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日光阴(H) 作者:乱作一团

    又被他们父子两个折腾过一回,时间已经不早了,三个人吃过午饭,刘浩明就出了门。

    不久之后,一辆货车停在门口,菱苗和刘顺成挤在副驾驶上,懒洋洋地窝在他怀里,看着刘浩明开车。

    “家里有车?怎么还买了辆货车?”菱苗问。

    “车是借来的,我们家里没车。”刘顺成有点尴尬,也没注意到菱苗话里的亲昵。

    满脑子想的是:他这种要什么没什么的男人,凭什么想要把她留在身边,留下来干吗呢?

    陪他一起受苦吗?

    菱苗一看他郁闷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他这种患得患失的样子让她心软又高兴,连亲生父母都没有这样重视过她,但是刘顺成做到了。

    她摸了摸他的脸,毫不在乎地笑着,“没有就没有呗,反正很快就可以赚钱了,一辆车算什么!”

    刘顺成闷闷地问:“你不嫌弃吗?我家里除了两个光棍啥都没有,连炕都是坏的!”

    “嫌弃啊,我可嫌弃那大炕了,硌得我浑身疼,所以才要买个大床嘛!”菱苗装成没听懂,继续往下说:“家里的东西是不多,咱们得多买点要用的回去,你不许嫌弃我花钱多啊!”

    搂着她的手臂越来越紧,刘顺成半天都没说话,就在菱苗以为他是不肯说话的时候,刘顺成低沉的声音从她头顶传来,“给你花钱是应该的!”

    不是甜言蜜语,但是菱苗可以感觉到,他是认真的。

    刘浩明也不甘寂寞,赶紧摸着她的大腿表忠心,“苗苗,我的钱也给你花,你想买啥就买啥!”

    菱苗笑着打了他一巴掌,“你开车呢,不许乱摸!”

    “早知道我就不开车了!”刘浩明挺后悔,他为啥要开车呢?像他爸一样坐在旁边搂着她不好吗?

    菱苗无奈地笑着,真是够了,怎么就栽到他们手里了!

    在这种甜腻腻的气氛里,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很快就过去了,山脚下的县城比那个小山村繁华不少,还有一家不算小的购物商场,菱苗挺开心,下车之后直接冲进去了。

    刘家父子终于见识到了什么叫女人的购物欲,菱苗买东西是真的一点也不客气,从睡衣内衣外衣,到鞋子配饰护肤品,他们都不知道女人怎么能用上这么多五花八门的东西,而且菱苗也没忘记他们,从头到脚的给他们挑了不少。

    刘顺成和刘浩明一个劲的摆手,他们觉得自己用不着买新衣服,有这钱不如多买些菱苗喜欢的东西,但是菱苗根本不理他们,该买的一样不少,理由就是,“把你们打扮好了,我看着也开心!”

    不管是吃的用的,菱苗买起来都毫不手软,花钱的时候气势大开,因为刘顺成已经提前把银行卡给了她,付款的时候也就没拦着,菱苗负责连挑带买,他和儿子就负责拎东西。

    他好歹是个村长,多少也是有点存款的,这些东西还花不穷他,不过以后赚钱用的本钱可能会少一点。

    他想了想,到时候还可以去借嘛,反正不能委屈了菱苗。

    刘浩明跟在菱苗身边,手里提满了东西,看得眼花缭乱。他是真不知道,那么一小瓶擦脸的东西竟然可以卖得那么贵,但是看到菱苗那张漂亮的小脸时他又觉得值了。

    他家苗苗这么漂亮,的确不该用那些便宜货!

    大不了以后他拼命赚钱,啥东西都让她用上最好的。

    买完日用品和家电之后,三个人又去订了一张加宽的kingsize大床,配套的床上用品也买了好几套,只不过床要明天上午才能送货,现在已经快要天黑了,菱苗和他们商量了一下,今晚就不回去了,直接去酒店。

    到了酒店菱苗直接要了最贵的豪华大床房,说是要让他们提前体验一下大床的好处,刘顺成看着她眉飞色舞的样子本来也挺开心,可他总觉得自己跟这种富丽堂皇的地方格格不入,不过为了菱苗,父子俩也硬着头皮进来了。

    然而他马上就没有心情去计较自己的衣着外貌了,菱苗自己手里也提着东西,付款时就让刘顺成把她的钱包拿去用。

    刘顺成没动菱苗的卡,他拿着自己的卡去刷,手续办完以后看了一眼余额,高大的汉子马上就黑了脸。

    只要你别走

    一进房门刘顺成就阴沉着脸问道:“怎么回事?”

    “嗯,什么怎么回事?”

