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我只是想洗白H 作者:小桑榆

    67:惊才少年清冷师姐(二十三)

    赏荷会的比试在几日后拉开了序幕,参与比试的人随机抽取号码牌,若是两人牌上的数字相同,则为对手,牌上的数字代表着比试的先后顺序。

    苏颜抽到了二十三号,算是比较早的场次,除非对手是江无辞,否则,她对上谁都会赢。那边江无辞也抽好了号数,凑过来看了一眼苏颜手上的牌子,眉头微微皱起,“阿颜,你比试完之后留下来,等我比试完再走。”他手上的牌子写了个四十五号,在苏颜的后面。

    苏颜挑眉看了他一眼,原主在上一届赏荷会时,比试完之后便走得干净利落,仿佛只在意自己的那场比试,旁的一概不能让她分神,清冷的名声就是从那个时候传出来的,自那之后,也不知有多少仙子想要学她的清冷气质,却始终不得其法。那都是五年前的旧事了,江无辞竟打听了出来。她无奈地看了他一眼,点头道“好”。

    抽出自己的号码牌后一个时辰,每个人的号码就会以张榜的形式贴出来,之后给大家一天的时间准备,了解对手的信息,进行针对性的练习,不过,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也只能自认倒霉。

    与苏颜号数相同的是离洛门的一个弟子,江无辞的对手则是一个小宗门的弟子,刚看完榜,沈钰和离渡就朝他们走了过来,看起来,两人倒是相谈甚欢。互相打过招呼之后,离渡带了些笑意对苏颜道:“苏师姐可要手下留情啊。”

    苏颜心道这人还真是个自来熟,面上却谦逊道:“离师弟言重了。”四人找了个话题随意地聊了起来,说是四个人,其实也只是沈钰和离渡在说,苏颜和江无辞偶尔插上一两句,看得出来,沈钰和离渡都对对方很是欣赏。

    叶云幻好不容易搜寻到师兄的身影,刚想过来却看见了离渡,只好避开。

    离渡此人,江无辞之前同他打过几次交道,那时就觉得他品行端方,如今看来却是没错的,能让沈钰欣赏的人,想来也是品行上佳之辈。师妹若是嫁了他也是好事一桩。只是这小子委实有些不识相,一过来就找阿颜说话,明明只见过一面,有什么好说的。正想着,就听沈钰“咦”了一声。

    “师姐怎么戴了一个金莲子”语气中带了些讶然,还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

    江无辞心中一紧,不知道她会怎么回答。

    苏颜低头一看,才发现那小玩意儿不知什么时候从衣服里“蹿”了出来,垂在白色的纱衣上特别显眼,难怪能被沈钰发现了。她并不知道金莲子的寓意,只是随意道:“看着喜欢,就买来戴了。”说完又觉得不对,江无辞当时拿走了一个,他怎么看也不像是喜欢这种小玩意儿的人,莫非这金莲子还有什么特别的寓意不成她隐晦地看了江无辞一眼。

    沈钰似乎松了一口气,他怎么会怀疑师姐有喜欢的人呢师姐性格清冷,平日里与人接触的机会也不多,与她相处最多的,就是自己了吧

    很快就到了比试这日的清晨,苏颜刚打开门,江无辞就递过来一顶白色的纱帽,帽沿周围围了一圈白色的纱,正好可以把脸挡住。

    “正午阳光灼热,戴了挡阳光。”

    苏颜随手接过,拿在了手中。江无辞见状,从她手中拿过帽子,戴在了她的头上。这帽子除了挡阳光之外,更重要的是要挡住那些少年的视线,苏颜名声太响,容貌又出众,走在路上时有的修士总要多看几眼,有的甚至厚着脸皮上来搭话,被他挡了几次之后,这样的情况仍然络绎不绝,所以他才特地买了这顶帽子,实在是不喜欢那些人看她的眼神。

    苏颜有些疑惑地看着他,现在还是清晨,日光并不烈,为什么要戴帽子

    江无辞想要和她说话,却又被纱布挡住了视线,撩起了纱布对上了她的眼睛之后,才道:“拿在手上不方便,先戴着吧。”有些欲盖弥彰的意味,不想让她察觉自己的小心思。

    眼前挡了一块纱布,有些不好视物,江无辞趁机牵了她的手,“我牵着你走,才不会摔倒。”苏颜挣了几下没有挣脱,脸上有些烧烧的,又怕被其他同门看见,只好传音给沈钰说自己先去,让他和其他人随后再来。

    二人手牵手走在街上,心中多少都有些忐忑,竟破天荒地谁都没有说话。那些年轻女子看着冷峻的少年郎已牵了另外一个女子的手,芳心碎了一地,也不知那女子面纱下是何等的容色,竟能让这个冷峻的少年郎露出些许傻气的笑容来。

    到了比试场地之后,比试已经进行到了第五场,江无辞把她拉入人群中,一只手自然地环上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替她挡开别人的推挤,明明是第一次做,却仿佛做了无数次一般。比试场上,白衣剑修和红衣提刀的女子正打得紧张,二人在人群中看了一会儿,只见刀剑相接,那男子就被震出了场地,显然是女子获胜。看了几场之后,苏颜有些兴致缺缺,却发现江无辞盯着台上看得认真,晨曦照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格外美好。

    江无辞很快便发现了,撩起她帽沿上的纱布,似笑非笑的眼睛对上了她的,“很好看”

    苏颜狼狈地移开了眼睛,盯着自己的前襟,却发现那颗金莲子又跳了出来,想起一桩事来。没再躲避,而是对上他的眼睛道:“这金莲子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寓意”

    “咳,就是看着好看,觉得你会喜欢。”江无辞有些不自然道。

    “想骗我我找当地人问过了,说这金莲子寓意着”苏颜说了一半,却有些不好意思说下去。

    “寓意着什么”江无辞追问。

    “相恋的男女若是各戴一个,就可以长长久久。”说完就对上了江无辞充满笑意的眸子。

    “这可是你亲口说的,你要和我长长久久。”

    苏颜这才发现落入了他的圈套,羞恼地捶了他的胸口一下。/br/br

    67:惊才少年清冷师姐(二十三)

章节目录

快穿:我只是想洗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小桑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桑榆并收藏快穿:我只是想洗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