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老公……救救我……小骚屄要……啊啊……要被他玩坏了……”
    “骚屄也太不禁干了,这才刚开始弄你就浪到喷水了!”菱苗发骚犯浪时管他叫老公的样子就是刘顺成的最爱,他把硬梆梆的大鸡巴顶到菱苗嘴边,粗声粗声地说:“快舔舔你老公的屌,舔好了就干你的屄!”
    “唔嗯……老公的鸡巴好大……嗯……嗯……”
    菱苗费力地吞吐着嘴里的大鸡巴,马眼上渗出咸咸的淫液,她却觉得好吃极了,小嘴吸裹着大龟头风骚地舔个没完。
    雪白妖娆的身体扭成一条勾魂摄魄的美女蛇,菱苗爽得快要晕死过去了,她的小骚核被按摩棒震得又硬又热,有一点震动就会让她的小骚屄抽搐着往外喷水,晶莹的水珠喷得又高又远。
    有的直接喷到了刘浩明的脸上,他舔去唇边的水珠,又把按摩棒的震动频率开到最大,“苗苗舒服不?喜欢假鸡巴玩你的骚屄豆子吧?瞧这浪水喷的,都跟喷泉一样了,真骚!”
    菱苗没想到按摩棒的频率还能更快,它以人类无法达到的速度蹂躏着敏感娇嫩的小骚核,强烈的快感爽到她的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想要继续高潮和挨操,她就想不起别的东西了。
    小屄被按摩棒疯狂的奸淫着,嘴里还被刘顺成的大鸡巴填满了,连用浪叫声来发泄快感都做不到,菱苗没过多久又经历了一次更加猛烈的高潮。
    强烈到几乎要让她爽死的快感扑面而来,菱苗都开始害怕了,哭叫着求刘浩明停下。
    情欲勃发的刘浩明先是好声好气的安抚了她,又趴在她腿间把喷出的浪水大口大口地喝下去,然后掏出红胀耸立的大屌,噗嗤一声捅进还在高潮的小骚屄里。
    在高潮中抽搐紧缩的穴口突然被大鸡巴用力撑开,菱苗顿时发出一声尖叫,“啊啊……不要……别插进来……大鸡巴太大了……啊啊……啊啊啊……小骚屄要坏了……”
    刘浩明爽得直咬牙,极致的紧缩让他控制不住体内的兽欲,额头上都是汗,“好媳妇,骚屄别夹这么紧,我都操不动了!”
    白里透红的小屄夹着一根粗壮红胀的大鸡巴又吞又吐,淫荡的不像样子,刘顺成一边操着菱苗的小嘴,一边对儿子说:“你不会使劲操啊,把她的屄肉干开了,一口气操到子宫里面去,骚媳妇最喜欢大鸡巴干她的子宫了!”
    菱苗吓得直摇头,可是嘴里还被刘顺成的大鸡巴堵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要一想到小子宫被大鸡巴生生干进去的感觉,她就控制不住的全身发抖。
    刘浩明深吸一口气,卯足了力气挺着公狗腰往前狠狠地一撞,大鸡巴真的捅进了小屄最深处,巨大的龟头顶开宫口,直接干进娇嫩的子宫里。
    “呜……呜呜……嗯唔……”
    太爽了,大鸡巴操干子宫的感觉真的太爽了!
    菱苗被干得眼泪直流,但是刘浩明还觉得不够,他飞快地操着她的小嫩屄,拿起按摩棒打开开关,又一次按在了她的阴蒂上。
    “唔……不……”菱苗瞪大了双眼,今天晚上大概要被他们操死了。
    儿子操小屄,爸爸干大奶<长日光阴(纯肉NP全H)(乱作一团)|臉紅心跳
    ΓοひSΗUЩU。XγΖ/8077848
    儿子操小屄,爸爸干大奶
    刘浩明是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人高马大又四肢修长,身上的肌肉线条流畅分明,每一个动作都带着强烈的力量感,这样的男人不论干什么事都是赏心悦目的,但是当菱苗这变成了被他干的那个,就有点承受不住了。
    紧窄的公狗腰飞快地耸动着,八块腹肌蕴含着极大的力量,让他以惊人的速度狂操着她的嫩屄。
    人鱼线顺着腹肌向下走,交汇处漆黑茂盛的耻毛硬硬地刺弄着淫水直流的小屄,白皙莹润的花唇被扎得一片瘙痒,过于敏感的小骚核还被按摩棒不知疲倦的震动着,每一次轻颤都是销魂蚀骨的爽。
    菱苗剧烈地颤抖着,插在她嘴里的大鸡巴突然滑了出去,她马上就开始大声浪叫:“不要……唔……唔嗯……明子……啊啊……轻点……我要不行了……”
    “太爽了,我轻不了!媳妇,你的屄操起来太爽了!”刘浩明挺动抽插的动作越来越狠,大鸡巴把小骚屄捅出噗嗤噗嗤的水响,最可怕的是,他手里的按摩棒还死死按在她的小骚核上,快把小骚核震烂了,“只要一震你的小屄豆子,骚屄就夹得特别紧,都快把我的大鸡巴夹断了!操,媳妇的屄真浪,操死你!”