    菱苗正在打量房间,她觉得这房间虽然算不上很让人满意,但是在这种小县城里也很不错了,她根本没注意刘顺成的神态已经变了,还傻乎乎的继续往前走,刘浩明倒是已经感觉到了他爸不对劲,伸出手去想要先把菱苗拉到自己身后。

    可惜他的动作还是慢了,刘顺成飞快地抓住菱苗的手腕,猛地把她拉到自己面前,“我卡上的钱都没有动,你刚才买了那么多东西,用的是谁的钱?”

    突然被他这么质问,菱苗也来了脾气,“我自己的钱,我爱怎么花就怎么花,你放开我!”

    她用力挣扎,但是不管她用多大力气都甩不开,刘顺成的手像是铁钳一样死死地扣在她手腕上,力气大得快把她的手捏断了。

    刘浩明也凑了过来,一边劝刘顺成先松手,一边问菱苗,“刚才那么多东西都是用你自己的钱买的?为啥呀?苗苗,这些东西怎么能让你花钱呢?”

    “你是什么意思?”刘顺成死活不肯放开她,只不过手上的力气放松了不少。

    魁梧健壮的汉子铁塔一样站在她面前,一旦发怒,那种强大的威慑力吓得菱苗心惊胆战。

    他急得眼都红了,死死地盯着她,“你是什么意思?想用那些东西跟我划清界限?你是不是打算明天就拍拍屁股走了?你是拿钱打发我呢?”

    菱苗越听越委屈,她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对男人这么上心,结果反而是这样!

    她也发了狠,一脚踹在刘顺成腿上,结果男人还是纹丝不动,连表情都没变。越是这样她就越生气,最后干脆扑到刘顺成身上,冲着他的胳膊用力地咬了一口。

    “苗苗,你别跟他生气,别气坏了你自己!”刘浩明急着把她拉开,却看到他爸的胳膊上多了一圈小牙印,牙印里已经见了血。

    菱苗抽不出手来,索性也不抽了,她叫刘浩明把她的包拿过来,刘浩明也怕她一气之下就闹着要一拍两散,怎么也不肯把东西给她。

    “你们两个都是王八蛋!”菱苗气得直哭,“你们把我当成什么狼心狗肺的东西了?我不知道你们对我好吗?我想对你们好不行啊?我买这些东西只是为了我自己吗?要是不想跟你们在一起,我花那个冤枉钱干什么,我直接走了不好吗?还说什么拿钱打发你,我呸!你哪来那么大的脸?”

    听她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大堆,刘顺成终于冷静下来,菱苗说的没错,如果她真的要走根本不用这么麻烦,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直接走掉就行了。

    所以,她是真的想要留下跟他过日子了?

    惊喜来得太快,刘顺成反而有点不敢相信,呆呆地又问了一句,“苗苗,你真没想走?”

    他本来就舍不得让她走,既然她自己也想留下来,他就真的再也不会放手了。他要把她留在身边,好好赚钱养她,一辈子对她好!

    可惜菱苗还在气头上,冲着他大喊:“谁说不走了,我他妈现在就走!”

    好心当成驴肝肺,菱苗气得直哆嗦,她用尽全力挣扎,却被刘顺成二话不说扛到卧室,直接放到了大床上。

    扑通一声,刘顺成跪在她脚边,拉着她的手哀求,“苗苗,啥事都是我不好,你想怎么拿我出气都行,只要你别走!”

    父子俩哄好小媳妇

    “可别这么说,你能有什么不好的,不好的全是我!”菱苗不给他一点好脸色,就让刘顺成那么直挺挺地跪着,“我就是个傻子,弱智!我光想着要把日子过得更好,也不问你们领不领情,从头到尾都是我自己一个人抽疯,得到这么个下场也是活该!”

    “苗苗,别说气话,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刘顺成这个时候也顾不上儿子还在一边看着,跪就跪了吧,反正跪的是他放在心尖子上的女人,他认了!

    刘浩明也跟过来哄她,“你生气了要打要骂都随你,别把自己气坏了就行,我爸也是舍不得你才这样的。”

    菱苗气还没消,但是一看到刘顺成胳膊上那个带着血的牙印又止不住心软了。他是挺蛮不讲理的,可是他也没干别的,只是怕她走了抓着她不放而已,反倒是她都把人咬流血了。

    她轻轻踢了刘顺成一脚,“你先起来,这样像话吗?”

    刘顺成蔫头耷脑的坐到她身边,活像一只做了错事被主人教训的大狗,菱苗看得气不打一处来,又在他身上打了两下,气哼哼地问:“你就不能把话问清楚再发火吗?你也不想想,我要是想走还买那么多东西干吗?”

