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我只是想洗白H 作者:小桑榆

    60:惊才少年清冷师姐(十六)

    又一个夜晚来临,紫云殿,临玉阁内黑影一闪而过,轻车熟路地来到女子闺房,江无辞近乎贪婪的目光落在苏颜绝美的脸上,在清河镇的那几个夜晚,他夜夜拥着她入睡,早已贪恋上了怀中的温香软玉,回到灵缈宗之后她总是想方设法躲避自己,白日里连她的面都见不到,只能在夜里偷偷潜入她的闺房,拥着她入睡。

    他给苏颜施了一个睡眠咒,就利落地除去身上的衣物,上床躺在她旁边,看着这张另他着魔的容颜,忍不住在她的红唇上点了点,却没想到那感觉太过美妙,他忍不住加深了这个吻,在她的唇上辗转厮磨,有些食髓知味。

    他忍不住想要更多,大手已经褪开她身上的衣物,光洁如玉的身体让他双眼发红,他忍不住在上面亲吻着、抚摸着,唇舌在她饱满莹润的双峰上大力吮吸着,一手伸到她下体处,揉捏着闭合的花瓣和小小的花核,另一只手用纤长的中指破开重重花瓣的包裹,挤入窄小的花径内,浅浅地抽插着。苏颜即便已经进入深度睡眠,却还是有些感觉,配合着发出低低的呻吟声,精致秀气的眉毛紧紧蹙起,身子也在无意识中扭动起来。

    江无辞见时机已成熟,扶着下身的硕大就要插入,龙首碰到湿润的穴口时,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喟叹,正在他准备继续前进时,脑海中却浮现出苏颜那厌恶不屑的眼神,竟生生忍住了插入的欲望,他若是在这种情况下再次要了她,她对自己的厌恶恐怕会再加深一层,他要她心甘情愿地雌伏在自己身下,而不是这样不明不白地被自己占有。

    他因为忍耐,额头上布满了青茎,下体的硬物也肿胀无比,似乎在抗议着他的半途而废。无奈之下,他只得拉起苏颜的双腿,并拢之后在她腿间快速抽插着。每次擦过湿润的穴口,都会被它的湿润和温暖而舒爽无比,紧闭的花瓣在棒身的摩擦下已经充血红肿,无力地耷拉着,穴口因为不断的摩擦不断有水液流出,江无辞则是闭了眼,想象着他在师姐湿润紧致的小穴中抽插,耳边是师姐无意识的呻吟声

    直到后半夜,江无辞才低吼着射出了浓精。空气中弥漫着淫靡的味道,苏颜穴口的花瓣被他折磨得不成样子,再也保持不了闭合的状态,无力地向两边分开,腿间的皮肤也被磨破了皮,红红的一块看着格外可怜。

    江无辞看着苏颜红肿的嘴唇和身上被自己弄出来的痕迹,腿间刚消下去的肿胀又有了复发的趋势,他只好闭了眼睛,摒弃心中的杂念,帮苏颜清理好身上的污秽之后,用灵力把她身上的痕迹一一消除,才将她拥入怀中沉沉睡去。

    苏颜醒来时江无辞早已离开,她这几晚也不知怎么了,睡得特别死,早晨也醒得有些晚,醒来之后总会全身酸痛,每次清晨裤子都会被水液打湿,下体也有种奇怪的感觉,就仿佛被人侵犯过一般,可是她检查时又没有发现异样,这件事一直困扰着她,却总也得不到解决之法。

    江无辞清晨从紫云殿回来时,刚好遇到晨起的叶云幻,她脸上似有焦急之色,见到江无辞,立刻跑到他面前,“师兄,你昨夜不在房中么我去了三次你都不在。”

    “昨夜回来得晚。”江无辞面不改色地撒谎。

    叶云幻并没有起疑,继续道:“师兄,我爹要让我和离洛门少主定亲,怎么办,你替我想想办法好不好,我不想嫁给那个什么少主”语气中难掩急切。

    江无辞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道:“离洛门少主离渡天资卓绝,品行兼优,容貌俊美,是个良配。”离渡确实如他所说一般,是个难得的佳婿,若不是她生在修真界一等一的世家叶家,这么好的夫婿也轮不到她。

    叶云幻听了他的回答有些不满:“总之我就是不想嫁给他,师兄你替我想想办法”

    江无辞虽然是灵缈宗这一批弟子中最出众的天才,可是在叶家面前是没有说话的余地的,他背后没有强大的家族,说到底,他所凭借的不过是出众的天资和勤奋的努力罢了,而且他现在只有金丹期的修为,以后是否能渡劫成功还两说,修真界中渡劫失败的天才如过江之卿。

    “我帮不了你。”他只能如实道。

    “我们一起到爹面前,说我们要结为道侣,好不好”叶云幻请求道,事情本也没那么急,只是她发现师兄对苏师姐越发不同,她不想失去师兄,只好出此下策,既能解了她的婚约,又能和师兄在一起。

    江无辞面色一沉,他不会忘记在清河镇时苏颜对他说的话,当时她就误会了自己和师妹的关系,如今师妹声称要和自己结为道侣,若是传到她的耳中,恐怕会令她误会更深。

    “此事绝无可能,莫要再提”他冷声道,自从把叶云幻当做妹妹之后,他第一次对叶云幻冷言相向。

    叶云幻看着他毫不犹豫离开的挺拔背影,心中涌上一股苦涩难言的情绪,师兄拒绝了自己,她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说出这番话来,等于是变相的表白心意,却被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心中,果然已经有了苏师姐么

    江无辞也并非不通人情,从师妹这一番话来看,他隐约觉得她是喜欢自己的,难怪师姐要误会他和师妹之间的关系。以后要和师妹保持距离,让她断了念想才好,这样也不会让师姐误会了。

    又一日晨起时,苏颜再一次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异样,心中郁结,提了剑就到临玉阁内的林中练了起来。长剑不再同往日一般优雅,剑气所到之处,层层树枝尽断,不难看出舞剑者烦躁暴虐的心情。待她再想挥出一剑时,手腕却被人轻易抓住,来人一手抓着她的手腕,一手放在她的腰间,吃尽了豆腐。

    “师姐这么练是不对的,莫非要把这里的树都砍秃了不成”清冷的嗓音在她身后响起。

    ――――――――――――――――――

    更完了要出去浪啦~~/br/br

    60:惊才少年清冷师姐(十六)

章节目录

快穿:我只是想洗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小桑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桑榆并收藏快穿:我只是想洗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