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苗实在架不住男人们的软磨硬泡,到底还是让刘顺成把她花掉的钱给补上了。
    她也是让他们折腾得没有脾气了,明明赚钱的启动资金还不够,刘顺成他们宁肯去贷款也不动她一分钱,简直就是别扭死心眼。
    但是这种死心眼的行为又给了她一种诡异的安全感,这种恨不得把一切都交到她手上的热爱,是菱苗以前从没有体验过的,所以她无法避免的沉沦了。
    接下来的日子较忙碌,采摘山货需要人手,刘顺成这个村长倒是没白当,号召力还是很强的,而且他们也不会让人白干,工钱都是按天结算的,那些村里的闲汉们正好还能赚点钱,也算是皆大欢喜。
    当一群男人们,尤其是饥渴的男人们凑到一起,闲聊的话题绕来绕去也逃不开女人。
    他们基本上都见过菱苗了,想起那个娇娇嫩嫩的城里小美人就眼热,那一挺三摇的大奶子,那两只手就能掐过来的小细腰,还有那个走起路来充满肉感的大屁股,真是没有一样不勾人的。
    男人们干活的积极性非常大,谁都想多采点东西,交货的时候也好多跟菱苗呆一会,就算是操不上,能看两眼也是好的。
    菱苗不是感觉不到这些男人对她有想法,但是她没给过他们一点回应。
    家里三个喂不饱的男人已经够让她受的了,要是再招惹了别的人,可能真的要被他们活活操死了。当然,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她也爱他们,舍不得伤了他们的心。
    她把心思都用在赚钱上,想尽办法计划着山里特产的销路,从门槛较低的网络销售起步,招聘经营团队,有了起色之后,资金回流再打开本地市场,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很快就让这个穷到掉渣的小山村有了活力。
    这一天菱苗要去县城见一个承销的老板,那人和刘顺行认识,所以就让刘顺行陪她一起去了。
    两人到了约好的餐厅时,对方还没到,菱苗让刘顺行在那等着,自己先去了一趟厕所,出来的时候就听到有人叫她,“苗苗?”
    她回过头,看着面前的男人愣了一下,笑着问:“姚浩博,你怎么在这?”
    “真的是你啊,我还以为看错了呢,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姚浩博很高兴,一段时间不见,菱苗变得更美了。
    以前的菱苗虽然漂亮,却总带着一种冷冰冰的意味,可是现在的菱苗不仅漂亮不减,反而整个人都妩媚得让人沉沦,只是随便看他一眼,就让他有点受不住了。
    曾经销魂暧昧的点点滴滴都浮现出来,尤其是菱苗那白嫩细腻的肌肤和紧致销魂的小屄,无一不让他怀念回味。腿间的性器激动的硬挺起来,他控制不住的猜测着,现在的她,应该会比之前更加美味!
    “苗苗,我很想你!”
    姚浩博一把搂住菱苗的腰,低头嗅着她身上的味道。那是一种淡淡的香气,一点也不张扬,却让他无法克制地想要把她拆吃入腹。
    菱苗哪能想到他突然间就发情了,把她抱得紧紧的不说,那根硬梆梆的东西都顶到她的肚子上了,和刘家男人完全不同的气息瞬间把她包裹其中,菱苗皱着眉头用力一推,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姚浩博刚刚站稳,还没等他问一句为什么,就看到一个高大劲瘦的男人大步朝这里走了过来。
    刘顺行脸色阴沉的把菱苗揽到自己怀里,大手在她刚被别人搂过的腰间按揉着,“媳妇,怎么这么半天都没回来?”
    长日光阴(纯肉NP全H)醋意大发的占有欲
    醋意大发的占有欲
    搭在腰间的手臂不断收紧,菱苗可以感觉到刘顺行身上几乎喷薄而出的怒火,赶紧拉着他的手解释,“没什么事,就是碰到一个朋友,随便聊了两句。”
    刘顺行看着姚浩博裤子上支起的帐篷,冷哼一声,“撩得挺好啊!”