    刘顺成试探着抓住她的手,见她没有甩开,才闷声闷气地说:“我也没想跟你生气,就是看你没用我的钱,就觉得你是不想跟我掺合,怕你扭头就走了。我脑子一热,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苗苗,有些事你不知道。”刘浩明的脸色也有些不好,“我六岁那年我妈就跟别人跑了,那天她把我送到学校,让我以后好好听我爸的话,然后就走了,我再也没有见过她。那时候我还小,记住的事也不多,但是我们家一直都冷冷清清的,直到你来了我们才知道啥叫好好过日子。真不是我爸脾气不好,我们就是舍不得你。”

    菱苗这才明白刘顺成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反应,原来是心理阴影啊,不过跟野男人跑了的又不是她,她凭什么要受这份气?

    但是转念一想,刘顺成这么在乎她又让她有点心酸,毕竟她从来没有被人这么强烈的需要过,这样的感觉好像也不错。

    他们两个一左一右地坐在菱苗身边,都那么眼巴巴地看着她,菱苗又不是铁石心肠,哪受得住他们这种眼神?

    她懒的跟他们生气了,就问:“如果今天花的都是你们的钱,你们会心疼吗?”

    父子俩一起摇头,“不心疼。”

    “给你花多少都不心疼。”

    “对呀,我给你们花钱也不心疼啊!”菱苗都让他们气乐了,“再说了,以后不是还要赚钱嘛,你们的钱最好留着当本钱,至于现在马上就要用的东西我来买就好了呀。两个傻子,白长那么大的个子,舍得给你们花钱才是没把你们当外人呢,你们是当冤大头当惯了还是怎么的,给你们省钱还不乐意了!”

    刘顺成刚才气成那样,结果菱苗三两句话就把他给料理好了。

    高大威猛的汉子一脸的受宠若惊,不敢置信地追着她问了半天,“真的啊?苗苗,你也喜欢我们啊?真的不走了?”

    “你是不是傻啊?”菱苗忍无可忍地大叫:“我都跟了你们俩了,要不是喜欢你们,我能跟了你又跟你儿子?我就是再骚再浪也干不出这种事来呀!”

    父子一起把菱苗扑倒在大床上,刘顺成的声音都有发颤了,“媳妇,以后你就是我们家的媳妇,我们这辈子都对你好!”

    糙汉子压住小美人吃奶玩小屄

    菱苗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把火都发出去以后,又被他们两个压着亲了一通,当时的怨气也散得差不多了。

    视线落到刘顺成的胳膊上,她咬出来的牙印已经止血了,但是周围一的圈也肿了。她咬他的时候根本没心软,现在一看就后悔了。

    菱苗想摸摸他,又怕再弄疼他,心疼地问:“挺疼的吧,你怎么连躲都不躲呢?”

    刘顺成本来就是个糙汉子,这种小伤小痛从来不放在心上,能让菱苗为他心疼,他还觉得赚了呢。

    早知道咬他一口就能让她心疼的眼圈都红了,他觉得另外一只胳膊也是可以贡献一下的。

    他笑得傻乎乎的,“没事,一点也不疼,你要是还没消气,这边也让你咬!”

    说着就把另一只胳膊送到菱苗嘴边,刘浩明却是看不下去了,一把拦住他,巴巴地说:“别光咬我爸啊,我也能让你出气,苗苗,你咬我吧!”

    菱苗让他们闹得鼻子一酸,眼泪就出来了,“两个大傻瓜,哪有上赶着挨咬的!”

    她两手搂着他们的脖子,挨个亲了一口,“这话我就说一次啊,你们都给我记住了。我喜欢你们,我是自愿留下来跟你们过日子的,除非你们烦我了,对我不好了,否则我才不走呢!”

    “傻媳妇,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烦你!”刘顺成含住她的小嘴吻得特别用力,舌头撬开她的唇齿和她纠缠,菱苗呼吸间全是他的气息。

    刘浩明也没闲着,三两下就扒光了她的衣服,抓住一只大奶子舔了几下,被口水沾湿的乳肉有点发凉又有点痒,菱苗呜咽两声,就被他含住了奶头。

    “唔,媳妇奶子真大,小奶头真好吃!”刘浩明也开始叫她媳妇,她是他们老刘家的媳妇了,他和他爸一样,都是她男人!

    一想到这,刘浩明就嘬得更起劲了,大手抓着肥美大奶子把奶头嘬得啧啧直响,刘顺成也放开了她的小嘴,含住了另一颗奶头。

    娇嫩敏感的小奶尖被他们父子俩一起嘬弄着,他们吸吮的力道和节奏都不一样,却带她格外鲜明的快感,“嗯……啊……好舒服……你们好坏……一起吃我的奶……啊啊……好爽……”

    “大奶子真嫩,以后在家你不许穿衣服,天天挺着大奶子,露着小骚屄,我们啥时候想操,就啥时候操你!”