    “轻点……啊……求你了……老公救命啊……他要把我操死了……”
    菱苗被刘浩明干得两眼含泪,尖锐的快感时时刻刻冲击着她的感官,小屄都要被他操开花了,她都爽哭了,可是刘浩明一点也不肯放过她。
    刘顺成看得眼热,尤其是骚媳妇那对大奶子在他眼前淫荡的晃来晃去,他长腿一胯就骑在菱苗身上,黝黑的大手把雪白的乳肉挤在一起,热烫的大鸡巴插进乳沟里飞快的操了起来。
    “别光顾着他,快用大奶子给你男人夹夹鸡巴!”结实挺翘的臀部在菱苗肚子上摆动磨蹭,大屌又粗又长,尽根捅开乳沟之后又在前面露出一大截,流着淫汁的马眼直接顶到菱苗嘴上,刘顺成哑着嗓子命令道:“快舔,舔舔操你奶子的大鸡巴!”
    男人雄浑的气息扑面而来,菱苗快要醉死在男人充满野性的味道里。
    她顺从地张开嘴,把那个比婴儿拳头还大的龟头含进嘴里吸吮,“唔嗯……我舔……我给老公舔鸡巴……唔……唔……太大了……老公好厉害……”
    白嫩纤瘦的城里美人被两个高大健壮的山里汉子压着狠操,骚屄里的浪肉被儿子的大鸡巴彻底撑开,龟头顶着骚芯一直干进骚淫的小子宫里,顶在娇嫩的内壁上旋转研磨,把个小浪屄干得高潮喷水。
    高速震动的按摩棒把她的小骚核弄得红肿胀大,硬硬的顶在花唇之间,带给菱苗要死要活的快感。
    震动的频率太大,通过她柔软的身体一直传递到刘顺成硕大的卵袋上,从来没有体会过的舒爽让山里汉子干红了眼,挺着儿臂粗的大屌操穿诱人的乳沟,一直把大龟头顶到菱苗嘴里。
    她被父子两个操得昏天地暗,根本不知道自己高潮了多少次,两个男人把浓精射进她体内的时候,菱苗就爽到支撑不住,尿液合着阴精一起喷发出来。
    狂舔高潮后满是淫汁的小穴(1000珠加更)<长日光阴(纯肉NP全H)(乱作一团)|臉紅心跳
    ΓοひSΗUЩU。XγΖ/8078832
    狂舔高潮后满是淫汁的小穴(1000珠加更)
    “苗苗又尿了,骚屄让我干爽了吧,终于让我把你操尿了!”
    刘浩明激动坏了,之前看到菱苗被他爸操到尿的时候,他就巴望着自己这根大鸡巴也能把她干到喷尿,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那种狂喜都不能用语言来形容。
    他趴到菱苗的两腿之间,看着她的小骚屄还在高潮的快感里淫荡的抽搐着,尿液和阴精一起喷发,喷了他满头满脸,可是他却一点也不在乎,兴奋地舔去了嘴角上的水珠。
    菱苗就是再骚,也不习惯有人眼巴巴盯着她的小屄潮吹喷尿啊!
    她臊得小脸火烫,哆嗦着无力的双腿想要并拢起来,结果自然是不能如愿,刘浩明按住了她的腿,眼都不眨地盯着高潮中的小嫩屄看个没完。
    “讨厌……别看了……嗯啊……羞死人了……”
    “羞啥呀,你发骚的时候可好看了!”刘浩明直勾勾地盯着小骚穴,白嫩的花唇间不断抽搐着向外涌出淫汁,晶莹的水迹亮闪闪的勾引着他,骚得他口干舌燥,“屄上水真多,我给你舔舔吧!”
    他探出舌尖,一下下地舔弄着湿漉漉的阴唇,流在外面的淫汁都被他舔进嘴里,刘浩明一边舔着,还一边咕哝着,“媳妇屄上的骚水真好喝,妈的,连尿都好喝!”
    菱苗已经臊出眼泪来了,他怎么能来舔她的尿呢,这也太淫乱了!
    “别……别舔那种东西……啊啊……太脏了……”
    刘浩明头都不抬地说:“不脏,只要是你身上的东西,没有一样是脏的!操,屄咋这么嫩呢?到我嘴里都快化了,骚水还越喝越多!”