    他在包厢等了半天也不见菱苗回来,担心之下就自己过来找她,结果刚一走近就看到这个野男人把他的小媳妇搂得死死的,要不是菱苗及时把他推开,他已经一拳砸到这王八蛋脸上了。
    菱苗还是第一次看到刘顺行生气,这个一向对她言听计从的男人发怒时格外的吓人,她敷衍的向姚浩博说了句再见,拉起就他往回走,生怕走慢了就会出事。
    结果刚走了没两步,腰间的那只大手就滑到了她的屁股上,抓着软乎乎的臀瓣用力一捏。
    “饿了吧?”刘顺行知道那个野男人还跟他们身后,示威性地捏了捏菱苗的臀瓣,“咱们先去喂饱你上面的这张小嘴,一会再把你下面的那张小嘴也给喂得饱饱的!”
    餐厅里人来人往的,已经有人注意到了他们,几个男人兴冲冲地看着菱苗被刘顺行捏屁股。
    柔软的裙摆贴在她浑圆的小屁股上,被那双大手一捏,都能看到肉感的摇颤,无声的燃起了旁观者的热情。那些赤裸裸的,充满了色欲的视线在她身上打转,好像要在这里扒光她的衣服,奸淫她的身体,羞得菱苗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她红着脸拍开刘顺行的手,装作整理长发,慌乱的埋怨道:“别这样,有好多人看着呢!”真是的,他的占有欲也太强了。
    平时没有外人在场的时候,这三个男人也不会太过争风吃醋,刘顺行对她更是百般包容,可是一旦有外人在场,这家伙像是被人闯入领地的狼,看向别的男人时,眼神都是冷嗖嗖的。
    其实不只是男人,来来往往的女人也在看着他们,只不过她们看的是刘顺行。
    这个身高腿长的男人啊,真是从头到脚都散发着一种充满野性的性感。
    倒三角的背影,结实紧翘的臀部,有力的长腿,怎么看都是个极品,相比之下,自己的男人捏吧捏吧直接扔进垃圾桶都不带让人心疼的!
    她们止不住的想,自己要是被他搂着不放的那个女人该多好,吃醋的男人最可爱了,他在床上肯定也是特别带劲的!
    感觉到那些艳羡的目光,菱苗心里还是很爽的。
    看也没有用,这是我的人!
    刘顺行还在吃醋,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菱苗盖了章,他环视一圈,凶狠的眼神吓退了不少看热闹的旁观者,语气不善地说:“我和我媳妇在一起,又没有影响别人,他们爱看就看吧!”
    菱苗还是不太适应在这种大庭广众的情况下秀恩爱,推着再次粘上来的男人想要跟他分开一点距离,“是不关别人的事,可你也别太……唔……”
    话没说完就被刘顺行拉进怀里,他狠狠地吻了下来,长舌蛮横地突入她的口腔,不容她有一丁点的拒绝和反抗。
    耳边响起一片口哨声,后面还能感觉到姚浩博紧随不放的视线,可是刘顺行怎么也不肯放开她,直到菱苗被他吻的两腿发软,小脸通红地靠在他怀里抬不起头才算完。
    菱苗又羞又气地在他身上捶打了好几下,可惜她那点力道对于刘顺行来说真的是不疼不痒的,反而把她搂得更紧了。
    他就这样死死地搂着菱苗走进订好的包厢,里面已经有人在等了。
    对方的老板李姐是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精明干练的,见他们进来笑着寒暄了一番,说是一会还有一个朋友过来。
    菱苗心里咯噔一声,心想应该不会这么巧吧?
    结果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他们刚刚落座,包厢的房门就打开了,姚浩博似笑非笑地走了进来。
    刚刚有点缓和的气氛马上又微妙起来。
    李姐站起来给两边做介绍,姚浩博抢在她前面说:“我和苗苗早就认识了,李姐不用费心,倒是这位先生从来没有见过,还是让苗苗亲自给我介绍一下吧!”
