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我只是想洗白H 作者:小桑榆

    65:惊才少年清冷师姐(二十一)H

    雕花的门板被撞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江无辞双手托着苏颜的臀瓣,下身的巨物在她腿间快速进出,将她抵在门上狠狠顶弄着,苏颜口中的呻吟一声比一声大,双手在他背上抓出一条条红痕,想来是他的进攻太过刺激,让她有些忍受不住。

    他的阳物如同一块的烙铁般,又硬又烫,那巨物已经有好几次都撞到了宫口,试图把它撞开,每当那个时候,苏颜下腹处就会有一丝疼意,她害怕他会撞进去。

    “啊不要了,放过我”她话语中已经带了哭腔,低低啜泣着,这让她想起了清河镇的那个夜晚,他也是这般强势地进入自己,任自己怎么祈求都没有用,甚至把自己都弄晕了还不放过。

    江无辞并不是没有听到她的祈求,只是心里有个声音告诉他:就是这样,狠狠肏她,让她眼里只有自己一个人

    “啊停下来”也不知撞了多少次,苏颜的宫口终于被他撞开,硕大的龙首挤进去一半,却也让苏颜疼痛难忍,抓在江无辞背上的手更加用力,划出一道血痕来。江无辞努力了那么久,又怎么会轻易放弃,他下身一个大力冲撞,就把整个龙首送入了子宫内,被她的宫口一夹,忍不住射了出来,被她的子宫尽数吸收。苏颜的宫口被他强行撞开,又被浓精一烫,也一同泄了身子,险被刺激得晕过去,她有些叫不出声来,面色苍白,脸上泪水涟涟,看上去好不可怜。

    江无辞这才回过神来,看着苏颜痛苦的表情,面上满是愧疚,是他魔障了,想着她要是有了孩子之后是不是就会和他永远在一起,这才会无论如何都要撞开她的宫口,现在却是后悔了,看着她满脸泪痕的样子,他恨不得揍自己几拳。

    他在她唇上轻轻啄着,语气中带了歉意道:“阿颜,对不起,以后不会了。”

    苏颜心中正生气,把头扭到一边,不想理他,他却赖皮地缠上来,不管怎么躲,他总能像一块牛皮糖一样粘过来。或许是出于讨好的意味,江无辞把她抱离了门边,朝着她的大床走去,他的肉棒却一直插在她体内,随着他走路的动作上下顶弄,不过几步路的距离又硬了起来。苏颜穴内的液体也一滴滴洒了出来,从门口排到了床边。

    他把苏颜轻轻放在床上,俯身压了上去。苏颜用力把手抵在他胸口,“起来,我讨厌你”

    江无辞知道这是她的气话,并没有在意,而是贴到她耳边,可怜兮兮道:“阿颜,我这次一定轻轻的,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的,如果不舒服,你就打我,好不好”

    苏颜几乎要被他气笑了,她根本打不过他,到时候如何还不是他说了算,这个狡猾的小混蛋

    “起来,我不相信你唔”

    苏颜话音刚落,就被他堵住了嘴,他这次的吻明显带了些安抚的意味,轻柔地试探着,并不像之前一样充满侵略性。一吻闭,他才小心翼翼地盯着苏颜,“相信我。”说完不等苏颜表态就在她体内轻轻地动了起来,他只是浅浅地抽送着,并不敢太深入。苏颜果然被他弄得很舒服,本想开口呵斥,却不自觉地呻吟出声,慢慢地迷失在他的温柔当中。

    江无辞看到她享受的表情,低声问道:“舒不舒服”

    “嗯舒服”苏颜呻吟道。

    江无辞满意一笑,民间的东西果然顶用,他在清河镇时路过一个书摊,那摊主神秘地拉住他,问他想不想哄心上人开心,说书中有好多方法,他鬼使神差就买了,买回来却发现是一本春宫图,还带有注解,他再次鬼使神差地看完了,却没想到真有效果。

    他附在苏颜耳边,诱惑道:“想不想更舒服”

    苏颜此时已经迷失,浅浅的抽插已经不能满足她,即使江无辞不问,她恐怕也会亲自索求,因此立刻回答道:“想,给我”

    江无辞听到她的回答,心跳漏了一拍,沉声道:“这就给你。”说完就加重了力度,挺动窄腰快送肏干起来。之前一直压抑着,总是浅尝辄止,差点憋坏了他,现在终于可以放开动作。虽是如此,他却不敢完全放开,留了些力道,他说过不会再让她痛苦。

    “嗯,慢点”苏颜低声祈求道,眉目舒展开来,被插得很舒服。

    “阿颜,喜欢我这样肏你吗”,江无辞继续在她耳边诱惑。

    “喜欢”

    “叫我的名字。”

    “嗯”苏颜此时并不清醒,没有反应过来,因此并没有回答。

    江无辞见她没有回答,快速撞了几下,一边抽送着肉棒一边道:“叫我的名字。”如此重复了几次,苏颜却始终没有叫出他的名字,想到她可能没有反应过来,他哑然失笑,换个方式引导,“乖阿颜,叫我夫君。”

    果然,苏颜下一刻就轻启红唇,软软道:“夫君”

    江无辞就像被雷击中一般,忍不住覆上她娇艳的红唇,既然叫了夫君,那么你的道侣就只能是我。

    由于太过激动,江无辞把春宫图上的姿势都试了一番,每次都把苏颜肏得娇声求饶,这场情事直到夜半才停歇,若不是怜惜她的身体,他恐怕又要肏干到天明。

    直到睡去,苏颜口中仍然低吟着“夫君”二字,看来江无辞在肏干的时候没少让她这样唤他。江无辞在她额间轻轻印上一吻,才把她禁锢在怀中,沉沉睡去。

    苏颜醒来时,正对上江无辞专注的眼神,他支额看着她,也不知看了多久。“阿颜,你还记得你昨晚说的话么”那张冷肃的脸上,此时正笑意吟吟。

    苏颜当然记得,她当时虽然神志不清,却能想起自己说了些什么。这小混蛋,居然逼着自己叫他夫君,不叫的时候他快速抽插,叫了他肏干得更厉害,真是无耻至极她不想回答,只是别过脸。

    “叫了夫君,你就得负责。”

    “你做梦”

    “啊你干嘛,大早上的,小混蛋”/br/br

    65:惊才少年清冷师姐(二十一)H

章节目录

快穿:我只是想洗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小桑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桑榆并收藏快穿:我只是想洗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