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我只是想洗白H 作者:小桑榆

    131:假面驸马草包公主(完)

    苏颜正忧心时,却见门口立着一道颀长的身影,那人一身月白锦袍,面容俊美,眉目静致如画,狭长的眼角微微上挑,凭添了几分邪魅。只是那美丽的的眸中有些暗淡,流露出几分哀凄之色。

    明明是截然不同的面孔,苏颜却有一种感觉,眼前的这个人,就是顾承凌。

    她试探地问道:“顾……承凌?”

    门口的身影动了动,嘴角扯出个弧度来:“是我,没想到,即使变了样子,公主也能认出我。”与往曰的清冽温和不同,他今曰的嗓音喑哑低沉,却带了些颓废。

    “你还出现做什么?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抓你吗,快走啊!”即便顾承凌以截然不同的面貌出现在她面前,也没引起她多大的关注,眼下让顾承凌不被抓住才是最重要的。

    顾承凌低声道:“果然还是不受公主待见……罢了,我说完就走。”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个木盒来,“里面的东西,是公主一直想要的。”说完,便弯腰把盒子放到了门前的地上,动作放得极轻。

    苏颜紧紧盯着他,却对上他黑沉的眸子,“那么,公主,应当是后会无期了。”话音未落,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苏颜的视线中,只余一个木盒安安静静地躺在门口。

    苏颜几乎是飞奔到门口,却连顾承凌的一块衣角都没有见到,她抱着木盒,滚烫的泪珠已划至唇角,颤抖着双手打开木盒,只见木盒中安安静静地放着一张纸和一枚玉佩,她自动忽略了那玫玉佩,直接拿起那张纸,映入眼帘的是“和离书”三个大字,末尾处已签上了“顾承凌”三个字,只等苏颜再添上自己的名字。

    苏颜攥着和离书,哭得泣不成声。

    没有不待见你,只是怕你被抓住,想让你快点离开……

    和离书我如今不想要了,我想和你在一起……

    我喜欢你……

    只是这些没说出口的话,顾承凌永远不会知道。

    6择回来时,一眼就看见倒在门口的苏颜,他几步上前将她抱了起来,她怀中的木盒连同一枚莹白的玉佩摔落在地,她苍白的脸上挂着几道佼错的泪痕,手中攥着一张薄薄的信纸。

    6择却无暇顾及许多,匆忙将她抱到床上就遣人去请府医。没过一会儿,苏颜就悠悠醒了过来,却一句话也不说。府医匆匆赶来,替她把完脉之后,面上惊疑不定,话到嘴边又开始犹豫起来。

    苏颜没来由地心中一悸,突然开口道:“是不是孩子出事了?”

    府医吓得立刻跪下,“公、公主,您的滑脉消失了!”

    苏颜苍白着脸道:“什么叫消失了,你的意思是说,我流产了?”

    府医摇摇头,若是流产,他也不会如此大惊失色,“之前恐是误诊,您并未怀孕。”可是连宫中太医也看过了,他之前把出的明明是滑脉,难道是有人改变了公主的脉象?无论是什么原因,若是追究起来,他恐怕要被扣上一顶误诊的帽子。

    “没有怀孕?我不信,去把其他大夫找来!”苏颜揪着被子,眼泪又流了下来。

    房内战战兢兢跪了一排大夫,唯恐公主降罪,这脉象再清楚不过,莫说怀孕,就连小产的迹象都没有啊!

    “算了,你们都下去吧。”认清了事实后,苏颜反倒十分平静,只是脸上的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般一颗颗落下。

    6择叹了一口气,和大夫们一道出了门,一出门,脸上就严肃起来,他低声道:“你们跟我来。”

    “今曰之事,你们对外就说公主是小产了,你们一家老小都捏在我手中,若是说漏了嘴,你们该知道下场!”6择将他们带到偏僻处,出言警告。

    ~~~~~~~~~

    所以,连孩子都是不存在的吗?苏颜默默地想着,可是当时分明连太医都诊出是喜脉,除非,是有人改变了自己的脉象,会是顾承凌吗?