    长日光阴(纯肉NP全H)尴尬的修罗场
    尴尬的修罗场
    菱苗都快恨死姚浩博了,干吗非得在这种时候添乱呢?
    给男朋友介绍自己的前男友什么的,真的是太尴尬了!她从来没想过这种狗血的破事有一天会发生在她自己身上。
    但是到了这种时候她也不能装哑巴,只能深吸一口气,强忍着尴尬说:“这是我的男朋友刘顺行,这位是我……朋友,姚浩博。”
    “你好啊,刘先生,以前没有听苗苗提起过你,你们认识的时间不长吧?”姚浩博话里有话,斯文地朝刘顺行伸出手,脸上还带着笑。
    “我们认识的时间的确不长。”刘顺行面无表情地握住他的手,手掌突然攥紧,姚浩博感到一阵剧痛,疼得脸都白了,才听到刘顺行悠悠地开口,“不过我们感情很好。”
    李姐看到气氛不对,赶紧叫人上菜,菱苗也没办法干看着,抱住刘顺行的手臂摇晃,“好了,有什么话还是坐下来再说吧!”
    刘顺成看了她一眼才松手,姚浩博的手都已经疼到快要麻木了,只是碍于菱苗在场不想丢人,活生生的忍住了。
    其实姚浩博本人的形象也很好,高挑白净,带着浓浓的书卷气,不然菱苗当初也看不上他。不过她和姚浩博之间是欲望大于感情,彼此的交集也是一场成年人之间不言自明的游戏。
    交往时,她不肯把真心交到姚浩博手上,他也没有坚定的非她不可。在生活节奏极快的都市里,没有几个人愿意为别人停下自己的脚步,合则来不合则散,哪有那么多的情深似海,坚定不移?
    如果不是遇到了刘家这几个死心眼的男人,她恐怕到现在也不会知道,一个人为什么会发自内心的想要对别人好。
    所以菱苗才会生气,姚浩博到底是在干什么?
    分手的时候也没有怎么样,为什么又跑来挑拨她和刘顺行的感情?
    这顿饭吃得非常压抑,姚浩博会把菱苗喜欢吃的菜首先转到她面前,温柔地笑着说:“苗苗很爱吃这个,快来尝尝这里做得好不好吃!”
    菱苗哪敢真的下筷子,刘顺行的眼神已经越来越危险了!
    她干笑着把菜送到李姐面前,非常诚恳地说:“今天是李姐做东嘛,当然还是要李姐先尝了。”
    一顿饭吃下来,气氛非常诡异,菱苗的胃都要饿扁了,只有脑袋越来越大。
    操心的李姐怎么活跃气氛都不管用,最后她也看出这次是不会有什么结果了,就和菱苗约好以后再聊。
    离开餐厅前,李姐问菱苗接下来怎么安排,菱苗乖巧地挽着刘顺行的手臂,正要说话就被刘顺行抢了先,“今天已经晚了,我们休息一夜再走。”
    姚浩博凑到菱苗身边,说要送她去宾馆,但是菱苗哪敢跟他再有什么交集?
    她敷衍地谢过他,“不用那么麻烦,我们也是开车来的,你把李姐安全送回去就好了。”
    说完之后菱苗一秒钟都没有停留,拉着刘顺行就上了车,到了宾馆开好房间,刘顺行一进屋就把菱苗按到了门上。
    “不跟我说说吗?”他的手撑在两边,把菱苗困在自己和房门中间,气势汹汹地看着她,“刚才那个王八蛋是你以前的男人吧?”
    巨大的压迫感扑面而来,菱苗被他这副充满了侵略性的样子吓得心头乱跳,乖乖地回答道:“的确是交往过,但是早就已经分手了。”
    “只有你觉得分手了吧,他可不见得这么想!”刘顺行把手从裙底探进去,“真以为我没看见吗?他抱了你一下,鸡巴就挺起来了,我要是没有找过去,你是不是就让他操了?”
    яδμSんμωμ(肉書屋拼音點χγz)。χγz
    --

章节目录

长日光阴(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乱作一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乱作一团并收藏长日光阴(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