    娇气的城里姑娘就是刘顺成的命,他虔诚地亲吻着每一寸细腻的肌肤,把她的小奶头嘬得红红肿肿的,双唇顺着她的身体一路向下吻去,一直吻到她的两腿中间,重重吸吮她的小屄。

    他吸弄得很疯狂,嘬住肥厚的花唇把它拉长,在菱苗的浪叫和求饶声里把它们嘬到肿胀,粗长的手指插进小嫩穴里用力地捅,指腹找到她的骚芯使劲戳,菱苗像条离了水的鱼一样被他弄得不停挣扎,两条雪白的长腿来回踢腾。

    刘顺成一只手就把她牢牢地按在床上,另外一只手又加了一根手指捅进小骚穴里,把个水嫩嫩的小屄捅得噗嗤噗嗤直响。

    刘浩明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爬向床头柜,打开抽屉看清里面的东西之后,忍不住大叫一声,“我操!”

    扒开小穴用按摩棒挑逗阴蒂

    抽屉里面摆满了五花八门的情趣用品,各种尺寸、各种类型的安全套,男用的飞机杯,女用的假鸡巴和按摩棒,简直就是应有尽有,当然标签上的价格也不便宜就是了。

    菱苗还在床上被刘顺成弄得要死要活,两根粗壮的手指插进她的小嫩屄里,把穴口都撑开了。

    手指抵着媚肉从不同的角度抠挖,有时甚至会用两指夹住突起的骚芯使劲拈,菱苗爽得连哭带叫,两条大白腿死命的踢腾着,浪水噗滋噗滋地往外喷。

    “我们爷俩都操过好几回了,屄咋还是这么紧?”刘顺成抽出一根手指,屄肉绞得太厉害,两根手指在里面根本抽不动,他又在菱苗的大腿根上响亮地亲了一口,“媳妇的屄真紧,以后还得天天操,不给你操松了就不算完!”

    “爸,苗苗,你们快看这是啥!”刘浩明兴冲冲地拿着一个盒子跑了过来,指着盒子上面印着的头袋按摩棒,眉飞色舞地说:“这东西我就在日本小电影里见过,苗苗你用过没有?”

    “没……没有……”菱苗喘息着摇头,一看到按摩棒,小骚屄都痒得抽搐起来。

    刘浩明眼前一亮,一下子就把按摩棒的盒子扯碎了,打开里面的密封包装,献宝似的把那个按摩棒拿了出来。

    她看着眼前这根邪恶的大东西,按摩棒对她来说就是听说过没见过,现在一看到那个硕大的圆头就吓得小屄都紧了,“你……拿它……干什么……”

    “还能是干啥啊,干你呗!”刘浩明激动地说:“我看片子里的女人都让它玩得可爽了,你也试试呗!”

    他根本不给菱苗拒绝的机会,直接打开了开关,按摩棒那个圆硕的大脑袋马上剧烈的震动起来,发出一阵阵让人淫水直冒的嗡嗡声。

    “爸,你把苗苗的屄扒开,我用这个玩她的小屄豆子!”

    “行吗?别弄伤了她。”刘顺成有点迟疑,“媳妇,你乐意让这东西玩你的屄不?”

    菱苗其实也是很好奇的,她盯着按摩棒看了一会,红着脸点了点头,“试……试一下也行……”

    “骚屄,你男人还在这呢,就想让假鸡巴玩你了!”刘顺成嘴里埋怨着,大手却是老老实实的扒开水嫩的花唇。

    粉红色的小骚核被充分暴露出来,风骚淫荡的在屄口上面挺立着,小珍珠一样圆润的顶端被淫水浸得湿湿亮亮的,看得刘顺成又想扑上去嘬几口。

    刘浩明也是看得直咽口水,说了一句小屄真浪,就把按摩棒飞快震动的大脑袋按到了她的小骚核上。

    剧烈的震动一碰到小核就让菱苗尖叫出声,太爽了,这是她从来没有体会过的爽!

    按摩棒的顶端很柔软,但是震动的频率快得惊人,硅胶顶端软乎乎的以每秒钟好几下的速度拍打着小骚核,小骚屄马:上就被它震得浪水直喷,触电般疯狂的快感瞬间填满了菱苗的身体。

    “啊啊……不要……救命……太爽了……小骚核要被它震烂了……啊啊……啊啊……好爽……”

    刘顺成两眼通红地看着她,“小骚屄,连个假鸡巴都能把你操得这么浪!”

    ************************************************

    今天星期五,珍珠马上就要破百了,宝宝们真的不来冲一波吗?

    й⑵QQ。cΟm

章节目录

长日光阴(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乱作一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乱作一团并收藏长日光阴(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