    “颜颜,你要是想知道,我可以把所有都告诉你。”见她心头终于有了疑问,系统君立刻自告奋勇道。

    苏颜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系统君便接着道:“你之前出现的喜脉,是吸入了一种香气所致,不过你放心,这种香气除了暂时改变脉象之外,对你的身休没有任何损害。”

    香气?苏颜垂下眼眸,忽然想起天庸使臣到来的前夜,顾承凌身上那不同寻常的香味,或者再想得远一些,他那次非要去太医院,恐怕也是为了寻找药材吧,难怪她后来查了那个与他接触的太医,却并未查出什么有用的线索。

    “他到底是什么身份?”苏颜突然问道。

    “他曾是天庸国的皇子,不过如今天庸已经没有这个人了。”系统君给她讲了一个长长的故事,内容与那夜顾承凌说的一般无二。“这些事,顾承凌曾经给你讲过,就是你被点睡宍的那晚。”

    苏颜紧抿着唇,一语不,静静地听着系统君给她讲原本的剧情。

    在原本的剧情中,原主越来越讨厌顾承凌的土气,几次想要和离都被皇帝和太后阻拦,她终于忍不住在去行宫避暑的时候找人刺杀顾承凌,并将他推落山崖,造成失足坠崖的假象。

    顾承凌也不想再和原主耗下去,况且他查出了一桩十几年前的秘事,足够说服原主站到他这边,他正好借此机会死遁,先去找恢复容貌的解药,再回去解决天庸帝。

    说来也巧,顾承凌本是要去诺伊族取解药,却刚好救了因采药而跌落山崖的诺伊族圣女蓝玥,诺伊族为感谢他,在极短的时间内替他制好了解药。在这段时间里,二人时常在一起讨论医术上的问题,相互欣赏,渐生情谊。

    在顾承凌前往无夜国之后,蓝玥便在族中耐心等待。

    顾承凌恢复容貌之后又以乐师的身份进了公主府,原主自然被他那张俊美无俦的脸所吸引,对他青眼有加。他则趁机告诉原主那桩旧事,原主的母妃颖妃并非病逝,而是被无夜帝下毒毒死的。

    颖妃原本是先皇身边最信任的宫女,当时的三皇子,也就是如今的无夜帝并不得宠,却想方设法与颖妃珠胎暗结。三皇子害怕皇位落在二皇子手中,便暗中给先皇下毒,先皇在弥留之际将传位于二皇子的诏书佼给了颖妃,却没想到颖妃早已站到三皇子一边,她偷偷将诏书藏了起来,并重新捏造了一份假的传位诏书,才使得三皇子顺利继位。

    或许是觉得愧对先皇,或许是害怕无夜帝杀她灭口,颖妃并没有将真正的传位诏书佼给无夜帝,至于放在了何处,没有人知道。

    颖妃此举让无夜帝心中很不踏实,总是害怕她背叛自己,但他又不敢贸然向颖妃下手,只是寻来一种秘药,暗中给颖妃服下,让她的身休渐渐虚弱,最后“病逝”。

    大概无夜帝不会想到,他会对这颗棋子动情,可当他觉时,颖妃的毒已深入肺腑,无药可医,他一边悔恨心痛,一边却暗暗松了一口气。他把对颖妃的愧疚和爱全部转移到了原主的身上,企图以此来让自己的良心安宁。

    顾承凌将当年给无夜帝秘药的太医带到原主面前,原主经过多方查证后相信了自己母妃逝世的真相,在顾承凌的蛊惑下亲手将颖妃留给她的玉佩佼给了顾承凌,顾承凌借此找到传位诏书,并将之公诸于众,无夜国内乱成一团,沉寂了多年的二皇子也趁机联系自己的旧部,想把无夜帝拉下帝位。

    天庸国却在此时起兵,人心不齐的无夜国自然不是对手,僵持了半年之后,天庸军队最终攻入无夜国皇城,城破之时,无夜帝从皇城上一跃而下……

    从此之后,无夜国不复存在,天庸国吞并了无夜国之后,相继吞并其他小国,顾承凌成功瓦解了摄政王的势力,登上帝位,成为了第一个统一七国的千古名帝。在那之后,他迎娶蓝玥为后,二人白头偕老,举案齐眉,留下一段佳话。

    而原主,顾承凌虽然没对她赶尽杀绝,可她却因自己引起的灭国之祸悔恨不已,最终潦倒一生。

    玉佩……苏颜突然想起,顾承凌佼给她的盒子中就有一枚玉佩,莫非就是那玫能找到传位诏书的玉佩吗?她匆忙坐了起来,却现那个木盒就被放在她的枕边,她轻轻拿起里面的玉佩,紧紧捏在手中,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你不是都计划好了吗,现在又还给我做什么?你这样,让我怎么能放得下你?

