感官,搭在刘顺成肩头的小脚丫都绷紧了。

    她被干得上气不接下气,嘴里的浪叫一声比一声响,“老公好厉害……啊……啊啊啊……大鸡巴要把小骚屄干穿了……哦……哦……小屄要高潮了……”

    她爽得不知道怎么好,摇着头求他别操得这么狠,眼角的余光扫过门口的时候就看到刘浩明正藏在门外,手里握着大屌来回撸,分泌淫水的马眼正对着她。

    爸爸操穴,儿子偷窥

    发现有人正在看着她挨操,而且还是身上这个人的儿子,菱苗就觉得脑子里轰然一响,马上就变得更骚更浪了!

    她拉着刘顺成的手放在一对饥渴的大奶子上,淫荡地按着他的手指捏弄软绵绵的乳肉,嘴里又骚又浪地叫个没完,“啊啊……大鸡巴干得好爽啊……奶子也想要……老公……啊啊……快来玩我的奶……哦……爽死了……”

    娇软乳肉被那双黝黑的大手揉捏着,骚奶头硬硬地划过刘顺成的掌心,那种勾魂的痒从他的手掌一直传达到心里,让他也控制不住的发了狂,大鸡巴不要命地操捣着多汁的小屄。

    “屄真紧,水真多,你男人的鸡巴大不大?把你干得爽不爽?”

    “爽……啊啊……啊啊啊……爽死了……大鸡巴老公真会操屄……啊啊啊……顶我的骚芯……把小骚屄操烂……”

    肉感的女体被粗野的男人撞得不停颤抖,刘顺成深色的皮肤衬得菱苗更白更诱人,肥嫩的屁股被他撞得啪啪直响,紫胀硬挺的大鸡巴在粉嫩嫩的小屄里面进进出出。

    大龟头从各种角度死命地顶进去,把突出的骚芯都快干烂了,藏在屄肉里的骚点一个也逃不掉,全都被大鸡巴无情的碾压着。

    菱苗爽得哆嗦浪叫,大量淫水被龟头刮出来,又在大鸡巴捅进去的时候四处飞渐。

    菱苗被刘顺成操得骨头都酥了,一歪头又看到在门口撸在大屌的刘浩明。

    他们视线相撞,刘浩明一个没忍住就颤抖着射了出来。大量浓白的精液喷射到半空,好像能一直射到菱苗的脸上,她激动中夹紧了小屄,立刻到了高潮。

    “大鸡巴好厉害……啊啊啊……射得真多……操死小骚屄……啊啊啊啊……啊啊……我泄了……”

    温热的屄肉夹得太紧,刘顺成差点让她夹射了,他可不能这么快就射,丢人!

    他抱起还在抽搐的菱苗让她翻了个身,对准了趴在床上的嫩屁股一棍子杵进去,“没干几下你浪得喷水了,小骚屄还想把我夹射了,看我不干死你!”

    菱苗还在强烈的高潮里要死要活,又被大鸡巴狠狠地操个没完,强烈的快感在她身体里乱蹿,逼得她眼泪都出来了,“老公别操了……骚屄还在高潮呢……啊啊啊……啊啊啊……大鸡巴太狠了……呜呜呜……饶了骚屄吧……”

    “不行,你男人还没操够呢!”刘顺成重重地往小屄最深处一顶,“骚屄这么浪还想偷懒?我的鸡巴就是操你用的,操死你也不许跑!”

    刘顺成顶操的力道太猛,菱苗趴在炕上,鼓鼓的小骚核顶在褥子上蹭来蹭去,屄上的所有的敏感点都被刘顺成干了个透,她连哭带叫的差点爽死过去。

    粗壮的大屌在又一次深入时插狠狠干进她的子宫里,用火热的大龟头奸淫着脆弱的内壁,菱苗哭得嗓子都哑了,可是刘顺成却越操越狠,耻骨把菱苗的屁股撞得通红,鸡巴每一下都要用力地顶在子宫上。

    射精的快感已经压抑不住了,刘顺成两只大手捏着菱苗的屁股蛋用力一抓,胯下死命地一顶,精液射入子宫的同时,他们身下饱受蹂躏的大炕咔嚓一声……

    塌了。

    肯定对你好

    菱苗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刘顺成已经一把搂住她的腰,把她从塌出个坑的大炕上带了下来,眼里那些浓到化不开的欲望退得一干二净,着急地打量着她的身体,“你没事吧?身上疼不?磕着哪了没?”

    “放心吧,我没事!”刘顺成眼中的担忧让菱苗的心里暖洋洋的,这种暖意和欲望来临时的热血沸腾完全不同,没有那么强烈,也没有那么疯狂,却足以让她手足无措。

    她和家人的关系非常淡漠,父母离婚后又各自成家,菱苗在两边都成了那个不受欢迎的外人,她早早就开始自己住了,跟家人的来往仅限于电话,到目前为止,她已经两年没有和他们联系过了。

    为了维持学业,菱苗拼命的赚钱,万幸她是个聪明人,从学校附近的地摊开始,一步步的累计下一笔可观的资金,大学毕业之后又开了一家小公司,直到她对都市生活感到厌烦,这才收拾行囊出来散

    其实这么多年里面,并不是从来没有人对她好过,但是那时的菱苗只想着赚钱,而且他们的好总是在做爱之前,像刘顺成这种做完了还把她当成眼珠子一样宝贝的,还是第一个。

    菱苗的眼圈不争气地红了,一股莫大的委屈在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油然而生,像是一个从来没有别人关心的孩子,突然被人珍重地呵护着,她就有点扛不住了。

    刘顺成一看到她眼里的泪花就急得不行,热烫的大手顺着她的身体来回检查,生怕是她伤了骨头,“你先别哭,你告诉我到底哪疼?”

    心里热乎乎的,菱苗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刘顺成急得没办法,随便抓起两件自己的衣服就往她身上套,“你别乱动啊,我这就带你去医院!”

    一直站在门口偷看的刘浩明也穿好裤子冲了进来,“爸你动作轻点,我去找车,咱们这就去医院!”

    “别去,我真的没事!”菱苗窝在刘顺成怀里,两手搂着他的脖子,还把脸埋在他颈间蹭了蹭。

    刘顺成的心都要被她蹭化了,半信半疑地问:“真不疼?那咋哭得这么委屈呢?”

    他知道她在委屈!

    菱苗心里胀胀的,趁机在他怀里撒娇,“你以后要是好好对我,我就不委屈了。”

    “我肯定对你好,你都是我的人了,我咋能不对你好呢?”刘顺成把她拉开,盯着她的眼睛又问了一次,“真的没伤着?”

    菱苗不管不顾地又钻回他怀里,听着他还没有变缓的心跳声,笑眯眯地说了一句:“真没伤着,哪都不疼!”

    她只顾着开心,并没有注意到刘浩明站在一边眼巴巴地看了她很久,最后默不作声的走了出去。

    这个时候菱苗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身边的这个男人到底是有多强悍,竟然能把大炕都干坏了,她是不是应该庆幸自己比个大炕都结实?

    刘顺成跟她想到一块去了,赶紧解释:“这炕已经好几年没修过了,早就不禁用了,下午我找人过来修修,只不过这两天不能睡这屋了。”

    Pó18導魧棢祉:Pο18.

章节目录

长日光阴(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乱作一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乱作一团并收藏长日光阴(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