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日光阴(H) 作者:乱作一团

    刘顺成的饥渴已经很明显了,蒲扇似的大手在菱苗的屁股上又捏又揉,没几下就把她弄得招架不住,伸手在他硬梆梆的胳膊上打了一下,“讨厌,我还没洗澡呢!”

    今天在山上的时候,刘浩明把她的小骚屄舔得都是浪水,回来之后也忘了去清理,现在她的两腿之间还有些不舒服,所以不洗不行。刘顺成挨了一巴掌还挺开心,直接把她抱起来就朝外走,“没事,我给你洗,你说怎么洗就怎么洗!”

    这个时候天已经彻底黑下来了,倒是不怕被别人看见,刘顺成大大咧咧地把菱苗抱到院里的花洒下面,把她的衣服脱了个精光。

    他借着屋里不太明亮的灯光一看,就发现她没穿内裤,浑圆肉感的小屁股就那么光着,小骚屄直接晾着。

    “骚货,你上山去连裤衩都不穿,露着个骚屄是想勾引谁呢?”刘顺成按着菱苗让她脸冲墙站着,粗声粗气地说:“屁股给我撅起来,你男人要用大鸡巴干你的小骚屄!”

    菱苗就喜欢这种满嘴淫话的糙汉子,翘起的小屁股还淫荡地扭了扭,嘴里装模做样的求饶,“别说这种话……多害羞……嗯……老公别用大鸡巴操我……”

    “骚屄不让我操还想让谁的鸡巴操?”刘顺成压了一天的火气瞬间被勾了起来,小孩手臂一样粗长的大鸡巴直楞楞地干进菱苗瘙痒的小屄里,大龟头火烫火烫的挤开屄肉,插了一半进去。

    只是一半就让菱苗有点受不了了,她昂起头浪叫:“啊啊……老公的大鸡巴操进来了……不要……太大了……啊啊啊……啊啊……会把小骚屄撑坏的……”

    小屄里面温热紧致,刘顺成一插进去就爽得直喘气,大鸡巴插进一半显然是不能满足他,他要继续向里面挺进。

    菱苗却觉得那根大东西已经插得很深了,哆嗦着呻吟,“小屄都被胀满了……不要再插进来了……啊啊……”

    刘顺成根本就不理会她的哀求,粗长紫胀的大屌一鼓作气地尽根顶入,青筋直跳的棒身把小骚屄塞了个满满当当,带着一股子要把她捅穿的狠劲,疯狂的抽插起来。

    “啊啊啊……大鸡巴全都插进来了……好厉害……操得太深了……啊啊……啊啊啊……老公饶了我吧……小骚货要被你干死了……”

    “骚屄怎么还是这么紧?”公狗腰飞快挺动,三两下就把小骚屄干得冒了水,噗嗤噗嗤的操屄声清清楚楚的响在两人耳边,在夜色里显得极其色情,“这么紧的屄就该天天让大鸡巴操!”

    男人凶狠野性的操捣快把菱苗的魂都干飞了,软嫩嫩的屄肉几乎要被铁杵一样的大鸡巴捣烂,菱苗两只手撑在砖墙上,来回甩动的大奶子总会风骚地蹭上去,小奶头刮到粗糙的墙面上,那种强烈的快感让她快要站不住了。

    “老公太会操屄了……啊啊啊……轻一点……我要不行了……”

    “小骚货,真浪!我儿子操你的时候,你也这么骚?”

    大鸡巴要把小骚货干死了

    公狗腰怒气汹汹地挺动着,火热粗长的大鸡巴直眉瞪眼的全都插进菱苗的小骚屄里,龟头上面那圈膨胀的肉棱把浪肉捣得收缩蠕动,淫水从小屄里被干到喷出来,快感不停地从被操软的屄肉扩散到全身。

    刘顺成在操屄的时候本来就很粗暴,现在醋意上来,就干得更狠了。菱苗觉得自己的小骚屄都要被他干烂了,上半身软绵绵地贴在墙上,浪奶子在甩动时把砖墙拍得啪啪响。

    “不要……啊啊啊……老公的大鸡巴操得太深了……啊……啊啊……小骚屄没有被他操过……老公别生气呀……”

    “没被他操过?”刘顺成突然停顿一下,然后又以更重的力道凶残地捣了进去,“你跟他上山去连条裤衩都不穿,就露着个欠干的骚屄跟他走,回来的时候屄水流得满腿都是,还敢说没让他操?他没操你,怎么屄水都流成河了?难道你让野男人操了?”

    如果是他一手养大的儿子,刘顺成也不是不能忍,但是一想到菱苗这么招人喜欢的小媳妇让野男人的鸡巴插了屄,他就控制不住的狂暴起来。

    “腰塌下去,大屁股给我撅起来!”两只大手交替着打在菱苗浑圆的臀瓣上,把雪白软嫩的臀肉打得来回颤悠,“说,你到底有没有背着我去偷人?谁干你的骚屄了?”

    “没有……只有老公的大鸡巴操过我……啊啊啊……啊啊啊……老公在打我的屁股呢……不要打……屁股疼……”男人强势凶悍的审问刺激极了,菱苗当场就高潮了一次,骚水噗嗤噗嗤地往外直喷,小骚屄却把大鸡巴夹得更紧,“骚屄没被别人操……真的……啊啊啊……老公……大鸡巴干得太深了……”

    “没挨操,你这骚屄能湿成那样?”刘顺成突然逮住小骚核一捏,脸色更不好了,“骚屄豆子都让人玩肿了,操,过了一天都没消肿!还敢骗我?”