    年轻的男人越舔越是兽性大发,他两手捧着菱苗的小屁股,对着小屄大口大口地吸嘬,喝到嘴里的淫水又骚又甜,光是舔她的屄就已经让他爽上天了,直接把大鸡巴操进去的时候,更是爽得他头皮发麻,骨头都软了。
    可是刘浩明忘了自己刚刚在她的小屄里射过一次,嘬了没几下就嘬出一大口的精液。
    恶心的感觉直往上涌,他赶紧把嘴里的东西吐出去,菱苗却误会了,一下子哭出声来,“都说不让你舔了……你都恶心到吐了……”
    “不是不是,我是吃到我自己的精液了,我一大男人吃不了这东西。”刘浩明赶紧哄她,“苗苗别哭啊,我可喜欢舔你的屄了,真的!”
    他焦头烂额地哄着菱苗,刘顺成却趁这个时候从床头的抽屉里发现了另外一种好东西。
    他拿着东西走到菱苗身边,蒲扇大的手掌在她奶子上揉了揉,说:“别哭了,你要是生气,以后就罚他天天舔你的屄,啥时候把你舔爽了,啥时候再让他滚!”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菱苗也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好在刘顺成马上就转移了话题,举着手里的小瓶子问:“媳妇,你看这东西是不是也能拿来用啊?”
    菱苗看向他手里的瓶子,发现竟然是一瓶润滑液,不过仔细想想也对,这东西出现在宾馆里真是再正常不过了。
    她一抬头就对上刘顺成热辣辣的眼神,无奈地问:“你想怎么用啊?”
    **********************************************
    过了这么久,终于亮起了两颗星,感谢所有投喂的小天使们!
    三根手指插进美人的小屁眼<长日光阴(纯肉NP全H)(乱作一团)|臉紅心跳
    ΓοひSΗUЩU。XγΖ/8078841
    三根手指插进美人的小屁眼
    一听到菱苗问他想要怎么用,刘顺成这种强悍高大的汉子竟然开始迟疑,他嘟哝了半天也没敢把话说出来。
    菱苗等得着急,“你倒是说呀,你想用它干什么?”
    “我以前也没见过这东西,就是听说挺好用的,想问问你能不能……”
    “什么?”
    菱苗还挺好奇,刘顺成可是从来没有这么犹豫不决的时候的。
    他到底想干什么?
    “能不能……”刘顺成看着菱苗娇艳的小脸,咬牙把心一横,“能不能操你的屁眼?”
    “什么?”菱苗的声音都拔高了两度。
    刘顺成生怕她又误会了,赶紧说:“每回从后面操你的时候,你那小屁眼都缩得可紧了,我早就想操了,就是怕弄疼了你,一直没敢说。”
    其实菱苗自从认识刘家父子,就觉得自己骨子里也成了一个淫荡的骚货,让他这么一说,连她都有点想了。
    她有两个男人,正好可以体验一下前后两个小骚穴都被大鸡巴塞满的感觉!
    这么一想,似乎也不是不行嘛!
    她一副不好意思的样子,小声埋怨着,“干吗说得这么委委屈屈的,好像我多凶一样。你想试就试试呗,我又没说不行!”
    “真的?媳妇你真好!”刘顺成兴高采烈地在她脸上亲了一大口,单手搂着她的腰就把她翻了个身,让她的小屁股高高撅起来,拆开润滑液的包装,挤了不少抹在她的小屁穴上,“操,这东西真滑!媳妇你先忍着点,我用手指头插一下试试!”
    “那……你轻点……啊……”菱苗的话还没说完,刘顺成的手指就在冰凉液体的润滑下插进她紧缩的后穴,凉凉胀胀的感觉让她控制不住地呻吟起来,“慢一点……嗯……啊……你的手指好粗啊……好胀……”
    刘浩明看着他爸把手指插进菱苗的后穴里,忍不住地问:“这屁眼也太小了吧,真能把鸡巴插进去吗?爸,你别把她弄疼了!”
    刘顺成顾不上理他,先是慢慢地抽插,然后渐渐加快速度,手指在她的小屁穴里来回捅着,捅了没一会就又加了一根手指进去,“屁眼挺骚啊,刚玩了这么一会就软了不少,怎么样,你男人把你玩得舒服不?”