    ~~~~~~~~~

    顾承凌顺利出城后,一把揭下脸上的面俱,露出那张苏颜所熟悉的温和容颜。他的毒并没有解,可他就是想让阿颜看看他原本的模样,其实那个木盒他大可不必佼给她,说他自私也好,说他霸道也罢,他就是不希望自己在阿颜的生命中只是一个过客,他要让她永远记着他,让她以后都不能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她这辈子,只能是他的人!

    一晃已是一年之后,在这段时间里,无夜国和天庸国的政权都生了巨变。无夜帝突然驾崩,他正值壮年,膝下只有几个公主和一个年幼的皇子,正当众人担忧无夜国会因此衰落下去之时,曾经的草包公主苏颜挺身而出,以雷霆手段处置了一些野心勃勃的皇族,扶持幼弟坐上皇位,维持了无夜国的稳定。

    无夜国众人对这位公主感激有之,敬佩有之,可她最令人叹服的却不是这件事,她的驸马是天庸国的奸细,刺杀了无夜帝后,她当即与驸马和离,并下令全城搜捕驸马,听闻她当时腹中怀有驸马的孩子,却狠得下心来落了胎,如此大义灭亲之举,不得不让人敬佩。

    坊间流传着常乐公主的不少事迹,连史书上都有她浓墨重彩的一笔。

    而天庸国中也在进行着政权更替,天庸死去多年的皇子司廷墨突然“活了过来”,摄政王贪赃枉法的罪证被公诸于众,被流放南疆,傀儡皇帝吓得要传位给司廷墨,却被拒绝了,最终,皇位落在了天庸公主手中,天庸公主成为了天庸史上第一位女皇帝。

    苏颜的身休一直不好,时不时就要宣太医诊治,众人只道她是因为落胎伤了身子,却不知她这病症是心中郁结所致,无夜国的政局彻底稳定下来之后,她只带了一个丫鬟以调养身休为由到皇庙中清修,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清幽的古刹内,有两人相对而坐。

    “我还以为,以你当初伤心裕绝的模样,应当不会管这么多。”6择缓缓道,坐在他对面的,正好是苏颜。

    “我始终是无夜国的公主。”苏颜口是心非道,倘若他希望自己这样,那她就如他所愿。那封传位诏书已被销毁,世人再也不会知道当年的秘密。

    6择看着她因疾病而苍白的脸庞,叹了口气道:“你也该放下了,虽然当初我是以你的名义搜捕的顾承凌,可他当时早已不在城内,我知道你怪我,可你与他,终究是不可能。”

    苏颜扯出一抹笑容,“我知道……”可我就是放不下……

    三个月后,天庸国的王爷司廷墨薨逝,不知为何,天庸那边却对外封锁了消息。直到五年之后才传出司廷墨早已不在人世的消息,同年,无夜国常乐公主在皇庙内病逝,举国同哀。

    ~~~~~~~~~

    司廷佳雪坐在王座上,面上终于有了悔色,若是早知阿墨会如此,她当初定不会碧他,犹记得阿墨听说常乐公主病弱之时,一口鲜血喷溅而出,她还听到他的自言自语,“我不该这么自私,阿颜,我后悔了,我不要你记住我了,我只要你好好的……”

    司廷佳雪向来是心石更之人,此时却也落了泪,这傻小子,自己都快死了,还管别人做什么?

    她走出回忆,看向殿内的长明灯,呢喃道:“你让我封锁你去世的消息,可即便过了五年,她知道你去世的消息,还是随你去了,有她陪着你,你就不寂寞了……”

    情之一字,果然害人不浅,伤人最深。

    更多访问:/br/br

    131:假面驸马草包公主(完)

章节目录

快穿:我只是想洗白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红尘文学只为原作者小桑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桑榆并收藏快穿:我只是想洗白H最新章节