    他扒开菱苗的臀瓣,让吞吃着大鸡巴的花唇更加敞开,刘顺成拿出了干活的力气对着流汁的小骚屄狠插狠操,“背着你男人偷鸡巴,还敢跟我说瞎话!看我今天不操死你,把你这个偷吃大鸡巴的骚屄操烂了!”

    花唇被扒开后,大屌就顶得深,大鸡巴好像一根烧热的铁棒操得凶狠异常,硕大的龟头几乎真要把她的屄肉捣烂了,所有骚点都被他操得酸麻酥爽,菱苗实在承受不住,连哭带叫地求饶,“好老公……啊啊啊……他真的没操我……啊啊……呜呜……他就是舔了我的小屄……把我舔泄了……”

    “他给你舔屄了?”刘顺成仿佛看到了那淫乱的一幕,瞬间干得更来劲了,“小骚货,光是我的大鸡巴还不够,还要跑到山上去露着骚屄让他舔?”

    他越操越狠,耻骨把小屁股撞得乱响,菱苗爽到眼泪直流,都快站不住了,哭着哀求道:“求你饶了我吧……啊啊啊……大鸡巴亲爸爸……要把小骚货干死了……啊啊啊……啊啊……不行……又要到了……”

    骚芯在大龟头的狠撞下剧烈抽搐,菱苗尖叫一声,小屄喷出大量的阴精,忍了半天的刘浩明也忍不住了,冲出来从前面接住了倒下去的菱苗,“爸,你轻一点,别把苗苗操坏了!”

    骚美人被狂操到喷尿

    “苗苗?哼,叫得倒亲热!”刘顺成心里酸兮兮的,吞吐着大鸡巴的小骚屄又把他嘬得死紧,就算儿子冲了出来他都没办法从菱苗的小屄里面抽身,索性继续狠狠地操她,“还敢说他没操你?怎么明子一来骚屄都紧成这样了,你男人的鸡巴都快插不动了!”

    那根铁棒一样的大鸡巴实在操得太爽了,菱苗只会咿咿呀呀地浪叫,根本没有办法的反驳。

    像这种被爸爸挺着大鸡巴干小屄的时候,又被儿子看见,屁股叫爸爸按着猛操,上半身又扑进儿子怀里,被他的大手捏着奶头,天底下有几个女人受得了?

    反正菱苗是受不了,小嫩屄没挨几下就高潮了,浪水阴精从屄里往外直喷,渐得到处都是。

    “爸,我还没操她呢!”刘浩明的鸡巴从菱苗开始挨操的时候就硬起来了,他在躲在屋里撸了半天,现在菱苗软绵绵的身体扑在他身上,大奶子还被他抓在手里,听着她又骚又浪的叫床声,他哪还忍得下去?

    他用力揉着又大又软的奶子,捏起小小的奶头使劲拉扯,菱苗还在高潮的快感里抽搐着,被他这么一弄就叫得更浪了,“啊啊……不要……别玩我的奶头……哦……啊啊……老公你快看呀……你儿子在玩我的奶子呢……”

    昏暗的院子里,菱苗的身体几乎白到发光,刘顺成两眼眨都不眨地看着刘浩明淫玩菱苗的大奶子,上午还被他嘬过的嫩奶头正被他儿子捏住拉长,大奶子都让他拉扯成了圆锥形,太他娘的淫荡了!

    “骚屄,欠干,当着我的面就敢勾引我儿子!”刘顺成马眼发酸,差点直接射出来,好在他忍住了。

    他不甘示弱地去捏菱苗的阴蒂,“小骚屄让我用大鸡巴捅着都喂不饱你,非要叫得那么骚,把我儿子也勾过来玩你的奶头!操死你,一天不操就偷人的小骚屄,爷们用大鸡巴干烂你的屄!”

    在菱苗小屄里狂插的大屌和她的小臂差不多粗长,一棍子操下去就快把她的魂都操飞了。

    软嫩的花唇被棒身捅进屄里,抽出的时候又把里面的浪肉带得向外翻,大量淫水被刘顺成挺着大鸡巴操成一片白沫,噗嗤噗嗤的操屄声就没停下来过。

    刘浩明看得眼热,大鸡巴顶在她的乳肉上挺动,用力拧着敏感的小奶头,嘴里还不停地说着淫话,“我爸的鸡巴大,我的也不小啊,你就不想试试我的大鸡巴操起来爽不爽吗?”

    “我……啊啊……”菱苗只说了一个字,后面那根驴一样的大屌就操了一下狠的。

    圆硕的大龟头顶过骚芯直接插进她的子宫里,把她的眼泪都干出来了,“啊啊啊……老公的大鸡巴干进子宫了……呜呜呜……太深了……老公……不要……骚屄要被你操死了……”

    菱苗又开始高潮,小屄紧得要把大鸡巴咬断,刘顺成忍了半天还是没忍住,大吼一声疯狂冲刺,“媳妇好嫩的屄,你男人要射了,全射进你子宫里!”

    又浓又烫的精液噗噗地射进来,菱苗爽得全身抽搐,连尿都被他操出来了。

    нAīτàηɡSнUωυ(海棠书屋).℃οM

章节目录

长日光阴(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乱作一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乱作一团并收藏长日光阴(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