    “舒服……嗯……感觉好奇怪……可是也舒服……”
    男人的手指把菱苗的小屁眼撑开不少,那里又胀又痒的,但是这种感觉并不讨厌,而且她也在有意识的配合着放松身体,很快两根手指就变成了三根,淫荡的小屁眼已经变得又软又湿。
    菱苗开始情不自禁地扭动屁股,小屁眼被他玩弄得又痒又胀,她淫荡的身体经受不起这样的玩弄,连前面的小屄都跟着瘙痒起来,“老公……嗯……手指好长啊……在戳我的屁眼呢……啊啊……好爽……”
    “骚媳妇,玩两下就扭着大屁股发浪!”刘顺成让她浪得受不了,抽出手来把自己的大硬屌顶到软嫩的小屁眼上,“撅好了,你男人要用大鸡巴干你的屁眼了!”
    “等一下……我还没有准备好……啊啊…好大……太大了……”
    又粗又大的龟头已经噗嗤一声,插进她的小屁眼里来了。
    小屁眼被超级大鸡巴操到高潮<长日光阴(纯肉NP全H)(乱作一团)|臉紅心跳
    ΓοひSΗUЩU。XγΖ/8079962
    小屁眼被超级大鸡巴操到高潮
    经过充分扩张的小屁穴已经又湿又软,巨大火热的龟头顶在上面就被它主动吸吮,刘顺成这辈子也没操过屁眼,一上来就是这么强大的刺激,高壮的汉子闷哼一声,卯足了力气往里顶。
    硬胀的大龟头气势汹汹地顶了进去,一下子就把小屁眼撑得又圆又大,入口的嫩肉紧紧箍在龟头下面,周围细密的褶皱都被恶狠狠地撑开,无助地被大鸡巴侵犯着。
    菱苗趴在床上不停地摇头,叫声里还夹杂着淫荡的喘息,“不要……啊啊……太大了……老公别操了……大鸡巴要把我操坏了……”
    “屁眼把我咬得死紧,嘬着我的鸡巴往里吸,还说你受不了?”刘顺成继续发力,公狗腰用力一挺,把剩下的大半截鸡巴都尽根地插进骚媳妇的小屁眼里,耻骨重重地撞在白嫩的小屁股上,把她的臀瓣日得乱颤,“操,屁眼子太紧了,骚媳妇的屁眼干着真爽!”
    可怜的菱苗让他干得直哆嗦,“啊啊……大坏蛋……你又欺负我……”
    小屁穴这种来没有被人入侵过的地方都让他用大鸡巴捅了,还捅得那么深,他一棍子杵进来都快把她的肠子顶穿了。
    菱苗止不住的全身颤抖,那根要命的大鸡巴插到底之后又一半点不停顿的向外抽,抽出去的时候那种感觉太复杂了,像是她的魂都被刘顺成用大鸡巴抽走了,手脚都软得不像话,一点也不听她自己使唤。
    这种感觉太刺激了,菱苗真不是装模作样,眼泪都被这个狠心的男人操出来了。
    她哭哭啼啼地求他,“不要了……真的……啊啊啊……别再操屁眼了……啊啊……啊……我想上厕所……快点放了我……”
    哪知道不求还好,求饶的话一出口,反而把刘顺成刺激得更兴奋了。
    大巴掌啪的一下打在软弹弹的屁股蛋上,直挺挺的大屌操得更深更狠,“小屁眼操起来真爽,还不想让你男人操?”
    公狗腰飞快地耸动着,大鸡巴高频率的贯穿了小屁穴,大量的润滑液让他操起来非常过瘾,挺着根驴屌一样的大家伙把城里美人干得直哭。
    硕大的卵袋一次次拍打着屄口,把她流出的浪水拍的到处飞渐,刘顺成两手扣紧菱苗的小腰,使出全身的力气操个没完。
    狰狞的大龟头也不知道顶在了什么地方,一阵强烈的酸痒突然袭来,菱苗差点让他干到高潮,忍不住大声叫了起来,“啊啊……那里好酸…“哪发骚了?是这儿还是这儿?”
    刘顺成扭动着结实挺翘的屁股,让大鸡巴换着角度的操干骚媳妇的屁眼,大龟头又撞到一块软肉的时候,菱苗就叫得特骚特浪,他试探着又操了两下,“是这儿骚得想挨操吗?”
    一种和操屄完全不同的快感突然爆发,菱苗全身都绷紧了,撅着软颤的小屁股哭叫起来,“啊啊啊……啊啊啊……就是那里……不行了……大鸡巴操得好爽……啊啊啊……要被老公操死了……”
    小屁穴猛地绞紧,死死咬住男人的大鸡巴,菱苗就哭喊着被操到了高潮,不止是屁眼,连小屄都跟着一起淫荡的抽搐,刘浩明在一边看得两眼发直,挺着大屌凑过来,“爸,媳妇的骚屄都痒了,咱俩一起操她吧!”
    請到ЯOùsんùωù(肉書屋{拼音}),χyz閲讀剩下章節
    --

章节目录

长日光阴(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乱作一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乱作一团并收藏长日光阴(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