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我只是想洗白H 作者:小桑榆

    104:假面驸马草包公主(八)

    彼时的苏颜还不知道,回到雅间,她将面临更大的窘境。顾承凌进入房间时,苏颜已坐在凳上,端了一杯茶故作镇定地饮着,却在听到顾承凌的话时被呛了一下。

    顾承凌刚一进门就闻到一股冷香,不同于女子身上的熏香一般甜腻,反而是如同松石般的冷冽,是男子所用,且还是一位贵族男子。他压下心中的不适,漫不经心地问道:“这房间中进来过一位男子?”

    刚说完就看到苏颜被水呛了一下,他暗暗垂下眼眸,果真是有男子来过。

    苏颜用手掌在心口拍了拍,看了他一眼,理直气壮道:“当然了,之前有一个伙计进来送过茶。”话说完又忍不住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顾承凌淡淡道:“香味。”

    苏颜默默地将头转向窗口的方向,装作听不懂顾承凌的话,心下却吐槽道:这顾承凌莫不是狗鼻子?原主放了一个多月的香囊,早就淡得没什么味道了,他怎么会一进门就闻出来了?

    她也有些想不明白,为什么她的第一反应是隐瞒来见6择的事实,就像之前鬼使神差地出面帮他一样,明明之前在宫里还能当着他的面与6择亲密,怎么如今被他问起会觉得有些……心虚?

    顾承凌并未追究她话中的漏洞,压着心中的不适之感拿了桌上的点心尝了尝,在咬了一口之后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居然是碧春坊的荷花酥?

    苏颜现顾承凌并没有追问,就缓缓将头转了过来,却看见顾承凌捏了最后一个点心放入口中,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苏颜不可抑制地想起了她当初对荷花酥的评价,说它寒酸,现在感觉脸好疼啊!她又默默将头转了回去,打算用逃避来解决问题。

    顾承凌显然不给她这个机会,“公主,果然还是很喜欢荷花酥。”话语中带了掩饰不住的笑意。

    苏颜却将它理解为嘲笑,恼羞成怒道:“谁说是我吃的?明明是6……路过的张小姐进来坐了坐,荷花酥是她吃的。”想也不想就把罪名往6择身上推,毕竟来过这个房间的就只有他一个,后来才反应过来,忙转过话头,她心中还为自己的机敏洋洋自得。

    顾承凌是何等的敏锐,又怎么会现不了她话中的不自然,早在那个“6”字出现之时,他便已经确定了她要说的是6择,他之前便有所猜测。他虽然还是笑着,却不达眼底,所以她今曰是出来与6择见面的么?他眼中闪过一缕暗芒,6择!

    “好了,你不是来参加诗会的么,快去吧,在雅间看着有什么意思!”苏颜终于忍不住赶人,他再待下去,不知道还会生什么窘迫的事,还是远远撵开的好。

    顾承凌越过苏颜,看向人群中的6择,听到苏颜的话又将目光放到她脸上,淡淡道:“也好,既然公主要求,那我就下去试试水。”不似平常的温文尔雅,倒是透出一丝洒脱不羁。

    苏颜看到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后,才深深呼了一口气,像是一下子轻松了一般。之后才反应过来不对,怎么感觉刚才是被顾承凌压着的,一点公主的气势都没有,这样可不行,她还要查出真相呢,万万不可被男色蛊惑了,她在心中暗暗告诫自己。

    顾承凌一下楼就直奔被众人包围的6择而去,那些学子见他来了纷纷让道,毕竟是名动京城的大才子,且又是尊贵的驸马,有不少人心生景仰。

    顾承凌走到6择一丈之前站定,向他拱了拱手道:“6兄。”面含笑意地盯着他。

    6择也顺势回了一礼,刚对上顾承凌的目光就匆匆移开,不知为何,总觉得顾承凌的目光带了些敌意,让他心中有些不安,他最近没得罪过驸马吧?

    众学子见二人凑到一起,不禁提议道:“驸马和6公子不如各作一诗,昔曰二人的风采我等无缘得见,不如今曰就让我等瞻仰一番。”众人纷纷附和,起哄让二人作诗。

    苏颜在楼上看着,觉得有趣极了,她在心中猜想,顾承凌应当是不会答应的,他不是那种爱出风头的人。却在下一刻被打脸了。

    人群中,6择刚要拒绝,顾承凌却先他一步道:“既然大家都坚持,凌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知6兄?”目光再次直直地扫向6择。

    6择有些错愕,立刻反应过来道:“自然可以。”心下却越摸不着头脑,驸马今曰也太古怪了些,总感觉他是在故意针对自己,希望是他想多了。

    苏颜伸长了脖子向下看,她对文人墨客之事十分感兴趣,况且她也十分好奇顾承凌与6择到底谁的才华更高一些。却不期然对上顾承凌投过来的目光,他对她勾了勾唇,苏颜面上一热,立刻缩回了屋里。

    顾承凌沉吟了一会儿,不过几息的时间,手起笔落,一手工整的七言绝句已经跃然纸上,而一旁的6择只完成了第一句,众人惊呼不已,又见他抽过另一张纸,又是行云流水的一诗,众人惊得连嘴巴都合不上了。

    待6择完成时,顾承凌已经一连作了四诗,每皆是一等一的好诗,6择作的虽好,却碧不上顾承凌的任何一。

    苏颜不知何时又站到了窗口处,大张着口,和众人一模一样的反应,如同心有灵犀般,顾承凌又将目光投向了她,看见她的反应时,唇角的笑意更深了,还挑了挑眉毛,像是在炫耀一般。

    苏颜再次被抓包,彻底缩回屋里,再也不敢伸出头去看了。

    另一边,6择已经能够确定顾承凌是在针对他了,毕竟若是平常切磋,点到为止即可,何需不遗余力,一连写四,皆是好诗,即便如此,他也是对顾承凌真心佩服,拱了拱手道:“驸马高才,择自愧不如。”只是始终一头雾水,他到底哪里惹了驸马不快?

    顾承凌缓缓道:“承让。”口中说着谦让的话,心中想的却是:让你一天勾着公主,看你以后还有没有脸再勾引公主!

    ――――――――――――――――――

    收藏11oo加更^^

    更多访问:/br/br

    104:假面驸马草包公主(八)

章节目录

快穿:我只是想洗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小桑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桑榆并收藏快穿:我只是想洗白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